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790P8T1D1058574F913DT20110317103808

三明治妈妈谈如何进行情绪管理(下)

6,285 views

编者按:结婚以后,尤其是有了孩子以后,我时不时地会被自己的脾气吓到。有对先生的,有对孩子的。有时被老公的蛮不讲理气得火冒三丈,也有时被孩子的各种荒唐憋出震耳欲聋的一声吼……种种愤懑,扭曲,急急地我身体上找寻出口,大多数情况下以两败俱伤为结局。回头想想,结婚以前,我好像并不是这样。这波涛汹涌的情绪是从哪里来的,只有我会是这样吗?

好在女人们在类似的话题上永远不会孤独。会河东狮吼般发作的也不只是我一个。我们会请了几位妈妈聊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小故事和场景,对孩子的,对家人的,都有。

编辑/ 许小Jane

 

王小小:自省和改进的魔力

情绪管理是门大学问,各大畅销书排行榜上前十名总有一本关于这个。而做了妈妈之后,情绪管理变得更重要,也更难以完成。

无论你是24小时待命的全职妈妈,还是工作孩子两不误的职场妈妈,在每晚七八点之间,眼看着跟孩子斗智斗勇的一天就要结束了,你的理智和情感的交锋也到达临界状态。如果这时,你的孩子跟你就刷不刷牙,怎么洗澡,不想睡觉纠缠,哭闹,甚至犯浑地满地打滚(如果这时,有两个孩子在满地打滚),我想一切科学育儿方法,都会被怒气烧焦,最终化为一声怒吼,和大可不必的责骂。

一个月前的一天,幼儿园放假,阿姨又休息,我在没有帮手,生扛了两天之后,临近洗澡时,终于为点小事大发雷霆,让还不懂事的二宝面壁,又对大宝大喊。四岁的大宝郑重地跟我说:“妈妈,我不喜欢你了,虽然我心里很爱你。你大声跟我说话,还惩罚弟弟。这样我心跳很快,心里难受,我就会不喜欢你了。”孩子幼稚但真诚的反馈立刻让我平静下来,心里很痛,也很后悔。我隐约感觉到我们之间亲密的信任关系在被挑战。

安顿好小宝后,我来到大宝的房间,给他做了认真的检讨。我的确不该用这种激烈的方式来和他沟通。之后,我们一起总结了几种妈妈常发脾气的场景,比如:妈妈说了很多遍,他们还没有行动;赶时间时,没有立刻按照妈妈说的去做;反复在吃饭和睡觉的问题上,跟妈妈讲条件等等。我们告诉对方在这些情况下自己心里的想法,以及对对方的期望。

最后,我们像吵架后,握手言和的朋友一样,约定下次出现类似状况,我们怎么处理,我怎么让他明白我的底线在哪里,同时我鼓励他用语言而非哭闹的方式来说服我,我也保证给他辩解的机会。

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们找到了适合我们的沟通方式和处理冲突的模式。虽然一早一晚有如同打仗的时段,也还是有让我着急抓狂的情形出现,但我们都很有默契的控制住了场面,妈妈大喊大叫,宝宝心跳加速的情况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其实,妈妈的情绪管理,是和孩子互动的过程。每个家庭的情况都不尽相同,每个孩子的性格也有所差异,并不存在普遍适用的情绪管理方法。但是只要妈妈和孩子之间的沟通是畅顺的,双方能够形成开放的反馈模式,每次情绪失控后都能平心静气地自省和改进,那么失控的情况一定会越来越少,亲子间的关系也会越来越亲密和健康。

 

橘朱雀:用心包容最亲爱最甜蜜的家人

我曾经有一位女性上司,早年离异,女儿跟着父亲,而她脱离体制开始打拼事业,至今已是业内相当成功的律师。她事业上的成功,除了天时地利人和和优秀的业务能力以外,也是因为她能够在面对客户或外人时,非常完美地控制自己的一言一行,表现出最优雅得体的一面,亲切交谈时简直令人如沐春风。可她在业内同样出名的是“女魔头”的坏名声,长期占据年轻律师们的黑名单。

