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张志伟:声音设计师+音乐人,《万万没想到》

6,134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56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他们练琴是为了考学,但我做这件事能让全校都认识我。

摇滚少年张志伟和妻子组了个以民族乐为主的小乐队,创建了国内高校中第一个“声音设计”专业,又因自己没有实战经验辞职去了互联网公司,这些看起来不怎么搭界的身份引人遐想。

 

文/崔宇旗 编辑/王雅

 

网络热播喜剧《万万没想到》里有许多有趣的音效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这些音效出自专业“声音设计师”之手。声音设计师是一个对大众来说还很陌生的职业,而张志伟是国内高校中第一个“声音设计专业”的创建者之一。

知道张志伟,是因为京剧裘派传人裘继戎。在采访完裘继戎之后,他说,“给我做音乐的音乐人也很有故事”。点开裘继戎发给我的张志伟的微博主页,看到张志伟的头衔,一堆看上去不怎么搭界的组合:“良人”乐队主创、声音设计师(搜狐畅游)、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声音设计教研室主任。引人遐想。

又看到他在果壳网《万有青年烩》上的一段火爆视频,叫做《僵尸们到底想说什么》,视频中,他大谈嗜血音效的制作方法,僵尸的后期拟音、配音技术等,该视频点击率仅次于北大才女蒋方舟的演讲。确实有趣,我想。

在上海五原路边的一个咖啡馆,见到了从北京来参加上海国际艺术节的他。在去年的上海国际艺术节上,由他担任音乐人创作的京剧街舞剧《融》引起了谭盾、杨丽萍等艺术家的关注,这次他又带来了自己创作的两个作品。

他下飞机放完行李就赶了过来,头上还带着汗珠,长发微微挡住微胖的脸,而一种平和淡定的气场扑面而来。

2010年,张志伟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创立了国内首个声音设计专业并担任教研室主任。他培养了两届学生,他们毕业后都去了互联网公司做声音设计师。这时候,张志伟发现自己能教给学生的不足够了,“我只有教学的经验和专业的知识,没有实际项目的经验。”权衡了很久后,他就辞掉了大学里的职务,也去了互联网公司。“商业公司还是有很多值得你去理解的东西。”他说。

至此,从山西农村走出来的31岁的张志伟完成了他从大学教师到互联网公司设计师的转化。不过,其实他始终是一个音乐人。或许,“良人”才是他的最大标签。

 

张志伟从中专开始学音乐,他进了音乐特长班。一年暑假,学校给布置了两个作业,其中一个是练习一首钢琴曲,村里原本没有钢琴,而刚好张志伟家门口的幼儿园买了一架钢琴,张志伟就和园长说了一下暑假在那里练习。“等到开学’试唱练耳’的时候,课间他去弹琴,弹完回头一看,全班人都不吭声了。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把钢琴作业弹下来,突然就觉得信心大增。”

他也开始玩流行音乐和摇滚乐,不断享受着从音乐中找到的自我和存在感,“他们练琴是为了考学,但我做这件事能让全校都认识我。

坚持音乐说白了源于内心的骄傲,它可以满足你炫耀的心理,我发现这个感觉很好。当然这个只是一个开端,后来考学,继续学习音乐。

2008年,当时的摇滚少年与妻子成立了一支叫“良人”的乐队。 “良人”是“两人”的谐音。

张志伟与燕子组成了“良人”音乐组合

 

上学时他们是同一位老师的弟子,之后一起在大学工作。他们在专辑的介绍里写着“良人,是两个喜欢音乐的孩子想为世界创造一些本真、纯然的声音。”他们的音乐是随着个人的感受和体悟去自然创作,有了感觉才写,所以节奏很慢,一年只会创作一到两首歌出来。张志伟笑着说:“有的时候我们会在去年有一个想法,在今年创作,在明年录音,慢工出细活嘛!”这时的他,已经在单纯而平和地享受音乐本身。

