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的废弃火车站

何敏瑜&李军:你也可以有的环游世界

6,071 views

玻利维亚的废弃火车站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第222篇人物档案。我们在2014年的目标是访问100个三明治人物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生活创新改变的三明

·处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过,失败了,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下面开始故事:

0

文/ 郑奕文

 

在奔三的路上,

做了个不二的选择。

我们双双裸辞。

告别了在上海的生活。

背上行囊。

开始了一年的世界环游。

在路上, 我们发现,原来我们并不孤单。

远方,其实并不远,它就在脚下。

 

采访何敏瑜(Toto)和李军(Lee)这对情侣的时候,他们刚结束为期一年的环球旅行。长时间的旅行没有使他们显出倦态。他们身穿运动装,健康的小麦肤色,浑身上下都散发出青春与活力。

下午温度适宜,少有的清新空气。我们便一致同意将采访移至户外。聊天的气氛轻松愉快,说起一路上的见闻,他们的激动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他们相识于上海。

放下工作一年去环球旅行是何敏瑜和李军的共同决定。辞职去环游世界的选择在旁人看起来是一次壮举。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早有这个打算。“只是一步步在完成人生计划而已。”

出行前的大半年,他们开始着手为环球旅行做准备。在前期准备工作的这段时间,两人有着高度的默契。平时没事就喜欢研究地图的李军负责路线规划和预算规划,何敏瑜负责签证攻略和申请,机票预订,研究各地风土人情。这就像是两个人的小型项目,在有条不紊而且密锣紧鼓的准备下,半年时间内完成了未来一年环球世界的前期准备。

“只要事先做好功课,在合适的地方做合适的事情,环球旅行是行得通的。”李军说,“这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的事。”一年下来,他们每人的花费约十万人民币。

骑行在智利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地区

骑行在智利的阿塔卡玛沙漠地区

在旅行中,何敏瑜喜欢记录路上的故事,她觉得文字能引发和归纳对生活深层次的思考。每当夜深人静时,她会将一天的感悟记录下来。久而久之,记录成为了一种习惯。“对我来说,这些文字也是一笔财富。”

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间隔年”的队伍。“间隔年”不知不觉中被赋予了太多意义,甚至有些“神化”。何敏瑜也坦言,身边的朋友对他们的期望也普遍过高了。

出发之前,他们就并没有抱太大的目的性。相对今后的人生,一年的时间代价也不算大。“只是人生的一种体验,试着放下原来的身份,接近自我来拥抱和感受这个世界。”

“出走,有无数个理由,追逐前程,跟过去说再见,为着自由,茫然了去寻找出路……回归呢?是不是需要有比出走更大的勇气。毕竟相对于一往无前的未知,要重新面对可预知的人生障碍并要与其共生共存或是超越,这也是极不容易的。”

何敏瑜在《出走?回归?》一文中曾经写道。这是她在阿根廷旅行中对于当地华人留下与归国的故事引发的思考。对于刚回国的他们,也需要重新面对现实生活。

阿根廷莫雷诺冰川

阿根廷莫雷诺冰川

没有对未来生活的彷徨与不适应,完成计划中的旅行归来,他们依旧信心满满。“生活有许多可能性。”这是他们一年来最多的感悟。他们也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第一间青年旅馆,计划将于今年六月份在珠海开业。

旅途中,何敏瑜和李军奉行极简主义,几乎不买纪念品,行李也尽可能得轻便。他们更多注重的是人文感受,不必吃最好的餐厅,看最著名的风景,有时候和路上的人聊天也是一种收获。

传统白领的生活轨迹都是围绕着“房子,车子,孩子”。经过一年的旅行,他们的很多观念也在改变。生活中许多欲望都是不必要,应该专注于真正需要的东西。

他们也表示不排斥房子、车子等物质上的需求,但是要尽量控制在能力承受范围之内。“我不需要很奢华,但也不拒绝舒适的生活。我所希望的生活就是在能力范围内,释放天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李军说。

