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八)移民局小探

3,331 views

编者按:非洲,无疑是神秘与野性的代名词。在中国与非洲越来越多合作的今天,中国对非洲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学术上已经有颇多研究。但我们相信真正的故事来自民间

一位曾经常驻安哥拉四年之久的央企三明治将她的非洲生活写成了系列文章,投稿给我们。这些文章涉及非洲的方方面面,故事都非常有趣。我们将刊登这个精彩的系列,每周二发一篇,敬请关注。

 

文/金小熊

公司搬家后,距离某个移民局办理点不远,步行约十分钟。走去那里比开车快,因为不用考虑单行道问题。沿街走去,小路转角处有卖烤香蕉的小商贩,黑糊糊的炉子上架着一根又一根的香蕉。生意不好时,他们自己边烤边吃。向前几步,会看见一个落魄的车站,摆着一条长长的板凳,时有流浪汉躺在上面午休。十字路口处,停靠着几辆蓝色小巴,司机们扯着嗓子报着地名,每当有人路过,他们就晃到了你的面前,问你坐不坐车?有些路口还没安装红绿灯,过马路需来回张望,一些文明的黑黑司机,看到人群会自觉刹车停下,摆手让行人先行。路人会竖起大拇指,表达对司机的感谢。

在一张一弛的节奏里,人们来来往往。一路有小餐厅、面包房、洗衣店。移民局坐落在一座小坡上,摆摊的女人们沿坡席地而坐,她们每人都有一块颜色艳丽的大幅布料。布料被用得淋漓尽致:裙子、地摊、头巾、装小婴儿的布兜….她们都有一双灵巧的手。移民局的人川流不息,这样生意会好些。0 (1)

移民局,办理签证事宜在两个房间。1号房递交申请材料,2号房购买申请表格、缴纳签证续签费及领取护照。

前去移民局递交材料,需赶早。那会儿,早去还有一个好处,人少,坐第一排,紧紧挨着收材料的桌子。八点半至九点间,会出现一个专门核对材料的移民局黑黑。他慢慢地走至桌前,身躯塞入折叠椅内,将印章搁在桌上,接着从蓝色制服上衣口袋掏出一支笔,开始工作。他总是很自然地先将压在最底下的材料抽出,进行核对。正确的材料,会被堆放在另一侧,材料垒至一定高度后,一并转交给柜台内的黑黑进行登记,相应的收据则在当天下午或第二天才能拿到,运气不好时,收据会被移民局的黑黑弄丢。

某天,我发现坐在身边的黑黑拿着很多中国人的护照和申请材料在办理工签续签。所有的搭讪源于一颗八卦的心。黑黑告诉我,他供职于某个中国私企。

“他们很信任你呀。”我由衷地赞美他:“你要知道,护照对于外国人士来说很重要。”

“嗯。是的。”他笑笑,“但是,这项工作交给当地人,或许打交道起来更方便。”

“嗯,确实。你公司很聪明。不过,也是因为有你。”我又美了他一句。

“因为我是好员工。”他一点儿不谦虚。

一本护照透露了太多私人信息。信任与否,小事现分晓。

在移民局排队缴费单调而欢乐。黑黑们很难老实地一直站在原地排队,在移民局需要排队的地方太多了。每回弄清楚你前面到底“落户”了几人,常常很费劲。黑黑们总爱和当时最后一人商量:“我排在你后面哦!待会儿马上过来哦!千万记住哦!”每当有人对“插队者”提出质疑时,身边即刻会有其他黑黑帮忙解释:“他之前是排在这里的。”

虚无的队伍,好不容易轮到我缴费了。忽然之间,领取护照处开始叫我的名字,不间断地叫了两遍。无奈之下,我只好“河东狮吼”:“我在缴费,马上来,等我一下!”我的声音如同穿堂风,黑黑们看着我一脸急样,开始帮我一块儿回复:“等等,她在交钱!”一边儿对我说:“加油,加油!”

