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

小雪:一个中产阶级移民澳洲的心路全程

6,406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60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小雪和两个女儿

“最大的启发还是来自于我的好朋友:我一个好朋友去了日本和墨尔本,还有一个好朋友要去加拿大,还有一些因孩子早教认识的妈妈们,都去了美国、加拿大、英国。认识的这一拨人陆陆续续也走了十几个。”

“房子就是你需要的时候、你用着它,它才会显得重要;你不需要用它时,这套房子就有可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其实机会是给过每一个人的,但是看大家怎么去把握。有一些人更喜欢安逸,有一些人更选择去突破、冒险。你看我们是8年前来上海的,8年前在中国任何人的冒险都能捞到一桶金。”

所以她选择继续冒险…

文/李梓新  整理/刘奕婷

 

小雪声音轻柔,却有温州人骨子里的敢闯精神。我和她相识,是因为她带两个女儿在Storyland儿童读写工作室学习英文,为移民澳洲做准备。那个时候,他们一家移民申请已经获批。

她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她在从温州搬到上海生活8年之后,从邻居的主妇交际圈们获得的国际观:身边的朋友早已视地球为村落,今天美国,明天中国,传统的地域藩篱已经被现代化打破了。而中专毕业,英语不怎么好,只出国到过日本一次的她,鼓励在上市公司担任高管的老公辞职移民澳洲,为孩子的教育考虑,一家人到澳洲准备创业开始新生活,及至她孤身一人在墨尔本参加买房和拍卖,这样的故事让我感叹这一代人的突破性和执行力。

我和她交谈过两次,一次是她登陆澳洲之前,一次是她带全家人考察澳洲之后,又火速在墨尔本买房归来。如果以这个故事的轨迹和我们思考的逻辑,读者会觉得这是又一例中国人海外移民买房的故事而已。是又不是,中国中产阶级在这个2010年代,选择离去的心路和经历究竟是如何?这正是下面这个对话试图揭示的。

这个对话实在太长,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讲她的移民初衷和过程,第二部分讲她在澳洲实地10天内买房的经历。最后的后记,小雪自述了她9月底正式搬到澳洲的生活初体验。

我不忍心删掉太多细节,因为这正是真实的中国当代历史。

好吧,这应该是中国三明治有史以来最长的文章之一。请大家耐心阅读:)

 

 

第一次谈话
2014年5月

 

三明治:简单介绍一下你过去的经历吧。

小雪: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出生在温州娄桥,也就是素有“童鞋基地”之称的地方。我是1995年中专毕业,那是最后一年包分配的,但当时我们温州是一个经济社会,留在分配的单位还不如自己去做生意,我三叔叔在杭州四季青做童装,我刚毕业就去他那实习了。

说实在刚出来真的挺苦的。因为我们是童装批发生意,所以我们早上5点就起床了,5点20直接到店里开始忙生意,吃早餐是8点多,有时候忙了就没有早餐,直接中饭。印象中有一段时间生意好,下午3点多才吃。我最早就感受到平民百姓做生意的状态是怎样的,我也什么都做。这些锻炼对人生以后都特别好。

我在那里就做了一年。后来回家厂里帮忙,是做儿童橡胶鞋,工人大概有两三百人。当时家里我姐姐是负责管理厂里内部,算是顶梁柱,我爸爸负责厂里资金周转。

我姐姐初中就退学了,她读书也挺好的,但她不愿意读,因为她那时刚刚感受到改革,从广州那一拨慢慢延伸到温州。姐姐很懂事,很早熟,我爸经常说我戴着眼镜傻乎乎的,跟姐姐比起来什么都不懂。在家我最小,心智上的理解层面需要一个过程,很多事情我都觉得很难懂。

 

三明治:后来你就出来工作了?

小雪:那时我在家呆了半年,我跟我现在的先生已经做朋友了,但没有和家里说破,他比我大6岁,那时已经工作了。他对我说:“你中专三年读完了,待在家里做,对于你的知识包括你的成长都没特别大的意义,我建议你出来找个单位。”

我还记得第一份工作是518,5月18日去上班的,就我要发,我说我也不要发了,我要一份工作就好了。那是2000年,刚好我20岁生日过后,我在那边去做了两年。

 

三明治:在哪个公司?

