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孙东纯:迟到的间隔年,迟到的蜜月旅行

9,861 views

0

文/骆仪

 

孙东纯 & 孙沙弥香

一起走过的日子:8年

一起走过的地方:印度,中国,日本,泰国,印尼,菲律宾,美国,墨西哥,危地马拉,巴西,巴拉圭,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秘鲁,土耳其

旅行金句:长途旅行就是生活的缩影,如果两个人的感情在生活中都不稳固,一起旅行难免不会分开。

 

当间隔年日渐成为被炒烂的话题时,“中国间隔年第一人”孙东纯与妻子沙弥香在日本过了四年上班族生活。去年4月,他们携手踏上环球之旅,从东南亚走到了美国、南美,接受采访时刚到土耳其。

“人生的两次长征,一次是间隔年,一次是‘蜜年’。”孙东纯在微博上写道。所谓“蜜年”,是因为他们的蜜月旅行已超过一年,而这两次,都是迟到的。

0 (1)

 

粪便路上初次牵手 

2008年初,回到广州的孙东纯在磨房论坛发帖,回忆辗转东南亚、南亚和中国西部长达13个月的间隔年之旅。有视觉冲击力的照片、带着思考的文字、在当时还很新鲜的义工经历,让他和间隔年都迅速成为焦点。这次行走收获的,除了对旅行和人生的感悟、意想不到的名气,还有他的终生伴侣,日本姑娘沙弥香。

“现在回想起来,我对那个皮肤晒成古铜色、国籍不详的男人应该是一见钟情吧。”沙弥香在给孙东纯的新书《间隔年之后》序言里写道。在加尔各答的慈善机构“垂死之家”共同工作了二十多天,他们彼此有好感却都没有道破。之后沙弥香到瓦拉纳西与孙东纯重聚。走往恒河畔火葬场的路上,趁着灯光昏暗、沿路粪便成堆,孙东纯鼓起勇气第一次握住沙弥香的手腕。

“那天晚上的星星很美,我们两个人在天台聊天直至深夜,相拥、接吻。直到雾气颇浓、倦意袭来,我们才回到大通铺里面,大家都睡得很深,我和沙弥香回到各自的床位躺下。”送别沙弥香时,看着她缩在火车车厢一角痛哭的背影,孙东纯还是没有挽留,他悲观地以为,两人不会有未来,这个漂亮的日本姑娘只会是他间隔年的一个过客。

幸运的是,他错了。“为了和他在一起,我的努力从未间断。”半年后,沙弥香从日本飞到拉萨,当孙东纯走到沙弥香住的雪域宾馆,看到她早已打包好、放在旅馆门口的背包。

“如果她跟我一样含蓄,犹豫,我们俩就不会有结果。”孙东纯说,沙弥香在那之前从未表达过自己的感情,但已经用行动说明了一切。“沙弥香,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你不认为我已经是了吗?”沙弥香回答。孙东纯人生中最勇敢的一次表白,成了他记忆中最幸福的时刻。

0 (2)

 

从美国星空到阿根廷雪山

“环游世界是姑娘(孙东纯对沙弥香的爱称)的梦想,我们一结婚就开始为这个梦想工作存钱,连蜜月旅行都没有过。”直到结婚4年后,他们终于存够5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30万元),估计能支持他们旅行一年了。孙东纯说,可能对有些人来说,花这么大笔钱旅行很不可思议,但对于他们,梦想无价。

在巴厘岛与魔鬼鱼同游,登上帝国大厦看曼哈顿风景,在墨西哥城庆祝孙东纯32岁生日,走近“世界七大奇迹”之一奇琴伊察金字塔,在玻利维亚盐湖“天空之镜”留下跳跃的身影,在巴西千年冰川上喝威士忌,亲历智利狂欢节……

到今年4月,孙东纯和姑娘的蜜月之旅已延伸到13个国家,精彩纷呈。说到他们最难忘、最震撼的瞬间,两人一致投票给美国西部的星空和巴塔哥尼亚雪山的日出,比起大城市,他们显然更热爱原始荒芜的大自然。

那天,他们从黄石公园开车回旅馆,晚上9点的公路,车很少,视野特别开阔。开到一个小湖边,孙东纯停下车,关掉车灯,跟沙弥香一起坐在车里看星空。“我这辈子,从来没有看到这么清晰,这么闪亮的银河!”因为听说晚上会有豹子出没,他们不敢下车,虽然肚子很饿,还是在车里看了好一会。

而看到了南美最美山峰菲茨罗伊峰的全貌,更让孙东纯津津乐道。巴塔哥尼亚高原天气多变,只有极其幸运的人才能看到这座山峰的真实面目,但山峰的另一面更罕有人知。他们在山下扎营,凌晨4点登山,赶在5点半日出前到达营地边上的小山上,仰望峰顶。

虽然菲茨罗伊峰峰顶不巧被一道云带挡住,但在太阳蹦出的瞬间,边上连绵雪峰笼罩在一片金光中,令人叹为观止。日出后,徒步下山,云开雾散,他们终于看到了完整的菲茨罗伊峰!

