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荣浩、张伦硕:韩国创业三明治也是蛮拼的

4,011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59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金荣浩和张伦硕,两个三十出头的创业者,都来自韩国,都是没有服过兵役的特殊才能人士,也都胸有大志。

他们的APP都早已登上过榜单头名,却依然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甚至要把时间按照五分钟为单位分成小块进行管理。

 

文/王雅、杨楚

生于1984年的韩国创业者金荣浩近一年来常常要来中国谈生意,他发现自己面对的都是一些“85后”,这和韩国的情况很不一样。思考了一下之后,他得出结论,这是因为韩国人要服两年兵役导致的。

中国人果然跑得太快了。而对于现在的移动互联网创业者来说,两年还真是一个太输不起的漫长时间。

金荣浩这个做App的创业者,三年来竟然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每周要工作100小时,“有一次开着车差点都要开进汉江里头去了”。不过你看他面对媒体采访的时候,在Showcase上做展示的时候,带着创业队伍集体“杀”来中国的时候,还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我发自内心地说他保养得太好,像90后,他笑得又开心又憨实。

 

 

其实金荣浩自己并不是一个典型的韩国青年。他从上高中起,就开始只按自己的想法生活了。他喜欢电脑,就把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在了这上面,而不是在学业上,这主要是因为他的父母和别的父母不一样,他们从不干涉他。而金荣浩歪打正着,他最后作为电子工程特长生被招进了大学。

而他也并没有服过兵役。韩国的兵役政策有一条,如果谁有特殊才能,就可以以去公司工作代替服兵役。这是不容易得到的机会,而他这个电脑工程高手又得到了。他在一家公司做软件开发,两年之后重回大学,发现学校里教的东西更没意思了。

巧合的是,这次我们采访的两个来中国参加北京创业巢Showcase活动的韩国App创业者,都是没有服过兵役的特殊才能人士。

另一位是1983年的张伦硕。这是他第二次创业。时间对他来说也是分秒必争。他读大学时第一次创业,当时白天读书,晚上工作,加一起每天12个小时以上,光保证总量还不够,他“每天把自己的时间按照五分钟为单位分成小块,然后对每块的时间进行管理”,还“列了一张时间表,每五分钟的计划都列了出来,按着那张表一项项完成。即使是课间的十分钟,也是要完成点什么的,做作业或者是工作。”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

现在,他们和中国的小伙伴们对接了。

金荣浩做的是“怪物闹钟”,一款闹钟类App。张伦硕做的是“Pikicast”,一款为35岁以下年轻人提供内容的社交媒体App。

我们来看看他们各自的故事吧。

 

 金荣浩+怪物闹钟:“全球化市场原来就在中国”
   
   

 

金荣浩一开始只是想和几个“爱好相同、年龄相仿的人一起做每个人又喜欢又擅长的事情”。最初他们是五个人,三个做开发软件的,两个做设计的。

但是,他们从自己的喜好出发,做了五六个手机程序,发现都不太受市场欢迎。

这些不太受欢迎的程序有游戏软件,有做尿检的健康类软件,有制作简历的等等。“然后我们转换思路,开始想大家都想要什么样的程序”。

“我们发现第一是社交类,比如微信这种,第二是照相类,第三是生活类,比如日历、闹钟、记事本等。我们发现前两类已经被做得很成熟了,而第三类里头还真的没有特别吸引人的程序,我们就想,那这几个哪个是硬性需求?于是选择了闹钟。”

2011年,“怪物闹钟”在韩国上架,6个月后下载量就到了生活类App第一名。

“韩国市场太小,我们要发展得更大,就得考虑全球化。”于是他们开始开拓中国市场。为了了解中国市场,金荣浩还聘用了好几个中国籍员工。2013年5月,“怪物闹钟”开始在中国上架。

我的手机里恰好也装上了怪物闹钟。

现在App store里,免费东西几乎应有尽有,就在采访金荣浩的一个月前,我忽然觉得想要下载一个闹钟。App store里刚好就有,名字也很吸引我:怪物闹钟。下载后发现可以选择小鸡叫、小猫叫和小狗叫等来叫自己起床。我选择了小鸡叫,次日晨,我便被一阵喔喔声叫醒,顿时觉得生活的又一处不再陈旧了,生趣也个性化了起来。

 

三明治:怪物闹钟在韩国是盈利的吗?