小雪:服装公司森马,现在是上市公司,叫森马集团。我觉得这个公司确实很好,在里面有给员工做培训,公司也发展得很好,会有不同的人才进来,不同的思想冲击着。而我们那个年龄也特别好,特别能够接受一些新鲜的东西,很多的思想会冲击着你,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的思想活动很多。

我在那儿做了2年,后来就离职了。因为我爸爸的生意破产了,那时温州发生一个经济危机,加上农村信用社全部改制了,厂里资金链断掉了,所以厂房也卖掉了,所有人都出来了,最早姐姐和姐夫先去上海七浦路做童装生意了。我倒没有觉得家里破产特别难受,我只是觉得未来这条路有可能需要我自己去走。

后来我哥哥也去上海和姐姐一起做生意了。我哥哥也在杭州叔叔店做过一段时间。我爸爸跟妈妈到其他城市做一些零散的事。那时我爸爸五十几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讲,他是需要一个恢复期的,但是我那时候理解不了我爸爸的心情,因为我太年轻了,没有生活阅历去理解这一层东西。这跟我后来选择嫁给我先生有关系的,我心想:不要嫁给做生意的人,不要嫁给有公司的人。因为我觉得只有上班是最稳定的,我要的就是这份安稳,所以我最终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在一起。当然缘份的因素占主要,让我们能够走到一起。我们是2005年结婚的,然后他那年7月份就来上海了。

 

三明治:你从公司出来之后,就自己做生意了么?

小雪:对,我跑到广东虎门去进服装了。我就靠着一个去过虎门湖的经理画给我的地图,带了我先生给我的资金还有我自己的工资,坐飞机去广州白云机场,下了飞机坐大巴之后跑到东莞虎门,进了几万块钱的货。带回到浙江衢州开了一家小店卖,那是我老公的家乡。

我觉得那次我真的是有梦想就去追求。“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很应验,我就觉得没有那么多的顾忌。然后我当时在衢州这边还学他们当地话,而且我觉得我学得特别快,因为你做生意会想跟她们拉近距离,会想融入城市,所以有时候会自然而然地开口了。

 

三明治:那个店做了多久?

小雪:做了两年,两年后就回到了温州了。因为2003年在温州买了房子,我先生让我回来,他的工资那时也调整了,我觉得2003年那一年工资加得厉害些了,当然,生活也相应调整了,突然之间花钱也就不是几百的了,偶尔也会上千。主要是那年,房价也涨上来不少。

 

三明治:那个店是盘掉了吗?有没有赚到第一桶金呢?

小雪:对。没有赚特别多,但也没有亏,也就几万块,等于是增长了阅历。我后来就又去上班,小白领那样。2005年我先生要来上海,我爸爸说,如果他要离开温州,你们又谈了这么长的恋爱了,是不是可以考虑结婚的事情了。那时我先生32岁了,我婆婆说:“你们也该结婚了吧!”我先生说:“那我们去领结婚证吧!”我说好啊,你哪天方便就哪天领吧。也没有求婚也没有戒指,就这样子去把结婚证领了,也没有说去吃一顿。那时想法很单一,我们也都很单纯。我们觉得年轻人就应该靠自己奋发图强!

 

三明治:然后很快你们就离开温州去上海了吗?

小雪:没有,是他先离开的。那时候办婚礼,需要一个人跑,所以我就辞职了,女人的工作寿命确实很有限的。我辞职后就投入到办婚礼了,2005年正月初八我们就结婚了,初九他就来上海开会了。

 

三明治:你是什么时候来上海的?

小雪:我是2005年的7月份来上海,但是待到10月份就回去了。因为5月份我发现我怀孕了,就回老家生孩子了。但是在生完孩子后还是蛮难过的,当时会觉得:哎呀,孩子生了,我也不能工作了。毕竟先生刚来上海也需要站稳脚跟,所以我就全心全意待在上海。最早我们是租在古北的,他觉得那边好,离公司近,但我刚过去的时候对那边的物价很吃惊,二三线城市都很实惠,吃的东西又新鲜便宜,而在上海吃的又贵又不是我们的口味。

2006年8月我们买了春申板块万科的房子,买完后10月份又涨价,运气还是挺好的。这么几年下来我们也从来没有搬过,待在里面的觉得幸福指数蛮高的,特别喜欢小区的郊野绿园。

 

三明治:后来你没有再出来工作?

