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001

京剧名门后代的突围——裘继戎:我的血液里混着京剧和Popping

29,836 view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第229篇人物档案。我们在2014年的目标是访问100个三明治人物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生活创新改变的三明

·处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过,失败了,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下面开始故事:

0

文/李梓新、崔宇旗

 

裘继戎在《中国好舞蹈》节目上的表演视频

 

对于有些人来说,姓氏有时给他们带来负担,它像永恒镌刻的荣耀,又像一张无所不在的网,将自己全身笼罩。

京剧演员裘继戎的“三明治纠结”就和别人有些不同。他是京剧名门之后,背负家族和戏迷厚望,却喜欢上西方舞蹈。他的爷爷,净角一代宗师裘盛戎的名字像一座大山压在他头上,他有责任、叛逆、彷徨,也暗中攒劲。

五月底,他参加的浙江卫视真人秀节目《中国好舞蹈》播出后,将他推到聚光灯下,这或许是他在京剧舞台上不怎么习惯的一种热闹场景。在舞台上,他卸下白髯,换下水杉,跳起了Popping(机械舞),背景音乐是他自己演唱的《越人歌》

他内心的困惑虽未完全解除,但新的道路探索已经开始了: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音乐、艺术如何在一个29岁的年轻身体上成功结合,高雅和通俗艺术之间有没有第三条路?

虽然是裘家三代独苗孙子,裘继戎的家庭生活说不上幸福。爷爷和父亲都是京剧名角,却都英年早逝。父亲和母亲在他四岁时就离婚了。他跟着父亲裘少戎组建新家庭,但这个新家却矛盾不断,后母甚至曾经拿菜刀砍他。父亲无奈将他送到北京郊外房山的学生家中。

对这段经历,裘继戎记忆犹新:“我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很害怕。爸爸时常来看我,每次来都抱着我痛哭。在我的印象里,爸爸为两件事哭过,一是每次来乡下看我,一是再次见到妈妈的时候。这段经历使裘继戎孤独、叛逆,迈克尔·杰克逊和popping舞蹈成为他最好的宣泄出口。他疯狂地迷上了西方的音乐舞蹈文化。

尽管在10岁那年,母亲送他上北京戏校,开始了他科班学戏之路,他仍然放不下音乐。父亲将他的名字从裘子千改为裘继戎,寄托了父辈的希望,然后就因病去世,年仅39岁。裘继戎回忆起当时的心境:“说实在的,我没见过我爷爷,刚开始学戏,爸爸又没了,我无异与最一般的孩子,两手空空,还要担负着别人没有的责任。而我没有任何的把握,我想我为什么一定要干京剧这一行呢,就因为我爷爷是裘盛戎?我爸爸是裘少戎?我应该是有很多选择的。”

然而裘继戎坚持了下来,他从中国戏曲学院毕业,成为北京京剧院的一名演员。事实上,一代京剧名师的后代里面,只有谭派后人和他还在演京剧。剧院里的其他年轻人,平淡而听话。而他则有压抑不住的好奇和冲劲,不甘每月只演一两出戏的寂寞,觉得音乐和舞蹈,有更热闹的世界等待自己去探索。

当裘继戎来到三明治故事公园作客时,他显得精瘦,个子不高,眼睛却炯炯有神。长年演净角,他保持近乎光头的发型,以便戴上演戏时所需的各种穿戴。他符合现在流行的“跨界”元素,但一个娱乐圈的外来者,想找到属于自己的领地,还需要不少功夫和机缘。

现在,他来到上海做音乐。他的音乐属于广义的“世界音乐”范畴,试图将东方文化的禅思和西方音乐形式结合到一起。他计划推出自己的EP,参演电影。在上海的初夏,一个年轻人镇压不住的内心之泉,正不断喷涌。422479132

 

“爷爷如果还活着,估计也得做一些怪事情”

Q:在我们的采访对象里面,你是一个因为有家族的背景所以显得特别一点的人。但是我们了解到,家族给你传递其实只有京剧这个精神财富,你真实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A:我爷爷有十个孩子,我父亲是老六,整个家族里面就我一个孙子,所以说大家觉得我可能是少爷,应该吃香的喝辣的,但确实是两码事。我父亲去世的比较早,母亲一个人带我。家庭给我留下的只有精神财富,生活上的帮助是完全没有的。生活原来过得是很苦啊,现在可能好一点了,毕竟自己工作挣钱了。

我经常和同事们说,我爷爷就是我爷爷,我是我,千万不能把我们俩给混了。他那个年代是京剧的鼎盛时期,是一个出名又挣钱的时代。我父亲他们可以总结为被耽误的一代。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文化的多元性对传统造成的冲击,对于京剧来说又有点可惜了。

Q:谈起你的童年,你是九岁学的京剧,那个时候自己有辨别力和选择么?

