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三)出入境的奇遇

7,801 views

编者按:非洲,无疑是神秘与野性的代名词。在中国与非洲越来越多合作的今天,中国对非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学术上已经有颇多研究。但我们相信真正的故事来自民间

一位曾经常驻安哥拉四年之久的央企三明治将她的非洲生活写成了系列文章,投稿给我们。这些文章涉及非洲的方方面面,故事都非常有趣。我们将刊登这个精彩的系列,每周二发一篇,敬请关注。

 

文/金小熊

 

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无论出入境多少次,你依然无法判断会有什么样的境遇等待着你。

首次入境非洲国家,需事先前往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播种疫苗。在那儿,会根据不同国别接种相应的疫苗类型。之后,你会得到一本“疫苗接种或预防措施国际证书”,俗称“小黄本”,因其封皮颜色而得名。

 

入境

Back Camera2008年年底第一次入境。下飞机后,大巴摆渡车将所有的乘客送至入境大厅。门口有黑黑派发入境卡。刚到大厅,只见中国工人蜂拥而入,抢着黑黑手里的入境卡,接着相互询问抄写,以便顺利填满表格上的空隙。会外语的中国工人很少,大多数人都扛着一颗大无畏的心,目不识丁地就来到了这里,做着淘金梦。

填好表格后,大伙儿开始陆续排队,等着在护照上盖入境戳。移民局的黑黑并排坐在一个又一个玻璃房子里,每支队伍都很长,让人无法辨识他们的神情。

第一次去那里,公司为我办理了短签(有效期只有一个月,如今该类型签证已被取消),让我抵达之后再换成工作签证。我的心忐忑不安,不希望被为难。

“早上好。”移民局先生和我打招呼,“为什么来这儿?”

“来玩儿。”我简短地答道。因为不是工作签,我不愿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有朋友在这儿?”他看了我一眼,依然不依不饶。

“嗯,是呀。”我对他笑了一笑。

移民局先生没有继续提问,慢吞吞地往护照上盖了戳。“旅途愉快。”他说。

“谢谢。”取回护照后,我径直朝行李处走去。却又被另一个黑黑顺势拦下。心里咯噔一下,好像是要出岔子的节奏。

“请出示小黄本。”将小黄本递给他后,只是被粗略地翻阅了一下,就放了行。

顺利过关。来接机的同事很意外我们高效率地出了机场。

后来,这里取消了入境卡。只需持有效签注的护照即可入境。小黄本的检查也愈发严格,没有小黄本会立即被要求当场付费扎针打疫苗。机场黑黑开始仔细地翻阅外籍人士的疫苗播种有效期限,尽力不漏网一人。

随着时间推移,顺利入境也渐渐变得和摇六合彩一样,不那么简单了。移民局的黑黑们经常为难首次入境者或持商签的入境者(商签有效期三个月),因为大多数人语言不通,无法进行顺利沟通。

移民局有权怀疑签注的真假,并光明正大地直接将“嫌疑人”带入内屋,俗称小黑屋。小黑屋只是间普通的房间,移民局的黑黑会在屋里看守。常常,小黑屋坐满了中国人,偶尔也有当地黑黑。于是大伙儿开始聊天,交流经验,及时和当地合作方电话联系告知情况,并等待解救。

饭点,看守黑黑只是自顾自地啃着大汉堡。被关押的“人质”大多处于迷茫状,不知为何遭遇此劫。他们能做的只有祈求早日获救。

来此工作的中国人,供职单位五花八门:中国政府公派人员、中国央企、中国民营、中国私人老板、中黑合资、黑黑大老板。

赎人是一门经验活。有时仅仅凭借公司注册的合法证明就可以将人成功赎出。但有时也需依仗关系和钱。

同样,能够如数取出托运的行李,得看天意。经常会有行李遗失的情况发生。机场黑黑们并不会次次都仔细检查行李票上的号码,他们只核对行李票的数目。

安全出机场之前,还会经历最后一次安检。如果行李箱中有很多高级的电子产品,那么被扣下的可能性非常之高。之后会要求你缴税。扣押的行李箱会被搬至其他地方。即使你如数缴税,也不能保证行李箱回到你手上时依然完好如初。

 

Back Camera出境

一般想来,离开一个国家比进入应该容易很多吧?非也。由于中国人不喜欢照章办事,机场黑黑们也变得愈发聪明,在机场,彼此碰撞出许多“商机”。

每个国家,都有禁品和限制品不允许携带出境。以酒为例,在这儿每名出境人士最多可携带两瓶酒。这个量很难满足中国人的酒文化。于是,塞小费给机场人员已不是“潜规则”那么简单,显然风靡成了一种特有的“文化”。

一进机场大门,机场工作人员会要求中国人排好队,依次将行李过检。安检渐渐从抽查成为了必检。这为中国人特设的“VIP服务”,很显然是为自己谋福的“生财之道”。

行李托运后,检查随身物品依然是一道关。而这一切,无非关乎“象牙制品”这个敏感词。象牙制品无论是出境或入境都是违法的。

机场黑黑们敏锐地捕捉出境旅客可能携带的象牙制品,可能有些工艺品并非象牙打造,但他们不愿错过任何一丝可能性。并非他们多爱大象,更多的原因是出于中国人愿意塞钱来解决问题。

顺利走过这一切,才能有机会去盖出境戳。而盖好出境戳,并不意味着即可安心地坐在候机区。每一位出境旅客都需要进入一个特别的小房间。在这里,有人来检查出境人士所携带的“现金额度”。

男士和女士分别按要求排在两个队伍。通常,男士的队伍很长很长,女士队伍稀稀拉拉,零星可见。有一回的受检经历令我哭笑不得。

进了小房间。门被关了起来。屋里有两个女黑黑,应该是要求她们相互监督,所以特意安排了俩人。我自觉地将美元现钞递给她们,并告诉了她们具体金额数。她们不相信我。一张又一张地费劲数完后(当时小房间还没安装数钞机),让我打开随身布包。包里有许多收纳小口袋,她俩不知疲倦,口袋一个又一个摸得底朝天。

我耐心地欣赏她们的动作,大度地表示尽情检查。她们眼神里充满着狐疑,竟然打开了我包里的卫生巾。翻完包后,对我开始验身,用黑黑的手从上到下摸了个遍。她们一无所获,无奈地让我离开。我道了谢,出门。

在又一次小黑屋例行检查中,她们竟认出了我。和我打招呼,说:“你又走啦,还回来么?”“来,舍不得你们。”她们笑笑说,你走吧,不用检查了。

不知道中国人究竟带给了他们多少小费,培养了他们这样的细心、耐心和孜孜不倦的探索精神?

也有很多中国人,一进门立马塞了小费,于是很快被请出。如今,黑黑们的胃口被中国饲养员们填得愈来愈大。有人说,自己在接受检查时,曾被直接抽出过现金。

之前,这里的本国货币被禁止携带出境。后来,政策有修改,本国货币被允许携带出境,但有额度限制。由于语言障碍,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许多中国人并不知情,在出境时被黑黑忽悠没收了所有当地货币。

入境扣人的频率愈来愈高,出境也走得愈来愈不顺。

但是,来来去去的中国人还是那么多。

 

 

点击标题可查看本系列第一篇:《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一)》 及第二篇《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二)黑黑司机们》

 

—————–

作者介绍

 

 

 

 

 

 

 

 

 

金小熊

2008年毕业于澳门大学,毕业后于就职北京某央企,常驻非洲,现为自由职业者。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