小雪:没有,我很死心塌地地当起了全职太太。住进去后朋友圈也就慢慢扩开了,也就自己感觉有归属感了。所以慢慢地会在徐汇玩玩还有去长宁走走,这时候会感觉上海很舒适的。人都会有本能的反应,都会从不适应但慢慢地去融入,最后直到爱上这个城市。

 

三明治:第二个小孩是什么时候出生的?

小雪:是2008年。

 

三明治:现在是怎么样考虑移民的事情呢?

小雪:现在因为两个孩子大了,前几年也倒没有特别感觉想要想走出中国,因为我觉得等孩子大了,我有可能只会想如果有能力的话,带孩子出去世界各地走走。但是这几年空气、饮食的变化太大。最大的启发还是来自于我的好朋友:我一个好朋友去了日本和墨尔本,还有一个好朋友要去加拿大,还有一些因孩子早教认识的妈妈们,都去了美国、加拿大、英国。认识的这一拨人陆陆续续也走了十几个,然后我就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一下。如果试试看的话,对孩子未来的发展也是蛮好的。因为我当时从这个角度去算了一个账,我女儿在国内读书需要多少费用,如果到了国外她还需要多少费用,我们需要预留的这笔费用是多少。然后我心想,有人说办移民花费巨大,其实只不过是前面的钱花得很多,后面的话其实跟上海当地的费用差不多,那我干嘛不把以后要在国内花的钱挪到前面用掉,那我以后的压力就缓解了。而且最终孩子们还是会出去留学的话,早一点规划对他们更好。

 

三明治:大概什么时候开始办移民这个事呢?

小雪:2012年去办的,因为2012年我大女儿刚好要读书,想去一些双语学校,但基本上都会有一些身份上的限制,就是如果你是外籍的会更容易接收,如果是非外籍的话难度会比较大。我倒不是因为外籍的身份很关心,我只是觉得中国面临教育这个问题,而且这个费用也很高,但学到的比较书面。我觉得人生总有高也有低,我三十几岁,我的人生不可能一直在相对而言的高峰期,有一天我走低峰期了,我孩子的学业包括她的环境该怎么去提供,这个我还是蛮担心的。因为国内竞争越来越大,而国外它相对来说更人性化一些,也相对公平一些,那我想是否可以早点往国外靠拢。

还有一点,因为两个都是女孩,在中国人传统的思想环境里,我们养女孩确实没有很大的压力,所以我觉得我没有必要留房子、钱给孩子。我觉得我可以把房子都卖掉,来提供一个环境、创造一个空间给她们。我们是没有多少钱,但是我们有的是勇气。现在我们在出售上海的房子。

 

三明治:你们是通过投资移民吗?

小雪:我们是做164移民过去的。

 

三明治:164是要什么条件?

小雪:要有在大型公司有5年的工作管理经验,在墨尔本需要投资一个生意并雇佣当地人,年营业额到一定标准就可以了。我先生一直是在上市公司,一直都有交税纳税的记录,所以我们所有条件都是真实的,办起来手续都比较简单。

 

三明治:你老公也同意跟你一起去澳洲吗?

小雪:我做过他的工作。因为他很忙,没有停下脚步去看周围的邻居发生什么事情,只有我真正的全职在家,我能感受到周围的邻居走了、一段时间又回来了。我觉得在上海能看到很多的国际人,会打破你原先二三线城市的那种概念,老人说从老家到上海生活已经很好了,不要再折腾了。但是在上海的人是这样的:我有事情去美国一趟,有事情了飞到哪里了。他们的生活都是按步骤走的,按表格走的,也是很有规律性的。生活在这样氛围的环境中,不得不让我思索。我的总结是:不要非把自己固定在一个模式里,有些时候需要打破自己的观念。然后我觉得我们家庭也是可以的。我带着孩子先离开,不会觉得有问题,好多认识的人都这样。

后来我就一直跟他说,你工作15年也很不错了,你有为你自己活过吗?他说好像没有。“你有自己爱好的东西吗?”“有,没法做。”我说我们的钱不够我们一生的,但够我们4年花的,哪怕我们4年后不能待在那里,回到国内对我们也没损失的。

 

三明治:4年就可以拿到绿卡吗?

