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256

王一雄:除了被动呼吸,我们可以改变什么

10,040 view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第216篇人物档案

我们在2014年的目标是访问100个三明治人物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生活创新改变的三明

·处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过,失败了,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下面开始故事:

0

文/郑子

 

28岁的王一雄来自广东汕头一个医生世家,在这个以盛产商人闻名的地区,他却在高考前夕的最后一刻,填报了上海交大的材料专业。而这曲折延续到四年后——他在毕业时选择进入了咨询行业。直到几年后,当他重新以咨询业的角度来审视自己的大学专业时,才发现自己的专业和今天社会公众关心的议题紧密相关。

过去数年内笼罩在中国上空的雾霾,使国人的环保意识和健康意识空前提升。国人健康的另一大杀手则是伴随高涨的房地产浪潮而来的新装修室内空间带来的甲醛等有毒气体。随着“宅”文化的盛行,人们在室内逗留的时间远高于室外,室内气体的清洁程度也更和健康息息相关。而当笼罩在中国几十个城市上空的雾霾使人们不得不关上门窗时,甲醛再次随着“PM2.5”又一次重回高关注度的榜单。

毕业后从事的咨询行业给了王一雄眼界,也激发了他的商业基因。他发现沉睡在高校里的众多科研技术,实际上是创业的最好引擎。

室内甲醛治理,便是王一雄创立的“居怡乐”公司目前的拳头产品。凭借他在上海交大挖掘出的“纳米银碳”技术,使得小小的碳片便能够长期分解甲醛。这项技术专利背后蕴藏着体量可观的“刚需”市场,无论是家装还是公共建筑,以及政府、公司等机构,都需要更快更彻底的室内空气治理。

虽然公司成立还不到一年,目前还处在“墙内开花墙内香”的阶段,但是在交大体系内的诸多项目,包括新落成的钱学森图书馆,部分空间都已经采用了居怡乐所提供的室内空气净化方案,并且同时已经开始了一些社会项目的合作。

有趣的是,在这个新创业的公司里,还有一个熟悉的老朋友——三明治会员何鸣晖。通过自贸区的项目合作,他与王一雄相识合作,并且为了使得自贸区的综合办事大厅在自贸区揭幕前可以投入使用,同样采用了居怡乐的治理方案。而项目完成后,几番畅谈,使他也加入了这个团队成为合作伙伴之一。

除了对于市场和产品的共识,他们的创业根本理念也非常相近:通过改变自己,从而改变周围,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那么一点点,无论是一家没有添加剂可以让人放心的好吃甜品店,还是一个没有甲醛缓释让人安心居住的室内环境——也许当这样的渐进汇聚成流,便是一个突飞猛进时代的到来。

而他们还决定,目前“居怡乐”每年利润的30%将捐献给于娟基金会。于娟是前年去世的一位复旦大学年轻女教师,她的去世在社会上引起了大家对健康的关注和极大反响。

IMG_2256

Q:你交大毕业之后在哪家公司工作?

A:毕业第一年是在三星,做不锈钢卷材的销售。那时本来是准备出国的,在贝恩实习后,发现自己更喜欢咨询的工作。2008年金融危机很难找工作,对手也都很强大。结果,我在第一年找到的工作觉得与自己的能力和性格并不是很匹配,第二年才转到咨询。

Q:为什么在毕业三年后就想到要创业?

A: 第三份工作是从事新市场进入咨询的咨询业务。咨询公司项目一个接一个,虽实现了不同行业的经验积累和项目能力的提高,但说实在都有些麻木了。当时,一边在找工作,一边也在思考。我发现做自己提供咨询服务这条路走不通。正好又看到这个技术,觉得很不错,也很希望它能成长为一家企业。2012年5月我就辞职出来了。

Q:所以你有技术的时候,就已经找到投资了吗?

A:先有技术,再有投资。投资人也是之前公司的老板。

Q:家庭支持你创业吗?

A:他们对我是相当支持的,家里有什么事都很少跟我讲,怕我分心。

Q:家里面有人经商吗?

A:没有,我家里都是医生。高中时候学的是化学,准备进医学院。可能是性格所致,爱折腾,不想安安稳稳做医生,于是就选了一个完全没感性认识的专业——材料。

Q:刚开始的团队是几个人?

