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470副本

曹鹏:想证明自己的“富二代”,投资香港老字号

8,136 view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第212篇人物档案

我们在2014年的目标是访问100个三明治人物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生活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处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过,失败了,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下面开始故事:

0

文/娄家欢

 

曹鹏一米九上下的身高,身材略显消瘦,穿着可体的西装,举止谦和有礼,谈吐儒雅大方,只是脸庞略显稚气。他在美国沃顿商学院取得金融工程硕士学位后进入金融界,从香港外资投行转战大陆做投资,如今拥有自己个人投资的项目,一个香港老字号男装定制品牌。

IMG_9470副本在曹鹏投资的“顶正全定制”位于全国各地的门店中,间歇上演着荒诞如《私人定制》般的情节,比如有人选择蓝宝石粉末内嵌、24K金线绣字的世界顶级西装面料(多用于外国王室);也有人拿出四条爱马仕的丝巾,希望拼接出一件衬衫。

曹鹏觉得追求奢华的生活,只是中国发展中的一个过程,而这股风潮正在过去,从奢侈品销售量的下降就可以看得明白,在不久的将来,简单、舒适、合体的私人定制理念,会成为一种新的奢华标准。

“定制西装其实很简单,没有大大的logo图案,只是在袖口处绣有你名字的缩写。”这也延伸成为一种生活方式。譬如去年年底,曹鹏带家人和朋友去旅行,租车自驾美国66号和1号公路,沿途在汽车旅店休息,“一开始住汽车旅馆都很不适应,还是第一次。但是事后,大家也能体会到这种旅行的乐趣。”

对于自己的家世背景,曹鹏有些讳莫如深,但是能够有财力到美国读顶级商学院的,多半都是家族产业的继承者。在吴晓波为王石的新书《大道当然》题写的序言中说到王石等第一代中国企业家的身份焦虑。随着92派那批企业家逐渐年长,退出舞台,新一代继承者们纷纷登台亮相,他们会有何种不同的身份焦虑?

“我个人会有一些想证明自己的焦虑。”曹鹏说。如今的中国社会中,“富二代”是一个多少带有些贬义的词汇,这可能源于媒体追逐负面新闻的本能,但曹鹏却有些不一样的体验,“我有一个前辈学姐,就在我公司的楼上的高盛工作,行事风格非常严谨,工作也非常努力,思路逻辑清晰,经常在美国、大陆两边飞。我有很多问题,都会向她请教,但是我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的背景,后来还是听朋友说起,她其实是柳传志的女儿。”

 

一次不辞职的成功创业

从美国商学院毕业后,曹鹏就加入了香港德意志银行,有句话说,西装是金融界人士的战袍,曹鹏的体型偏消瘦,很难在市场上找到得体的西装成衣。

通过前辈介绍,曹鹏开始接触香港顶正西装定制。这家拥有二十多年历史的品牌,一直服务于香港金融、咨询、法务等高端人群,客单价在三万到四万人民币之间,并且是香港地产大王李兆基的御用服装设计者。在与顶正的几位六十多岁的老量体师的接触中,曹鹏了解到,香港几代老手艺人,将西装这种舶来品逐渐改良,不断修订版型,使其更符合亚洲人的身形。曹鹏也逐渐积累起对服装定制这门生意的兴趣。

回到大陆加盟九鼎投资,曹鹏依然穿着顶正西装,在接触了不少成功的连锁企业之后,他有了个人创业的想法,为什么不把顶正这一品牌引入内地市场呢?通过调研曹鹏发现,如今定制在中国内地分为两种模式——一种国外品牌,非常高端,设计师一年来一次,在酒店房间里给你量体,一套七八万起;一种基于互联网定制,两千就可以定制一套西装。那中高端市场由谁来满足呢?

在将顶正引入大陆之前,曹鹏将定制西装的客单价稍稍做了调整,从三万到四万元一套,降低到一两万一套,以适应中高端市场的需求。“顶正的市场定位也是客单价在6000到40000元之间,我觉得这个区间已经足够中高端市场的消费需求了。我们也会做十几万一套的西装,但毕竟是少数,两三千的西装我是不会做的,也满足不了我们的手工成本,我觉得这个市场是足够大的,不可能只有两端,没有中端消费的。”

