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彭玮:青年艺术家的“心灵管家”

3,978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52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你长了一张让艺术家信任的脸”

做展览、做活动,彭玮总是要跟艺术家们打交道,他们信任她,连失恋都找她吐苦水。这个业内人称“彭小猪”的姑娘,也真的养过一头猪。

文/王雅

 

彭玮在业内人称彭小猪。彭玮这个名字可能知道的已经不多了,但提起“彭小猪”,艺术家同学们就会眼睛一亮,大呼“知道知道!”

在村里的艺术家们,每当看到一个关于猪的有趣新闻,就会不约而同地发给他们心爱的彭小猪,尤其是在彭小猪养了一头真的猪之后。这头真猪名字叫做“藕霸(音译)”,是它的前任主人,一名艺术家给起的,这名艺术家把自己抛弃了的藕霸连哄带骗塞给了彭小猪。另一名艺术家则给幼年藕霸画过一幅画,画名叫“传奇”。藕霸生得热闹,死得英勇。成年后它与一匹公藏獒战死,因为它觊觎了一匹母藏獒——成就了一段真的传奇。

彭玮就这样停不住嘴地眉飞色舞讲了近10分钟关于藕霸的故事。

(画oba的图片)林伟祥 《传奇》

 

她是爱着这群可爱的艺术家们的。

彭玮是“青年艺术100”的执行总监,“青年艺术100”原本是一个扶持青年艺术家的单个项目,现在做得越来越大,开始有了其他的子项目,团队里人也越来越多。

这个项目的初衷就是帮助那些“食不果腹”但仍想坚持的青年艺术家之中的优秀者,给他们多提供一个展示的平台。每年,彭玮的团队会邀请一组专业评选人,从出生于1975年以后的青年艺术家申请人之中,评选出100名,每名以三件作品参加“青年艺术100”展览。今年是它的第四个年头。

因为“青年艺术100”,很多不知名青年艺术家们得到了和画廊、拍卖商的合作机会。去年还有一个韩国艺术家也因为参展而受到了画廊的追捧。它成了整个艺术生态里的一个全然新颖的物种。很多人曾经看不透,因为之前完全没有仿照对象,它就是彭玮的恩师赵力带着彭玮一伙人凭空创造出来的。

2014年度青年艺术100北京启动展 团队

 

这份工作成了彭玮真正的事业,也成了她的生活,又实现了理想。

生于1985年的彭玮直至今日的故事,可以有两条线索,一条是她和父亲之间的趣致而深厚的父女之情,一条是她如何成为了艺术家们的“心灵保姆”,实际上,这又是同一个故事,因为彭玮的父亲就是画画的,她正是在和父亲共同走过的情感历程里,明白、理解、爱上了艺术家群体。

彭玮嫁得也跟艺术有关,丈夫是一本艺术类杂志的执行主编。

 

画画的父亲和不会画画的女儿

听彭玮讲完青年艺术100是如何想要帮助青年艺术家的故事后,我第一个问题是:“你自己想过当艺术家吗?”

“这!这我,我可有话说!”她的开场是这样的,“我的经历还是挺神的……”然后,一个卡通连环画般的父女故事展开了。

 

 

第一幕:拔苗助长

“我爸爸是画画的,不过在我上大学之前,在艺术方面我跟他的交流是很少的,因为他总是自己闷着头画画什么的,都不管我。我挺讨厌这一点的。

小时候他带我去教小孩画画的学习班画过,但是我画了几天觉得好差啊,怎么画都觉得不像我画的那个东西……但我爸就坚决觉得他的女儿一定要是画画的,但是我又很讨厌这个事情。

后来他让我参加一个比赛,我说,‘那个,明天要画画,我画不出来。’我爸说:‘我给你打个草稿!’(笑)就给我画了一个草稿,并说:‘很淡!你明天照着这个勾一遍线,然后上一点颜色就行了!”(笑)然后跟我说:“你看,你还是可以画画的!’

后来僵持了一段时间,我爸又说:‘那你不画画也可以,但总得要搞艺术!’”

我发现在彭玮眼里,父亲是一个既“讨厌”又可爱的人,父亲实际上是尊重她的主见的,但又很真挚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愿望,在彭玮的叙述里,父亲的表达带有一种纯真。

“你是不是还是挺崇拜你爸爸的?”我问。“那,必须崇拜啊!”