小雪:他们是给我们4年去申请。4年对我们也没损失,而且从孩子方面来讲,越小过去越早融入;从我们角度来讲,我们现在还能学一点东西,再过几年就怕自己的状态也不行。人家都说活到老学到老,但是身体的信号发出来是有感觉的,然后我和先生说,你也应该学习另外一种生活了。

从父母的角度来看,父母现在还年轻,过些年会无可避免的一些事情出来,我们是要陪伴的。这时候我们去国外真的很好,你看上海这几年物价很高,我们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待待,费用是一样的啊!没有什么难的,但是很多人会告诉你会寂寞,很多人会告诉我们你会不适应,很多人会觉得你英语都不会去干嘛。我说这些都是可以改变的,只有你走出去了,很多东西都会改变,你不走出去,很多东西都不会改变。然后先生说那你去试试看吧!我就去试了,试试也就试成功了,不试也就没有了。现在164移民已经取消掉了。

 

三明治:164移民是让国内企业精英去澳洲创业么?

小雪:自己要去做生意、做投资的。因为澳洲觉得这些人理论知识有、实践知识有、能力有、资金也有,对澳洲社会会有帮助。

 

三明治:那你老公要脱离服务了15、6年的公司,他在里面也是高管了,这对他完全是个新开始了,在他40岁的时候,那他是怎么想的?

小雪:我说,彼此都是需要勇气去做一些事,人生总有舍总有得。而且我觉得上班也已经上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自己创业过。按我们这样的年龄、跟他的阅历,我们可以尝试自己创业一回,不枉此生走过这人生。我是这样和他沟通的。当然大方向他还是表示支持的。可能会晚半年出国。我会先带孩子过去读书先。

 

三明治:这个164移民除了需要资历还需要你们有财产保证吗?

小雪:是的。

 

三明治:所以才需要把上海房子卖掉吗?跟这个有关系吗?

小雪:这倒不是的。我们是做事比较洒脱的,当然也跟经济有关系,上海的房价很稳定的,不面临跌与不跌的问题。我是因为上海没有亲戚,也不想特别麻烦朋友,我觉得涨到这个价位跟我入手时也差不多了。然后我觉得这套房子很不错,如果有有缘人接手那就接,如果没有那我就自己留着。我也考虑过我的资金链,不卖掉我也是可以承受的,但我最终考虑卖掉是因为我觉得我们这样会过得更轻松,我们现在要的就是轻松、不要有太多的牵挂跟欲望,要学会把很多的东西都放掉。

 

三明治:卖掉是为了过去买个house吗?

小雪:不是的。去那边的话也可以考虑买house,也可以买公寓房,看了再说。因为我们当时离开温州就把温州的房子卖掉了。我们卖掉时很舍不得,我还一直珍藏着温州家的设计图呢。但从经济投资角度来说是很明智的,几十万入手,卖掉是几百万。然后几百万我又重新去投资,那么我等于又生钱了(在那时候我们看似是失去了一些东西)可回过几年我们是得到了投资回报。很多人说中国人就是喜欢房子,还要好几套。但很多东西多了人也累啊!我们只是想纯粹一点好了,不想这个东西留着,那个东西也留着。有时卖掉是对思想上的一种解脱。

我们在要离开上海把房子卖掉的前一步是在衢州买了一套接近200平方米的房子,装修起来。一方面是我想:我公公婆婆养一个优秀的儿子不容易,他们希望老了孩子有一天也赚够钱了,能够待在他们旁边。但是因为我们子女有更多的梦想,我们又飞走了,其实现实是这样的,孩子是不可能能留在父母旁边的,包括我们老了我们也应该有心理准备,孩子不可能留在我们旁边的,肯定是飞走的,要去看她们的世界。

人家都说女人是男人的贤内助,我应该也算吧!原先我们在老家买了一套小房子给父母,后来我想想,和我先生提出还是换大一点,又重新换了一套200平方的。房子现在交给装修公司在装修。装修好我们把上海的一些生活物品搬进去,在新家里有我们家的东西在里面,老人心里感觉会好些。他们会觉得是跟我们一起生活的,以后我们回去,也不用住宾馆了,大家可以住在一起,对老人来说是很开心的。完成这件事的意义很大,这样我们走的时候也比较没有顾虑,可以勇敢地去做一些事情。

 

三明治:对于去澳洲创业这个事情,你老公有没有什么想法?有没有一些明确的方向?还是说先去了再说?