我在和她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才发觉,她本质上其实是一个相对单纯正直的人,担负今天的名声,多半是因为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一旦有不顺心的事情就会把负能量带到工作上,并且毫无节制地对手下的人宣泄。更为糟糕的是,她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孤单乖僻,离异了十几年后依然会跟远在千里以外的前夫在电话里大吵大闹导致全office侧目,或者被叛逆期的女儿直接挂电话说“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生活中这样的双重性格并不鲜见,所以还是老调重弹——人们总是容易对身边亲近的人露出自己不加掩饰的最丑陋的一面。你对待客户、对待老板、对待那些生活中占据强势地位的人能够动心忍性、卧薪尝胆并不算什么英雄,这只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只有你在自认为最安全的区域里依然温和柔软,小心收敛身上的刺,才说明真是内心强大。

我从小就属于那种可以进CCTV的群众——绝大多数情况下保持情绪稳定。这带来的直接好处是那种传说中的“发挥失常”很少出现在我的字典里,年龄更大一些的时候才知道这其实是所谓情商的一部分。当然,完全没有情绪的那只有死人,在那些日复一日的油盐酱醋里,也有偶尔破功的时候。

你实在无法想象小女孩捕捉外界情绪敏感的程度有多与生俱来。从囡囡几个月大起,就能非常准确地捕捉到我的情绪,有时我只是脸色一沉,她就立刻开始瘪嘴和大哭,反而是搞得我哭笑不得,我这还没把你怎样呢——而对于小孩来说,父母就是她的全世界,最亲近的父母的情绪波动对她来说不啻于狂风电闪雷鸣,就像我至今回想起来也无法理解,为何我小时候对于父亲发脾气时的责骂能害怕成那样。

对这样的孩子发脾气,除了把事情闹得更糟,我想不出能有别的效果,从另一方面来说,对毫无杀伤力和反抗力的幼小孩子毫无节制地耍威风,自尊心极强的狮子座妈妈表示,这本质上就是一件恃强凌弱的可鄙的事。

在囡囡一岁左右的时候,我生病发高烧,躺在床上昏昏沉沉,而此时老公自顾自在外间玩电脑游戏,任我怎么说也依然放任小朋友像平时一样使尽各种方式骚扰我,一时间难受欲死,也没有精神大喊大叫,只有一次次不甚温柔的把她从我身上推下去,而她大概是以为这是新的游戏方式,玩得更加起劲。

三番几次之后大脑中的弦终于绷断了,我背过身去自顾自开始默默饮泣,心中闪过各种反人类反社会的怨天尤人的念头,真想抛下这一切离家出走了算了,一时便忽略了身边的小家伙突然反常的安静了下来。过了不一会,她就爬到床头柜的纸巾盒抽出几张纸,小心地过来给我擦拭眼泪。

当她柔嫩的小手划过我的面颊时,心柔软地化成水,当下我想通了:我可以带病加班为万恶的资本家们卖命,满足客户一切合理不合理的理由,那为何不能对身边这些纵使有缺点却还是我们最亲爱最甜蜜的人们,用上至少是相等的耐心和包容呢?

这就是现实主义者思考所谓人生哲学时无比庸俗的大脑回路,但确实对我十分有用。

 

小简:一次典型的发毛经历

和孩子最集中的冲突是在上学后不久, 典型的场景是: 她开开心心地回来, 打开书包, 把作业本拿出来, 然后说要上厕所;上完厕所就饿,要吃饼干, 饼干吃得一天一地, 把功课纸弄得油乎乎的;然后想琢磨用哪支笔做作业,挑完了笔开始找削笔刀削铅笔,削了会儿,削过头了,笔芯折断了,重来,又给削顿了;开始找上次同学生日拿到的美羊羊卷笔刀,把一个抽屉的东西都翻出来,翻个底朝天,发现好多以前收集的贴纸,还有彩色笔,各种鸡零狗碎的小东西,各种好玩……

