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1_ted14740

毛泡泡:一个画声音的人

18,827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44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毛泡泡奇遇记

13岁,被画家相中,带到北京学画。

19岁,大一就主动争取机会,成为公派丹麦的留学生。

21岁,去荷兰旅行,应聘成功并拿到了终身合同

2011年,回到中国;2012年选择裸辞,反而找到新的人生方向,成为中国首位图像同声传译师。

 

文/ 李川 整理/张瑶

毛泡泡的经历颇有些传奇,一路上都是闯荡出来的奇遇。2013年初她意外地找到了视觉引导(Graphic Facilitation)这个新方向。由于这个领域非常新,毛泡泡很快成为国内领先的实践者,并开办课程培训更多的视觉引导师。

第一次听到毛泡泡这个名字,脑子里便飞快的闪现出了一幅充满动感的画面:跳动的泡泡,五彩斑斓的颜色。在和泡泡小姐的访谈里,你能随时能感受到她对生活的热爱,对创意,新鲜事物的强烈好奇心以及永远用不完的生活能量。

泡泡的老家在美丽的云南,按泡泡的话说,自己的童年是被“放养”的,无拘无束的自由生活让她比同龄的孩子看上去多几分机灵也锻炼了自己的冒险精神。13岁,因为一张涂鸦画,被外出写生的北京画家相中,在母亲的大力支持下,喜欢冒险的她便跟随着画家独自离家,来到了北京徐悲鸿美校学画。19岁,刚上大一没几天,参加丹麦服装学院公派留学学生资格海选时,虽然想法只是“练练英语,见见外国人”,却因为自己的机灵和才气被破格选中,于是成为了公派丹麦的留学生,主修服装设计与管理。2年后,在毕业前夕,怀着对梵高的崇敬而选择去荷兰旅行,因为一段无心插柳的创意集市游而让自己在荷兰一待八年。

2011年,泡泡作为荷兰培训公司的驻中国代表回到中国,但由于企业制度和国内市场环境的原因在2012年便毅然选择了裸辞,泡泡说“自己总是无法去妥协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哪怕再多的利益也诱惑不了……”。辞职后的泡泡回到了久别的云南老家,在家休息的日子,泡泡决定把要自己的经历画下来,却由此开始走上了Graphic Facilitation以及视觉引导的创业道路,从第一幅描绘自己成长经历的长卷画开始,泡泡逐渐找到到了自己最擅长也最喜欢做的事情——用绘画来表达,用绘画来激发灵感,并渐渐把这件事情做成了自己的事业。

如今的毛泡泡是中国首位Graphic Recording(图像同声传译师,全球只有不到200人的职业),美国The Grove Consultant(视觉会议之书机构)认证视觉引导师,IFVP国际视觉引导协会董事和中国区传播大使。2013年中美外交学会“中美十大杰出青年代表”,创新思维培训师,《笔尖上的创意》发起人……

泡泡说“我只是用图画记录我听到的信息,用图画来表达我内心的感受。每个人天生都有无限的创造力和艺术天赋,只不过我找到了如何激发这些天赋的办法。”她对自己的定义是,“一个把‘Create,Share & Enlighten’作为生命意义的云南80后,素食者,藏传佛教信徒,世界旅行者,涂鸦乐玩家,创意创新思维引导师,视觉引导师。”

最近她出版了新书《毛泡泡手绘马达加斯加》,画下了她前往马达加斯加探险的经历。

我们就来听听毛泡泡的故事吧。

 

Q:北京的美术老师是如何发现你的?

A:爸爸妈妈当时在云南楚雄一条繁华的街上开了一家很小但当地仅有的文印店,有个从北京到云南采风的画家刚好要买些文具,他就看到我妈妈把我画的所有的画、剪的手工和涂鸦的各种东西全都贴在墙上。他说:“咦,这是谁画的啊?挺有意思的哎,好有才啊。”我妈就特骄傲地说这是我女儿。老师就想见见我。那时候我还不会说普通话。我当时觉得:“哇,是大城市首都北京来的人。”,很紧张,躲到小墙角,也没介绍我自己。后来我妈又在床下面翻出来一大堆我画的画给他看。那老师看完就跟我妈说:呀,你女儿太有才了,你要支持她,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让她考中央美院附中。

