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

顾大宇:离开阿里,做一个叫“bong”的手环

20,252 views

0 (2)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第218篇人物档案

我们在2014年的目标是访问100个三明治人物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生活创新改变的三明

·处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过,失败了,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下面开始故事:

0

文/李梓新

 

在杭州的文一西路一路往西疾驰出很远,开过了司机所说的阿里“淘宝城”,有一个门牌很高大上的区域,上面写着“浙江省高层次海外归来人才创业园”。园区在周末显得尤其空旷。办公区域显得尤其宽大。对于创业者来说,这里容易创造出某种美式创业氛围——在办公室摆上几个跑步机没有一点问题,还有很长的工作桌兼餐桌。

2014年3月9号的这一天,平头,浓眉大眼的顾大宇带领他的团队在这里迎来了他们的重要时刻。他们所设计的bong智能手环在中午12点上线。不过,整个办公室还是很平静,不到10个人的团队在电脑前安静地调试。

之前的两年,顾大宇一直在阿里开发SNS工具“来往”,这款比微信仅仅晚了四个月的产品生不逢时,一直没有火起来。顾大宇少有地承认了失败。

那是2012年夏天,他和家人一起去海边,在“晒成焦炭后”回来的飞机上,他看原研哉和阿部雅世对话录《为什么设计》想到了一个概念:senseware。这是一种不同于软件和硬件的东西,或者说是他们的结合体:感受件。

体现这股潮流的最直接产品,就是可穿戴设备。然而顾大宇认为,市面上的智能手环都不够智能,还经常需要人的动作去进行干预,比如按,或者记录。在人体工艺美学上也有可以提高的空间,于是,从2013年开始,他花了10个月的时间,设计了bong智能手环。

38岁的顾大宇看起来是一个自信满满的人,自离开家乡黑龙江到浙江大学读汽车专业以来,他已经在外漂泊20年了。大学期间,他组乐队,玩摇滚,毕业后到电台主持音乐类节目。后来“突击五天五夜”学会了Flash技术,进入了广告行业,一做就是八年,其中有六年在上海的“触动传媒”度过,他们的主打产品是曾经带来争议的出租车后背的液晶广告屏。2010年,他回杭州加入了阿里巴巴,做狙击“微信”的来往,可惜壮志难酬。“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小情感”太难把握了。

现在,他回到自己熟悉的数据领域。在很多同龄人已经“下车”,不主动跟上时代潮流的时候,他开始了新实验。bong手环是他收集数据的一个入口,更大的空间在围绕数据组建一个开放平台。

 

过去的收获是把握时代的脉搏

Q:你早年在广告公司里主要是负责哪方面的事务?

A:一开始做设计师,然后做设计团队的管理,后来又做硬件设备管理。我在触动传媒也变换了许多角色。但是可能产品的市场不对,也很难发展起来。在出租车上是个私人环境,但是产品会有打扰,所以用户对它的反感很强。

Q:你原来不是学设计的,五天五夜学会做Flash,有点像神话。

A:没有神话!当然中间也有睡觉,但的确是五天五夜。因为看到有flash的站点觉得很酷,所以就想去学。

Q: 到阿里做SNS,就和设计很不一样。设计属于物对物,人对物,但SNS属于人对人。这是一个很大的转变。

A: 对,这是很大的转变。但这也是设计的最高境界,设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然,一个室内设计师设计酒吧其实也是在设计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甚至是一个办公室。我们办公室是开放式的,零食摆放的位置其实为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像这个桌子以前是没有的,后来我们发现吃饭不方便,自然就把这张桌子搬到这里。

Q:SNS常常带有人与人之间微妙的小情感,小习惯。

A:对,这些东西非常难以把握和捕捉。首先,SNS是非常高效的信息传播方式。我们必须找到一些切入点,这非常难。我们当时想做的是私密社交,但是这个方向没有坚持下去。它的效果进程比较慢,但是在大公司必须很快拿出一个结果才能站得住脚,所以确实比较难。

Q: “来往”做了有多久?

A: 两年吧。我们比微信晚四个月。但那时候的挑战更多是来自微博。

Q:现在的互联网产品,更新换代的速度是迅速的。

A:这很正常。我觉得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对于时代脉搏的把握。人们通常已经满意现在。所以当你提出一个新鲜概念的时候,必然会受到质疑。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浪潮。但是,我一直很坚定,现在也在逐步实现之前的计划。团队必须理解你的想法,才能完成任务。把握浪潮就必须先要发现浪潮。

0

顾大宇的bong手环

 

机器对人类的异化一定会到来

Q: 2013年7、8月你离开阿里,然后开创bong。刚开始创业是自己投资,还是拿到了风投?

