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克楠2

探营大象:“我们是个卖套套的演艺公司”

6,604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47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一入象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90后辞职创业,将目标在锁定身边的朋友都需要的安全套。
“厄瓜多尔的香料、荷兰的润滑剂、马拉西亚的乳胶”、“秒分正反,单手打开”,除了这些,大象还有什么不一样? 

文/杨楚、陆宁予

1990年出生的刘克楠,身高超过1米9,脸颊上蓄着的胡须让他看起来有着和年龄不相称的老成。创业前,他曾是小米的员工,负责渠道和小米之家。 对于辞职创业这件事,刘克楠调侃着说:“我想当小米的CEO,后来发现不太现实,那干脆我出去干一个吧。”

最开始被刘克楠请去实现梦想的是他的大学同学,1989年出生的赵川。和刘克楠的个性不同,当时在私人飞机销售公司工作的赵川,要在客户、军方等方面多方协调,更大程度上是个八面玲珑的角色,“如果我的客户说,他的飞机下午三点半必须从首都机场起飞,五点二十要在丽江降落,所有事情必须要处理,我没有任何理由不去执行。”

 赵川

选什么样的一门生意来做?刘克楠的态度是“做大池塘里的小鱼,而不是小池塘里的大鱼”,他的“大池塘”确定标准很简单——世界五百强名单上有没有人在做。研究了许久,选了很多,甚至包括啤酒,最后锁定在成本相对较低,身边的朋友都需要的安全套上。

安全套虽然在情趣用品中利润最低,但总体需求最大,这符合了刘克楠的设想;另一方面,他也对市面上已有的产品有诸多不满——设计得不好看、用起来体验也不够好,他于是想做个“年轻人用得爽的安全套”

他们对市场的判断很快得到了投资人的认可,去年五月开始筹备,七月就顺利拿到了天使投资,而且是在只有一个logo和12页PPT的情况下,见了九个投资人,九家都同意了。最后的拍板也颇具戏剧效果,他俩在一次饭局上,给泰山兄弟的陈亮看了设计图片,一拍即合,当场拿到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大象安全套公司就这样诞生了。

大象这家公司招人也有“硬性规定”——得会乐器。在联系采访时,负责媒体公关的玄装说“我们是个卖套套的演艺公司”,正当我们认为这只是个调侃时,他已经在微信上发来了照片,并给我们直播了一场公司内部正在进行的“演唱会”,一首张震岳的《再见》,吉他、非洲鼓,装备齐全,他还告诉我们说:“玩儿的是情怀。”

 

大象团队是支18人的小团队,整个团队中2个女孩1个负责网站前端开发、1个负责人力行政,作为这个性别比例彻底失衡集体里的两位女性,她们说自己 “玩得很high,完全不必顾忌形象。一入象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关于团队管理,赵川说,“如果有一天这个团队真的成长到需要KPI了,那不是大家没做好,而是我没做好。这个团队就像大树,长到最后总有叶子变黄变枯,是因为这个树干没有足够的供养供到”。所以,这家公司上班不打卡。不过如果迟到,就要往捐款箱里塞钱作为惩罚。营销总监袁卡卡家住得很远,自我感觉难以到得早,所以每周一他都会自觉把一周的钱预付好,“大家看着啊,这周我迟到个五十块的啊!”

捐款箱里的钱原本是想用作唱K基金,然而公司已逐渐演变成了演艺公司。当有人提议说要用基金去吼歌时,大家看看自己手中的乐器说,“我们这不就是在唱K?”于是这笔钱也变成了慈善基金。

他们一上线就超出了自己的预期。大象安全套第一次销售时,14天就卖了1万单。实际上,在“只有一款产品、只在线上销售、没有分销渠道”等营销手段和产品思路上,它都能让人想到刘克楠的前东家——小米,甚至有人把大象叫做“安全套界的小米”。但是刘克楠并不赞同这样的观点“大象就是大象,一味模仿别人是没有前途的”。

赵川也说,“我们从来没有也不准备模仿谁,所有成功的案例都是值得大家去学习的,但是没有谁的成功是可以复制的。”

