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576_81_1350028998_20small

李梓新:80后该让位了吗

4,221 views

 

编者按:这是三明治新推出的专栏栏目,每周刊载一篇。内容为三明治人群关心的议题,从各种角度来细说激辩。我们正在邀请更多的专栏作者,如有兴趣可以联系我们。

 

文/李梓新

近些天来,关于90后凶猛的报道“不绝于朋友圈”。90后多好,不超过25岁的大好年华,一片凯歌,一片坦途,投资人连面都没见,公司都没注册,团队都没有,只有个想法就投了100万(参见“大象安全套”创始人刘克楠的说法)。90后中还不少有个好爹,创业也不用给自己发工资。“我要工资干什么,有什么用呢?”(参见“一起唱”创始人尹桑的演讲,那时我在现场)。

听到这些,70末80初的三明治人群都应该羞愧得找块豆腐撞死。我们太谨小慎微,太瞻前顾后了。每做一个决定,身边都有一群人问你,想好了么?生活怎么办?哎呀我真羡慕你啊(意思是:我才不会像你那样做呢)。我辞职后在上海市中心五原路租了个民宅做工作室,每次接待参观者,基本都是这两句:“这里真漂亮,其实……你们是怎么盈利的呢?”有时连“其实”都省掉了。然后带着一副略为迷茫,一副略为关心的样子看着我。

我不是说大家不能够关心我的生存,而是在谈生存之前,让我们谈谈什么事情可以让我们激动好么?

这个世界好像就成了90后熊孩子们专设的乐园,他们疯玩会赢得叫好,他们的潇洒是天赋人权,他们因为家庭带来的多金就镀上了一层“消费力保证”膜,他们玩的就是酷的,理应受到资本的热捧,他们肯定代表了未来。

在不少80后媒体人参与的90后造神运动中,80后是不是太看轻自己了?80后是不是对自己同代人的宽容少了一些?

如果我们看一看自互联网在中国普及至今的大约15年来,舆论话语权的变迁,可以看到70后占据了开始的近十年的舆论场,并在今天继续以“大叔”身份活跃于社交圈。80后只是依赖韩寒、郭敬明灵光闪现了一下,其他人几乎集体沉默,然后就迅速把话语权交棒给90后了。

在这之中,85后曾经崭露了那么一下头角,表现了一下个性,但他们没有90后那么纯粹彻底,更多地被标签为“不靠谱”。现在,这批第一代集体不怎么能买得起房子的年轻人过上了宅和自我小玩味的生活。而90后一登场就一副要重新定义世界的样子。

那么,80后是不是真的没有实力呢?还是打一个比方,我觉得70后就像北大学生,沈颢许知远一类的,才子风流,又家国情怀,引人瞩目。90后则像国外名校学生,架势和金字招牌就让人不明觉厉,带着和传统中国不同的逻辑回来混江湖。而80后呢,则像我的母校人民大学的毕业生,充当了各种社会中坚,但是光环很少笼罩到他们身上。

80后和90后最大的不同就是负担的不同。90后天然习惯了无历史负担的生活方式,80后是夹在享受了各种红利的70后和勇猛精进的90后之间的三明治。但这样的80后故事,是不是更精彩呢?

最近我就经常在思考着生活这一回事。我觉得对于集体有“红白机”情结的80后来说,生活应该就是一盘盘“超级玛丽”。每一关都是一个新的开始,和上一关无关,在这一关里,你会有一些新的际遇,发现意外的蘑菇,碰到一些新的敌人,比如会飞的乌龟什么的。我们的“命”也是有限的,这会使你更认真去对付每一个怪物。如果用了一个秘笈,“命”的条数变得无限,整盘游戏也会失去意义。

如果以这种游戏的心态来看待我们的生活,我觉得会健康些。现在这个世界,无论谁都有远虑近忧,都曾辗转反侧。谁也无法保证明天你拥有的东西是不是浮云。那还不如让自己投入到一场喜欢的游戏中。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太多的忍耐,想好了就去做,边忍耐着不爽边过着所谓“安逸”的生活,久而久之,就会变成“仁者神龟”。

而“神龟虽寿,犹有竟时”。80后只有解放自己,才能把握其实并未失去的主动权。我们也同样期待90后用他们新的生活方式,在他们的30岁来临时,塑造一个新的中国三明治时代。到那时,我相信整个社会的纠结会少一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