就像求学时兼顾学业和打工一样,如今曹鹏并没有因为创业而放弃九鼎的工作,而且周末的时候还要到长江商学院进修,在接触成熟的连锁企业的时候,曹鹏也会看到他们的开店手册,这些经验会借鉴到顶正的门店选择上,“他们有一个平衡积分卡,位置多少分、人流量多少分、周围商圈多少分、周围品牌多少分,平衡下来,这个位置值不值得选。”他也会向服务行业学经验,“每个客户进门,18个标准化服务步骤是怎样的,客户提出常见的30个问题都有哪些,应该怎么回答。”

如今顶正已经在天津宝坻建起体量巨大的中央工厂,并在全国各大城市不断扩张门店,各地门店的量体师傅受到中央工厂的标准化培训与控制。创业步入正轨,同时投资工作也得以兼顾。

“很多人问我要不要放弃九鼎那边的工作,其实我投资很多企业,和我接触到的一些企业家,他们都会有西装定制的需求。九鼎是相对后期的基金,投的都是PE项目,企业净利润都有两三千万了。在我与他的交流过程中,他知道了我有这方面的能力,肯定先想到我。通过九鼎的平台,我能笼络很多企业家资源,所以我不觉得放弃九鼎、专职创业的是一个很好的事儿,跨界才能把这件事儿做好,如果我没有金融背景,专职做服装,我接触的客户肯定没有这么高端。”

在长江商学院继续求学的事情,对于在美国沃顿商学院的曹鹏有另外的特别意义,“长江对我的帮助是让我在国内金融市场中认识更多的人。同学里有很多自己做企业的,我收购了一个有历史有积淀的品牌,在后续运作中一定会遇到一些问题,和老一辈人在管理理念上会出现冲突,这些我就可以请教我的同学,而且他们也会给我一些商业资源,比如企业中高层定衣服,肯定先想到我。”

 

中国的定制西装市场像一个蛮荒原始部落

在商界,有个古老的笑话:两个买鞋的商人来到一个非洲原始部落,发现这里的人都不穿鞋,商人甲觉得,这里没有市场,而商人乙觉得,他可以让每个人都从自己手里买走一双鞋,这里简直就是天堂。

尽管有些夸张,但是中国的定制西装市场真的有点像一个蛮荒的原始部落,三明治的父辈们,也许一辈子都不曾购置一身定制的西装。经常抛头露面的高端人士,如央视某些主持人,经常被网友逮到着装的错漏、失当之处。曹鹏知道,自己贸然闯入这个市场,当然也肩负着教育市场的使命。

在长江上学时,曹鹏会刻意观察每一个人着装,发现很多已经四五十岁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在穿着西装上,还有很多不合规范之处,比如把每一颗扣子都扣上,或者袖子可以盖住整只手。往往这个时候,曹鹏都会亲自披挂上阵,“甚至我看到自己的老师,穿着西装不太合体的时候,我都会一张名片递过去,和他讲,‘老师啊,咱们长江是一个国际化的商业院校,EMBA的课程是要和很多企业家打交道的,衣服穿成这样实在不太合适’。”因为曹鹏言语真诚,老师、同学多半都会接受他的建议,这些人成了顶正的客户,也成了自己的朋友。

在国内蓬勃发展的产业中,IT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曹鹏笑谈,“现在IT男的薪水完全可以PK掉金融男了,五道口都已经成为大宇宙的中心里了,现在金融街真的相形见绌。”虽然IT男完全可以消费得起定制西装,但是他们和正装绝缘的状态,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种国际惯例——在美国,整个东海岸和西海岸的风格就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东海岸上学,无论哈佛、沃顿,还是哥伦比亚这样的学校,教你的都是如何做好金融投资和企业管理,着装上的礼仪,便是不可或缺的一课。而西海岸,伯克利、斯坦福等学校,都是创业氛围。国内很多创业型的企业家,都是斯坦福毕业的,比如聚美优品的陈欧、优酷的古永锵……所以西海岸整个的文化就是那种创业文化。

曹鹏觉得,想在西海岸推广定制西装,让硅谷的每个人都穿上西装,那不太可能,但是当他们在出席重要场合的时候,还是会穿。“其实很多IT公司的中高层都是我们的客户。你说程序员们都不穿西装,但是他们在婚礼上,或者出席一些酒会的时候也会穿,毕竟有着装要求嘛。即使上班没有要求,他们也会选择购买一套相对高端的西装。”