第二幕:瞒天过海

“高中的时候,有文理分班,还有学艺术类专门的班,我爸说既然近水楼台啊就又想让我学艺术,我说行(咬牙切齿表情),咬咬牙我就又去了。

他也教我的一些同学和朋友画画,别人画上去的素描都特别干净,那种干干净净的排线,我就特别羡慕人家那整整齐齐的。而我,每天只要画了素描,我手上全都是黑的!包括画面上都是黑的!我画了一个月之后,死都坚持不下去了,我说不行这东西,这不完美!我特别难受,我也是天秤座的,特别追求画面的美感啊,外貌协会的,我怎么能容忍这种画面!

我爸就说那算算算了。我爸其实也是我稍微一真的反抗他也并不会去怎么强迫这样子的人。”

彭玮最后还是选择了她喜欢的文科,她说自己特别喜欢历史。后来,高考即至。

“我还在那想象了一下我要去历史系,憧憬了一下。结果,我爸偷偷地做了一件事……

艺术类院校报考要提前填志愿,我爸有北京情结,因为我们家不是北京的,是湖南的,做艺术的人,都想要来北京的。他悄悄打听了一下中央美术学院的专业都有哪些,正好有一个不需要画画也不考画画的‘美术史’,他就悄悄帮我报了一个名,我跟我妈妈完全不知情。

偏偏我高考的时候出了点状况,我发了烧,我不是考试型的人才,一到大考就开始出状况,而且湖南分数特别高。当时我的同桌是文科状元,我们还曾经畅想一起在大学校园手拉手当学霸的情景,结果人家文科状元了,我差了几十分,当时是可以上人大,这个时候,我爸兴高采烈地出现了!”

彭玮模仿她爸爸的样子:“我跟你说你看,我给你报了这个,你不是特别喜欢历史吗!然后又能和美术结合在一块,美术史!你看,正好!你就去上吧!我说行吧。”

彭玮的选择让眼巴巴希望多培养几个名校生的班主任大跌眼镜,连声哀叹。“‘中央美术学院是什么?!’”那时候在人们眼里,艺术只是学习不好之后不得已的选择。

 

第三幕:小鸟出笼

彭玮把全部家当打包了八个箱子,八个同学一人拎一个把她送到火车站,浩浩荡荡来到了北京。“他们看着我的包说,这是一辈子也见不到你了的节奏啊。”终于要独自生活了,她的心情还是相当雀跃。

父母送她进校,走的时候父亲说:“你学这个专业吧,就做好一毕业就失业的心理准备吧!”这是安慰呢,还是安慰呢……

彭玮学的美术史专业在大三开始分成三个小班,分出美术史、文化遗产和艺术管理三个专业,因为感觉艺术管理这个专业相对而言还是有一定的就业目标,就是去各类美术馆、艺术馆、博物馆,并且“不用做学究”,彭玮觉得更适合自己。彭玮就成了全国第一批“艺术管理”专业的学生。因为是第一批,老师们也有点摸着石头过河的感觉。

毕业的时候照相,穿黑色学士服的彭玮身后刚好站了一个穿蓝色硕士服的路人甲。父亲说:“嗯……我希望你将来也穿蓝色的。”两年后,彭玮考上美术馆馆长的硕士研究生。照相时,身后却不巧又站了一名穿红色博士服的路人乙。父亲又说:“嗯……你最好将来也能穿红色的。”

彭玮说,和父亲的相处就像是一路过关,看来最后那个“大boss”还没到。这个博士,看来她几乎一定是会去考的了。这是女儿真心想送给父亲的礼物吧。

不过对该情节中的一点,我有疑问:“你爸爸说你学的专业一毕业就失业,那他是怎么想的?”

“他想的特别好,他说,你就当个自由撰稿人,赚点稿费什么的就可以啦。”

“那你后来做的工作,他都满意吗?”

“只要跟艺术有关系,他就都满意,他说‘钱,不是问题!要有艺术理想!’”