过了十分钟,我问她,美羊羊卷笔刀呢?哦,人家已经忘记卷笔刀这回事情了……再找,又过10分钟,太阳都快彻底下山了,看来今天是找不到了,于是回到桌子上找了支活动铅笔,终于开始写第一个字……

我深呼吸,家里老人如果恰好在家,开始埋怨我,怎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玩具式学习用品,不是摆明了分孩子的心吗?我百口莫辩,这些个七七八八要么是亲戚送的,要么是参加生日派对的小礼品,总之,我无辜。

这时,小朋友来问你一道题目,简单的你觉得她怎么会做不出来?这智商,是我闺女吗?耐着性子讲完,开始做深呼吸。

终于吃饭时间到了,功课好像只完成了1/15,她还要画画,还要拉琴,原本加起来2个小时就可以全部搞定的事情怎么到了她那里就会变成4个小时呢……啊……想自己当年,上小学的时候在课间就把作业全部搞完,哪怕到了初中每天6:30以后绝对就在听长篇评书三侠五义不碰作业了。于是忍不住了,一痛数落。她也很可怜,苦着脸扒着饭一边听我表扬以前的自己,最后匆匆逃离吃饭现场。

等到她拉小提琴的时候,旧戏码依旧上演,边拿松香擦弓毛,边管着各种闲事……眼看时钟已经逼近9点……哎。

就这样, 我担心她睡不够明天顶个黑眼圈去上学,担心她没有足够的时间阅读,最最担心她长大以后也如此这般不会管理时间……

我知道这样担心根本不可能有实质性的结果,拖拉时间的情况也不会在某一天奇迹般消失。我只能继续我的督促,为了不造成她的逆反,督促也只能越来越含蓄,唯一能做的只有自己慢慢修行,把深呼吸练得更深,把心练得更大,包容她的不完美,等她自己慢慢长大。也许当不远处有对她来说更迫切,更有意义的事时,这一切终将不是问题。这无谓的着急,也许是成长路上的小小点缀而已。

 

朵朵:让“优质育儿法”见鬼去吧

我的宝宝,她现在还很小才六个月大,但她刚出生不久就很有自己的脾气了。

记得她一个多月大时,白天小睡很难自己睡着,一放下马上哭闹。我试图用一本育儿书讲授的方法——放任宝宝哭喊哭完她自己会睡着,去训练她自己小睡。我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小床上,很快她就开始拼命哭喊直至声嘶力竭,我依照书上写的狠下心肠不去理她,即使她哭得越来越大声哭得越来越伤心。

我不停查看手机上的时钟来确认她已经哭了多久,过了半个小时,她终于停止哭泣,我快步走到小床前确认她是否睡着。我的可怜的小宝贝根本没有睡着,她看着我,眼中满是泪水,无比伤心地在抽泣。我立刻抱起她,内心无比自责,告诉她妈妈刚才有重要的事情去做不是故意把她扔下,她貌似听懂一般很快安静下来,被我逗了逗又开始笑起来。

去他妈的优质育儿法!宝贝这么小,她无法用语言和我们沟通,她只能用哭泣这个属于她的独特语言和我们表示她的不满不舒服,我却用漠视她的方式来对待,一味地达到让她小睡的目的,这是个多么糟糕的情绪处理方式。

联想到我小时候一哭总被大人恐吓,“你再哭就把你扔出去”,或者“你再哭,妈妈马上走”,虽然家人有回应我的哭,但我真正哭的原因却被完全忽视了。长大后我总没有安全感,觉得发脾气会失去家人的爱,即使遇到生气的事情我也只是闷在自己心里,这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对别人说不。

这也让我对所谓的育儿法产生怀疑,如果我的孩子按照这样的方法被训练,她可能会有越来越好的小睡,但难保她不会成为一个冷漠的人,或者对各种情绪反应迟钝的人,或者难以和别人很好沟通的人,或者一个长大了没有安全感的人。我不想她成为那样的人。