在门店设置上,曹鹏也不希望在消费能力更高的大城市多开门店,而是选择在二三线城市广泛布局。“我觉得一个城市有一家定制店就够了,如果客户愿意为一件手工定制的衣服去等25天,他就不会在意为这件衣服再多跑25分钟的路,我在东三环开一家,在西二环开一家,那就是25分钟的区别。”而且在顶正的服务中,也包括量体师上门服务这一项,“很多明星、企业家,他们不愿意出门,我们的量体师都会带着面料、设计图纸上门服务,所以这也是我选择只在北京开一家店的原因。”

选择在二三线城市广泛布局,曹鹏也有盘算,“二三线城市也存在一些高端消费需求,但是能满足这种消费需求的店很少。你百度一下沈阳、长春、哈尔滨,能提供这种量体裁衣服务的店屈指可数,往往都是地方上的小裁缝,自己有一台缝纫机就做了,首先质量无法保证,品牌也不是国际化的品牌,没有历史积淀,不值得相信。它们的质量可能会随着裁缝每天的心情变化而变化,所以顶正会选择进入这样的市场。比如我们太原的选址,就会选择奢侈品商城附近,有了这个选址之后,就会让所有去购买奢侈品的人都见到我们这家店。”

在管理个人企业的过程中,曹鹏也会遇到一些与父辈观念的冲突,“老一辈人更习惯以人定岗,他觉得一个人有能力,我一定会在企业里找个位置,把他放进去,哪怕是顾问,将来他也会为我出谋划策。我接受西方教育,更倾向实用主义——先把公司的组织架构搭好,什么岗位找什么样的人,如果你不能适应这个企业,企业就不会有你的位置。”

老一辈企业家与人才之间,更像是一种士大夫与门客的关系,而曹鹏希望自己的企业和人才之间,是一种机械与零件的协调,“老一辈企业家更喜欢把企业做成一种家庭文化,家里面很少开除人,会破坏和睦关系,只要和谐融洽,发展慢一点也没有关系,制度对人的约束就没有那么强烈。我希望去核心岗位的中心化,一个企业的核心岗位,往往是能够要挟一个企业的发展的,他的离开是对这个企业很大的影响。我希望企业要像履带一样运转,大家都是履带上的一个环节,链条掉了,他依然会向前发展,任何人不会要挟企业的发展,包括我自己。”

“有的时候老一辈人会觉得你把一个本来很有艺术气质的企业,管理得和麦当劳一样,但是ERP系统(企业资源计划)和流程管理,这些正是企业异地复制、扩张所必须的,他们就不大能理解这种事情。”

在与几位老裁缝商量,把顶正引入大陆之时,曹鹏曾发现顶正品牌面临的最大困境,“从给李兆基家做衣服开始,就一直是那几位老裁缝在做,至今已经都六十多岁了,他们的下一代,对于承接父辈的事业没有多大兴趣,因为他们已经赚了足够多的钱。在香港有两个职业比较好,说出来大家比较羡慕,金融和房地产,你说自己是做裁缝的,在人家看来,你就是香港老一代手艺人,80、90、00后没人愿意做这种事儿,那几个60多岁的老裁缝当然不希望自己一手创立的品牌就这么消亡了。”

于是曹鹏做了与平时自己投资一家企业相反的事情,“在九鼎,如果我投了一家企业,这家企业要对我(投资方)做出一个承诺,第一年多少销售额、多少利润,第二年多少,什么时间上市……这是一种对赌。我做顶正是反过来做,我和这家企业的几个老裁缝承诺,我把品牌代入大陆,第一年开多少家店,第二年开多少家,销售额是多少,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要求的是股权奖励,通过这种方式逐渐把股权换到手。这种方式老裁缝们比较认同,他们觉得这个品牌如果能够发展下去,是不是自己控股已经不重要了。”

 

富二代不是没有吃过苦

创业至今,那些香港老裁缝、合作出资的朋友,都已经得到丰厚的回报,曹鹏除了已经完全控股之外,没有为自己开过一分钱的工资,“这种感觉就好像把自己夹杂投资人和那些老裁缝中间,自己受苦。”曹鹏对自己的极端苛刻,似乎从小就有些苗头,“我还记得上小学时第一次写作业,要在田字格里的写汉字,那个作业我写了整整一个通宵,因为我不允许作业上出现橡皮擦改的痕迹。”

在美国求学时,曹鹏还很善于利用规则,以追求毕业时的成绩接近满点。“你可以在一个学期之内不断参加考试,只要你参加考试,就会抹去你曾经不好的成绩。如果一门课程进行到期中的时候,我觉得他太难了,自己考不到A,我甚至会选择放弃掉它,不读了。”

