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二)黑黑司机们

5,439 views

编者按:非洲,无疑是神秘与野性的代名词。在中国与非洲越来越多合作的今天,中国对非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学术上已经有颇多研究。但我们相信真正的故事来自民间

一位曾经常驻安哥拉四年之久的央企三明治将她的非洲生活写成了系列文章,投稿给我们。这些文章涉及非洲的方方面面,故事都非常有趣。我们将刊登这个精彩的系列,每周二发一篇,敬请关注。

0

文/金小熊

 

非洲与中国走得愈来愈近,无法抗拒。3月底的新闻里说,上海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蒂斯亚贝巴的直航正式开启。

在非洲最开始的日子里,我和我的黑黑司机走得最近。我算是他们的上司,实则,他们却是我的老师,带我走近这里。

0

2008年,这个国家的公共汽车仅仅是一辆又一辆白蓝相印的小巴。根据黑黑车主的不同喜好,车身会被相应喷出各种创意图案,比如:上帝。路上没有很固定的站牌。坐小巴的人都懂小巴会开去哪儿,会在哪儿停下。俗成约定的事情,调出了一种特殊的气味。坐小巴的黑黑经济状况很一般,稍微有点儿闲钱的黑黑,都会买辆车,哪怕车屁股冒烟了,依然卖力地向前开,奋力地为自己开出一条宽敞大路。

尽管非洲地大物博,却同样存在城市病。国家的几年内战,让这个国家三分之一的居民都迁居至首都。堵车,很常见。找停车位,拼人品。

中国人在非洲,车是必需品。而黑黑司机,简直可称为“出门利器”。熟悉路况、不用自己找车位、随叫随走、不必担心被警察无故扣下。

 

会说英语的司机纳多

当地官方语言非英语。因此,会说英语的司机成为了香馍馍。公司的同事们都喜欢黑黑司机纳多,不仅交流无障碍,更重要的是他开车稳,态度很好,很听话。纳多最大胆的事情,是教会了中国同事乔治开车。来非洲,每个中国人都会有个好记的外文名字,或用自己的姓氏来替代。

这是让黑黑记住你是谁的好办法。因为,让他们用标准的发音来念中文名字确实很搞笑。来非洲之前,乔治不会开车,但很喜欢车,也想学。自己会开车,出门办事方便很多。在公司里让其他同事光明正大地教开车,不太容易。因为大家都怕把公司的车撞坏了,将人弄伤了。教开车这件事直至同事有一天在路上看到纳多坐在副驾驶,对乔治来回比划,才穿了帮。

后来,我问乔治。你怎么让纳多教你学开车了?

乔治说:“我找不到别人来教我。于是一天在路上就问纳多愿不愿意教?纳多很爽快,一下子同意了。他教得很认真,告诉我很多注意事项,包括开车的习惯动作。这真的很重要。原本我不觉得,但是上得路多了,让我体会到好习惯对处理突发事故的重要性,特别是在非洲。”乔治非常感激纳多的信任与耐心,以及开车初期他那段时间的陪伴。后来他们成了朋友,乔治也请纳多吃了饭。乔治说,学车那会儿,我问纳多你怕么?他说,别担心,有我在。

再后来,乔治成为了这里学车学得最快的人。车也开得很稳。一个礼拜后,就开起了长途。之后,也经常出差。开长途,遇到过好多突发事情,最后都化险为夷。

纳多因为路途原因,后来申请去公司基地开车。再后来,并不能常常遇见纳多。但每每提起他,每个人都赞不绝口。刚换司机那段时光,最常听见的一句口头禅既是,纳多在就好了,他都知道。

 

型男阿道夫

阿道夫高瘦帅,绝对上相。如果投胎准确,不当司机当明星,一定绰绰有余。他很喜欢和别人打招呼,老远见到你,就叫唤着你的名字。出门带着阿道夫,不用担心抢不到停车位。在非洲,找停车位是件令人头疼的事。