“其实我曾经对他也不够理解,后来我在家里看到他记的六大本日记,我刚上大二的时候,有这样一段,‘我觉得她看上去挺失落的,这一年过的不好受,但是这一次我来北京看到她的整个面貌都有变化了,我心里觉得有点安慰了。’我这才知道父爱也是很细腻的。”

彭玮在刘恺作品《弄臣》前

 

“你长了一张让艺术家信任的脸”

彭玮在艺术圈行走,别人送了一句:“你长就一张让艺术家信任的脸。”你跟我们都站在艺术家面前,他就能把画给你,不能给我们。”

从艺术管理专业毕业时,因为感觉迷茫看不清方向,彭玮考研,但落榜。可机会天降,她的老师把她介绍进了一家画廊。那是在2007年。这个画廊在798的一个民居里。

“当时国内的画廊刚刚起来,数量很少,在画廊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画廊主是上海人,处女座,对工作细节要求特别严格。”(“你爸爸是什么座的?”“我爸是巨蟹的……但他上升处女座!”)

“这个老板事无巨细要求到每一分每一寸,我一个人要顶所有人的工作,特别操劳,换水、贴壁纸、设计海报、外联……会不会都得干,不会也得学,连网站后台都是我管,所有事干了个遍。这两年也慢慢知道了艺术界的一些事。现在想想所有的经验都是那时候积累的。”

两年后彭玮辞职考研,在考完后、发榜前的几个月间,她的老师赵力发现她是个很能干的姑娘,就招她去编书。成绩下来发现考上了,赵力舍不得她,于是她在读研期间继续在赵力管理的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做事,研究生毕业延期了若干年。

除了编书之外,赵力开始操办论坛。“结果,整个论坛又是我一个人!”

“从联系国内外的专家学者,到给他们定机票、酒店、接机送机,到现场服务、论坛搭建、人员组织,各种事儿,我觉得,那个画廊真是没有白待啊,都用上了。这样的论坛我做了三年,基本一个人撑了整个论坛。”

那时候她做的事跟专业无关,属于“不务正业”,但她越来越发现,自己开始走对路了。“传统的美术馆我去的越来越少,那种殿堂级的美术馆会在人心里制造一些落差。我坐在里面,各种想象自己,觉得好像不合适,还是应该在外面野生状态自由发展比较好。”

做展览、做活动,彭玮总是要跟艺术家们打交道。

名泰空间展览项目-彩票计划

 

“因为我爸是艺术家的关系,我就知道怎么样跟他们打交道,我会很顾及他们的点。”

当别人说她长了一张让艺术家信任的脸时,她想,哦,“那么我可能注定就是要做这样的事情。”

他们当时陆陆续续跟画廊一起合作给一些年轻艺术家策划了一些展览。“我愿意跟年轻艺术家打交道。慢慢做着做着觉得年轻艺术家实在是太需要帮助了。”

“我当时经常往村里跑的。坐在那,跟他们谈谈,安慰一下他们脆弱的心灵。艺术家都愿意跟你交朋友,艺术家的社交面挺窄的,他们比较封闭,吐露心迹的渠道比较少,一旦跟他们聊上了,他连失恋了也要跟你讲,‘哎呀我失恋了我好难过,我都不想活了’,他们都是这样的。”

“你撑住!撑到明天!撑到明天我带东西过来看你!”彭玮就会赶紧先急救,然后第二天提着东西跑过去,“你要活啊!你一定要活下去!你真的要看开点,看开点,这个问题是小问题。你是要成为一个伟大艺术家,你要想这个问题!”

除了心灵按摩之外,彭玮还提供更实际的活动咨询服务。

艺术圈会有一些不靠谱的事情,这让艺术家们戒备心重,担惊受怕,“所以遇到事他们就会来问我,哎你觉得这个人靠不靠谱,这个事靠不靠谱啊。现在基本上,就成了这样一个关系,不单单是有事情他们会找到我,而是他们私下里也会问我的很多意见。”

而彭玮也会注意不去左右艺术家们的想法,“我会说这个活动我了解,但我给你讲完之后,你自己看适不适合你参加。”

“他们说,嗯,彭玮,你快成为他们的保姆了。

我说对,我就是为他们服务的。他们有什么问题搞不定的,就都是我的问题,都往我身上推吧,脏水也往我身上泼,我都帮他们挡着。

后来当彭玮在微博给自己取名“彭小猪”之后,这个名字,就在艺术家圈中,传开了。

“青年艺术100”这个项目,因着青年艺术家们对彭玮和赵力的信任,也就应运而生。

而因为父亲,阴差阳错地学了“艺术管理”这个专业的彭玮,也就这样亲身回答了这个当时的新兴专业可以从事什么职业的命题。

 

#本文为中国三明治与“青年艺术100”合作报道项目,我们将志愿与“青年艺术100”报道一批中国青年艺术家的生活状态。#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