我妈就好几天睡不着觉,她觉得我有一个这么好的机会很难得,她就跟那个老师联系了,问他有什么方法能让我女儿考学呢?那个老师特别热情,他自己没有孩子也很喜欢我,他就说,这样吧,你把孩子寄养在我们家,我辅导她一年。于是我就辍学了。当时提着9个各种打包的袋子箱子去北京。

那时是1995年,从楚雄到昆明坐班车要5个小时,我妈就把我送到机场,也没送我去北京,就告诉我东西要托运,下飞机有人接。我当时感觉挺不舒服的,觉得好像是我爸我妈不喜欢我,找一借口把我送走了。因为说实话,我小时候不是很听话,捞鱼摸虾、上墙掏鸟蛋,各种调皮的事情我都干过。

去到北京,我就住在老师家,天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画画,他就辅导我。我妈给他生活费,我在他们家住了将近一年半。后来我考了2年都没考上中央美院附中,进了徐悲鸿美校。 在那里学习,然后又考上北京服装学院服装设计与管理专业。

 

Q:妈妈在期间来北京看过你吗?

A:没有,直到我考上大学,她才来看我。我妈妈也不太让我回去,就让我好好学习。我爸和我妈对这件事情有不同意见,因为我爸觉得孩子的童年就应该是真正的童年,但是我妈性格比较强,她希望自己的女儿未来能出人头地。

 

Q:你从老师身上学到了什么?

A:独立吧。老师和太太分开住。老师住在画室,高阿姨(他太太)住在家里,我就随着她住。我觉得对于我最大的成长呢,就是独立。因为他们并没有把我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他们会把我当成一个成人来照顾,尊重我,洗衣服这类的事儿也是自己干。我当时的心理状态是:我也是个成人了。因为从小妈妈对我就很严厉,培养我各种洗衣做饭炒菜能力,加上这段时间的锻炼,最终我觉得自己的心理挺成熟的。

 

Q:为什么选择了北京服装学院?

A:小时候唯一的玩具就是芭比洋娃娃,我就剪很多布料围巾缠在她身上,帮她化妆。还有就是我在考学期间唯一认识一个大姐姐,北京服装学院的研究生。有一次她就带我去北服里面闲逛,后来我还跟她一起吃食堂、住宿舍,一段集体生活后,我就对那儿挺向往的。后来就选择了唯一的一个志愿。

 

Q:那这个算不算是对画画道路的一种偏离?

A:我当时没多选,也没有人给我做主。我很珍惜那段和姐姐相处的感情生活,我就觉得我一定要考这个。我觉得那个姐姐也很棒,我就想沿着她的路走。

 

Q:那为什么没有在服装学院读,就去丹麦了呢?

A:2001年的9月份考上服装学院,读到第二年的8月我就出国了。2001年12月份的时候,我在学校公告牌上看到一则消息,上面写有8个公派名额到丹麦服装学院学习,由丹麦服装学院的老师来直接招生。我当时想,我都18岁了,还没有见到外国人,我自己感觉英语还不错,但是还没有跟外国人对过话,反正是海选嘛,我就跟他们聊聊。其实它面向的是大二大三的学生,大一的我是没有压力,就是抱着打酱油的心态去的。

去了以后呢,表现的很灵光潇洒,心里觉得去不去的了也无所谓。他们就开始跟我对话了,问我哪里来的?我说是云南,他们也不知道是哪里。我就说拿张纸吧,我给你画,画了个中国地图。这个老师就觉得,艾,我跟其他学生不太一样,因为其他学生一进去就会毕恭毕敬的说,我是哪里的,特别想去,请你给我一个机会之类的话。他最后就说,那你想去丹麦吗?我说,丹麦好像太远了,我就是来跟您聊英语的。他说那要是真有个机会,你愿意去吗?我说应该可以吧,但我也不知道。他说那你想想吧,我就留了联系方式。

后来我们那个国际招生办的老师就找我了,他说,他们挺看好你的,觉得你特灵光。所以后来我回想起来,这些外国老师招生不一定是看你专业能力有多强,他真的是看你情商是不是够高,套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看你沟通能力是不是可以、你的动手能力、自立能力等是不是可以,可能在这点上,他们看上我了。当时大一整个年级就只去了我一个。

 

Q:跑到国外那么远,家里有什么反应吗?