良人不紧不慢地创造了许多带有古意感的音乐,给了装饰过多的都市生活一些纯天然的惊喜。这样做似乎与当下音乐快速流传并消失的节奏不符。但当你听过他们的音乐之后你会觉得他们这种难得的缓慢是多么有存在价值。

良人也并没有在推广自己上花费过精力。甚至当张志伟觉得某个作品现在看起来不让他满意,他就会把它从网上删掉。

他这样介绍他的音乐:

《阿依几几》,是彼时我们穿行于大凉山云端山涧中,一位披毡的彝族女孩摇曳轻唱的山歌。怀念,在大凉山采风的日子。
   《梦中的额吉》,多年前,相识的北漂蒙族友人钟爱故乡的一首歌《梦中的额吉》,孤独时众人不禁慢合轻唱。今懵懂褪去,青春燥热化作平静。离乡久远时,生出更多对亲人、故土、童年之疯忆,唯此曲慰籍。(额吉:母亲)
   《那一年 那一世》,常有人称喜欢仓央嘉措之诗文,此歌歌词便是其中一首。入藏时曾与藏民共唱此歌被误认为同族人,后豪饮青稞酒、食牦牛蛋

 

 

三明治:你是做音乐出身的,设计和艺术是有很大的区别的。这两者的关系如何协调?会不会在创作音乐的时候加入一些设计上的手法?

张志伟:正式入行去做商业设计也就一年的时间,之前一直当老师做音乐。我曾经在搜狐做过一个比较大的讲座。当时列举了艺术家和设计师的区别——艺术家表达自我,设计师表达产品。刚进公司面临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以前我认为把自己表达得越纯粹就越牛,但是作为设计师要先照顾好你的产品。

今年我发现又回到了原点,虽说照顾产品是前提条件,但是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能做到。那到最后你拼的是什么,拼的还是那个自我。或者更精准些,拼的是谁更能打动人,它需要一个自我的感受。其实艺术不也一样吗?你做艺术也要考虑受众那样的问题。

 

三明治:你在互联网公司得到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张志伟:进入到互联网行业,我切身感受到互联网营销的重要性。以前是一个老师,天经地义是教人,老师教书学生给你反馈,这是一套生存环境。到了尤其是搜狐这种很成熟的体系,它的反馈来得更加直接。我也在潜移默化接受这些东西,但是我希望我了解到这些手段和规则可以更好地帮助我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音乐。

 

三明治:无论是独立乐团、大学、互联网公司这些领域的游戏规则都不一样。人们容易把自身的幸福寄托于他人,社会或环境,借以获得心灵的安全感和舒适感。你是如何冲破自己的安全地带的?

张志伟:我在玩摇滚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么一个现象,无数的人在玩地下摇滚乐。但是生存问题很严重。那会觉得应该尽量避免这个问题,于是我去大学教书,因为教做音乐与做音乐之间是没有什么矛盾的。我们学校是私立的,在那里混得越好安全感越强,你看我这个劲儿也不是体制内的老师。到我这个年纪大家已经定了自己的追求了。

现在从老师转变成设计师倒是有些矛盾,设计毕竟是纯粹商业化的要为用户服务。我尽量会把两者分开,人在这个社会还是要学会协调。

 

三明治:作为声音设计师,你是如何去创造生活中没有的声音?

张志伟:声音设计呢简单地说可以分两类,一类就是真实的,另一类就是非真实的。你看好莱坞的电影所有的怪物都是虚构的,但是你觉得它很真实,为什么呢?因为每一个怪物它都有生活原型。比如飞船发动的声音,是不是就是公交车引擎的声音?再看恐龙,是不是就是老虎的叫声?你看变形金刚的声音它就是与机械传动的系统有关。在学校我们会花一节课专门去讲机器人的声音。你看机器人抬腿,听上去是一个声音但其实不然,机器人腿要提的时候是什么装置,膝盖动的时候是什么装置,腿然后抬来再落地触碰的声音,所有的声音其实真实生活中机器都有。

 

三明治:你大学本科的专业是什么呢?大学的时候还玩摇滚吗?

