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杨颜:以画画进行心理疗愈的美术老师

5,039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58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我希望孩子第一关注的是画画的过程是否快乐” “拿奖专业户”杨颜的诀窍是启发式的教学方式:不以会画某一幅画为目的,调用孩子的全身感觉器官,让他们拥有自己的个性思维和表达方式。

 

文/李米  编辑/王雅

作为儿童美术老师,杨颜很“霸道”地认为,美术应该全民学习,作为必修课,就像数学、语文和英文一样,“虽然它关注孩子的兴趣,但并不能由孩子自己的兴趣决定学或者不学。”

“霸道”简直就是杨颜的标签。

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儿童美术教育市场,她不做广告、不发传单、不搞促销,试听课也收费,甚至于,来学画的孩子家长还要被面试。但她的儿童艺术工作室活下来了。

“我们发现,个别的孩子不能绘画,他们不能绘画的原因并不是绘画能力的不足,实际上是一些小小的心理的障碍,甚至是和父母的关系问题造成的影响。所有的的艺术作品都是由心而发的,我们希望孩子们都能由心而画。”

就是这个原因,让杨颜觉得美术教育是人格教育、心的教育。

杨颜的心画艺术工作室在上海有三间教室。徐汇区的这间,她从六年前开始教第一批学生起,一直用到今天。

走进这个老式公房小区,单元楼下的绿色大铁门上,锈迹斑斑之外,还留着不同年代粉刷墙壁留下来的,深深浅浅的灰白色斑点。抬手按响门铃,一楼昏暗的楼道里传来“吱呀”一声,有人从门里探出头张望了一下,回手打开了楼道大门。

开门的就是杨颜。她穿着件修身考究的小立领改良中式上衣,一丝不苟地盘着头发,说话不紧不慢,矜持中带着些羞涩。教师家庭出身的她,从小热爱美术,高中正式拜师学艺。高考时,她听从母亲的意见,也报考了师范院校,“小姑娘,做老师有寒暑假,挺好的!”

大学毕业后,她如愿来到上海郊区的一家校外艺术教育机构,当上了书法老师,之后转作美术老师。4年间,她的美术教育事业成绩不错,她辅导的的孩子在大大小小的儿童美术大赛中屡获殊荣。

接下来,她就单枪匹马,创办了自己的小小工作室。

转眼又6年过去了,坚持只按自己的方式做事的心画艺术工作室做成了块招牌。

 

三明治:据说你曾经是拿奖专业户,为什么你会得到那么多奖项,有什么诀窍吗?

杨颜:我想最主要因为我的教学方法是启发式的,所以大家都说我的学生作品非常具有灵性。

通常参赛作品,老师都会帮小朋友操刀,而我都是直接将参赛主题设计成一节课,学生在完全不知情的状态下,毫无压力地就完成了作品。

所以即便是市里规格最高的儿童美术比赛,我也有3个学生获一等奖,还有一个小朋友可以选送到日本交流。有同行私下跟我说: “你知道吗,这次你送的两幅一等奖作品,在座的专家评委都是给5分的。一般很少有作品能全部专家都给满分的!”

他们说我是在用培养大师的方法教孩子。

 

三明治:你的启发式教学方法可以更具体地讲讲吗?

杨颜:比如写生,如果我们要画一株植物,我会让孩子去触摸它的根茎叶,感受叶子的厚薄质感,边缘是毛糙还是光滑,所有的细节,都要动用孩子的感知觉去观察,然后让每个孩子尝试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出来,最后才是将他们独特的感知觉通过画笔表现出来。

这才是心画的写生,而不是象成人那样,放在那儿,看着它,然后画出来。

6岁前的孩子感受世界的方式是全方位且动用了全身的感觉器官来感受的,所以我让孩子们用视觉、触觉、嗅觉、听觉等等方式来感受,随后把这样的感受表现出来。这样他们可以了解到自己对世界的认知和理解。

又比如,我从来不教孩子画简笔画。简笔画“简”掉的,就是孩子自己的感知觉,自己的观察过程。学会简笔画后,孩子就只会用概念化的形式,去表现他的所思所想,最后他自己的感觉和思维就被弱化了。

简笔画画出来每个人都一样的,完全没有个性。而正是个性,让每个人拥有不一样的美。

 

三明治:听说您还挑选学生家长,家长需要面试吗?

杨颜:是的,我会对学生家长有所挑选,我们做的不是功利的教育,是适合孩子身心发展的教育,如果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太过于功利,我可能不会接收这样的家长。

 

三明治:如果家长跟您的教育理念有冲突,比方虽然来的孩子很有绘画天分,但家长的期待孩子的作品是那种简笔画式或者干净艳丽的作品,你怎么办?