A:没有选择,直接被家人推进去学的。

Q:在唱京剧的同龄人里面,因为这个特殊的身份你或多或少也会有一些孤独感吧?

A:对,是非常孤独的。因为首先这个圈子在社会上就是一个相对孤独的圈子,再加上我的身世和平常人接触的机会也不多。幸好还有其他艺术行业的朋友,我们会一起交流,相对会好一些。

Q: 你爷爷的再传弟子、你父亲那一代的艺术工作者们,他们现在应该都是艺术圈的名角了。这些人应该也是你的资源财富,他们会不会给你带来一些帮助?

A:我们或多或少要比一些年轻人接触到更多的长者,去向他们学习。好比说国画界的,像李苦禅先生的公子李燕先生,还有蓝天野先生,就是这样的人我们经常会拜访,听他们说那个年代的事儿,听他们说他们怎么刻画人物的。

他们会给我讲故事,爷爷的再传弟子们会教我唱戏。但是在学的时候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有的人因为时代的变革,对京剧失去了信心,看不到希望了。他们对我说“算了,你不要来找我,我不是不想教你,不是对你有意见。”你听到这些话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是觉得很尴尬,有一种想学东西但是没地儿学的感觉。

Q:母亲会在这方面开导你吗?你们是怎么样的一种相处关系?

A:我妈以前也是说,你就干京剧这行吧,慢慢大了她也不怎么说我,也说累了。我和我妈妈其实话很少,过去的生活带来的折磨太多了,有的时候就会选择自己收着。我不愿意和我妈说自己在外面怎么受苦了怎么累了,就觉说多了她会担心。

妈妈还是会望子成龙,有的时候她会说“哎,你看这个人……”,我说“妈,没有可比性,不要老想着我这个姓好吗?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孩子好吗?”

Q:现在的京剧演员,他们也许并不像你一样活在盛名之下,他们的生活状态是怎么样的?

A:他们就是会比较老实一点,可能制度要求怎么样他们就怎么做。大家对人生的理解不一样,他们就和我开玩笑说:“你呀,就是靠着你爷爷这个姓活着。”

Q:你听这个话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A:怎么说呢,其实是一种纠结、矛盾的状态。我不知道,感觉没有一句话可以形容这样的感觉吧。可能就是一种一像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的状态,但那又怎么样呢?如果说我爷爷活着的话,我和他说我爷爷我现在在干这个,我想我爷爷肯定会特别支持。因为爷爷他就是一个喜欢往前看的人,他如果当时没有吸取各家之所长他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流派。

爷爷是五十几岁就去世了,他在快去世的时候他手里还拿着剧本还在改,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作为艺人你必须得迎合当下。他如果现在活着,我估计他也得做一些怪的事情。

咱们这代人就做咱们这代人的事,但是并不代表就要放弃掉以前的东西。

Q:人在社会上通常有一个角色定位,你在《中国好舞蹈》这次表演之后别人给你的定位可能是混搭、跨界的艺人。你对自己定义是一个京剧演员还是舞蹈演员?或者说什么都不管,先自我发展起来?

A:我就是一名京剧演员,因为我就是从京剧里出来的。但是现在这个社会都是搭,跟过去完全两码事。对于我来说,可能觉得现在的音乐更重要,它可以带给我的空间更大,传播度更强。我会把很多京剧的感觉和唱念加在音乐里面,我觉得自己没有在复制,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Q: 你少年时痴迷舞蹈,并付出了很多时间,后来又选择回归成为一名京剧演员。那这次参加《中国好舞蹈》,是不是对于自己内心另外一个角色的唤起呢?

A:回归只是一种精神,形式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的是这里面引申出来一个社会现象,我们说“回归”是不是指你什么别的事都不做了,天天在舞台上演京剧叫“回归”?