金荣浩:在韩国是盈利的。主要是两种方式,一个是收费的角色(小鸡小猫小狗等),向用户收费;另外一个是来自于广告。比如,你有喜欢的演员吗?

 

三明治:全智贤。

金荣浩:那全智贤可能可以叫你起床。

 

三明治:哦那不行,那我要选一个男的,李俊基好了。

金荣浩:对,就是这种。还可以做一个品牌的闹钟,比如帮一些咖啡店、快餐店等设计一款属于他的闹钟。像是星巴克。

 

三明治:那这个模式在中国未必行得通吧?

金荣浩:我们现在是在测试阶段,我们的模式在韩国已经很成熟,在中国我们正在积极找广告公司、品牌商去合作,前期给他们一些优惠之类。

 

三明治:怪物闹钟的创意是怎样形成的?

金荣浩:这是一个跟用户和数据不断对话的过程。

刚开始,这个闹钟很简单,只有这一只小鸡的形象,学鸡叫的声音。结果我们收到很多回馈,说我们很喜欢这个小鸡啊,但是有没有小猫?于是我们因为收集了很多回馈,充实了很多caracters在里面。我们一直要处理大量的用户回馈。

 

三明治:后来是怎么样开始选择开发中国市场?

金荣浩:怪物闹钟在韩国上架不久就获得了很大的下载量,这是一个好事情,但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别的想法。韩国市场容量只有5000万,这是很局限的。其实我们最开始时,是用一种惯性思维,考虑去硅谷发展。我们见了很多人,很多公司,很多投资者,都碰了钉子,我们发现美国人当时还很不能接受这种东西,他们觉得是哄小孩子的玩意,不可能做成一个大公司。终于我们明白,我们没考虑到美国人喜欢的形象和亚洲人是很不一样的,他们可能喜欢一些超人之类的,而亚洲人偏爱可爱的小动物。

于是我们忽然发现,其实我们真正的全球化市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不就是在中国吗?

中国有很多扶持的政策,市场也很大,在新兴的手机软件市场方面,发展得非常快速。同时,中国又跟韩国人共享很多文化。比如我们韩国人都喜欢三国演艺,而中国人喜欢韩剧。

 

三明治:然后有了怎样的拓展过程?

金荣浩:肯定我们进中国市场,没有很多朋友,手机App竞争又很大,我们说就一点点来吧,用了很多笨办法。比如我们发现有一些和我们用户交叉的中国Apps,我们就和他们share市场,互相帮推。

我们当时联系了100多,近200家Apps,但我们发的100个橄榄枝里面能有一个人理我们就不错了。

 

 

三明治:能记得都是哪些吗?

金荣浩:刚开始给我们回复,跟我们合作的App其实都比较小,有好些那时候跟我们合作的公司现在已经不见了(笑),但是做到现在还算不错的,有两个,一个是百度,一个是360。

 

三明治:真不容易呀。

金荣浩:可能最前期的阶段稍微给我们开了一点门,我们希望大家想到怪物闹钟,觉得这是一个怪物闹钟公司,而不是想到这是一个韩国公司,我们就考虑各国的人各自喜欢什么,在中国就加进了“冷兔”,我们做一种授权,把它放在我们的闹钟里面,他们的粉丝就成了我们的粉丝,我们的粉丝也成了他们的粉丝,就这样互相推。

另一方面,随着一点点的发展,我们也开始有了稍微好一点的合作伙伴,像小米给我们的人物“米兔”,我们也会推出“米兔”的闹钟。

 

三明治:那你这是第几次来中国了?

金荣浩:这次是第12次,从现在开始,以后每个月都会来。

 

三明治:跟中国的生意伙伴打交道有什么感受?