如今回忆起在美国求学时的经历,曹鹏依然会认为那是一段显苦涩的时光。

有人说在美国名校,学业、社交、睡眠,一个人只能兼顾两样,曹鹏选择了学业、社交、甚至还要兼职打工赚学费,所以睡眠被阶段性地抛弃了。“当时家里给的学费、生活费的确不够,也不是要刻意发扬艰苦朴素的精神,家里面大致算好一个范围,让你很难去胡乱开支。刚去的时候,花钱没有什么节制,乱买东西。发现美国的东西很便宜,尤其是衣服什么的,买多了就发现把生活费花光了。”

最初生活费告急,曹鹏也想到向家里申请,但是却遭到冷冰冰的拒绝,“家里面的教育就是,你要学会自己承担后果。”曹鹏兼职做过很多工作,批作业、打扫卫生、给图书馆送书,“亚裔在图书馆工作,很难找到上午、下午这些比较方便的时间,只能早上 5点钟起来,送昨天晚上的书。”看到如今去美国求学的90后、00后学弟、学妹们都把高级跑车停在宿舍楼下,曹鹏还隐隐有些羡慕之情。“上学的日子虽然很单调没生活,但是痛苦的日子只有在你回头看的时候,才会觉得是幸福的,当时只有读书是主要任务,只要把考试考好了就行。

“创业后压力更大,要给员工发工资、要付店铺的房租、还有工厂运转的成本。工厂运转的成本是很大的,我就需要接一些工装订单,还包括其他一些国外大牌的代工。比如某个意大利大牌,所有的工艺都是在顶正的工厂做的,只有最后缝制的几下是在意大利。包括现在你在北方所能看到的西装定制店,一些中高端的定制服装,都是在顶正位于宝坻的工厂制作的。如果8000块以上的定制,需要工艺规格比较高的,只能在我这里做。”

选择从高大上的外资投行离开,回国做投资,曹鹏也是为了能让自己浸淫在大陆的商业氛围中,“刚来的时候,老板认为我是做投行出身的,肯定娇生惯养,不怎么能吃苦,结果我进入九鼎接手的第一个项目,就跑到了一个三线城市,长江旁边的一个小镇,都没有什么酒店,在那里一住就是半个月。”

自从自己创业之后,曹鹏凡事追求完美脾性多少有些收敛,“现在我知道有些事情不能完全做到100分,比如在企业管理上,只要还在继续向前发展,暂时做到70分、60分,都可以接受;新店铺的装潢,我并不十分满意,也可以先开张营业,剩下的慢慢再调整。”

接下来,曹鹏还希望在互联网上创立一个相对低端的顶正子品牌,专注衬衫销售。“西装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艺,现在很难在互联网上实现量体,所以我们可以先从衬衫开始,我们现在在做这样一件事儿,在全国培训年轻人的量体师,让他们到线下去,为各个城市的客户服务。衬衫相对西装所需要的数据更少,但是也需要一个系统培训,量体后这些数据掌握在客户手中。客户登陆品牌网站,将这些数据输入进去,各种各样的面料自选,再选择领口、袖口的样式,就可以在网上生成一件3D衬衫,可以360°旋转,去看这件衬衫是否满意。”

曹鹏的这个想法源自美国同行,BlankLabel是一家面向华尔街的高级衬衫品牌,专注于网络销售,如今顶正是他们在中国的唯一一家代工厂,“在Blank Label的网站上,衬衫成品图只能做到2D效果,但是我们在中国招募的团队,可以做到3D效果。这可以说是一种创造性的借鉴,如今我们网站已经进入测试阶段。”

最近一段时间,顶正创始那几位老裁缝的儿子来大陆玩,作为同龄人的曹鹏负责接待他们,曹鹏对于那些香港青年的印象是这样的——穿着很时髦的衣服,有一个比较另类的发型,在银行做着一份工作,每个人都有很酷的个性,他们似乎对父辈的事业兴趣不大。在不久的将来,曹鹏也会面临选择,接手家族产业,还是继续自己的投资和创业,当然他会做出选择,也许亲手将父辈的产业推向资本市场,也许在创业与守业中达到完美的平衡。

IMG_1409

————-

作者简介

娄家欢  媒体从业者,三明治报道者计划北京成员,邮箱:seven_omg@yahoo.com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