A:两个人。股东是资源提供方,不参与具体运营。2013年7月,团队变成四人。2014年1月,变成六个人。到现在有十个人。

Q: 怎么想到从事技术这一块的?

A: 中国的高校里有很多技术,北大,清华,交大,复旦。但是没有很好的商业模式。把技术推向市场,不仅技术要牛,而且一定要找对商业模式。

Q:当时怎么会选中这个技术?

A:从操作可行性上,技术成熟度上,资源配合度上来说,我最后就选择这个项目。之前在市场上走过一些弯路,总结下来一定要满足用户的需求,创造用户可以接受的性价比。

Q:那你走了多久弯路?

A:半年多吧。从方案落定到现在,一直有在不断改进,不断优化。不仅仅在产品技术层面上,还有客户体验上。

Q:一开始的客户是来自哪里?

A:一开始,实在交大系统内部,还有就是朋友有需求,我们就免费帮他们安装。之后机缘巧合,有一家连云港的酒店落成,我们之后就签了合同,谈下价格。那是我们做的第一个大单。

Q:那你们现在是做家庭还是机构呢?

A:都做。机构上,我们和地产商,家具商,物业进行沟通。以地产商为主,金地集团就是我们的客户。我们还发展外地的经销商,因为他们会有政府的资源。现在是每一两个月就会与外地的经销商合作。家庭上,我们针对家具,中小型的办公室。我们会推出的方案,让客户满意,也就是“做口碑”啦。

Q:你们主打的新装修空气净化,这个市场覆盖面有多大?

A:装修行业第一名金螳螂在去年的业绩是一两百亿,而他们所占市场份额不到百分之一。据估计,整个装修市场的总量达到三万亿到四万亿之间。而我们可以占据市场的1%到3%。当然,新产品也有在扩张。包括PM2.5净化器,家具除味套装,分布式空气净化器。年底,还会推出电子口罩,室外除PM2.5。我们的宗旨是满足客户真正所需,做出和市场上不一样的产品。

Q:在空气净化器这一块,会不会碰到很多竞争对手,比如:夏普和Blueair等?

A: 对,没错。所以要强调差异化。比如,我们马上要推出的空气净化器的特点在于它会显示PM2.5,无需更换滤芯,只要清洗就好,而且它的噪音很低。只有突出差异,才能体现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Q:在做空气净化器这一块,你似乎还是运用了咨询方面的思路。

A:我的优势在于不断接触不同的行业。毕业到现在我做过将近十个不同的行业。我们现在主要针对新装修的污染,包括甲醛,苯,氨,TVOC。接下来,会把PM2.5加进来,因为我们整合了这方面的领先技术,而且市场需求旺盛。

Q: 在短时间内,我们似乎看不到中国空气好转的迹象。就像有人说洛杉矶污染五十年。虽然身边很多的朋友已经移民,但是,从情感上中国又是无法让人离开。你觉得在中国人的家庭里,花钱买净化器的愿望强烈吗?

A:很难说是越来越多人愿意做这件事,或者说越来越多人有支付能力。这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possibility”,人均收入会不断上涨;另一个是”意识”的问题,觉得空气净化这件事是重要的。现在这两方面都有在前进。

Q:你们是定位于新装修?

A:我们希望成为精装修后的一个标配。这也要依赖媒体和教育。另外,可能国家出台相应政策来加以扶持。

Q:你们担心竞争者吗?

A:担心。但是我们有我们的专利。因为材料的门槛比较高,研发周期也很长,所以模式有不可复制性。我们需要做的是将品牌营销和产品实际效果连接起来。就算品牌营销概念新,资源多,力度大,如果没有实际效果支撑,那也是没有竞争力的。

Q:现在很多外国人也到中国来寻求工作机会。有没有想过开拓在中国的外国人的市场?

A:当然,打入外国人的这一目标群体也是需要一定的技巧。或许可以借助“中国三明治”这一个平台,因为我们平时也接触很多外国人。

Q: 你对公司长期的愿景是什么样的呢?

A:从商业角度来说,当然希望能上市。其实,我更希望能成为一个深入人心,值得信赖的品牌。帮助大家解决室内室外空气问题。

wannab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