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七)货币

6,561 views

0

编者按:非洲,无疑是神秘与野性的代名词。在中国与非洲越来越多合作的今天,中国对非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学术上已经有颇多研究。但我们相信真正的故事来自民间

一位曾经常驻安哥拉四年之久的央企三明治将她的非洲生活写成了系列文章,投稿给我们。这些文章涉及非洲的方方面面,故事都非常有趣。我们将刊登这个精彩的系列,每周二发一篇,敬请关注。

 

文/金小熊

 

安哥拉的本国货币是宽扎(Kwanza),与美元的汇率比约为1:97。

二〇〇五年大学宿舍。

“迪娜,你快看。这是我们国家的钱哦。是不能带出境的。”大黑好友特拉得瑟地从她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宽扎,“你要不要?”她问我。

我接过钱币,看了看,因为嫌旧,很干脆地答道:“不要。”

“不能带出境,你怎么带出来了?”对于货币被禁止携带出境,我感到难以理解。

“疏忽了,我当时都忘记包里塞了钱。”特拉很高兴自己发现了意外之财,喜气洋洋地将钱放入了皮夹子。

【2004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同意给予安哥拉20亿美元贷款用以重建基础建设。之后,安哥拉经济发展平稳,各行业有所发展。2002年,安哥拉结束了27年的内战,面对战后重建,安政府首先将重点放在关系民生的基建项目,例如:农业、学校、医院、公路等。2005年,安哥拉经济增长率高达18%,2006年则达26%。】

 

二〇〇九年出境现金例行检查处。

“小金,你没带宽扎吧?带了要没收的。”同事问我。

“糟了。忘了拿出来。”我一脸囧样。

“快把你的包给我。我已经检查好了。”我趁机场工作人员不注意,赶紧将包扔给了同事。

后来,面对着检查人员的百思不解,我答:回国出机场就有人接,不用带钱,把自己带回去就够了。

歪打正着地,我偷偷将安哥拉货币带回了家,并将之当稀罕宝贝般对家人进行了陈列展示。

【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安哥拉因石油价格下跌导致全国经济收入急剧减少。2002年内战结束后,安哥拉石油产量持续提高,由于上一个十年中期油价极高,石油为该国带来了庞大的收入。自2009年起,中国向安哥拉提供5年贷款后,安哥拉成为了中国石油主要供应方之一及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

0 (1)

 

二〇一二年二月。

安哥拉日报公示了安哥拉国家央行就出入境携带货币新则:

外币:外籍人士:可携带出入境的现金额度由原先的15000美元调整至10000美元。本国居民:低于18周岁,至多携带5000美元;18周岁以上居民可携带15000美元。

本国货币宽扎:所有人士至多携带五十万宽扎

凡出入境人士,如携带其他国别货币,其总价值都不得超过新则规定的美元总值。

“快看,宽扎也算走出安哥拉国门了。”

“在机场可以用宽扎购物了。不用担心钱再被没收了。”

“去机场,还是需要将新则打印下来,要不刚实施,黑黑可能自己都没被普及到。”

安哥拉货币的对外流通,仿佛是要昭告天下,拒绝闭关锁国。宽扎刚迈开步伐,其汹涌之势便令人难以抵挡,最直接的表现即为项目支付货币直接用宽扎替代美元。

每每与黑黑业主们讨论账单问题,他们总是面露难色地表达国家要控制美元外流,目前只能按央行实际汇率支付与美元等额的宽扎。

当时,对于项目执行而言,以宽扎作为支付货币是硬伤,因为贬值率很高,流通率极低。

是否可以用人民币替代宽扎呢?不可能。大多数的黑黑或许连人民币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你们在这里生活工作也得用当地币,不是么?”黑黑业主们替我们着想的心,常常令人哭笑不得。利益如同跷跷板,即使建立于双赢的基础上,也会令彼此上下摆动。