小雪:我们一直有在做功课,我先生有一直关注网络上的信息收集,我更多的是参与实践上的,我会去不断地挖掘在澳洲生活的朋友的信息。我就觉得我待在上海这几年认识的朋友实在是太好了,他们帮我引荐不同的人,给我不同的信息,让我成长,让我知道我可以迈开更远的步子,不是说我能出国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而是可以触及到原先以为不能触及到的领域,让我有期待。他们给了我一些信息,给了我一些鼓励,也陪伴了我做了很多事情,甚至还会帮我引荐朋友。

这些信息过来是很真实的,让我没有那么担心,让我更有自信,因为有把握才会有自信能力。我是那种没把握就特别没自信的人,如果这件事是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是很有把握的,就会很有自信。我不管自己有多少能力,但他们都把金玉良言和指明灯给了我,我就不胆怯了。

 

三明治:所以要过去再具体打算吗?

小雪:我接受了朋友的建议,第一步休息好学语言最重要,毕竟是国外,语言一定要先攻克,只有语言攻克了才有基础做别的事情,语言这一关不攻克的话势必会成为以后做一些事情的障碍。我朋友让我可以在登陆的11个月内创业,所以我们有10个月的时间去学习。

 

三明治:你移民过程中前后大概花了多久?

小雪:两年半多。中介是无意找的,这家中介的老总给我打电话,聊了之后我说要不见个面,因为聊的时候只是觉得他的服务、讲的信息很专业,但毕竟要人接触一下才会踏实嘛。他的太太是上海人,他的祖籍是福建,他的太太和孩子住在澳洲,他有澳洲给他发的移民律师证件,我想毕竟澳洲的政府是层层把关的,应该安全,就办了。办的总体费用是几十万,在我承受范围内,我觉得这个跟几百万比起来还是可靠点。当然也有朋友说小心点,现在骗子很多。但我说人生总要有次赌博。

 

三明治:办不成的话这几十万就没了吗?

小雪:没了。根据我跟他接触的感觉是人很和气,也是规规矩矩地做生意的,是有素质、有教养的人。回过来我问自己有没有这个承受能力,我觉得有;问我老公有没有这个承受能力,他说有。那好,ok!那就赌吧!人生总要赌一赌,你一点都不赌就想这东西会落到你头上,怎么可能!只有主动出击,还有人总要时刻准备着,你不时刻准备着的话,很多东西对你来说都没用;如果你时刻准备着,很多东西就会成为你自己的。

 

三明治:这类移民需要坐移民监么?

小雪:主申请人规定不能离开澳大利亚超过三周。我们过去可以申请身份互换,我来做移民的主申请人,他就可以不用这么快过去。因为在国内他做主申请人,他有优势,我是全职太太,但到了那边的话,我是全职太太,我有时间,又要照顾孩子,来往不会很频繁,就变成我有优势。

 

三明治:所以他就可以回来,他甚至可以回来上班吗?

小雪:是可以的。但我们还是不愿意分开,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一家人在一起更重要,通过这几年中国发生的事情、全球发生的事情,我认为只有一家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其余都是次要的。我外婆是个特别优秀的女人,她有4个女儿,3个儿子,外公很早去世了,在我出生之前就去世,她能把这个家支撑起来,而且孩子都非常的孝顺,每一个人都很淳朴,没有大富大贵,但都过着平凡的生活。所以我从我外婆身上感受到一家人和睦比什么都重要,一家人能在一起比什么都好。而且我们本身是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加自由的空间,所以想要去国外试试看,看能不能适应。如果我先生还继续在国内的话,违背了家庭最终选择的意义,所以他是势必会跟我们一起走。但是走的时间可能会晚我们半年,因为他在这个公司已经服务了15、6年了,我跟他讲他不在我旁边,我会害怕、恐惧,但我愿意去努力。我还是希望他把公司的事处理好,我觉得因为有了这个公司才有我们这个家,没有这个公司我们可能不会走到现在这样,所以我们还是要报着感恩的心去感谢这个公司。

所以我叫他要把一些事情理顺了再跟公司讲,公司希望我们待到什么时候我们就待到什么时候。公司下面也有很多人,很多曾经跟他一同作战过的兄弟,他们是要养家糊口的,他们创业的年龄才开始,家庭还很需要他们奋战。我老公在他的公司上海的这块销售也是个主要人物,他是主心骨,主心骨走了会有一点影响的。

 

三明治:澳洲要求你们创业到什么规模?要持续多少年才能拿到一个永居的绿卡?

