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1931487475,1498207217&fm=23&gp=0

王雅专栏 | 拖延症的终极治愈方法

4,608 views

 

我有一个亲密的朋友,她曾常为“拖延症”所苦。我呢,现在常常充当朋友的诉苦对象。我已经数不清楚这位朋友对我说“拖延症”这个词是第几次了,而作为一个永远不想复制自己的人……我每次回答她的方法都推陈出新,而你知道吗,我懂的还真够多的。但我发现从不奏效。

有一次,我就像是正躺在浴缸里的阿基米德忽然发现了一个定理一般,不顾一切地冲向QQ,告诉我的朋友:“我知道了拖延症的终极治愈方法!”我的朋友很配合我地也表现激动:“快说!!!”

我说,很简单,就六个字:“你、就、尽、情、拖、吧!”

我朋友急病乱投医状,说:“真的吗?哦。那我试试。”

哈哈……

有时候,我看这个世界,一切秩序、架构、规则,好像都只是变成了我眼前的一个巨大镜片,它们是个镜片而不是这个世界本身。区别在哪里呢?区别是,眼镜好像是可以摘掉的。随时。而不摘掉它,是有理由的。但主动权在我。

它们带给我便利、色彩、在创造中游乐的空间,我确实需要它们;当然它们也带给我束缚、复杂性、有时候是难免的大量疼痛。而这是同一个东西。

我说的是真的。“治愈”“拖延症”,终极方法,就是尽情去拖。我们总不能一面戴着一副红色的眼镜,一面说OMG,我得了红眼病。当尽情去拖时,一秒钟就把一种“病”转换成享受和一个中性的style。

其实我这位朋友非常能干、聪慧、有才艺。在她长期与“拖延症”魔作斗争期间,还是做了大量的事。尽管我没有拖延症,我事实上懒散,有时候我会一整天只发呆,一下午只看天。我朋友收入比我高,朋友比我多,老公孩子都有得比我快。

有时候我想多做一点事,可我就是做不到。但我没有拖延症。

我知道,就算我有了拖延症,也无法让我做更多事。

我们拼命把自己往病里搞,究竟是为了符合谁的标准?是谁制定的标准?

有一天,我想要完成一件工作,我认为如果当天不完成它,我就不是我心目中自己应该是的样子,以及,我想要让别人认为我是的样子。可那天我真的因为一些事而心情沮丧。我想强迫自己放下沮丧去工作,这种强迫却造成我从沮丧发展成了焦虑,干脆连注意力都集中不了了。我决定放弃,走出门去。然后那天,我有了一场奇遇,也认识了新的朋友。

 

我参加了一个冥想工作坊。在带领者的引导中,我站在了沮丧的那个我——我的情绪面前。此时我澈然明了,当我没有在看着“她”、陪着“她”、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在批判“她”、不允许“她”存在。而这才是造成我焦虑的原因。我一遍遍对“她”说:我爱你,无论如何。

我好了,当晚做梦还把自己笑醒。第二天,我把工作做了,做得有创意、信心,而这是在前一天的状态下不可能有的创意和信心。

我爱你,无论如何。

这个世界已经不可能更坏了,别担心你竟会让它更坏。亲爱的。不会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