在智利的月亮谷上high一个 月亮谷以地表凹凸不平近似月球表面而得名 富含盐分的地表结成的白色晶体就像是散落在地面的雪花

在智利的月亮谷上high一个 月亮谷以地表凹凸不平近似月球表面而得名富含盐分的地表结成的白色晶体就像是散落在地面的雪花

 

个人简历

何敏瑜: 1985年生,广东人。2008年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物流管理专业。从小喜欢户外运动与旅游。在大学期间,与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了跨北京高校的户外运动俱乐部。2008年-2013年在上海就职于耐克公司。每年都会利用年假做一两次长途旅行。在本次环游世界之前曾经去过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柬埔寨和越南。业余爱好:旅游,游泳,看书,摄影,煮饭熬汤。

李军: 1984年生,江西人。在山清水秀的南方山村长大,从小就对山野大自然有一种源自内心的热爱。出行前在上海从事会展相关工作,利用展会结束的空闲长假游历了祖国大江南北,以及东南亚、南亚各国。业余爱好:徒步宿营、路亚游钓、两栖爬行、摄影摄像等。

马来西亚婆罗洲雨林探险

马来西亚婆罗洲雨林探险

 

环游世界前的准备

Q: 什么时候想到要去环球旅行?

何敏瑜: 读大学时就有这么想过,我要在30岁前去环球旅行。我是个玩心很重的人,喜欢自由,喜欢接触不同文化,喜欢跟不同的人打交道。在工作的第四年,我和李军认识了,而他也是这么打算的,所以我们一拍即合。

我还记得,出行前半年的时候,他坚持说再多存点积蓄再出发,所以那时候觉得差不多2014年上半年出发。我也觉得有道理,因为毕竟这个决定不能下得太仓促。

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告诉我马来西亚的机票很便宜,问我要不要定?我说那就定吧。他看似是个很理性的人,有时候也会很冲动。我呢,刚好相反。不过呢,都是一样爱玩的人。

那时是2012年10月,我们定的出发机票是在2013年4月。梦想中的环游世界,从抽象的幻想,慢慢地变得具体起来。

Q: 出行前定好行程了么?

何敏瑜: 我们原本打算的主线是东南亚,拉丁美洲和非洲。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也做了很多的调整。

先是到了马来西亚,印尼,泰国,然后从泰国直接飞到了美国。之后,去了墨西哥,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后来到达南美。在中南美州的时间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期。那里带给我们的是巨大的文化冲击和视觉盛宴,让我们放慢了脚步,实在不舍得匆匆就走过。非洲,只能放到下次咯。

长途的旅行让我们坦然地接受了很多变化,旅程的变更只是其中一部分。

巨人仙人掌 玻利维亚仙人掌王国

巨人仙人掌 玻利维亚仙人掌王国

Q: 最后你们还去了格鲁吉亚。

何敏瑜: 对,主要是出于机票考虑。南美的最后一站是巴西。从巴西飞到德国是最便宜的,但是在国外很难办申根签证,所以我们就从德国转机去格鲁吉亚,那同样是最便宜的。没有想到弹丸之国如格鲁吉亚也带给了我们一些惊喜,比如在北部高加索山区Mestia的滑雪场,比如东部Kakhati的葡萄酒之旅。

李军:事实上,离开巴西的时候我们已经有十一个月在路上了。我有点累了,想从巴西飞香港回国。但是她意犹未尽,我们计划的时间和预算也都还有空余,所以就继续上路咯。

Q: 在中美州都是用美国的签证么?