张志伟:我读的是音乐教育。当时没有流行乐的考试,其实我一直玩的都是流行音乐。我不是特别喜欢学美声,这个东西本身不错,但是没有办法去表达我认为的那些东西。相比之下键盘还好一点,可以随便弹奏,但我有很多同学学了很多年钢琴,他们除了看谱以外别的东西碰都不能碰,怕把手形弹坏。我是一上来就各种野路子弹,国外的各种摇滚的爵士的都去玩。反正我也就玩坏了,就随它吧,哈哈。

之前的经历算是启蒙铺垫和学习,到了大学才开始真正玩摇滚乐队,那是目前为止我认为最重要的一支乐队。乐队最开始叫“地火”,但是每次演出不是赶上学生运动,就是因为哪个院长看我们不顺眼,说你们这种音乐不能演,总是由于各种原因不能上台。后来一个兄长就说要不换个名字改改运气?于是改成了“帝国”的“帝”。改了之后就发现好很多,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乐队一直玩到快毕业。

当时我们在的城市非常小,觉得这里一个文化沙漠,我们想要改变现状。但是现在想想,很多雄心壮志都很难实现的。

 

三明治:你当时怎么会有成立“良人”组合的想法?

张志伟: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我不想玩那些大的乐队了。有一年我去北欧音乐节,发现欧洲有很多一男一女的乐队组合,一个人主要负责音乐一个人负责唱,或者两个人一起创作,形式上也很自由。另外一个原因是也没人和你玩儿了,就我们两口子开始玩这个东西。所有音乐都是我自己来的话不用受太多别人的约束,尤其是在早期,最好是我可以迅速解决掉问题拿出成果给别人看或者做出想要的东西。

 

三明治:你们在组合的形式上和别的夫妻的区别是什么?

张志伟:我主要负责创作音乐和演奏,她主要负责唱。我们的很多创作都是一起的,所以最后当音乐完成呈现给别人的时候一定是我们两个一起调试出来的。以至于本来是两个人,我作曲你唱歌。最后变成良人是一个主题,它反馈给我应该做什么音乐,燕子应该怎么唱歌。燕子以前是学美声的,所以当下的流行歌曲对于她来说可能不是那么会唱,民族的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唱了。但是就是慢慢做这些音乐的过程中她也悟到要怎么唱歌了。

 

三明治:听说妻子燕子在怀孕期间还坚持唱歌,有人说良人就是在用生命唱歌。

张志伟:燕子怀孕的时候刚好赶上“帝火”十年的巡演,当时觉得太难得了就去了。我们有一首歌叫《梦中的额吉》(点击阅读原文试听),这首歌是讲母亲的。燕子唱这首歌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的母亲得了重病还是晚期,而她又将成为母亲,百感交集吧。

燕子母亲是农村人,不是那么擅长表达和欣赏音乐,但是病重的时候老母亲就经常会说“给我放放那歌”。有一次重度昏迷,她说她一直听到窗边有燕子的声音,然后就醒了。

后来燕子母亲出殡那天我在前边开车,她在后边就是一遍遍听着这首歌。

 

三明治:组合创立快七年,人们常说夫妻有“七年之痒”,“良人”在这个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什么瓶颈?

张志伟:创作瓶颈目前暂时没有遇到过,因为我们大概一年做一两首歌。可能是今年想明年写后年出,慢慢打磨,反正不靠它盈利嘛!我们本来就是从最底层来的,没有任何一个包装团队、营销团队、策划团队。关注的人多点很高兴,没有太多人关注我也觉得没关系。从现在反馈来看有一部分人很喜欢,他们给我的留言我都会看,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每周都有人来听良人的歌真的很开心。

 

 

三明治:现在很多人会参加《好歌曲》这些选秀节目为歌者提供了更大的舞台,参加这类节目吗?