A:这又是一个故事了。当时我妈说去!一定要去!我爸就觉得呢,你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而且我那么闹腾的人,居然只填了一个志愿,还考上了北服,这么侥幸的考上北服,这机会太不容易了。然后他就觉得我还是好好上学吧,不要折腾了,我妈觉得:哇,又能走更远,那就去吧,这么好的机会。但是公派留学有一个条件,我读完后必须要回到学校当老师,所以需要压5万块钱的保证金。当时我妈就到处筹钱,5万块钱就来了。2002年的8月24号我就去了丹麦。

 

Q:刚去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A: 云南人吃辣嘛,当时就带了一大灌妈妈榨的辣椒油。去了以后非常不适应,丹麦还是比较闭塞的,而且我们是在一个岛上,那个岛上只有2个大学,中国人很少,没有中餐馆。最后在那边待了2年。因为学习任务很重,期间一直都没去过首都哥本哈根。但是我经常出去画画写生,也因此认识了很多人。因为一画画就会有人来看,一有人来看就会对你很好奇,接着我就跟他们聊天,最后就认识了。

当时赚了第一笔钱是6500块人民币。有一天下午上课我就出去游荡了,在海边有一个很老很老的房子,我就照着画。突然门一开,一个丹麦长着长胡子白头发的老头出来了,他哇哇说半天,我也听不清楚。反正我认为他说的意思是你在我们家门口干嘛。我跟他说我听不懂丹麦语,可以用英语说吗?他说你画完了就给我进来。我说好,我画完就战战兢兢地进去了。发现里面有一帮人老头老太太坐在里面放着很大的音乐,抽着烟喝着啤酒,去了以后发现他们还都会英语。他们接着说:拿你的画看看,我就给他们看,他说你这个画太棒了,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人画我的房子的,而且这房子是镇上最老的。接着就给我拿啤酒,然后就翻箱倒柜的。他说你这张画留下,我要买你的画。我说这画我不卖的,我就画着玩儿的,后来他就给我一袋钱。他说这点钱可能也不够你这个画(的价值),但是我特别喜欢你的画,你就送我吧。我就答应了。这一幕就跟演电影一样,后来我回去数那些钱,感觉差不多有1千克朗。我当时特别开心,心里想我只是卖了一张画就赚了这么多钱,这难道是个梦吗?

后来我发现自己没留底稿。第二天我就去找他了,问他那个画能不能借我复印一张。他答应了,然后就开车带着我去复印。

路上,遇到一个卖苹果的,他们就打招呼。我问你们认识吗,还有那个苹果好大。他说我们认识啊,他是汉斯,有一个农场,天天送苹果。我说你问问他有没有工作,我想找份工作。他说那我带你去汉斯那儿看看,你可以去摘苹果。我说好啊,他就马上带着我去农场了。我在那儿做了2个多月将近3个月的时间,摘苹果1个小时约合人民币170元 ,就这样摘摘苹果赚了好多钱。

 

Q:有没有犒劳自己?

A:有的。2002年,当时出国很多的孩子都有手提电脑,但是我没有。当时我使劲赚钱后,就在宿舍里放了一台台式电脑。买了人生中的第一瓶香水兰蔻的Miracle,这个奇迹香水给我带来了很多的奇迹,后来我就自己搬出去住了,把剩下的钱当作房租了。

 

Q:毕业后小伙伴都回国了,你在忙什么?

A:毕业后我有3个月的签证有效期,就想着去旅游吧。从小特别崇拜梵高,家里还有一个郁金香公园的海报。我就想那个在荷兰啊,那我就去看看吧。那会儿在荷兰有一个朋友,他在学校当中文老师,最后各种机缘巧合,他就给我提供了一份短期的工作和住的地方。当时有一个很大类似于创意集市的中荷文化交流的夏令营,我就和他们搭讪,他们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我说要看是否有好玩的事情。他们正好有一个交流文化的项目有一个志愿者的工作。

做了一个多月后,项目结束了。后来又遇上了一个机会,就是有一所大学里需要有一个Asia culture的老师,需要做一些workshop,来粘合中国和荷兰的孩子,我就去应聘了。成功之后他们给了我工作签证。我自然也就违背了当时和北服的约定,放弃了那五万块钱。

 

Q:就这样你在荷兰待了八九年?