A: 墨西哥是凭有效美签免签一般给180天。我们之前查的洪都拉斯只要有美签就可以过,但是边境他们不接受,说美签要有至少半年有效期。根据驴友经验,洪都拉斯,危地马拉,萨尔瓦多有美签在部分口岸可以免签通过的。但是,实际上出入境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别人行得通的,你未必行得通。除了参照各国领事馆的官方信息,随时关注在路上游玩的驴友们的第一手签证信息往往非常有效,新浪微博和穷游网站是我们常用的信息平台。(注:签证情况较为复杂,且一直在变化,具体请以官方信息为准)

Q: 很多人都有环球旅行的梦想,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签证的确是一个很复杂的程序。

A: 中南美的签证难度是各国里比较高的。如果能事先拿到美国签证,对于后面的中南美签证会降低些难度。还有就是有些第三国获取签证比在国内要容易,比如阿根廷签证,我们在智利很顺利就签下了。在同一个国家不同城市,签证申请通过率也不同,相较于首都,边境城市较为容易些。

Q: 这样的经历听下来的感受是环球旅行还是可行的。

李军: 对,只要事先做好功课。在合适的地方做合适的事情,环球旅行是行得通的。

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

玻利维亚乌尤尼盐湖

Q: 出行之前确定了预算么?

李军: 这个主要是由我来控制的。我大概算了一下机票和交通的费用,并且询问其它旅行者各国当地一天吃住的花费并测算。一年下来我们每个人的花费大约在10万人民币,交通费用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由于我们预算比较低,旅行的舒适度会差一些,而且因为预算舍弃了一些游玩项目,现在想来还觉得非常遗憾。

旅行的预算取决于每个人的承受能力,省钱不是目的只是一种穷游的手段。只要物有所值又能承受,多花点钱去感受不一样的体验,何乐而不为呢?

Q: 在美洲陆路的交通价格贵么?

A: 我们基本上是乘长途大巴。在南美乘坐大巴很舒适也很安全,大巴根据服务也分上中下三个档次。粗略地算,如果按照中等档次的水平,每小时行车的费用在南美各国分别是:秘鲁10元人民币,智利20元,巴西25元,阿根廷30元。

Q: 住宿上时间长了是不是价格可以bargain?

A: 我们一路上都在bargain(笑)。有时候,会卖个萌问老板能不能打点折。淡季基本都可以讲价,但如果是旺季就很难bargain了。

Q: 所以你们很少提前预定住宿?

李军: 对,除非是特殊情况。从洪都拉斯飞到秘鲁是深夜航班。机场附近通常会很危险,所以我们会提前定好住宿,让酒店来到机场接送。还有就是碰到当地节假日,一定要提前预定。

何敏瑜: 有一次,我们从智利的圣地亚哥过境去阿根廷的门多萨。当时正好是万圣节,没有预料这么多智利人会去阿根廷度假。过境的时候就排长队,车子晚到了六小时抵达已经深夜,所有旅店都爆满了。幸运的是,我们还是在一家旅店找到了一个空床位。那个床很小,结果他就只能睡地上去了。(笑)

阿根廷La Plata河流中的黄金河虎

阿根廷La Plata河流中的黄金河虎

 

异国的家乡味道

Q: 你们的随身背包是几斤?

李军: 我的东西重一些,总共有十六、七公斤。除了电脑等电子设备,我还带了不少渔具便于一路钓鱼。

何敏瑜: 我的行李大概十三公斤左右。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大包和小包。贵重物品就会放在小包里。我觉得路上最苦逼的事情,就是背着行李找旅馆。(笑)

李军: 我们希望找到一些氛围比较好的旅馆。既要在预算之内,又能兼顾方便舒适。当然,也会视情况而变。如果天气很热,太阳很晒的话,赶紧!就这家了!(笑)

对于住宿,尽量选择有厨房的。大部分时候,我们会自己做饭,这样吃起来会比较对胃口,也可以省下很多钱。

在夕阳 垂钓巴西潘塔纳尔湿地

在夕阳 垂钓巴西潘塔纳尔湿地加勒比海海钓

加勒比海海钓

Q: 住宿的预算是多少?