现在她长大一些,六个月大了,各种情绪表达更加流畅了。我们笑,她也会回应大声笑,遇到不爽的事情也会对我们大哭提出抗议。我对她的哭泣也会积极回应:她可以被满足的事情会满足她,她不应该被满足的事情,我会抱着她告诉她妈妈爱她,但是一遍遍不厌其烦地告诉她为什么她不可以。我很开心看到她这样流畅表达自己的情绪,很开心看到她如此满足地快乐地生活着。接纳自己的所有情绪,才能发自内心的快乐。

是的,脾气好坏都不再重要,只要你能一辈子快乐。

 

山柔:“祖传”的坏脾气?

你见过有人把麻雀关在笼子里养么?我从未见过。

据说抛开不够珍稀等理由,最根本原因是麻雀是一种气性很大的鸟儿,根本关不住,它会一直猛烈撞击四周,头破血流而亡。

麻雀的气性让我想起自己,如果是只鸟儿,我应该是属麻雀的。

可是,天知道,我有多想成为一个好脾气的人。在我眼中,那些拥有好脾气的人像个幸运儿,从来不发脾气的人简直就是神仙呀。如果只能选一样,与好相貌好身材相比,好脾气是我更希望拥有的。

这种渴望应该是源自成长经历,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妈妈常会抱着我说,以后你一定要找个脾气好的人啊,不要像你爸爸。说这话时,多半是家庭战争爆发之后。而孩子偶然一句:“妈妈你怎么给我找个这样的爸爸,能换一个么?”更让她泪水涟涟。

哎,我爸如果脾气好,差不多就是个完美丈夫了。但是,他的脾气差而且怪,常常让家里空气紧张,让周围的人也紧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惹了他。其实小时候我常常不明白爸爸为什么生气,但随着年龄增长,慢慢也能敏感地嗅出风暴前的气味。我父母家的气氛是非常微妙的,我和妈妈都能清楚地觉察出,爸爸是否不高兴了,而外人根本不可能感觉到。

这样日积月累的“锻炼”,让我在成年后才意识到,自己对别人的情绪有多么敏感在意。这当然不是什么好事儿,总担心别人不高兴,活得太累。

所以有了自己的小孩,我比任何时候都更希望自己是个脾气超级柔软的老好人。但是,作为一个脾气不怎么好的全职妈妈,24小时面对孩子,要包揽他所有的天使和魔鬼。孩子小的时候,我基本能控制情绪,有时甚至还挺惊讶自己的耐心与温和。平时给孩子读的绘本也会有专门讲情绪的,比如《菲菲生气了》,告诉他一个人发火是怎么回事,希望他能从小慢慢认识情绪。

但随着儿子慢慢长大,1岁半之后自我意识越来越强,我的火山开始爆发了,有时简直压都压不住。傍晚时分,一天中最疲惫的时刻,孩子的执拗不配合,非常容易点燃我的火药桶。明明知道发脾气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正面意义,但有时就是控制不了。

而每次发火之后,伴随的是自责内疚和焦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坏妈妈。自己都处理不好的问题,又如何给孩子做对的示范与引导?我太担心儿子会不知不觉地学到靠发脾气来表达情绪,伤人伤己。

清楚地记得最近一次发火,儿子眼中迷惑惊讶难过的神情。他撇了撇嘴,但没哭,低眉左看右看,便开始玩别的东西,这样迅速地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也许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吧。

我告诉他,妈妈生气了。对不起,没有控制住情绪。需要自己待几分钟。

这位1岁8个月的小人儿,无论我走到哪个房间,都慢慢跟过来,凑上前,做鬼脸、努力伸手一下一下摸我的脸,看着我的眼睛笑。好吧,小鬼,你做的比我年轻时的男朋友,也就是你老爹还体贴。