小雪:要持续2年的生意,投资额要7万澳币,人民币30-40万,营业额要做到20万澳币,人民币110-120万左右。条件设置的金额好像不大,实际投入金额会大很多,我们心里预算大概要150万人民币左右吧。

 

三明治: 那对要做到这样一个收入你有信心吗?

小雪:我的出发点是,要么是做吃的,要么是做生活必需品。因为只有这两个情况下,我只要保证不亏就可以了。做别的话很难说,像我们做服装,完全跟经济、购买力有关系的,但是吃的是基本的,只会有你合不合口味的问题。我觉得这个可以看有没有当地人有创业的梦想,我可以让他们投技术,我来投资金。

 

三明治:你们想去哪个城市?

小雪:墨尔本。因为悉尼房价实在是太高了,也太拥堵了,而且在澳洲,墨尔本是一个老城市,是他们的文化中心。悉尼是一个新城市,但机会会多些。

 

三明治:你出过国么?

小雪:我老公去过几个国家是公司原因,我仅仅去过日本。我们的英语都很一般。我现在过去是不能工作的,我必须自己投资生意的。我想在墨尔本买一套或两套别墅,在国内设个小的旅游点,节假日或暑期里接收那些家长没有时间陪伴孩子,但是又想把孩子送到国外交流的旅游业务。这种业务我想做二三线这种城市,不想在大城市上海做,想着杭州设个点,或者其他地方,等于办个旅游小公司。我是想做这种,只要能接到几单,基本上就ok了,现在国内一个孩子出去就是上万块,待的时间其实是很短的,一个月都不到,而且我们又是中国父母,长期在当地,有可能有优势。我心想如果有这个资源的话就做这个。

 

三明治:你爸爸妈妈、姐姐还在上海吗?

郑小雪:没有,他们现在暂时在杭州做童装。我哥哥跟我姐姐现自己有个档口,有个车间,请设计师设计货品然后在档口上销售,走公司团队模式了,也是创业初期在摸索,希望他们能往更好的方向走。

 

三明治:那他们对你做的事支持吗?

小雪:我姐姐也有一点点不理解,但我觉得这是一种情感上的不理解。如果再几年,我确实在那里生活得很好的话,就好了。因为他们是生意圈子的,跟我们上班的圈子感受不一样,上班的感受可能是忠于自己的内心,更多的是为了孩子的教育、家庭规划去走;做生意很有可能看到的是我这个事业今年如何明年如何发展。所以他们在这个领域里会做得很出色,但对于孩子未来的领域有可能只是想船到桥头自然直,而我们很早就在想路该怎么铺,再慢慢地延伸到孩子自己身上,但是这不能讲谁对谁错,这个社会总是有不同类型的生活方式组成,看大家怎么选择。

我跟我爸爸妈妈谈过这个事情,我说我的处境跟哥哥姐姐是不一样的,我也跟我公公婆婆也这样说。我们两个人都是自己从衢州温州走出来的,我们的孩子在上海这个大的环境过得不算最好也不算最差。要我们回老家陪着老人们也不现实,毕竟在上海待了,孩子也会一下子不适应。人总是希望越走越好,我还是希望能够把孩子推到更宽广的舞台,让他们自己去感受一下,如果他们更喜欢这个舞台,那么爸爸妈妈可以去支持。作为引路人,同样我们也非常感恩父母给了我们生命、给了我们美好的品质,但是路要怎么走,这个得靠我们自己。

我们不想像他们说的,年轻的时候存钱养老怎么的。因为时代进步了,财富积累形式也比以前多样化了,所以我说我们会规划打算在更前面,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让他们也不要想成走了再也不回来了,我们以后会成为国际人,到处走走。像我爸现在还玩QQ、微信,家里的电视一连线就能看到我们的画面,一样的在上海一年也见不到几次啊,但以后每次回来每次停留的时间会更多了。我妈妈说去吧!因为我妈妈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她认为你嫁出去了,你要为这个家着想,要为孩子着想。父母的支持也很重要的,我就尝试一下吧!

 

三明治:你一去就会开始看房子吗?先通过购买的方式去作为基础吗?

