121

异乡人,在广州城中村|破茧045

“每一个城中村都是一个异乡人庇护所,同时也是异乡人注定的流离失所。

Continue Reading

0

逃避计生三十年,我如何走出被扭曲的人生|破茧046

我像是父母失败人生罪恶的源头。这个罪恶是爸爸隐忍一辈子、妈妈努力一辈子都无法赎回的。突然有一天,我们的“罪恶”似乎被赦免了..

Continue Reading

副本_--设计创建于创客贴 (1)

从大陆到香港的新移民:坚守还是回归?|破茧044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有超过80万像甄红和媚姐这样的内地人为了与家人团聚而移民香港。但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香港人?看起来仍然遥遥无期

Continue Reading

副本_--设计创建于创客贴

我们村里那些被“领”来的四川媳妇|破茧043

这群四川媳妇们,被人“领”到千里之外的山东农村嫁人生子。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有的已经做了婆婆,但是依然还没有完全融入当地的生活

Continue Reading

嵊州南进的新区

小城公务员:人生的时间表烙进了脑海|破茧计划042

从杭州毕业之后,回到两百公里外的家乡小城,生活的距离比物理距离更遥远,一切没有想象那么好,却好像也不太糟

Continue Reading

4, Sill (Sil)

瑞典人的新年餐,不输英国的“黑暗”料理 |童言专栏

相比亚洲人对吃的讲究,瑞典人在圣诞自助餐上的食物,根本算不上山珍海味,什么肉丸,什么火腿,毫无技术含量,就算封号为”黑暗“料理,也绝对不为过

Continue Reading

Eva和我

我的德国朋友,Eva|童言专栏

她成长的国度,有全世界都在使用的西门子,飞利浦,十几岁就明白了性,毒品,酒精。而我长大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书本,选择是一个奢侈的词汇

Continue Reading

刘宇扬

刘宇扬:来上海十年,成了“在地”建筑师|三明治在地计划

我们每一个项目都会关注“在地性”,哪怕是南京路的那个小亭子,我们也是专门为了南京路去设计的。

为什么“在地”恰恰有价值呢?因为它可以让我们看到在大城市,或者在我们专业层面上看不到的东西

Continue Reading

周培元

周培元:我在上海的老建筑和老街里,找寻“故事种子” | 三明治在地计划

上海并不仅仅是东方明珠,城隍庙这些标志性景点搭建出来的这样一个平面化的概念,我希望我们都能更深层次地去理解这座城市

Continue Reading

张简兰(左一)

张简蓝:生活在成都快30年了,但我还是不了解它 | 三明治在地计划

从小在成都长大的张简蓝,在2013年决定从北京辞职,回到家乡做一本立足于本土文化的独立杂志,《可以》。在成都话里,“可以”就是舒服安逸的意思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