A: 每个国家都不同。秘鲁比较便宜些,单间100元人民币左右,宿舍一个床位四五十元。智利巴西比较贵,单间要两三百元。

Q: 吃饭花费大概多少?

A: 吃饭这一块花费比较少,因为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做菜的。每到一个地方,我们就会去探访当地的菜市场。最喜欢马来西亚的山打根菜市场。水果,蔬菜,海鲜种类很丰富,环境十分干净,地面洗刷得亮晶晶地几乎都能当镜子了。

Q: 在国外会不会怀念中国美食?

李军: 会阿,经常。但是,国外的中餐相当贵。

何敏瑜: 我以前一直觉得在国外的中餐很坑爹,随便炒个蛋炒饭就叫中国菜了。有一次在秘鲁边界,看到一个中餐馆挂了两个大红灯笼,还蛮有feel,瞬间就勾起了我们的乡愁。进去后点了炒饭和云吞面,上面还飘着葱花,还有那么点意思。

我们和老板聊得很投缘,他就邀请我们回家吃饭。吃到他家饭菜的时候,我就惊呆了!老板是广东人,做出来的菜完全是家乡的味道,鱼是用筷子隔水蒸的,再用葱花浇上热油。非常美味,吃得很感动。那时才知道,原来这些中餐馆都没有把真功夫使到客人的饭桌上啊。老板和我们说,店里的中餐都是根据外国口味改良过了,反正老外不懂欣赏嘛!亚马逊漂流 在船上的八天八夜 就都是在吊床上睡过来的

亚马逊漂流 在船上的八天八夜 就都是在吊床上睡过来的

 

极简主义的旅行方式

Q: 旅行途中,你们会买纪念品吗?

李军: 习惯性是不买的。黑胶唱片,手工艺品,灯饰都十分特别。虽然很遗憾,但是我们还是控制住了。

何敏瑜: 我想到舒国治在《流浪集》中的一句话:“行李,往往是浪游不能酣畅的最致命原因。”我也有同样的体会。每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首先要安置的是行李,然后才有力气收拾心情去游玩。

Q: 随行带了几件衣服?

何敏瑜:我觉得他的策略很好,就是要多件轻薄。热的时候,穿一件薄的。冷的时候,就多件叠加。这样子的话,就有很多种组合方式,所占的体积也很小。

李军: 特别实用的是一件羽绒小马甲。我们还带了不到一公斤的羽绒睡袋。南美的长途大巴空调开得特别冷,这时候就可以盖上睡袋。鞋子带三双,登山鞋,运动鞋还有拖鞋。现在我觉得登山鞋可以不需要,只要一双稍微结实的运动鞋就可以了。在亚马逊钓食人鱼

在亚马逊钓食人鱼

Q: 你们旅行的节奏是什么样的?

何敏瑜: 都很随意的,凭着感觉来。平均上是一个国家一个月,二十几天或者三十几天。特别喜欢的地方比如阿根廷我们就呆了两个月。遇到了喜欢的地方,我愿意呆很久,他就会说“哎,节奏节奏!”所以,我们在一起互相配合协调。最好的节奏,我觉得是,当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不腻,还有那么一点点不舍。

Q: 你们在危地马拉Xea学了西班牙语,在旅行上能用到吗?

A:非常有用啊!记得我们到达第一个西班牙语国家墨西哥时,那会儿一句西班牙语都不会,连上厕所都要拿手机翻译来问,问路经常一头冒水。墨西哥的那一个月就是又是哑巴又是聋子,基本生活都是马马虎虎将就的。所以去到了危地马拉,我们就痛定思痛,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每天五个小时,从早上八点到中午一点,周一到周五,连续两周,一对一的教学。下课后,回到寄宿家庭,跟当地人就用刚学的简单词汇交流。这样的学习方式非常有效。我们学会了数字,学会了在市场怎么跟当地人讨价还价,还能在公交上跟人闲扯。会一点当地语言,你会发现,原来有语言交流的陌生世界会这么不一样。这是很奇妙的。西班牙语学堂 课间与帅哥美女老师们合影

西班牙语学堂课间与帅哥美女老师们合影

 

间隔年之后

Q: 一年旅行下来心境有什么改变么?