A:是我们自己拿的钱。我们的合伙人都是按照自己的股份比例付出相应的资金。关键在于不是别人把钱投资于我们,而是我们允许别人投入资金。是一种自我运营的模式。我们团队沟通效率很高,大家步调也很一致。包括合伙人和团队都是在最合适的时间引进最合适的人员。就算失败,我也从来不会对团队发火。在艰苦的条件下,一个团队最重要的就是默契和信任。

Q:从阿里辞职后,除了创业你是否考虑其他的人生路径?

A:从阿里离开的时候就是想开创bong手环。在做bong之前,我也设计过一个社交平台。没有坚持下去的原因是因为社交平台还是出于对过去工作的一个延续,而我不想依赖过去的价值观念,做事方法。从一定程度上,bong手环符合我的世界观、价值观。

Q:合伙人之间怎么分工?

A:我们有四个合伙人。其中两个是在传统制造业,一个是工业设计,一个负责的是电路板,还有一个负责软件一块的。我主要解决难题,比如说:负责工业设计的合伙人需要一合作伙伴,然后我就去寻找这样的人选。从职能上来说,我的负责销售和市场。

Q:你们网站做的很漂亮,很简洁,但目标消费人群可能对手环具体用途还是不是很清楚。

A:关于产品定位,我们不停在思考受众需求点,也和不同的人在交流。我本人是运动狂人,跑步是长期行为,对于运动设备是刚性需求。产品核心问题在于理解其真正用途,也有合作伙伴希望我们做医疗方面的设备。我们商业目的不是卖出多少钱,而是希望用户通过设备变得数据化。当然,这也有很大挑战。现在的刚需是被激发的,比如汽车、手机。

Q:所以对bong手环潜在的刚需是什么?对睡眠的监控还有运动?

A:我们重心在全自动,全自动是我们技术的核心。它还传递一个重要的信息,bong手环可以改变你的生活。它的续航时间有30天,超过美国主流设备4倍。你可以佩戴着洗澡和游泳,因为它是完全防水的。开发这些特点是出去对生活体验的探索。长期持续采集数据是必要,它对我们的生活和健康都有帮助。所有刚需都是不断引起你注意的东西,就像是手机。

Q:在bong手环里有没有社交的成分?

A:暂时还做不了。因为社交是个自然的结果,为了满足人们的需求。我们现在主要的精力投在硬件的开发,无论是硬件参数还是用户体验,争取做到最好。在这之后,就是运用数据的环节。而所谓的社交,就是运用数据的表现。

Q:你们会帮助用户解读数据吗?

A: 结合以往的经验,我们在APP的数据十分简单。很多用户会有提建议,但是我认为这并不重要,因为人的需求是多样化的。而核心问题在于:如何采集到数据,时时不停地了解用户身体状况。我们希望提供一个开放的环境,让用户各取所取。

Q:那你们对数据会进行怎样再利用呢?

A: 以一个开放的方式来利用。

Q: 会不会有医疗机构向你们购买数据?

A:我们从来不会卖数据。但是,我们会依托这些数据来开发各种服务。比如说:我们引进了第三方的睡眠建议提供商的服务,可以针对用户的睡眠情况做较为具体的建议,比如改进作息的方法,以及适合吃的食物等。

Q:你们会利用数据生成的一周睡眠报告,来和一些生产商进行合作吗?比如说床垫公司。

A:有可能,与生产商的合作取决于产品今后商业性的发展。我们希望有能力持续获取数据,以开放的方式多态地发展,从而形成一个商业模式。但是,如果从一开始就开发商业性,就会和我们的理念背道而驰。

0 (1)Q: 你有信心吸引开发者来到你的平台上么?是利用人脉吗?

A: 肯定不是因为人脉,而是因为产品自身的价值。做一个开放平台很困难,但是我们不断尝试,也得到了一定经验。

Q:你认为数据采集是今后的潮流吗?

A:我认为现在到了“机器反攻人类”的时代,我们产品会影响你的行为。比如,你运动到一定程度,它会震动。用户的反馈是这种震动会带给他们陪伴的感觉,这就是在对人的行为产生的影响。

Q:这是不是机器对人类的异化呢?

A:我认为这一天一定会来的。这是人类进化的过程。

Q: 你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吗?

A:当然不会。古代人还认为汽车是个问题呢。我看过一个1980年代的电影,因为汽车会产生大气污染,人们想要让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停下来。但是没有人可以阻止,这就是时代的进程。新事物的产生伴随而来的是怀旧心理,想要回到过去。但是,时代前进的车轮不会受任何人影响,困于过去只会让你落后这个社会。

 

“人有用,钱就没用”

Q:你觉得投资者对bong的判断是怎样的?或者说你是否想尽快在市场上得到融资?