A: 对,我一直呆在那个大学里。一开始时想去服装设计专业当老师的,但是在学习教育心理学的过程中,我接触到了很多之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比如时间管理、冲突解决等,于是我觉得自己对于自我成长、和学生打交道这种事情更感兴趣,后来有一个offer让我去国际学院负责一部分中国文化、亚洲文化等教学课程,同时负责中国留学生的招生,另外负责荷兰国际学生到中国的访问活动。我就去了。

我是当时唯一一个中国老师,且身边的同事平均年纪都至少是45岁以上的。我经常去学校老师咖啡厅拿咖啡,别人都会说:不好意思,这边学生不让进。我就说我是老师。我当时心里很难受,感觉出去被人歧视了一样,于是把这个感受告诉了同事,他们就说在他们的思维里,这其实是赞美。我其实特别想在那边获得一定的认可和地位的。身边的同事、校长对我都很好,最后我拿到了终身合同,在一个系待了7年之后,却没有继续待下去。

 

Q:接着去哪里了?

A: 当时有一家荷兰的领导力培训公司来挖我,他们有一个外派的职位,从荷兰外派到中国。觉得他们给出的条件还不错,加上之前的男朋友也很想来中国,所以2011年,我就回到了中国。干了一年多,我觉得它和荷兰的文化还是很不一样,我觉得很不舒服,然后就不想干了。就裸辞了。

辞职之后,我就回家什么都不干,天天在家呆着。憋了一个多月后,拿出纸来在网上随便浏览,浏览到有视觉传达这个领域,在国外已经有很多年了,我觉得这个东西我也可以做啊。我说做就做,我就把我的经历画下来了,画了差不多6-7米的一张大图,那就是我的第一张处女作,当时觉得画得很舒畅,自己感觉也很舒服。后来我自己在家折腾,拍视频、写东西,一下子就爆发了,在网上查各种资料,后来我就跟我爸聊,问他,这个作为我接下来创业的主题怎么样?我爸说挺好的。探讨完,我就找资源、学习、买书,然后就找到了国际上最权威的机构去考取认证。

 

Q:怎么没有想着再回荷兰生活?

A:没想,就一直往前看,心宽了,世界不管什么地方都是家。对一件事情一心一意,然后其他就什么都不管。

 

Q: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在视觉这方面的天赋的?

A:26岁的时候,当时我还在荷兰的大学,每年都要写一篇文章作为老师资质鉴定,我写不出来,第一年还可以混一下,第二年就不行了。后来因为各种身体和心理的压力,我就去学校找心理咨询师聊这个事情,我告诉她我在阅读方面有各种心理障碍,她就拿出很多色卡出来给我看还给我出了好多题。后来她觉得我有读写障碍症,认为我天生可能就对艺术方面、形象表达有特别的天赋。她建议我去找系主任谈一谈,看是否有其他方式来表达论文。后来系主任说可以啊这是一种创新啊。后来我就把我这一年来的学习和我探索的一个领域的东西用图像表达出来了。最后在一次大会上,老师把我做的成果编成一个小册子送给我,我当时很感动。之后,我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我在讲课的时候都是用图形来表达。

我觉得我有对视觉化东西比较敏感的能力、又有培训教学的能力、而且我是一个动作很快的人。三个结合在一起,我觉得可以很释然,可以释放能量。

 

Q:你起步的时候,国内视觉传达的领域、圈子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A: 当时在中国有一帮爱好者对这个感兴趣,不管是信息化的传达还是涂鸦表现,当时有一个老师翻译了一本书叫《视觉会议》,书中展现的是用画画的方式来表现开会和互动培训过程。内容很不错,但是对于这种现场化的东西还是要现场看到才知道,所以也没有这种线下的活动。因此这本书出版后热情度不是很高。

我是一个动作很快的人,回来后我就到处跟人说,你们有开会的话,就让我来支持你们把。我就找了很多练手的机会。艺术培训教育和企业组织发展这块的背景我是有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就跟他们谈置换(因为他们觉得我这个行业太新了,不知道怎么付钱给我),就是跟他们说:我帮你做这次活动,你帮我介绍个下家。我就拿做过的案例来做Marketing,依靠口碑相传。

 

Q: 你是如何从单干的状态演变成组织了一个团队?

A:因为客户会陆续介绍其他客户,客户多了,我就招架不住了。而且我是真的想把视觉引导做成一项事业,当时就下定决心做起来了,2013年8月就开始了。

 

Q:现在的发展怎么样?

