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223491097

和周星驰先生的奇妙往事(四)

5,931 views
(四)
带周星驰回母校人民大学

 

多年之后,我一直以为周星驰给我打电话的那次,是在成都之后。

因为局面有些难堪。但其实我的记忆有误,周星驰并没有多说什么。

大家按部就班地准备北京站。相隔时间也就一周左右。

北京,首善之区,肯定也是来者不善。我又一次提前到北京准备。

上次周星驰出现在北京的校园里,是2001年的北大。那次主要谈论的是《大话西游》,那是70后解读《大话西游》的最高潮的年代。而在2004年,80后一代成长起来,他们是大学生的主力,都是看着星爷的电影长大的。

这一次安排星爷到北京,起初也考虑过清华的。我联系了清华公共行政管理学院的一位朋友的朋友,并到北京和他们当面讨论过。他们说研究研究。后来接到电话说,由于活动的当天,有一位领导人要视察学校,恐有不便。我们也就“你懂的”地放弃了。

联系我的母校,中国人民大学却比较顺利。不知怎的,最后是人大商学院接下了承办任务,而不是我的母院新闻学院。商学院是人大人多势众的大院,由他们来承办是好事,而且还能带动校方参与进来。而我带星爷回人大,确实也有造福人大学子的私心。

成都之行,我们基本没有拉到赞助。北京之行,我们也是最后关头紧急化缘。最后不知通过谁联系到一家电视购物的商家。我们颇有些忐忑,害怕他们会将周星驰的头像放在电视购物广告里,声称星爷为他们代言。于是约法三章。赞助金额其实不多,他们可以让星爷为他们题个词,然后出现在活动背景板上。

电视购物商家听我说到安保的难题,那爷们大腿一拍,我有国家级警卫安保资源!他派了两个精兵强将作为星爷的贴身保镖。

他俩面无表情,身板挺直,一副颇为职业的样子。我和他们说,星爷喜欢保安贴得紧,不要怕有身体接触……

于是在2004年12月14日的北京首都机场外,你可以看到这样的一幅画面,周星驰像犯人一样被两位警卫一人扶一只手臂,缓缓走向接应的汽车。而我正在前面打电话紧急联系接下来的安排。

后来,周星驰又和魏达森说,保安贴得太紧了……

那一次去北京,对我来说还有特别的安排。因为我决定和徐小创同学结婚了。我们也借着那次机会到北京后海办一个party。因为很多同学好友都在北京。

在车上,我和周星驰提起这件事。他很开心地恭喜我,我也适时地从书包里拿出一本婚礼签名本让他题词。他欣然地写下我和小创的名字之后,又给我们画了被一枝箭穿住的两颗心。

这能看出他的童心,毕竟是做了六年儿童节目主持啊。不好意思,我比他后生这么多,却早结婚这么多。

车到了人大,先在西门外吃午饭。这次保密工作做得比较好。直到我们吃完来到逸夫会议中心,才引发了围观。但会议中心的安保也不错。于是在正式讲座开始之前,我们可以在这里开展一系列活动。

先是校长纪宝成和周星驰会面并赠送礼物,然后是央视专访。在这中间,商学院的领导突然找我说,他们决定颁给周星驰“客座教授”的荣誉,连牌子都做好了,就等待会的新闻发布会宣布了……

新闻发布会是我主持的。当我宣布了“客座教授”的聘任,学院领导很高兴,当场颁发聘书。记者们可能就有些不同意见了,认为这是作秀。之前在西南民族大学的客座教授已经让一些人开始批评了。

随着讲座时间的临近,气氛也开始像成都一样变得焦灼起来。我的手机隔几秒钟就被打进一个电话,都是各路记者的来电,但事实上当天我并不负责媒体接待,我的合伙人老牛和其他同事在外面忙这个,我也不知他们和保安究竟是如何沟通的。人大本来也就是一个面积不大的直肠形校区。人马拥挤之后水泄不通。

举办讲座的是人大经典礼堂“八百人大教室”,那时人大还不怎么有钱,所以没有更大的场馆可以举办。这个经年持久的“八百人大”是众多校园话剧和歌唱比赛的热土,是我们的共同记忆,但却实在不堪重负。有票的没票的都想往里面冲。很多关系户也往里面混。