金荣浩:之前我们主要是跟这里的软件公司、广告公司、插画家、漫画家等打交道。

感受嘛,虽然是比较细小的部分……就是感觉跟中国朋友合作和国外朋友合作的区别是,比如在美国,在韩国,我们生意上的合作更多的是在Email上面,而我们在中国发现,写邮件不如发微信,发微信不如打电话,打电话不如见面。我们发现原来大家是喜欢这样啊。所以我们现在尽量有机会就多见面,多谈一谈,我们发现和中国朋友做生意聊天,比起跟西方的朋友来讲,有更多感情、友谊和人的因素,他们要看是不是认可你这个人。

 

三明治:这些中国伙伴的年龄跟你差不多吗?

金荣浩:他们主要是二十多岁,还有比我们更小的年龄段。我真的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跟韩国的情况比,中国朋友年龄小,但又很优秀,我就发现这是韩国要服兵役两年导致的……虽然中国朋友比我们小,但在行业里面还是很有经验的。

 

三明治:你现在心情很不错是吗?有没有什么低谷的时候?

金荣浩:开心是很开心,每天都很充实,每天有很多伙伴,每天都有新鲜想法出来,但身体累得要死。

谈到低谷,就是我们最初的5个人,有一个退出了,这个给我造成的冲击挺大的,我当时觉得这完全是我的责任,是我领导力有问题造成的。

 

三明治:能理解。

金荣浩:最后说一下,我们现在是1400万的下载量,我们的目标是早日突破一亿下载量,长远来说,我们希望不光是韩国人,各国人每天都用我们的闹钟起床,这对我们来说就会是最开心的事情

 

 张伦硕+Pikicast:“乔布斯不是一个好同伴”
   
   

 

张伦硕是个看上去比较严肃的人。他对自己的最高期待是能做出像苹果那样伟大的产品,“乔布斯有句经典的话,‘stay hungry, stay foolish’,我经常提醒自己的是后面半句。” 他说。

他最初的梦想是做个理论物理学家,去发现一些对世界有影响的理论,却发现“自己不够聪明去做那个”,沮丧过,但后来兴奋地发现其实自己最在行的是编程。于是高中时,他就决定以后要建立自己的企业,“用另一种方式在这个世界上留下脚印”。

我的座右铭一直是‘Find People,Inspire People’,现在这还是我们产品的slogan,我真的很希望做些对这个世界有益的事情,希望有人因为看到我们的内容而改变了”,张伦硕说。

现在他做的Pikicast已经是韩国排名第一的Startup社交媒体软件,11个垂直页面,每天有近一百万在线用户量,而他们在Facebook上的粉丝已经积累到四百万。最近Pikicast还有了台湾版——拼奇。

 

 

三明治:为什么会想到要做Pikicast这样一款产品?

张伦硕:互联网上有太多的内容,很多好的信息、社区都被淹没在信息的海洋里,不被人们知道;有的即使知道,现在人也没有时间一个一个地去看,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产品把好的内容直接呈现给用户,省下大家的搜索时间。

 

三明治:有受到哪些科技产品的启发吗?

张伦硕:美国有个著名聚合网站Buzzfeed,我是受到了那个启发。我们在概念上是一样的,聚合的优质内容,寻找最聪明的作者,最优秀的内容经理。

我们可订阅频道额概念借鉴了美国视频网站Youtube,不过保证时间线上内容的质量,只有公司内部的编辑和有合约的内容提供商才会有自己的频道,而不是面向所有用户的。

 

三明治:Pikicast只是一个聚合平台吗?

张伦硕:我们有三分之一的是聚合内容,三分之一是我们自己生产的的创意内容,还有三分之一的是合作内容,我们找到一些内容提供商为旅行、美食、时尚等方面的合作品牌定制的创意内容,文中还会各家的链接可以直接跳转。

三明治:在内容生产上,Pikicast坚持的还是专业产生的内容(PGC)?

张伦硕:是的,准确地说,我们还不是平台,而更像一个媒体,这意味着我们是有编辑部,有审稿的,如果内容不够好,我们是不会发布到时间线上的。只有有资格的编辑才能发布内容。

 

 

三明治:现在Pikicast有多少优质的编辑?