究竟怎么不一样?“厄瓜多尔的香料、荷兰的润滑剂、马拉西亚的乳胶……”他们在官网上向同仁堂的对联致敬:“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省物力。”而最后要达到的终极目标是:“秒分正反,单手打开。”

作为大象的联合创始人,刘克楠的主要职责是负责产品、技术,而赵川作为公司的CEO负责市场和运营等工作。刘克楠打趣说,自己最终还是没当上CEO,不过却在一起干着最为有意义的事情。

做自己的事儿,讲自己的话。他们的SOLGAN:“手握大象,兴风作浪。”完全体现出了,作为90后创业公司的雄心壮志。

 

三明治:在安全套方面,已经有了大家比较认可的是杜蕾斯和冈本,去和这两家竞争不会很难吗?

刘克楠:我们没有想过一定要跟它们正面地竞争,就是想提供大家一个新的选择。大家用这个用久了,他也总希望有新的选择。苹果用时间长,也想用别的。现在没有说,一个品牌有绝对的品牌忠诚度。我们从来没有把他们当成竞争对手。因为我们做的放心和目标是不一样的。我们最开始只想做一个让自己和朋友们用的更爽的产品,所以我们公司的全名“北京大象和他的朋友们科技有限公司”也由此而来。

 

三明治:安全套这种东西,在推广起来,是有点微妙的吧?

袁卡卡:对,我们要考虑怎么去触碰到用户那层底线,又不能突破他的底线。包括我们要在微博上做一个话题是非常难的,它有诸多限制。我们要既不侵犯了你的底线,又让你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思,所以在我理解里边儿,就是做那种微色情的东西,有一点点就够了。

 

三明治:你们过去的经验对这次创业有什么帮助吗?

赵川:经验其实不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大家都很浮躁,所以所谓的大家之前走过的路,没有人是可以复制的。大家现在做互联网的,做自媒体的,非常热衷于炒作,就像之前的冰桶一样,来到中国就变成了作秀,我们还是应该踏实做好产品,让用户真正感受到我们的用心。

袁卡卡:大家以前都没有做过这个行业,所以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三明治:大象作为创业团队找人是以怎样的标准?

赵川:我在招聘网站上写的第一条就是,热爱大象这个事情。你再牛逼,你不喜欢这个事情,谁都做不好。第二就是肯吃苦。第三点就是有野心。其实我跟所有的面试的接触,最后到我这,我就两个问题,你喜不喜欢这个事情,你想成为什么样的。因为我们但凡放弃原来的事情来做这个事情,肯定不是小富即安,我挣个几千万就够了,那不是我目标,我也不希望团队是这个目标。

 

三明治:大象的人都是通过怎样的渠道找到的?

赵川:这个团队是我们从头到尾,亲自面试招聘的。全都是经过严格的筛选出来,很多人都是我从其它公司挖过来的,因为他们都热爱这个事业。

 

三明治:面试上呢?会有比较有公司特色的吗?

袁卡卡:我们可能面试也跟别人不太一样,我们都是在饭桌上面试,跟你吃着喝着聊着,就面了。我们吃饭比较晚,一般都在两点多左右。一般公司也比较习惯两点来面试吧,他们来了,我们正吃饭呢,走吧,咱一块儿吃去吧,吃着喝着,就把这试给面了,过不过无所谓,这个饭我是请了你了,逐渐成为了一种企业文化。像我们这绝大多数人都是在饭桌上谈拢的。

 

三明治:像你们这样一家……演艺公司,平时大家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

刘克楠:比较自由,比较随性。大家管产品,管营销,负责自己的事情,我们也不会过多地去管,让他们自由发挥。我们对每个同事没有特别的要求,但不代表他们没有追求。我们还是要把这个事情做得更好,不会刻意地去要求你要怎样怎样。

赵川:很high。我们永远不会打卡,而且我们上班没有时间规定,基本上很多人十点半才到。我经常跟大家说希望大家开心地来上班工作,希望到这儿以后比回家还开心。我们的技术总监孩子三岁,他是我们这儿最大的。他曾经连着好几天不回家,我说你孩子谁来照顾啊,他说他媳妇陪;我说你媳妇谁陪,他说孩子陪。

袁卡卡:我们平时工作的时候,下午五六点钟大家就可以放羊回家了,像我睡懒觉,上午十点半到公司继续睡。但是如果今天我有工作,明天上午九点你要过来采访,我七点一定到,准备稿子。晚上有时候上活动的话,一下上到晚上十二点,晚上一点,没所谓,大家都可以严阵以待。

 

三明治:没有KPI要求,或者其它考核制度,怎么保证效率呢?