但是,我还是笑不起来。因为,实在羞愧自责。

我问他,知道妈妈为什么生气么?水杯。他清楚地回答。

是啊,就是这么些个事后想来芝麻大的事,无非就是无论讲多少次,稍不留神,他依然会把任何液态食物都泼倒在餐板或者桌子上,然后用其他食物,或者自己的手啪啪地拍,看着溅起的食物渣滓飞来飞去直乐。

其实,当时我还是忍住了十几秒的,但眼见说服无效,熊孩子愈演愈烈,脑袋顶上的盖子就突然砰一声掀开了,音量高八度,摔掉了手里的东西。情绪失控的那一刻,即使孩子会被吓哭,也顾不得了。那一刻,内心感觉不到爱。

冷静下来,充满自责,我所能补救的其实也只剩下向儿子道歉,并尽量以他能听懂的方式,告诉他刚才妈妈怎么了,以及为什么那样。不要让他像我小时候那样,茫然害怕又难过地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生气,迷惑苦恼地猜大人的心思。

我父母那辈人成长生活的时代,还压根谈不上情绪管理的说法,按照他们的理解,脾气好不好全靠天生,遗传决定一切。比如我爸,就有个同样急脾气的爸爸,每当我爷爷在家要修理什么东西,孩子们就都借故绕开,因为谁留下帮忙,谁有可能就会挨训,最后只得我奶奶留下受累。他们的孩子,不但我爸脾气不好,其他几位兄弟姐妹似乎也没有哪个脾气好。

我妈深信坏脾气会遗传,据她说我还是小婴儿时,着急了会用屁股咚咚地敲床板以示抗议。“你怎么知道我敲床板不是因为好玩呢?”我问。“不是玩,就是发脾气。”我妈确信凿凿地说。

我也相信基因有力量,但更怀疑坏脾气来自耳濡目染。孩子就是父母的镜子,他们的言行会最大程度上受原生家庭的影响。父母怎样处理情绪,小孩大抵会模仿个十有八九。以为事情就是这样被解决的。

我还觉得,坏脾气会传染。印象中,小时候妈妈的脸总是笑着的,她基本上不算脾气大的人,待人和气。但我大学毕业后,尤其成家后,突然发现妈妈的脾气越来越大,常常一言不合就拂袖而去,或者啪一下挂断电话。哎,好像气性比我爸还厉害。她说全因为和爸爸生活了一辈子,被影响成现在这个样子。“脾气不好有什么办法?改不了的。受着吧。”

近日回想童年种种,突然很疑惑,爸爸脾气那么差,但他究竟又是用什么方法让我非常明白和确信,他对我的爱那么深,永不变,甚至超过妈妈,妈妈打过我,而爸爸从来没有。爸爸的爱成为我现实生活中最自信而温暖的人生根基。

时光一去不复返,我们无法因为童年的遗憾向父母要求更多,也许爸爸也是在尽全力克制自己的情绪而不得,他一直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式来处理自己的情绪。一如现在有时的我。

但我想改,改掉这“祖传”的臭脾气。也相信那些幸运拥有好脾气的人,并非不会生气,而是懂得如何控制情绪。这是一门可以学习修炼的技术,有的人不费劲儿就可以掌握其中奥妙,有的人却要花费很大力气摸索。

于我而言,很难,但依然值得全力以赴。我要尽全力,让孩子少受情绪之苦,无论这情绪来自他人还是自己。他不需要把时间花费在和家庭与世界的对抗冲突上,他可以发挥自己的全部潜力专注成长。

 

编后记:情绪管理,特别是对最亲密的孩子,一定是每个妈妈逃不过去的功课。 我们收集的这九位妈妈生活小片段,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大家处理的方式各有不同:有理性对待的,有期待明天会更好的,还有抛开一切说教用爱去包容的。喜欢山柔的话:“与孩子一起成长,最大的努力也许就是重新认识自己的情绪,修炼自己的心,学习如何做情绪的主人"。让我们一起努力!

 

点击标题《三明治妈妈谈如何进行情绪管理(上)》查看本系列上集。

wannab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