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五)缘来一家子

5,490 views

0

编者按:非洲,无疑是神秘与野性的代名词。在中国与非洲越来越多合作的今天,中国对非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学术上已经有颇多研究。但我们相信真正的故事来自民间

一位曾经常驻安哥拉四年之久的央企三明治将她的非洲生活写成了系列文章,投稿给我们。这些文章涉及非洲的方方面面,故事都非常有趣。我们将刊登这个精彩的系列,每周二发一篇,敬请关注。

 

文/金小熊

和很多人,很多事情,哪怕与一座城市的缘分就在悄声无息间埋下了。人们总说,人生何处不相逢。原本我不信。但世事间的人和物,哪能如此简单地就允许自己定下呢。

有一回,马兰热省举行了某领域的研讨会,邀请我公司参会,部委包机。一大清早,我们赶往了机场,马上就与研讨会主要联系人接头。工作上,与黑黑们沟通时,很多情况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黑黑联系人马乐酷先生很胖,大肚翩翩,西装革履。候机时刻,他慢悠悠地踱出机场大厅,从裤袋里掏出一包烟,笃定地腾云驾雾起来。在这里,抽烟的黑黑原本很少,后来多了起来,无法确认是否是中国人带来的风俗,但影响一定是有的。因此,他抽烟的姿势吸引了我。

我走到他的身边。“早上好,马乐酷先生,您很爱抽烟么?”对爱抽烟的黑黑,我很好奇。

“呵呵。马马虎虎。你们中国人不是都很爱抽么?你要不要也来一支?”他笑了,问我。

“谢谢您。给我抽是浪费了您的烟。我不会抽。您抽烟是为了耍酷吧?我很少看见安哥拉人抽烟。”我很爱和黑黑们开玩笑,幽默感可以拉近彼此间的距离。

“那你觉得我不帅么?”他狡黠地笑了,白白的雾从嘴里吐出。

“哈哈。帅呆了。您信么?”

抽烟的话题打开了话闸。他开始八卦地问起我的大学。

“澳门大学。”我答道。

“是么?有很多安哥拉人也在那儿上学。”他似乎对澳门很感兴趣。

“是呀。很多安哥拉人在那儿读法律系。上夜间课。上大学时,我也认识俩安哥拉女生。”

“真的?她们叫什么名字?”马乐酷兴趣十足,继续对这个话题刨地三尺。

“扎尔德和特拉。”

马乐酷先生神色飞扬起来:“你再说一遍。”

“嗯。是扎尔德和特拉。她俩是亲戚。我们还同住过一个宿舍。”

“特拉是我的女儿。原来是你呀。我听她们提起过你。”马乐酷一下被注入了兴奋剂:“太巧了,太巧了,世界太小了。”

我也石化了。马乐酷先生激动地将我拉回了候机室,不厌其烦地将我们介绍给其他人,如复读机般讲起这段缘分,滔滔不绝。

记忆如闸,泄了洪。

大一那年,我认识了扎尔德和特拉。我与她们的初识,是学校安排将扎尔德作为我的同屋室友。

第一次见面,历历在目。

那一年。我原来的室友休学了。两室一厅的房间,我独占一屋。大空间的好日子没有持续很久。一天晚上,有人来敲门。另一房间的女孩郭郭去开了门。

“小金!快出来!”郭郭犀利的叫声将我拉出了里屋。

一下子,大家都傻眼了,四目相对。门口堆着一群黑黑,有男有女。一位高大的男黑黑用流利的英语开始介绍:“这是扎尔德。第一次出国。来澳门学习。她不会英语。我们是护送她过来的。来自安哥拉。能看一下屋里么?”

除了嗯。我没有任何回答。我们彼此如外星生物般打量着对方。随后,黑黑们在房里走动参观,不时地相互交流。谁也听不懂。他们看着像一股绳,彼此照应。

最后,屋里留下了两个女孩儿。除了扎尔德。还有她的表姐特拉。特拉会说英语,她和我商量:“我可以和扎尔德先睡一张床么?她不会英语。第一次出国,有些怕。我会英语,可以方便和你们沟通。”

我同意了。能够有人交流再好不过了。

后来的日子。我们彼此磨合,打开了心枷,成为了好友。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仨人住一屋。为了照顾亲友,她们俩人蜷缩在一张床上让我很感动。

扎尔德比我小一岁。身材娇小、爱漂亮、自恋、在意自己胸部的大小、话痨、自来熟、笑声分贝高、喜欢吃冰块。特拉比我们都大,她高中留美,开朗的外表下有一颗容易受伤的心、喜欢跳舞、很有气场,也很幽默。

她们在墙上做了小纸人,来见证我们彼此的友谊。

0 (1)

有时上午课时晚了,我一回家就能吃她们做的免费午餐;而她们,也非常喜欢吃我做的上海炒面。特拉梳头的手艺很棒,有回心血来潮,非给我整一头“非洲小辫”,让我顶着去上课。一道又一道的白色头皮令我有些不自在,她们却在那儿大呼小叫地赞美。

因为有她们,那些出其不意,让生活变得有趣了。

再后来,学校给她们安排在了一个屋子,她们兴奋地和我说:“我们终于一人有一张床了。”在学校偶遇,她们会激动地和我八卦新室友,并感叹:迪娜。我们真想你。

待我回过神来,继而问马乐酷先生:“特拉是您的第几个孩子?”

“第一个。”

“那您有几个孩子?”

“说不好呀。哈哈。”

“最小的孩子多大呢?”

“今年两岁。”

“您真卖力!”我们哈哈大笑起来。

如今,特拉一直往返安哥拉与葡萄牙做着小买卖。而扎尔德又回到了故乡,已经当了妈妈。最后一次和特拉相遇,是在机场门口。

当时,我正在工作,去机场送人。忽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竟然是特拉。我们深深地给彼此一个长长的熊抱,如久违的初恋恋人一般。

时光如烟。

0 (2)

 

点击标题可查看《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系列已发布的四篇文章。

 

—————–

作者介绍

 

 

 

 

 

 

 

 

 

金小熊

2008年毕业于澳门大学,毕业后于就职北京某央企,常驻非洲,现为自由职业者。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