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1).webp (38)

许佳:写作者如何获取精神自由和生活自由|写作者·独白

写作相当于,我自己创造一个世界,那个世界的规则是我设定的,我在那里是非常自由的。而且这件事很简单,我也不用借助别人的力量,也不用花钱,我只是付出一点自己的时间。所以写作给了我一个自由的空隙。它不仅给我自由,还给我自信。因为我不用始终把精力集中在我自己受束缚的生活上,所以束缚给我的压迫感就变小了,虽然我成绩不算好,但我始终觉得自己很不错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71)

香港警察故事 | 破茧057

为了取得线人信任,警察需要以真心换真心,“当然会投入感情,但我总在提醒自己:我是警察。”林sir在与线人的合作关系和私人的友情之间作出了明确的区分,就像他坚定地认为正义就是正义,一个专业的警察不能有丝毫犹疑。

Continue Reading

观察不同肤色的外国人在中国生活,这是我的“混搭”人生 | 我有故事

莫舟是一位在深圳工作的英语老师,丈夫是斯洛伐克人,还有一个混血宝宝,身在其中,她记录下了自己和身边人的故事。在她的作品中,不只有故事的铺陈,也有她对于周遭一切的反思和剖析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65)

四位普通写作者的独白:写作是对日常生活的突围

在5月13日,中国三明治写作生活节上,我们邀请了破茧作者吴昕骐、派妮、龚晗倩和栗子酱到场分享他们的写作故事。

他们每一位都是和我一样普通的,单纯地喜欢用文字的方式记述或表达,并且有一点执拗,有一点笨拙地一个字一个字去写的,写字少年,写字少女。

这里我们选取了其中几位的演讲全文,和你分享普通写作者的文字世界。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63)

谁在制造精英化的留学大潮? | 非虚构·长篇

经历过college prep的年轻人,最终会明白一件事:进入大学不是学业的结局,而是人生的起点 。一个世纪以前,常春藤盟校的毕业证书可以把一名大学生直接送上部长的高位。今天,这起点看起来没那么惊人。

但是,在递交出申请材料的那一刻,他们可能就开始进入了某一个圈子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56)

童言:在伦敦宜家工作,我拍下了这里的“夜行动物” | 我有故事

于是,每个深夜,空得有回响的卖场里,总会出现一只虎背熊腰的队伍,叫Replenishment team (补给队,属物流部)。他们就像某种夜行动物,太阳一出来,便遁形于晨曦中。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48)

为什么年轻人会沉迷于Rooftopping这样的危险游戏?| 症常青年

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做了研究调查,2014年共有15人死于自拍,2015年是39人,而2016年前8个月就有73人死于自拍。这些案例有如下的特征:平均年龄为21岁,76%死者为男性。其中,爬楼而死的不在少数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36)

一个民间潮剧团的等待戈多|非虚构·长篇

即便在潮汕本地,潮剧也大多出现在喧闹的游神赛会上,与缭绕香火交织在一起。有时成为祭祀的背景,并无多少人真正关注它的艺术。

“拜神+潮剧”的组合,更让很多潮汕年轻人形成潮剧艺术缺乏现代生命力与新意的印象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16)

一个直男和一个男同创办的LGBT旅行公司 | 非虚构·破茧

希望去和同志有关的场所,体验不同国家的LGBT文化,扩大LGBT群体的视角,提升LGBT群体的生活质量。这也是许恒和彭宇决定创办黄瓜旅行的初衷,也是黄瓜旅行挑选和设计线路的出发点

Continue Reading

640 (1).webp (10)

傅踢踢:自律使我自由,还是焦虑使我自由?| 我的故事

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象自由职业者的生活,对自由职业者的状态有多少切身感受。对我来说,辞职回家的前三个月,我的头顶上好像都刻着一个单词:naiv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