当世界处于经济危机之时,从安哥拉银行取钱和汇钱,也逐渐显得履步维艰。安哥拉银行的黑黑业务员们,无论男女,都有着得体的着装、亲切的态度。他们工作的效率取决于供电以及电脑系统的稳定性。有时跑去银行,黑黑帅哥很酷地给你摆一摆手,无奈地耸耸肩,告诉你:“停电了。”或是“系统没了。”

如公司从某银行支行取出大量美元现金,可能会导致该支行的恐慌。银行会特派高级代表来公司洽谈,宣传将钱存入其银行的种种便利,尽最大努力来减少美元流出。

“可是,保罗先生,这是我们公司的钱,我们有权判断在何时存取。”

“这是当然,但请你们再考虑一下。”

银行与客户双方在资金存取的某些时刻,位置变得尤为不可思议。很自然地,汇钱也愈发困难。

“明天我们早些去银行吧,小静。”小静是个大眼睛姑娘,我当时的同居室友。

“嗯,好。我们先把护照复印好,明天一早就出发。”

08年刚去安哥拉时,汇钱只需在当地银行开户,填好汇款单,很简单地便能将美元汇出。几个月后,央行责令银行取消了针对外籍人士个人美元汇款业务的服务,以控制国家外汇储备。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安哥拉银行的汇款政策始终在不停改变。相继,有些银行推出了西联和速汇金服务,这类外汇业务到账速度快,但手续费相当高,为原先通过银行汇款手续费的三倍。

第二天清晨,我俩早早地来到银行,等开门。银行门口已黑压压地人头攒动,大多黑黑是在排队存取款,汇款业务办理人士几乎均为外籍人士。

“惨了。前面排了个越南人。”小静和我面面相窥,排在越南人身后汇款可能意味着白跑一趟。由于经常汇款,越南人仿佛和银行黑黑之间达成了某种良好的“默契”。一个越南人手里基本拿着十几至二十几人的护照复印件来办理速汇金汇款业务,这意味着他一个人可能将某个银行支行当天速汇金的额度全部用完。一般办理速汇金业务,必须本人持有效护照原件进行办理,每次限额五千美元。

在安哥拉的大街小巷,可以看到很多影印店,大多是越南人开的。安越的合作,主要在贸易、基建及粮食种植方面。

【2011年安哥拉经济依然保持着依赖石油领域的特质,可通过该国净国际储备外汇增加体现。外汇就去年增加了34%,约2300万美元,相当于一季度安哥拉国内生产总值。在国家债务方面,因市场石油价格上涨,安哥拉获得了额外收益。但由于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安哥拉持续两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减退。

2011年安哥拉国家通货膨胀率较低,11月统计的通胀率为9.4%,比预计低了3个百分点,经济增长率为3.4%,较预期呈收缩状态。同年,安哥拉出口至中国的贸易额高达200亿美元。自2004年起,通过中国政策性银行,安哥拉向中国借贷大约在150亿美元。2012年,安哥拉力争恢复2002-2008年的经济活力,开始加大对矿业、加工业、粮食生产、水电等领域的发展。】

0 (2)

 

二〇一三年始。

对于华人而言,汇款之路愈发不好走。银行慢慢地只接受本地居民对外汇款业务,汇款货币也逐渐由美元调整为宽扎。

小超市或者沿路边,依然坐着很多胖乎乎的女人们,一边晃着手里的电话卡,一边做着美元与宽扎的兑换业务。

美元,如同英语,走遍天下都不怕;宽扎,如同襁褓的婴儿,努力长大,无论是通过何种手段与方式,正在逐渐扩大其影响力。

那么人民币呢?

“嗯,我知道,这是人民币对不对?”出境处现金检查的黑黑问。

“对。你真有才。”我答。

“人民币,人民币。”黑黑乐呵呵地开始反复念叨……

 

点击标题可查看《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系列已发布的六篇文章。

—————–

作者介绍

 

 

 

 

 

 

 

 

 

金小熊

2008年毕业于澳门大学,毕业后于就职北京某央企,常驻非洲,现为自由职业者。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