杨颜:这确实很难。我会为孩子遗憾,而且真的遇到过很多有天分的孩子,状态、专注度、画笔下的东西,我都很喜欢。但是,家长一下课就跑过来问:杨老师,我孩子怎么画那么乱呀?今天为什么要这样上课?会问很多细枝末节的东西。这时候我就觉得很为难。很多时候,家长其实只满足于自己不断地问问题,也根本没有“听”。至于你解答了什么,他们其实几乎完全没有听进去。这时,做再多的解释,也没有用。我一般就建议家长回家跟孩子沟通,用心看看孩子的画,问问孩子画画的过程中的感受怎么样。

 

三明治:听说你的工作室还涉及到绘画治疗和家庭教育咨询?

杨颜:是的。

很多画室都是为了一张画而画,甚至追求的只是画面的一种效果,给到家长的一种效果。可以说是在“做”一种效果,而我们会更关注孩子绘画的过程,心灵的表现。

为此,我还自学了心理学的课程,我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获得了NLP执行师和时间线治疗师资格,这让我能够帮助孩子和家长运用绘画来达成心理疗愈。

这也是我的工作室取名为“心画”的原因。

 

三明治:之前在体制内的校外艺术教育机构工作,是你创业前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一份工作,你对那段工作经历满意吗?

杨颜:我喜欢那份工作,很自在,我完全可以按照自己对艺术对孩子对教育的理解来排课。虽然没有经验,但很锻炼自己排课程,做教育的能力。

 

三明治:听起来在体制内的艺术教育机构当老师,既符合父母的期望,也发挥了你的特长,还收获了许多业界的认可,是什么让你放弃这样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自己创办工作室的?

杨颜:当时我在郊区,其实同事们不能接受这样的一种教学方法,包括周围的家长对美术教育的理解也比较落后。我希望有一个更能自由发挥我教育理想的环境,我是把教育当作理想来做的。而四年的儿童美术教育的成功,让我觉得我完全有能力在上海市区发展,就决定自己开工作室了。

 

三明治:儿童美术教育市场竞争激烈,你的工作室是怎么开始的?

杨颜:我一开始是在“李跃儿论坛”发表了一些美术教育观点的帖子,被一些推崇新教育的家长关注到了。然后有位热心的妈妈邀请我在一间“蒙氏幼儿园”开讲座,后来,就组了第一个班。所以,第一批学生就不是自己招生过来的,可以说是家长主动找上来的。现在我们在上海已经有了三个教学点,从来没有做过商业推广,都是通过一些公益讲座和学员家长的相互推荐。

 

三明治:现在跟你学画的孩子还参加比赛吗?有时候家长需要第三方的评价,否则大家怎么就知道,你这种美术教育的方式是好的呢?

杨颜:之前拿奖太多,所以也看淡了。而且我也不认为得奖就能代表孩子的一切或者代表我的一切。经常会有我觉得很棒的孩子,并没有拿奖,而我觉得相对普通的孩子,反而得奖。只是我这边的概率很高,大部分孩子都能得奖。但是有时和我对孩子一贯的观察会有出入,我觉得这样对孩子不公平。

但凡参赛,孩子就有期待。落选会有失望。从前我之所以会在上课的时候让孩子去画参赛作品,也是弱化参赛概念,孩子根本不知道他是在参赛,只会得奖后通知。即便这样,还是觉得对于没得奖的孩子有压力,甚至给家长也造成压力。

我希望孩子第一关注的是画画的过程是否快乐,我们的家长关注到的是孩子每次上课后的收获 ,而不是暂时的结果和评判。

作为老师,我很希望家长都能对儿童的美术心理有多一些了解,知道小朋友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是怎样画画的,以及你自己的孩子,他的绘画特点是怎么样的。

 

三明治:你还喜欢原创独立音乐,儿童美术老师跟独立音乐……听上去挺有趣,这个爱好跟工作有关吗?

杨颜:这个爱好也是我本性使然吧!我喜欢自然的发自内心的本真而独特的东西,而那些独立原创音乐作品也正是有这样的特点,而且那些音乐人自身身上也往往具有对音乐独立而执着的追求,这样的精神状态我很欣赏。

 

三明治:对工作室的未来有怎样的规划?会考虑引入投资,做得更大吗?

杨颜:对于“心画”未来的规划其实一直在考虑,我喜欢自己所做的事情,也喜欢和孩子在一起,我的愿景是希望能把“心画”的教学理念和精神传递出去,让更多的家长能真正理解儿童美术教育,但是自己不擅长做推广和管理,所以也希望能有对艺术对教育感兴趣的朋友一起加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