我觉得不是那个意思,除非我没喜欢音乐,没练舞蹈,这个还则罢了。喜欢上了,就是抛不下了,得跟随一辈子了。

京剧这是一个根,是中国人上下几千年积累下来爆发的一种艺术形式,它是中国文化发展的一支脉络。可惜的是刚爆发不久就经历了文革的断档,到了现在京剧这个东西更是不能放下的。

至于为什么我现在还要跳舞,要做音乐甚至是要做舞台剧?并不仅仅是文化大环境需要这些,而是京剧的养分太大了。参加中国好舞蹈,我肯定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把太极的身段,戏曲的神韵放在Popping、一些现在流行的舞蹈里面。将它们融合起来,这就产生了化学反应。

对于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我们能传承多少就传承多少。我希望在尽可能的保留住京剧的前提下,看看能不能和当代的艺术相结合。

我觉得咱们现在的年轻人受到很多西方文化的冲击。你让他们了解中国传统文化他们不感兴趣,你问他《三国演义》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这其实是有些可怕的,可能对我来说,需要进行更多的思考。

Q: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名京剧演员,但是因为你的身份多了之后,外界也会产生很多的声音和质疑。这确实是一个京剧演员面临的时代命题,你是否会尝试在今天去为京剧演员的身份找到一种更多元更贴近大众的定位?

A:可以这么理解,但是这个东西太个人了。我的同行很排斥我,他们会说你到底想干嘛?这个问题很难回答,首先我没有放弃京剧,但其实我可以放弃。毕竟京剧给你带来的东西比例和你的付出太不相等了。京剧慢慢变成了是一个圈内人自己玩的现象,观众很少会去买单。戏曲演员最终还是会面临这个尴尬的问题,毕竟不管怎么说人活着还是要考虑现实的。

对于我自己来说不会放弃京剧,但是至少这两三年我还是想做一些属于自己的东西。既然我喜欢音乐和舞蹈,为什么就不能创造一些可能性呢?

Q: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方,郭德纲的相声在今天赋予了市场的新的融合度,京剧有没有可能像相声一样在流行文化的包装下获得类似的成功?

A:相声的成功在于两点。一是简单,再者相生可以说大白话,它可以用很搞笑的方式说现代生活中的一些社会现象。但是京剧不能这样,京剧一旦这样就失去了它本身的美了。

京剧是”中州韵、胡广音”,它是四大徽班进京融合了很多剧种才集大成的艺术,你可以说“您今天吃了吗?”但是你不可能这样唱。所以说一、京剧发展不了,我们没有那个能力去发展;二、京剧肯定要被保护起来,它就是这么一个艺术形态存在,也没法去简单化,所以要思考它的当代审美。

Q:国外的歌剧和京剧有没有一些共通之处?

A:其实国外的歌剧和中国的京剧是一样的,但是艺术的本质又有点不太一样。京剧场次都是古词、上韵,加上扮相,完全脱离了当代人的审美。而至少歌剧还能看出来这人长得什么样。

Q:现在名门正派的传人还坚持唱戏的还多吗?

A:还在唱戏的就没有几个,谭派只有一个,比我大好几岁。按照过去的和梅兰芳平起平坐的大角的传人来说,只有我们两个。

我爷爷的裘派花脸在当时是垄断性质的,现在所有唱花脸的都学他,这点就很厉害。说话又说回来,在我同行看来我就是一朵奇葩,很叛逆。1653693559

 

来上海是“神经病接触神经病”

Q:既然其他名门正派的后人很多不唱戏了,你也可以放下这个包袱,做自己更喜欢的事情。你有没有想去哪个科班舞蹈学校系统地学舞蹈或者音乐?

A:不不不,还是放不下,放下了会觉得很可惜。而且我还是爱京剧的,不管是一年唱几出戏,挣钱不挣钱,上了台还是会享受的。

原来想去正经八百学街舞的,后来就是跟那些人玩,没有正经八百学。这次我来上海就认识很多跳街舞的朋友,学到了一些我以前没学过的一些东西,很多知识也很复杂也得记。和他们聊天感觉“哦,我又长见识了”。

目前来上海就是给自己一个喘息的机会,尝试各种的可能性,我自己开玩笑说就是“神经病接触神经病”。上海的流行文化会比北京稍微强一点,可能性更多。国际化创作的状态和习惯都和以前唱戏是不一样的,得学会适应。国际化的团队更懂西方人喜欢什么,很多中国人做音乐西方人不听,总觉得你们在学我们,而和他们直接合作应该会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Q:你现在一年在京剧院唱几出戏?

A:现在演出任务很少,但是每天吊嗓子,要练功。这个东西得自己去安排。目前这半年大部分时间要在上海,给自己更多可能性。虽然去年已经在和一些朋友一起做音乐了,但是感觉不太正规,老觉得是自己关在家里做。那么通过什么渠道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有可能《中国好舞蹈》就是一个开始,和英国朋友做音乐又是一个开始。这里面可能会产生一些机会。我想给自己一个时间真正把心踏下来去做音乐。

Q:单位支持你的选择吗?