张伦硕:我们团队内部有15名编辑,还有60名合作编辑。

我们自己的编辑都是Facebook、网上社区论坛的红人、或者是知名的博主,我们一个一个发现,然后一个一个说服他们加入。

我们的合作编辑主要还是学生,或者未来希望成为我们的编辑的人,这些人是没有任何报酬的,他们都是志愿地在工作,他们只是想分享好的内容。我们进行了一次公开招募,收到了2000份简历,最后只选了60名。

 

三明治:对于Pikicast的众多普通用户来说,除了接收内容之外,还能做什么?如何提高他们的参与感?

张伦硕:目前用户可以通过互相评论、分享到其它社交媒体、订阅编辑的独立频道收到推送等方式进行社交、互动。不过我们还会增强社交属性的。

不过通过对Facebook的使用,我们发现,只有7%的用户会发布内容,另外93%都是在看内容,这是社交网络和社交媒体的区别,我们倒是觉得大家更多还是愿意看内容的。

 

三明治:你之前一直从事的都是很技术的事情,和Pikicast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之间的关系?

张伦硕:我开始做Pikicast的资金就是我在2007年开始做的网络调查解决方案机构攒下来的钱啊。我们之前都是做应用程序快速开发,但我自己意识到大方向应该要去做平台,所以就做了Pikicast。不过我知道拿做平台来创业是不可能的,一定要先有用户,所以就先从Facebook开设页面,上传视频短片、节目片段、gif动图等娱乐内容吸引用户,用户积累到100万以后,我们才开始开发APP。

 

三明治:你们是怎么进行推广的?

张伦硕:我们用了Facebook和另一个韩国最大的社交媒体作为推广渠道,现在我们在Facebook上的页面有四百万粉丝,韩国的社交媒体上有一百万,但这些都是自然增长,我们并没有花额外的推广费用。

 

三明治:创业中,最让你激动的事情是什么?

张伦硕:发现非常聪明的人,和他们一起工作。我不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所以在我发现一些非常天才的人,和他们一起共事的时候,我都会觉得特别激动。

这不只是创业的时候,以前在公司服务的时候,接触过中国、印度、印尼、菲律宾有很多很聪明而且有着很好工作态度的人,他们有能力在一夜之间完成另外一些人用更长时间都完成不了的任务。每次看到这样的事情,都会让我特别振奋。

 

三明治:有感到过困惑、迷茫的时候嘛?

张伦硕:有,时时刻刻。领导一个团队、做CEO是个很孤独的工作,我从没做过任何一个百分百确信的决定,但这就是你要冒的风险。

 

三明治:你是技术方面的极客吗?

张伦硕:我不是,我就是个很普通的人。当然那会是很理想的状态,但很可惜我不是,我太普通了。

 

三明治:选Piki作为产品的名字,你自己是个挑剔的人吗?

张伦硕:在一些方面是吧,比如在人力资源上。我相信A等的人才是会要和A等的人才一起工作的,如果有C等的成员,团队都会被拖累的。所以我会对挑选出合适的团队成员这件事非常挑剔。

 

三明治:你的偶像是谁?

张伦硕:我知道很多人的偶像都是乔布斯,我也读过他的传记。作为一名CEO的乔布斯是我的偶像,他对整个公司的发展考虑很全面,为了让更长远的发展,他能解雇掉不合适的人。当然作为一个同伴,他并不是一个好同伴。他把和自己一起开始创业的伙伴踢了出去,这点真的不好。我希望自己可以慢慢积累经验,未来能在这两方面比较好地平衡。

 

三明治:你对自己未来的期待是什么?

张伦硕:这事实上是我第一次管理一家公司,之前我更擅长的是产品开发阶段,而现在是经营阶段。我目前的希望还是Pikicast可以成为亚洲地区最棒的社交媒体。

在那之后,我应该会去转做投资,专门投资初创企业,因为我是个愿意冒险的人,喜欢初创这个阶段,这就是我的个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