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9124268_616913

李梓新:逗比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

9,647 views

 

很难想象,79年生人的我也会写下这样的标题,简直可以冒充97年出生的雨季少年了。

但我确实在思考,逗比这种突然崛起的生活态度、表达文化乃至其精神内涵,会怎样改变我们社会未来的面貌?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逗比是一个网络语言,根据合成词原则可以理解为:挺逗的二比。它是一个中性词。其英文版dobe据说已经被最新版牛津大词典收录。甚至衍生了Adobe这样的自称。

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中国社会总有那么一批有着逗比精神的人,分阶段出现。在1910年代,他们叫作知识分子,发起了白话文运动,和我们今天把书面语言和改成网络用语和火星文同个道理。在1930年代,他们叫作进步青年,梦想着去西北角红星闪闪的地方,很多人还一路hiking,成为早年驴友的代表。在1960年代,他们叫做知识青年,可惜给他们的发挥空间太小,但风格鲜明的样板戏和语录体成为他们的行为范式。在1980年代,他们叫文化青年,开始写诗、弹吉他,运气好的开始有机会到国外开眼。在2000年代,他们叫文艺青年,开心倒是蛮开心的,但是略微透着一点穷酸纠结。

现在,逗比时代已经开始全面登陆了。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呢?其实我也不是很了解。我试着脑补和理解一下,得出下面一些印象:

1. 逗比是不怕嘲讽,不怕质疑的,反正他们比较二,对这些负面信息天然钝感。还能用傻笑shrug off之。

2. 逗比是乐天的,有点疯,经常不成熟,但似乎又不需要成熟。

3. 逗比们有没有人生目标我不知道,有趣是他们的常态目标。不有趣毋宁死。

嗯,看起来都像是正面的印象。不过现在那些认为自己是逗比的,基本都在25岁以下,所以他们还有时间犯错。我看到的更重要的一种现象是,整个中国互联网风格在逗比化。比如,大V们开始学会了自嘲,学会了一点儿轻松,学会了搞笑丑怪。如果要搞互联网创业,开个网店,不逗比卖萌那就更加行不通了。

我在上海地铁电视看到的政府公告都使用“筒子们”代替同志们,可以想见一个曾经奉《新华字典》为圭臬的国度,正被它更接近逗比文化的底层行政人员所改变。

逗比风格的祖宗是卖萌体,杂糅了各种贴吧文化和族群亚文化。从淘宝献媚的“亲”文化,到逗比风格,是萌系文化从商业化到人格化的一场迁移。在90后身上,逗比文化找到了最好的宿主。

那么,如果是一群逗比组成的创业公司呢?这些逗比的集体文化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社会?在互联网已经占据我们日常生活大部分活动时间和空间的时代,我们是不是会习惯于戏谑而失去严肃思考的能力?我记得好友程亮曾经在接受我的“三明治访谈”时说,整个自制视频节目界,要么就是“叫兽易小星”的搞笑系,要么就是日式和风系。他所代表的上海小文艺风格正在式微,这是70末80初三明治人群在快速感受到自身在主流表达方式面前失语的一点落寞和反思。

作为三明治,我也乐见逗比文化在致力于放松我们时代曾经过于紧绷的灵魂,却也谨慎地看待这场话语权之争,百花齐放会更好。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