A:第一个来的人是2013年10月8号,其他人差不多是从今年3月份过完年吧。3月到8月半年的时间,我都是在到处去试水,赚点小钱,后来我又去进行专业的培训和学习来自我提升。现在团队人数共有7个人,3个全职、4个兼职,有视频团队和专门的淘宝店(卖我自己写的书《毛泡泡涂鸦笔记灵感笔记本》、视觉引导的专业工具)和文案团队。

 

Q:你主要是做培训对吧?

A:我是专业引导师,团队支持我的行政等。我在去年8月30号开了第一场培训课,叫做“笔尖上的创意”,一个激发创意和创新思维的课程,帮助培训师、引导师、教育工作者用视觉图画的形式去表达自己的点子,抛开PPT的束缚,边说边画。于是我就培养了很多这样的培训师,到现在我大概开了10多场课,每场是两天。

 

Q:两天的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A:很多人说我这个课很贵,而且乍一看就是画画,所以不明白这个课有什么价值。我做了一个比喻:其实每个人天生都有创造力,而这个创造力就像一片维C泡腾片,里面已经有很丰富的营养了,所以人们已经不需要学习很多技巧的东西,要让泡腾片有价值,就是不能给人一片吃了,而是泡在水里溶解了喝下去。我觉得我的课就是这杯水,即泡腾片遇到了水融化后才能让人喝下去,这样才能产生更多的微量元素。这些来学习的人是不学画画的,我更多的是让他们泡在水里(把这个创造力泡开了)。他们学习是用视觉表达自己的想法,图像能够像粘合剂一样帮助人们通过直觉找到事物的突破点。

 

Q:学完这个课之后你会有高级班吗?

A:有进阶课程的,一共有5阶,结束之后去美国认证,最后成为和我一样的专业引导师。

 

Q:你不怕给自己培养竞争对手吗?

A:我自己也挣扎过,一开始也很小心眼的认为这是独门绝技,但是我接触了很多人后觉得这个事情必须要让更多人受益才能有它的价值。另外我回国的初衷一部分也是要帮助更多人成长的。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的导演阿勋现在是一个心灵师,在北京他参加过我的一次沙龙,后来他跟我进行了半个小时的一次谈话,他说,我人生中要做到3个字,我这辈子就值了:create(创造),share(分享),enlightening(点燃),具体的就是我要做和创造有关的事、同时要和别人分享,最后点燃别人也能点燃自己。我以后就做好这三件事就可以了,其他的就不用管了。因此,我以后每干一件事都会去对照这三个字,看做的事情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

 

Q:观察美国这个行业的情况,你能从中探测出未来中国这方面的业态局势吗?

A:现在全球有217个认证机构,从1968年就已经有这个行业,我认证的这家公司,他们将近有40年的历史,现在世界500强的公司都必须要有这样的一个项目,所以就促使了这个行业就一直在成成长和发展。而我们在中国确实是在孵化一个全新的职业。

 

Q:谈一谈你的愿景吧。

A:我的愿景是:created in China.我当初为什么回国呢,也是在国外有些小坎,我总是觉得自己不够自信,认为自己创作的东西其实是在模仿别人,而且别人谈起中国的时候总是说made in China,有时候东西坏了,他们也会开玩笑这样说。总是这样,我觉得自己也很没有尊严,心里很愤愤不平。其实中国有很多原创,尤其是我这次回来后,觉得中国发展太快了,而且大家都和渴望学习,这个状态很好,所以我觉得中国一定可以创作出很牛的东西。我的愿景其实很大啊,我想要中国有自己的原创,而且让创意源于中国。而我现在做的事就是和Created in China 是有关系的,让人用最简单、最原生态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原创点子,让他们的想法和灵感能够自然流露。

 

Q:有没有想过再做一些跨界的合作,比如服装界、公益领域等?

A:有的。我现在有一个泡泡书屋,支持中国有阅读障碍的孩子画书,并且做线下的活动,呼吁社会关注有阅读障碍的孩子们;同时我和city box合作,让我们一系列的原创涂鸦能够得到展示。我想组织一些涂鸦比赛,让孩子、学生、成年人都能参与进来,帮助他们提高记忆力,享受学习乐趣。

泡泡来访故事公园时送给我们的礼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