小雪:对,这个只是设想,我觉得人生也没法设想得很周全,只有大致这个方向确定,完完全全都设定的话步子也有可能完全不一样,我现在还没敢或者说是没那么大的想法去做什么事情。

 

第二次谈话
2014年7月

小雪在一个月内两次登陆澳洲,第二次就迅速买了房子。

 

三明治:上次我们聊完之后很快你就第一次去了澳洲了。

小雪:对的。

 

三明治:第一次去主要是做什么啊?

小雪:就是去看一下澳洲的环境,他们要求我们6月19日登陆,6月19日刚好跟孩子的期末考有冲突,我怕有变化,万一我们还要待在中国的话,那不参加期末考反而不好,如果中途请假他还能回来参加期末考,从孩子的角度考虑比较好。所以我们最终在5月30日启程,5月31日早上到了墨尔本。

 

三明治:当时觉得第一印象怎么样?

小雪:说实话,当时真没觉得墨尔本有多好。我到了之后下飞机,觉得机场旧旧的,也没有那么干净,不像日本。在我印象中澳洲会比日本、韩国要好,但我觉得没有。在那里,你不知道澳洲人是哪个样子,很多元化,我就说:为什么黑人也有,白人也有,黄种人也有,中国人也有。就像是一个大杂烩一样!后来我们就去租车,就去Hertz(赫兹),我们是事先订好的。提车时我们英语全不会,那一刻我们就特别觉得有挫败感,感觉英语不过关实在不行,那时就很尴尬、很被动。

幸好旁边有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人,他帮我们解决了问题。其实就只有一个问题,当我们把车子还给租车公司的时候,请不要把车子的油加满, 因为他那边的油价格要比较优惠。我们当时在网上搜索的情况是,在那边车开出来油箱是满的,开回去的时候也要加满。但Hertz这点跟我们在网上搜的是不同的。后来马来西亚人手续办完了比我们先走了,还有一个问题要确定的是关于保险的,因为我们在网上订的只是基础保险,而对方可能从一个负责任的角度还有一个经营的角度提醒客人,如果是第一次来澳洲开车建议保险能够全报,这样万一有什么事情全部由Hertz公司负责不牵扯到我们。可是我们又听不懂,只好求助我们的朋友。

事情办完了我们就出发,往城市中心走。然后孩子们说:“妈妈,这就是墨尔本吗?”我说是的。“那墨尔本怎么像农村一样?”其实我们最早下飞机出来转转看看的时候,就觉得像是农村的某个点一样。一直到过了4、5天后,因为我们不停地在市中心走,就市中心扩开来15分钟的车程左右。才感觉好多了。

 

 

我们一开始住的是宜必思酒店,六、七百人民币一晚,我想有时在中国六、七百一晚还蛮好了,谁知道一去了之后,就是个背包客酒店,我是没有住过这样的酒店,当时就很失望,但是孩子很高兴,因为有上下床。

我当时心里就有一个落差,我一开始是觉得我们到墨尔本,酒店订好了,车子也租好了,最起码我不会在那里有感觉特别大的落差吧,可是我到那里之后就有落难的感觉。去了之后呢,一开始也不知道他们的物价,只知道汇率按1:5.8这样来算,比如说有时候看到一些水,要5块、6块,就心想一下子要30块人民币了。

 

三明治:第一次去孩子们喜欢墨尔本吗?

小雪:不喜欢,因为不停地在看房子,没有玩过任何地方。她们就坐在车里,除了吃就是两姐妹玩,她们说很无劲。最后她们就玩了一天,我们带她们去西区住朋友家了。

 

三明治:你们这次去就直接想买房了?

小雪:是的。我们后来就去了一个叫Balwy的地方看房。我的观点是,我选择了移民,但我并不想像我们的父辈那样子,头几年先租个房子,如果做得好就踏踏实实待这儿;万一做得不好,就退回来或者身份拿到了再回中国潇洒。我觉得既然已经选择这条路,离开的想法已经非常明确,为了孩子的学业、水、空气、饮食,我就为了这几点。

