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四)

4,909 views

编者按:非洲,无疑是神秘与野性的代名词。在中国与非洲越来越多合作的今天,中国对非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学术上已经有颇多研究。但我们相信真正的故事来自民间

一位曾经常驻安哥拉四年之久的央企三明治将她的非洲生活写成了系列文章,投稿给我们。这些文章涉及非洲的方方面面,故事都非常有趣。我们将刊登这个精彩的系列,每周二发一篇,敬请关注。

 

文/金小熊

每当夜幕降临,伫立海边,对岸灯火通明,远眺如在香港。因此,这座城市有海、有小岛、亦有“小香港”的美称。记得驻外第一年12月的最后一天夜晚,同事们偷偷开车出来,带着我,一同倒计时,火树银花间黑黑们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大家的心情一起闪闪发光。

夜晚很美,却朦朦胧胧地交叉着可能发生的抢劫,让人隐隐揣着不安。而某些夜晚,却因为特别的经历,令人念念不忘。

0有那么一个夜晚,领导派我和乔治去参加了某部长五十岁生日晚宴。

黑黑司机纳多开着我们去了现场。路绕了一圈又一圈。仅仅凭借着邀请函上的地址真的太难找了,谁都没去过,车停在街边问路就问了好多遍。

晚宴被安排在某个高档餐厅。待抵达现场,已七点半。纳多在车里等着我们。我和乔治下了车,抱着礼物顺着人流朝前走。周围都是高级黑黑。男士们身着笔挺的西装,手挽婀娜多姿的女伴,或丰满,或妖娆,或白或黑。心里带有新奇,也有些紧张。

漫步于蜿蜒小道,两旁树木郁郁葱葱,微风拂面。走着走着,又出现了另一个入口,两位纤细挺拔的礼仪小姐笑语盈盈地站在那儿,身材凹凸有致,黝黑细腻的皮肤与曼妙的红色晚礼服合二为一。她们细心地检查着来客们的邀请函,笑容甜美,淡淡的胭脂晕染在脸上,一丝不苟地说着:“欢迎光临。”我们继续向前走,突然一阵强烈的灯光从后脑勺晃过,我们的视线不禁又被拉回了入口。

周围的高级黑黑开始鼓掌。大家都停下了脚步,自觉地靠边站。只见一辆黑色车在门口停下。立即有人朝车门走去,将车门打开,身子微微俯下。部长从车里出来,带着他的夫人及两个孩子。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的家人。他的夫人是白人。胖胖的身材和脸庞。两个孩子很活泼,肤色通过调和,已经不那么黑了。一家人在高级黑黑们的欢呼中朝里走去。部长看见了我们,朝我们微笑示意。他一边走,一边说着谢谢,生日快乐的祝福在耳边此起彼伏。

步入餐厅前,我们将礼物递给了专门负责礼品的礼宾处。餐厅里摆着好多圆桌。桌上酒杯、盘子和刀叉错落有致,相互辉映。

主桌的桌布颜色和其他桌不同。其他桌的来宾自由落座。除了乔治和部长,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周围没有其他受邀的中国人,身边堆着的不是高级黑黑就是高级白白。我和乔治俩人显得特别突兀,其他的客人之间好似都已相互熟络,相互交谈,互相贴面。

乔治用胳膊肘捅了捅我,说:“快去和别人说话。”我下意识地嗯了一下,向四周望望,好像乱点鸳鸯谱一般,随意地径直走向一个黑黑。

“嗨,晚上好。我是迪娜。(迪娜是我的外语名字)受邀来参加部长阁下的生日宴。这是我的同事,乔治。很高兴能认识您。待会儿我们可以坐您旁边么?”当时,我实在不知如何开一个好头,于是单刀直入地开始找起饭搭子。

很幸运,高级黑黑很爽快地说好呀。后来,我们坐在了一桌,交换了名片。高级黑黑叫安德烈,后来为我介绍了一桌子的人。可惜名字太多,当时我心里只能记下三四个,很多人的名字像过电影般过去了。

晚宴开始了。部长简单地做了致辞。并恭敬地请坐在他身边的教堂主教说了几句话。致辞完毕,音乐响起。来宾们开始陆续站起来,前往自助餐区自取食物。食物简单,都是些常见的当地佳肴:黑豆拌饭、焗鳕鱼、烤牛排、木薯糕、炸薯条、烤土豆、米饭、烤鸡等。饮料会有服务员前来询问,为你酌上,温文尔雅,身姿笔挺而恭敬。

落座后,我继续厚脸皮地询问新交上的高级黑黑朋友安德烈很多问题,比如:参加晚宴的来宾都是谁?他都认识么?晚宴会有什么节目?

安德烈胖胖的身材。慢条斯理。很有耐心地回答一个菜鸟:嗯,今天来的很多都是部委里的人。或者是部长的朋友,当然还有合作伙伴,比如你们,是不是。呵呵。基本上我都认识吧。工作需要嘛。晚宴就是吃吃喝喝,之后跳跳舞,大家增进交流下感情。

后来,我们开始天南地北地八卦。我像一个狗仔一样捕捉着可能对以后工作有帮助的信息源。也会聊起中国。安德烈去过很多国家,但还没机会去中国,说有机会一定去看看。

最后,安德烈问我:“待会儿我们一块儿去跳舞吧,迪娜?”

“哈哈。可以呀。现在?”

“要十二点才开始。现在才八点半。还太早。”

“这么晚?!再过一会儿我们就得先走了。太晚回去我就要练轻功,翻墙入门啦。”我和安德烈打起了马哈哈。

司机纳多还在车里等着我们。我们不能太晚离开。

“十二点狂欢才真正开始。”安德烈的脸黑里透红,眼神中露出一丝遗憾。

“嗯。算我欠您的。下回我去您的办公室找您可以么?”我不想负了新朋友的美意,但实在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

“嗯。好。随时欢迎。”安德烈笑了。

九点的时钟敲响了。我和新朋友贴面告别。接着,走到部长那儿,在他耳边打了声招呼,同乔治一块儿离开了会场。

纳多在车里已经睡着了。我们敲了敲车窗。上了车,我向纳多表达了歉意。在黑黑国,加班对他们而言,没什么吸引力。纳多这么做,实则是我们欠了他一份人情。

因为夜色已晚,小巴早就没有了。我们决定让纳多把车开到他家附近下车。后来的路,乔治开着车带我回公司。当时乔治刚学开车,还从未上过夜路。

乔治问:“你怕么?”我说:“没事,你慢点开就好。”很长的一段路都没有路灯。最后,他以四十码的车速安全抵达。

坐在车里,透过玻璃窗,外面黑漆漆一片,晃神于方才的五光十色,眼前的景致隐隐透着荒凉。不自觉地笑了,好像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需要在凌晨十二点前回家,否则水晶鞋便失去了魔力。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所有的华丽终究谢幕,归于平静。

过了好几个礼拜,我特意准备了一盒茶叶,去部委里找新朋友安德烈。安德烈一听秘书通报是我的名字,很快让我进了他的办公室。

那会儿,安德烈是副部长。

 

点击文中标题可查看本系列已发布三篇文章:《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一)》《(二)黑黑司机》《(三)出入境的奇遇》

 

—————–

作者介绍

 

 

 

 

 

 

 

 

 

金小熊

2008年毕业于澳门大学,毕业后于就职北京某央企,常驻非洲,现为自由职业者。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