袁卡卡:其实大家的效率非常高。平常这种和谐的关系实际上是生长在大家都自律的前提下。就是一旦公司出现需要你的地方,出现了你要去顶上来的时候,没有人打退堂鼓,也没有人去抱怨。

刘克楠:那些是上一代的管理方法,我相信大部分人,尤其我们这代人,或者更年轻的人,可能都对那种方法嗤之以鼻。他们都说90后的员工很难管理,其实是有道理的,你要用上一代的管理方法教育这一代人其实是落伍了。你要跟他们做朋友,要足够地尊重他们。越新的人,接受的信息越多,然后肯定谁也不比谁笨,就看你是不是能把他的能力、潜力激发出来。

 

三明治:那成文的制度呢?

赵川:我们没有成文的制度,我只告诉你哪些事情是对的,哪些事情是不对的。我们这非常流行的一句话就是,【碰一下】。谁有想法,只要你有空,我会告诉你碰什么,提前告诉你什么时间找谁一块儿来碰这个事情,可以在办公室,可以下去喝咖啡。

刘克楠:从小是散养的,不喜欢这些,然后之前的公司也没有成文的制度。没有这些一样能发展得很好。

 

三明治:公司内部会有上下级、工作汇报这种观念吗?

赵川: 非常简单,我只需要告诉你这个事情流程是怎样的,这个事情谁负责,怎么做。

袁卡卡:我们实际上更愿意做些看着松散,实际上很考验团队的事情。

 

三明治:看到你们办公室空地上有很多乐器,再多说说这个“演艺公司”。

赵川:我们办公室里有六个吉他手,一个非洲鼓手,还是我给他们把吉他给弄起来了。还有一个小提琴,一个电钢,大家不约而同地聚到一起,每天非常开心。

袁卡卡:我们公司平常更多的时间是放在另一个工作重心上,就是演艺部门。我们日常都是玩乐队,弹乐器,包括大象自己也做了一个电台,没事在上面录录歌。我觉得最难能可贵的就是一帮志同道合的人能凑到一起,其实这个是挺难的一件事儿。平时在非工作跟工作状态下来回游走切换。

 

三明治:所以音乐更大程度上是舒缓大家心情,释放压力的方式?

袁卡卡:我们办公室很好的一点是没有负能量,听不到抱怨。很多时候我看大家觉得不okay了,我会说,来,我们大家来唱首歌。我们有一个固定的活动,基本上隔一天一次的下午六点,我们在公司开KTV。

 

三明治:平时还有别的娱乐活动吗?

刘克楠:周末平时就跟同事一块儿去打打游戏,然后打打球,打篮球。我们昨天加班加到凌晨,十二点多钟,然后我们又在办公室打了一个半小时游戏才回家。天天工作,强度这么大,总得找点方式释放一下。大家都喜欢音乐,玩游戏。

 

三明治:这样一群个性强的人在一起会不会有一个磨合的过程?

赵川:一定会有,尤其是在讨论方案的时候。最近我们要做APP,今天晚上要讨论到十二点,有七个人讨论到十二点,我们订餐,所有都没有了,我下去买了七包方便面,我们七个人吃了,就是特别激烈,谁都不让谁。我们最长的一次是下午两点讨论到晚上九点半,讨论了七个多小时,大家就一直在头脑风暴,一直是紧绷的。

 

三明治:大象现在有在考虑继续扩大规模吗?计划以怎样的节奏?

刘克楠:当然,节奏还是根据产品的节奏,看我们产品需要怎样的人把它做得更好,我们根据产品来招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One thought on “探营大象:“我们是个卖套套的演艺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