A:现在单位比较谅解我。领导说:“你可以做,但不要离开太久,最后回来还得为京剧做点事儿。

我觉得艺人得有给自己放松的机会。我特别佩服林怀民先生,那个时候云门舞集办不下去了,他就去旅游了。很多人羡慕我们体制之内的,但是我们又羡慕他们是自由的。

Q:你是1985年出生,对于同龄人来说,京剧和他们还有一定距离感。当你扮演比自己年长20岁左右人物的时候,怎么把握角色的气韵使之与自己产生关联?

A:你刚才说的角色的灵魂,好比我爷爷有一出戏叫《姚期》。姚期虽是一名武将,但是这出戏里他基本上是带白髯(表现一种老年人的状态)进行整个表演。不管是上楼、生活当中的状态、上马还是台步、正冠、捋髯、抖袖等等京剧里面的一系列动作,他都要有那种老迈、沉重的感觉,但又不能丢掉武将风度的劲儿,这种感觉就很难表现。

你想在我爷爷的那个年代,科技不是很发达,既没有电视又没有网络,那他从什么地方去感受这些生活?

其实在京剧里的经历和感受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学就是口传心授。所以说没有很多空间让你去感受生活,我们学习戏曲的过程中通常是老师这么教给你,你就这么去唱。所以说京剧是非常特殊的一门艺术。

京剧这种艺术行业和其他各种艺术行业不同在于,它是“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比较全面的一种艺术,而且它是有自己的体系的,比如在世界四大表演体系中就有梅兰芳体系。

有很多经典的戏,比如《赵氏孤儿》,《龙凤呈祥》,《铡美案》,《赤桑镇》,那都是各个行当、各个流派自己拿手的戏和戏中特定的人物,很多观众到最后基本上都能把剧情背下来。

所以要演绎出属于自己的人物,需要年龄去培养的,一个好的艺人到一个好的表演者到一个好的艺术家,这是分阶段的,而且是一个很长的阶段。你需要经历,也需要有悟性。

Q:有一个争议是网上说你唱功不太好,你怎么看这件事?

A:对,有说我声音细的,说我嗓子没有我爷爷、我爸爸他们好的。唱其实就是这样,我们家的男生都会碰到“倒仓”(变声)的情况。一方面是要坚持练功,一方面嗓子出来还是需要时间的。我爷爷正经八百到了三十几岁嗓子才出来的,我父亲其实也得是三十几岁。

京剧就是一种高难度的艺术,每出戏都有很多不同的唱段。有的音实在太高了,就需要不断地练功吊嗓子才可以达到。1137124151

 

如何把京剧融进现代音乐?

Q:你喜欢的音乐是什么类型的?

A:我喜欢偏电子,偏世界音乐的风格。他们都说民族的都是世界的。有的人说只要音乐里带电声的东西,加鼓了,加弦乐加贝斯,然后加一些民乐就算世界音乐,我们叫New Age Music。其实我觉得这个东西就别给定义。包括说现在新出来一种音乐风格叫艺术音乐,什么叫艺术音乐?这都是新多出来的东西。现在的DJ结合科技给音乐空间的太大了。

Q:能不能彻底颠覆一把,在京剧里融进电子唱腔、摇滚唱腔?

A:以前做过几首歌比如《BeijingBlues》、《Whose this ver》,但那个都属于自己玩的形式,并不是很专业。最近我在上海和一个英国独立音乐人会有一个合作,希望做出来的音乐里既有京剧的感觉又要有流行味道,但是又不能太京剧,太京剧会产生一种听觉的撞击,会感觉耳朵上有点不太舒服。过去很多人知道《说唱脸谱》,但是那个只是京歌,有点童趣的、玩笑的感觉。

Q:近期有没有出EP的打算?

A:有的。最近在和一个英国的音乐人合作做两首歌。他相对来说比较专业,我们会在不破坏音乐的前提下,探讨更多的可能性。可能先出两首音乐,给到环球音乐,让他们听一听,如果觉得不错,那就可能会出一张专辑。

Q:如果出专辑,是会走环球唱片这样传统音乐公司打歌的形式,还是会通过虾米电台、豆瓣电台这样的网络平台进行推广?

A:可能是先从国外推广吧,西方人会更喜欢这种东西。我去年参加国际艺术节,做了一首关于《霸王别姬》的歌,叫《奈若何》。这是一首世界音乐,带一种禅意的感觉,可能对于年轻人来说就不如流行歌那么容易接受。

但是我觉得没有一个艺术家是一成不变的,还是希望带给大家一些新的感受,希望做一些事在尊重的前提下让京剧慢慢地进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