眼看那孱弱的旧木门已经无法承受冲击。会场保安没有和我们商议就把最外面的大铁门索性拴上了。这下一些迟到的记者彻底进不来了。他们在铁门边抱怨着。回去估计有负面报道要写了。

会场里面是一片春风,元秋又一次现场表演了功夫。周星驰像一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受到大家的尊重和追捧。这次的主题是“周星驰的电影艺术与成才之路”——这种主题一般都是主办方为了通过学校的审批起的比较好听的题目,每次都会如此“本地化”一番。

周星驰还回忆了早年跑龙套的生活。他曾经在《射雕英雄传》中扮演一出场就死了的宋兵甲。即使这样,周星驰还是想为自己争取点戏份: “导演本来设计我被人一掌打死,但是我认为这样有点不太真实,于是自己设计了反抗的动作。第一掌我用手挡了一下,直到挨第二掌时才倒地死去。但是导演不满意了,认为这个小龙套占用的时间太长,除了批评一顿之外,还要重拍。”

结束之后,杀出重围又是耗费了一些功夫。车子依旧在学生的包围下寸步难行。但这回没有出现太严重的事情。我们终于驶离了人大。

(本照片由韩晓宁先生提供)

离开人大之后,周星驰还有一个私下的安排,那就是和导演陆川见面。

那一年陆川只有33岁,脸上张满青春痘,他因《可可西里》而声名鹊起。周星驰也很欣赏他。陆川高大,有着北方人的爽朗。但是他在周星驰面前谦逊得像一个学生。尽管从外型看来,他俩并没有多少年龄差距。

吃饭约在首都机场附近。周星驰为自己点了一晚汤河粉。他说他最爱吃的是潮州菜,口味清淡。但是他又对川菜剁椒鱼头情有独钟。

席间他们谈到了《功夫2》的,可是十年来这件事并没有发生。

星爷也把“下一部戏”这个问题抛给了陆川,陆川说他可能将要尝试恐怖片。可是,自己写一部恐怖片,要把脑子写出毛病的。

饭毕,陆川开着他的越野SUV带一群人去机场,吹嘘着他的技术。车上放着明亮的弗拉明戈音乐,一路前进,结果还是在机场高速下来的时候忽然一个急刹车,让黄圣依娇嗔了一下。

坐在我旁边的她埋怨着代言的某品牌手机其实不好。如果不是因为代言,用都不会用的,但合同规定在公开场合,不用被拍到使用其他手机。

年纪轻轻的她开始感受到身为艺人的约束。没多久之后,她和周星驰闹翻,最终独立发展。

没想到一顿饭吃完,等我们来到首都机场的时候,居然还有记者埋伏。当我们乘坐长长的扶手电梯时,摄影记者就站在比我们高两格的上头,劈头盖脸一顿狂拍,没有任何的尊重。于是我伸出一只手掌去挡住那镜头。

第二天,我的手掌上了《新京报》,图片说明是“主办方成了周星驰和媒体之间的一道屏障”。

上海、成都和北京三地的大学巡回活动,终于结束了。我对周星驰有了一些感性认识。我觉得他是一个对普通人极好的人,没有多少架子,但在工作上有自己的要求。他要求了就希望别人去做到。但他不是一个容易开心的人,经常沉默寡言,也刻意和人保持距离。他偶尔会对一些事情好奇,闪现他孩童的心态。但又迅速回复他那鸭舌帽下的冷峻脸庞。

第二天晚上,我在后海的“桥吧”举办了我和小创同学的结婚party。三天后,我们又回到上海在新天地看了《功夫》的首映。对我来说,那个12月真是激越而有趣的人生时刻。

第二年四月,周星驰开始筹拍《长江七号》。他想到了家乡宁波,决定到宁波取景。而我们又一次应邀举办了“星爷回家”的活动。那一次的经历,刺激成都一点也不逊于成都。

(未完待续)

点击这里查看上一篇连载:“周星驰的成都惊魂”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