0 (2)交完钱,我急匆匆地穿过狭小的空间,快步走向护照领取处。柜台前人头攒动,黑黑们自觉地快速为我让出了一条通道,眼里露着羡慕。

又一天。

2号房间,我正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护照,手里把弄着手机。忽然,身后传来吵闹声,有中文夹杂。回头望去,竟意外地看见了工程局的同事N先生。吵架的局势在升级,声音越来越大。我起身向他们走去。

争执的原因很难解释,双方各执一词。申领表格的胖胖女黑黑不服气,喊着他人帮忙叫警察。眼瞅着情形越发难以收拾,N先生央求我能否替他处理一下,顺道帮他领取五十份申请表格,便离开了。

留下他并没太多的意义。语言不通,矛盾升级。

我虔诚地站在胖黑黑面前,不停地道歉,不停地鞠躬。女胖胖的自尊仿佛受到了严重伤害,嘴里不停地嘟囔:“你们中国人太不懂规矩了!语言还不懂!就知道来这里赚我们的钱!你等着!我不会给你表格的!”我依然耐心地向她道歉和解释,可她一点儿都听不进去,也不愿理我。

我站在那儿等了好一会儿。没有拿到表格我不可能走。看着她将一张又一张的表格递给别人,故意忽略我。来来往往的黑黑们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我。

我如犯了错的小孩,笔挺地站在严厉的老师面前,内心百感交集:我这么做,为了什么?

胖黑黑厌恶的表情伤到了我。

再也没忍住。眼泪不自觉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对不起。如果我的同事在哪儿冒犯了您,请您原谅他。我替他给您道歉。如果中国人哪里做得不好,也请您原谅他们。我们并不只是为了钱而来到这里,在家乡也有自己的家人和小伙伴们。我们希望安哥拉变得更好。真的很抱歉。”女胖胖看了我一眼,停止了孜孜不倦的抱怨,可依然不愿给我申请表格。

似乎她动了心。我没有提及表格,依然不停地道歉。

终于,坐在一边的葡萄牙老头看不下去了。和女胖胖叨念:“这事儿和这个姑娘没有关系,她没犯错。那个人已经走了。你别为难她了。”他边说边侧身,示意让我坐其身边再等等。

我感激地看着他:“谢谢你。没事,站着就好。”

又过了一会儿。女胖胖坐不住了,开始慢慢地数五十张表格。她将表格递给了我:“别让你那同事再来了。他再来也不会拿到表格。我喜欢和可以沟通的人交流。”

黑黑和中国人的矛盾,是我最不愿看见的场景之一。

移民局出来后,走在下坡的小路上,内心失落又挣扎。黑黑愈来愈不喜欢中国人了?我摸了摸裤袋,里面有些当地币。

下了坡,我拐进面包房买了甜甜圈和橙汁。接着,提着这一小袋食物我又回了移民局:“我再一次诚恳地向您道歉,希望您收下。”并将袋子递给了她。女胖胖眼神露出一丝诧异,没收。“您拿着当点心吃吧,以表达我的歉意,我们还是朋友。”最后,她接过袋子,说了谢谢。

移民局回公司的路不远,我常常走,但那次,却仿佛走了很久很久。

我并不知道N先生在沟通和表达过程中,有哪句话或是哪些动作触怒了女胖胖。N先生说他什么都没做,只是照章办事,可黑黑怒不可亵的神情让我难辨一二。很多时候,我们不去纠正自己的行为,只是滔滔不绝地为自己辩解,只会令当时的矛盾激化。

黑黑们总觉得中国人来了去,去了来,不过是好奇的过客,探一探脑袋谈一谈合作,接着就走了。他们总是鼓励我,留下来,不要走。找个当地人结婚生子,同他们永远地肩并肩站在一起改变他们的国家。可现实总是那么残酷,人总是有这么多的无奈。

黑黑们,自己也在路上一直努力地向前走。单凭签注,年年变。从手签到机器印刷、从没头像照到有头像照、从单色到多色、从无防伪标志到有防伪标志。出入境戳从单一的圆形图案,后儿画上了飞机。他们的想象力总是那么丰富,创新总是那么自由。

“你觉得我们的飞机戳好看吗?”出入境的黑黑问我,还得意地给我眨了一下眼睛。

“好看。好看。”我喜欢他们的创新,喜欢他们的自由。

 

点击标题可查看《非洲以南:一个央企员工的非洲日记》系列已发布的文章。

—————–

作者介绍

金小熊

2008年毕业于澳门大学,毕业后于就职北京某央企,常驻非洲,现为自由职业者。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