0 (3)

 

史上最差的平安夜晚餐

在异国他乡的长途旅行,当然不只有美景狂欢,也有旅途意外。沙弥香的戒备心向来很高,雅加达、洛杉矶这些大城市,她都会劝阻孙东纯晚上外出,到了以治安不好著称的拉美国家,她更是拿着日本外务省的国外旅行警示、网络上的传闻和旅行指南书的评价,步步为营。

而曾经生活在广州的孙东纯见过小偷盗窃、目睹街头抢项链夺手机、经历过被入屋洗劫,颇有些不以为然。

两人在圣保罗“闭关”参加一个10天的内观冥想课程,“出关”后一打开手机,便收到信用卡被盗刷的短信。在危地马拉高原城市Xela一辆挤得满满当当的公车上,沙弥香手中的iPod被抢走。姑娘当场哭了起来,同车的当地人一边安慰,一边痛骂劫匪,一边絮絮叨叨给他们无数安全提示。

旅馆主人带他们去警察局报案,又普及了一通当地的治安史。“危地马拉的迎宾礼,有坏人抢夺,也有好人带路。”孙东纯在博客上如是写。

去年圣诞,孙东纯夫妇选择在巴拉圭首都亚松森度过。第一次南半球接近40度高温的圣诞节,他们期待着圣诞树、穿夏装的圣诞老人和节日巡游。

平安夜下午五点,街上行人已经甚少,商店、餐厅陆续关门,连购物中心也变得冷冷清清,只剩闲杂人在街头角落处三三两两喝着酒。巴拉圭购买枪械属合法,孙东纯和沙弥香把戒备心提到喉咙口,打算找家餐馆吃饭,位于市中心的酒店周围竟找不到还在营业的餐馆!

于是,在超市买的一瓶香槟、三条威化饼和一罐薯片,酒店房间内的两包芝士饼干和两条巧克力,冰箱内的几瓶饮料,凑成了他们史上最差的平安夜晚餐。“如果我一个人过可能会疯掉”,孙东纯说,“还好,边上还有一个人可以道声圣诞节快乐。”

0 (4)

 

一个人的梦变成两个人的梦

虽然越走越远,这趟跨越四个大洲的环球旅行还是有个很确定的归期:6月孙东纯将携沙弥香回到广州,参加好友婚礼,并举办几场旅行分享会。很多人都在问他们将来有何打算。

0 (5)“环游世界是姑娘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让她圆梦。那我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呢?”在日本,孙东纯突然蹦出一个想法:开一间背包客栈,为五湖四海的驴友提供交流的平台。

作为一名护士,沙弥香希望能继续从事相关工作,但听到丈夫的想法后,她说,“你的梦想就是我们两个人的梦想,我们一起去实现”,先把客栈做起来再考虑自己的职业发展。“未来的路很长,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们一定会两个人一起做。”

或许,就是这份彼此优先为对方考虑的心意,让他们跨越距离,跨越文化差异,一起牵手走过旅途和人生。

 

L=骆仪 S=孙东纯

L:如果没有遇到沙弥香,你还会再来一次跨国长途旅行吗?

S:绝对不会,间隔年一辈子一次就够了!

L:从 “迟到的间隔年”到“迟到的蜜月旅行”,你们旅行的心态有了什么不同?

S:当年她还是学生,我涉世未深,只是两个同时爱上旅行的异乡人。那时我们经济上都非常拮据,是勇敢又坦诚的穷游。年轻有年轻可以做的事,现在两人一起环球旅行,不仅从陌生人成了夫妻,心态上也有了很大变化,不可能再像当年那样穷游。我们不想成天盘算兜里还剩多少钱,还能走多远,重要的是两人一起,牵着手,舒适开心地看这个世界。

L:不少一起旅行的情侣喜欢秀恩爱,你们的蜜月旅行怎么都不见合照?我翻遍你的博客才找到两张背影!

S:姑娘不喜欢拍照,面对镜头表情就僵硬起来,照片比本人难看多了,我也不是帅哥,不拍也罢!去年4月离开日本,正是樱花初放的季节,我们俩站在樱花树下,我用三脚架拍了一张背影。这就足够了。我更喜欢拍其他情侣,寄托自己的感情,看到别人的恩爱就如同看到我们自己。

L:很多情侣会掰在路上,你们会给情侣们什么建议?

S:这个问题问得太好了,我有非常多的感受想分享(大笑)!我们恋爱时很少吵架,结婚后却成天为鸡毛蒜皮的事情争执。如果当初一结婚就一起环球旅行,恐怕不会走到现在。

在日本的四年是个缓冲期,我们积累了四年的生活经验,四年的吵架经验,学会彼此理解、包容,这样的正能量必须经过无数的吵架才能获得。出来旅行,我们继续吵,最近一次,因为我睡过头了,姑娘担心餐厅关门,又吵了起来。

夫妻没有隔夜仇,只要有爱,什么问题都不是大问题。吵架过后,我常常会回想我们两人的过去,想起在拉萨雪域宾馆,她把行李打包好了等我那一幕,就觉得为了小事争吵实在很愚蠢。

我的体会是,旅行即生活,生活即旅行,长途旅行就是生活的缩影,如果两个人的感情在生活中都不稳固,一起旅行难免不会分开。如果你真爱对方,无论多大困难,都可以在爱的基础上解决。

 

(本文刊登于《ACROSS穿越》2014年5月刊“为爱走天涯”专题,有删节。三明治经同意转载。)

————-

作者介绍

0 (6)

 

骆仪,志奋领学者,Lonely Planet作者,旅游撰稿人。

新浪微博:@骆小仪

微信公众号:骆仪 / luoyi_gz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