A: 你其实有提到两个点。我还是那一句话:我不care投资人的看法。我碰到很多投资人,他们会有不同的看法,每个人都受到所涉猎范围的限制。第二点,就是我们永远要处于“不需要投资”的状态。我们的融资策略是开放两周,在很短的时间内集中聚拢资金。融资只是公司发展的助力,不是根本问题。它是燃油催化剂,不是燃料。

Q: 所以你们现在有融资了?

A:对,我们有融资。我们通常的做法是,集中开放两个星期和感兴趣的投资者谈,两个星期一过我们就close了。

Q:你已经38岁了。过去的十年是充满拼劲,勇往直前。有没有想过最后会安于怎样的生活状态?

A:可以说,我每时每刻在考虑这个问题。人生就是一场旅行,重要的不是目的地,而是沿路的风景。我的微信签名是:“唯有时间与爱不可辜负”。以前的自我座右铭是:“万般皆生活,享受每一刻”。任何其他的因素都是附加产品。每个人都有下车的那一刻,暂时休息,或走向终点。矛盾的点在于,如果一个人把握享受每一刻,反而不会停留在昨天。但是表面看起来相反,因为人们会觉得安于现状的人比较会享受生活。我认为,如果一个人懂得享受生活,不断寻找生活最舒服的点,他就一定不会是一个安于现状的人。这也解释了我这几年看起来一直在“折腾”的原因。

Q: 你观察到身边朋友的状态是万马奔腾,还是选择安分生活的更多?

A: 我的很多同龄人已经逐渐“下车”了,就像这个团队里和我年龄相仿的人很少。身边有朋友会强调,年到四十,应该怎么做。不断被贴标签就会产生社会压力。越来越紧的束缚会归从于社会定位。想要自由的前提条件,就不要在乎这些定位产生的影响。

Q: 那家庭上能照顾到么?

A:这很难。但是,我愿意用一个更积极的态度来看待它。因为家庭和事业的矛盾永远存在。时间和精力的分配,顾此就不能及彼,如果流于表面就会产生很多争执和矛盾。但是从深层次来说,我创业的核心驱动力就是为家庭创造一个最好的环境。

我创业有一个起因,我太太是做儿童教育的,有一次我让当时刚1岁的儿子摆好自己的鞋子,太太说你自己都没有摆好怎么要求你儿子呢。我创业就是希望我儿子看到他爸爸是一个勇敢有能力的人,而不是有很多想法而缺乏行动力的。

Q:说到提供一个好的环境,那么在阿里工作很安逸,收入也高,为什么要创业呢?

A:我非常感谢阿里巴巴对我的培育。相比之下,薪酬这方面就根本不值得一提。身边有很多朋友强调“财务自由”,在我看来是不存在的。重要的不是帐户有多少存款,而是对金钱的态度。“人有用,钱就没用”。

Q:阿里的员工现在有创业的浪潮吗?

A:还蛮多。有些人出来创业,有些人还困在里面。人有各种各样的困境。

Q:创业的话会利用在阿里的人脉吗?

A:“人有用,人脉就没用”。不需要太多的精力去搞社交这件事,你只要得体就好。重要的是你有多强,你能做什么,你有什么价值。关键是要把自己变得更好。把自己变好的方式就是能把别人也变得更好。

Q: bong上线以来,反映如何?

A:产品上线后,我们没有做任何形式的推广和渠道分销,完全靠用户口口相传来增加销量。现在的销量相当不错,这让我们很欣慰。因为bong设置了一个“活跃点”的模式,也就是如果你运动持续5分钟,会积攒一个“活跃点”,而“活跃点”可以有很多福利,比如参与抽奖、推荐好友免费获得,以及在购买bong的时候抵扣一元钱。

我们期望为用户的健康的提升带来一点点助力,而确实有用户因为活跃点而持续运动,就为了给爸妈或者女朋友换来一个新的bong。这种能够提升健康水平的同时又能够传递爱心的产品让我们倍感骄傲。

另外,我们的开放平台也已经上线,率先接入了国内知名的健康建议服务商活法儿的应用,另外还有一个小游戏类的应用。我们期望透过开放平台,能够将用户需求、开发者设计产品和我们的数据关联起来,形成一个生态的雏形。

当然,bong还在非常早期的状态,我们深知创业之不易和风险。可以说我每天都在“如履薄冰”和“破釜沉舟”的混杂状态中渡过。但是人生能有几次“改变世界”的机会呢?这机会是我熬过创业每一天的最大动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