张志伟:很多朋友推荐我们去选秀,我并不排斥但一旦有很多改变就不参加了,我希望像裘继戎那种,比较原汁原味去展示一下,名次并不是特别重要。裘继戎的演出之后听众的黏度非常高,对于他来说只是缺一个展示的平台。

 

三明治:良人音乐的受众一般是什么样的群体?

张志伟:我以前自己也会琢磨,这首歌外国人听的懂,那首歌有内涵的人听的懂。可是我今年有一个感受——当下的中国人有一个现象:他非常渴望精致的好的中国文化的音乐。

现在凤凰传奇很红,因为我们是从革命年代过度过来的,于是这种集体性的音乐带来了情感共鸣。李玉刚的中国风也不错,最起码有京剧文化的味道在。但是慢慢的你会发现大家的口味上来了。现在国画、艺术品、设计品只要和中国文化有关系的都受到很多人的喜爱和关注,大家很渴望。对于音乐也是这样。我之前做的和以后做的音乐更希望给这部分人听。或者我想做出我能理解到的中国文化。

 

三明治:良人的音乐与其他人的音乐不同的地方在哪里?

张志伟:古典乐,摇滚乐,电子乐尝试绕了一圈之后我发现它们终究不是我熟悉的。以前在山西一出去就是各种各样的寺庙,随便踢一脚就是一千多年的东西。我5岁起听晋剧,听民歌、听父母辈唱红歌唱了那么多年,这些才是我的生活中的声音,这才是中国人日常生活中的情景。我创作了一首《驾鹰尊者》,讲的就是这种熟悉的感觉,就像密斯说的“less is more”,创作的时候会为了表达一种本质的东西而删减掉次要信息,《驾鹰尊者》里几乎没有民族乐器,但是要让你听出来里头的中国味道,我觉得它会比之前的作品更深刻。

 

三明治:除了制作良人自己的音乐,你也在尝试与很多跨界的艺术家合作。和裘继戎合作的《奈若何》感动了许多人,作为一个没有学习过京剧的音乐人,你如果将戏曲与流行音乐结合,最后呈现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

张志伟:这本来就是当下人的一个音乐语境,京剧不也是三百年前的流行音乐吗?它当年火的时候也没有考虑三百年后的事情是怎么样的。创作那首歌的时候我把《霸王别姬》看了很多遍,我觉得就是我自己的一个角度去理解去创作。

当时我们觉得既然裘继戎唱那么肯定得和他有关系。那我就问他:“花脸里面代表曲目有什么?”他说:“《霸王别姬》”我说:“是不是和张国荣演的那部有关系?”他说:“都有关系”。当很多相关信息都联结起来的时候,我却开始有点发愁。比如说《霸王别姬》有首主题曲《当爱已成往事》,我并不想走那种曲风。到底写些什么成为最困难的事。后来我就去看裘盛戎先生《霸王别姬》的音配像,看完发现有一个特别好玩的点,我问裘继戎:“你知不道知道《霸王别姬》里面的龙套演的什么?”他说他不知道,可能当时没有那个意识。我说:“你有没有发现跑龙套唱的那两句特别好听?”

“沙场壮士轻生死,十年征战几人还。”

这句既是唱给项羽听劝他投降的,同时又讲了整个戏的人物的命运走向。“轻生死”但是又“几人还”这是很凄凉的感觉。我就把这种感觉抓住,把它稍微改变了一下写成了副歌。然后用了之前积累很多年的作曲技巧把主歌写出来。这首歌写完第一次听的时候,他们所有人听完空落落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对不对。我们团队的人说“在我的经验里没有听过这种声音”我说:“这样我们就录吧”录完之后,结果呈现出来效果还是不错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