这座城市几乎没有专设的停车场,汽车都沿街停靠。很自然,占领停车位亦成为了一种商机,很多黑黑拿着砖头或塑料桶或人挡在车位上,霸占有利地形。旦凡有车踌躇前进,他们就不停地挥动着长长的胳膊,叫唤:“朋友,朋友,停这儿,停这儿。”即使有时车位的面积根本不足以塞下车本身的体积,他们朝你挥手的劲儿依然铿锵有力。只要车辆停在了指定位置,就需付他们看车费,以确保自己的车不被刮坏,车前灯不被挖走。

停车费可讨价还价,黑黑会观察你与他们交流的自然程度,来判断对方是不是个新手,如果是个外国人,他起价的看车费可以达到市场价的十倍。停车位和摆地摊一样,每个黑黑都有自己的圈地,如果被侵占,他们之间也会发生相互对骂和推搡。一切自然而然地发生,大家都默许了这样的“商业行为。”

抢到车位的阿道夫可以在老板办事的中途,舒舒服服地打个盹,而不用开着车一圈又一圈的绕着某个地方转。

和阿道夫的交流并不多。当时他被分给了其他同事,只有偶尔插空才有机会和他搭档出门。后来阿道夫辞职了,因为公司没有办法付给他更多的工钱。

最后一次看见阿道夫,已经过了好几年。有一天,我走在路上,忽然听见有人叫我,回头一看,只瞧见一辆大车上,端端正正坐了一卡车的黑黑,个个带着头盔,衣着军衣,手执冲锋枪。阿道夫坐在车上,朝我挥手。我们很愉快地寒暄了两句,挥手道别。几年过去了,他依然很帅,依然很喜欢和别人打招呼。在异乡,碰见老朋友的感觉很亲切。

 

被辞退的阿丰

阿丰被招进公司的时候,我也刚去非洲不久。我俩的合作大约持续了两年,直至我们又租了其他房子,搬离了这栋小楼。

起初的日子,阿丰几乎成了我的专职司机。他被分到了我所在的业务处。因为我不会开车,所以出门必备“阿丰利器”。阿丰的大本事,就是抄近路。堵车在这儿和北京有的一拼。每当开会来不及,他就载着我一通乱窜,尽力保证开会的准时。尽管抄小路并不安全,却领着我看到了更真实的非洲。

原来沿街的六层楼房屋也算是“豪宅”。这个城市里,蜿蜒曲折的弄堂里,土房子一户挨着一户,有些混凝土还光溜溜地裸露着,有的房子只刷了一半的颜色,上面盖着彩钢板。用国内的标准,这些房屋大多均可被归于违章建筑。弯折于小房子中间,有小卖部,外面摇摇晃晃地挂着招牌,更多的是在自家门口摆摊的壮实女人们。巷子里的路不平整,上上下下地感受,如过山车般。阿丰开车经过,总能吸引来一大群人的目光。透过车窗镜,他们定在后面,眼神追出很远很远。

阿丰年纪不大,已经有了好几个小孩。或许有养家的压力,对于挣钱,他总是有着高涨的热情。他喜欢擦车,可以赚外快。时间长了,同事们开始很放心地让阿丰去送信件,可送信的时间被愈拖愈长。终于有一天,我休假重返公司时,他已经被辞退了。辞退的理由是难管、在外面接私活。

公司搬家后,阿丰又给我打过电话,希望可以重新回来,说自己会好好干。可惜一切都晚了。他走后,公司又请了新的司机。

后来的新司机们一直留在公司里。他们是胖迪、闹额和阿巴古噶。新司机也各有各的性格,却因不同而真实,因真实而可爱。有时他们也会和你抱怨生活里的小烦恼。同样,也会乐不可支地要和你学中国脏话,开车有机会就和同伴乱蹦炫耀;和你讨论信仰问题;在你搬不动箱子时帮助你提一把。每次用完车,我都会和他们很认真地说谢谢,他们会腼腆一笑,回答你:不用谢。

 

点击标题可查看本系列第一篇:《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一)》

 

—————–

作者介绍

 

 

 

 

 

 

 

 

 

金小熊

2008年毕业于澳门大学,毕业后于就职北京某央企,常驻非洲,现为自由职业者。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