何敏瑜: 其实出发之前对这次旅行就没有很明确的目的性,并没有想过要通过一年将人生提到某个高度或是改变人生观。对我来说,这只是人生的一种体验吧。试着放下原来的身份,接近自我来拥抱和感受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也不会觉得代价有很大。总体来说,我非常享受旅行的状态。

李军: 和她情况不同,我之前就有辞职出去玩几个月的经历(笑)。环游各大洲是我一直有的一个计划而已,包括现在回来也在我计划内。我向往自由,喜欢散漫的生活,遵从自己内心的呼唤。

Q: 有没有到一个地方感受到心灵洗礼的时刻?

何敏瑜: 去美国的时候参加了一个房车游,三十多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在一个大巴上呆了十几天,和他们的交流让我觉得环球旅行的我们并不孤单。碰到三个20岁的德国女孩之前去了南美,和我们分享她们的经历。还有一位50岁的美国女士,之前在纽约从事会计工作,突然发现做了三十年的工作不是她喜欢的,于是决定“裸辞”出来旅行。她和我们说:“你们这群年轻人真棒!你们的选择是正确的。”

还有我们在危地马拉碰到一对巴西小夫妻Maxlo和Juliana,他们花3000美金买了一辆二手小面包车,然后又自己动手花了2000美金把它改装成了一辆可以做饭睡觉的小房车,陆路穿越中美洲到美国,还打算到了美国高价出售这辆车换钱去欧洲旅行。通过这些人,我看到了生活其实是有很多可能性的。与Maxlo和Juliana在Xela分别后意外在San Marco相遇 背后是他们改装后的小房车

与Maxlo和Juliana在Xela分别后意外在SanMarco相遇 背后是他们改装后的小房车

Q: 传统白领的生活轨迹都是围绕着“房子,车子,孩子”。一年旅行下来你们会不会觉得其实人生也可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

何敏瑜: 我觉得我以前很多欲望都是不必要的,关注自己内心的需要最重要,有时间去做一些想做的事。人生的确有很多种活法,现在觉得简单些好。

李军: 其实我不抗拒车子和房子,但是要尽量控制在自己能力承受范围之内。我不需要很奢华,但也不拒绝舒适的生活。我所希望的生活就是在能力范围内,释放天性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Q: 现在出来旅行的couple也很多,你们有没有想过向某个方向进行商业包装,实现“背包换面包”的生活方式呢?

何敏瑜: 背包换面包,有很多方式,比如打工换宿,去新西兰workingholiday,当自由摄影师,给杂志供稿,或者各处淘宝去跳蚤市场卖等等,这些都能实现以游养游。商业包装,这不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一年下来收获的最大的“面包”其实还是这段经历本身。高加索犬跟格鲁吉亚人一样的热情

高加索犬跟格鲁吉亚人一样的热情

Q: 回来以后,朋友觉得你们有很大改变吗?

A: 哈哈,第一反应是黑了!第二反应是瘦了!很多人觉得我们会改变很多。所谓的改变,也许是气质?也许是内在的?我觉得大家对我们的期待过高了。其实我们没干什么只是出去逛了一年而已。

Q: 一年的旅行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何敏瑜: 过去的一年,我的最大收获是走了几万公里路,看了四五十本书,写了十几万字。走路,看书,写字,恰恰是我最喜欢的三件事。用一年的时间,就做三件事。我觉得很值得,很满足,很幸福。

在朋友的鼓励下,今年三月,开了个人微信公众号“他乡的故事”(ID:storyontheway),把这一路上的故事分享出来。与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在美国公路上狂奔

与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背包客在美国公路上狂奔

 

点击标题查看何敏瑜在旅途中所写的文章《出走?回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