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732321

王雅:只要一个微小位置

5,827 views

 

你看这个世界,不仅很拥挤,而且人人都想做大事。这个就是我们“80后”的世界吗?它是怎么了。

如果我是记者,我可不可以只一篇篇地打磨写作,即便到了35岁、45岁、55岁?我可不可以仅仅以一篇篇报道而自豪,却不因没有成为主编、名人而羞愧?

如果我是手艺人,我可不可以没有开连锁店的梦想,一辈子只沉溺并恋爱于做手艺?

如果我是诗人,我可不可以只是写一写,而不是一定要凑出300首,然后开一个新书发布会?

如果我没钱,然后我跟人说话的时候反应不快也不想快,我可不可以仍旧很有自尊,因为只是知道自己好在哪里?

是啊,这世界跑得太快了,正如所见。可如果我发现自己只想慢吞吞地走路,我可不可以只是走自己的,而不感到恐慌,不自责?

说白了,我可不可以做一个穷人,以及一个不按成功标准塑造的人,做一个孤单的人,一个少人问津的人,却是一个忠于自己的人?

我可不可以只要求一个微小的位置,因为我只是需要一个微小的位置而已,却不是一个“很大很大”的位置,但那个位置存在于一个永不会来到的未来,并且它让我实际上失去了哪怕是一个微小的位置?

我们真的是因为穷得吃不上饭而觉得没钱吗?还是因为生怕自己失去了一个想象中人人都该有的金光闪闪的位置?

我们真的是需要买那么多东西吗?还是觉得只有很高很富很帅才配称作是很好的人?

当我们不快乐的时候,我们四处寻找答案,其实答案就在眼前就在脚下就那么显而易见,可是我们不敢看。我们宁可挤在不快乐的大船上,也不敢独自跳船下来,然后变得快乐起来。

我们挤在船上不快乐的人群中,人群里人们互相推搡,互相叫骂,互相希望别人先改变……

三明治的报道对象中,那些依心而活、活出了自己的人,就是那些最终选择跳下了这条船的人。他们宁可自己去寻找一下真正的答案。看看是不是离开了这条船就真的更加可怕。

而当我们把目光认真地聚焦于“离船者”,就是在为另一种活法造船。

每个时代都有这样的人。每个时代的这样的人,往往被忽视,却非常值得记录。在他们身上标记下的时代会别有生趣。而今天,他们开始相互看见,相互记录。

他们未见得必须表现成安于贫穷,他们也未见得一定做了多么与众不同的事,他们真正的特点在于他们心灵的平安。心灵上的成就无形无相,无色无味,无法拿来炫耀,也无法为自己证明。那艘他们选择放弃的船,也是一个心灵上的象征。

他们放弃了不属于自己的“很大的位置”,却要到了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微小的位置。

而这一篇,也是我自己的一个微小的声音。感谢你听。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