当时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们夫妻俩也很明确最好10天内能够物色到自己喜欢的房子,所以我们当时就是不停地多看房子,看到合乎我们要求的就把它买下,不要挑三拣四的。因为在我们的概念里,不是说我现在买了这套房子就要永远的固定模式在这套房子里住一辈子,我们最初在中国的时候,手里也经过4套房子,卖掉3套,留下最终的那一套,当时温州的婚房我们就租出了一年,后来还是选择卖掉。房子就是你需要的时候、你用着它,它才会显得重要;你不需要用它时,这套房子就有可能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整体看下来后觉得国外买房的手续跟国内的差别还是很大,他们是一周开放两次让客户去看,一般是开放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就开始拍卖,拍卖时人要留在那里。我们看是看中了一套,当时报价是150万澳元,折合人民币差不多是900万,我们当时看了基本上觉得还是蛮满意的,因为感觉那家的主人还是蛮有品位的,房子是红墙砖瓦,也是我们喜欢的那种,470多平方的地也才三房两厅两卫,其实它房间都不大,厅和花园大,加一个小的泳池。还算是比较新,是2000年造的。但我们需要先回一趟中国之后再到澳洲,才能赶得上这个房子拍卖的时间。

 

三明治:你们中间还回中国了再去澳洲?

小雪:6月8号回来,19号再去,孩子回来考试,再去就是我一个人去的了。总体来讲我们两人还是想在Balwy和Kew买,那里地段好,好的学校又特别多。如果有一天我不在那里,我转租的话有人接也很快。

 

三明治:第一次那十天里又看了哪些房子?

小雪:每天都在看,一直在市中心和周边走走逛逛,在那里走着走着感觉很安祥、舒适、也放松,就是饮食上感觉有点难吃。在路上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没有人去关注你是怎么样,就自由自在的,空气又好,甚至天气也很好,会觉得非常惬意。一开始前面几天就觉得不过如此,到第四天的时候我们看了几套房子以后,我问我老公感觉怎么样。就感觉墨尔本没有别人说得那么好,也没有杂志上评论的特别宜居。过了一周之后,我再问他现在什么感受。他说,现在感受这个城市还是蛮好的,有很多的建设很人性化,待在那里生活是绝对没问题的,但对于做生意这一方面有点难。与我们初期想法还不一样。

 

三明治:那怎么找到最终心仪的房子的?

小雪:朋友推荐了一个马来西亚华人家庭自己造的房子,是那种townhouse,就是一块地上造2套house。他们在墨尔本已经30几年了,他们造这套房子的初衷是给他们的孩子上学,因为他们家对面就是小学,就隔着条小马路,在家门口可以看着孩子进学校。但现在孩子已经不需要了,她说他们想找个中国邻居,我觉得中国人内心还是喜欢跟中国人待在一起吧。她说他们想给孩子找个伴的华人邻居,大家可以相互串串门。她那套的面积是360平方,我想拍的那套红砖是470平方,价格相差不多,报价都是150万,我相对而言肯定会买那套house, house的升值空间比她那套大,不过她那套也有优势,就是新。因为她那套是2010年开始造,2013年才造好的,建好就租出去了。

我那时还想着要470平那套house,也和他们说了实话。房主人就让我先去那边拍,能拍中,她恭喜我;如果拍不中,要考虑她的房子,她也欢迎我过来再看看。我就说:“那好,如果那套我实在拍不下,我就一定过去买你这一套!”因此,我想 6月中旬我要过去墨尔本拍房子。

 

三明治:你们在澳洲也能贷款吗?需要什么?

小雪:能贷款。需要我老公的工资开给他就可以,还有信用卡的流水账,其他的就没什么。一开始我老公就说买townhouse吧,他说:我一个上班族的,养两个孩子,供个阿姨,还供两部车子,孩子还是上私立学校。对于他一个男人来讲,挺累的!算下来除了养家里自己本分的3个以外,还有上下父母,还有1个阿姨,他一个人目前为止要养8个人。确实对他来讲是挺不容易的。他有几天压力情绪非常大。我有可能是因为温州人出身的,我就觉得你是有压力的,但我们又不是空手套白狼那种。因为我们已经过去一部分资金了,完全可以付首付了。

 

三明治:你先生会不会觉得在那边暂时没有生意做或者没有什么进展?

小雪:这倒没有,我跟我老公从来没有那样想过,因为我们都是乐天派,从小就是靠自己走出来的。

 

三明治:那去的话,他不是最终还是会离开中国?

小雪:最终会的,他是想明年离开。

 

三明治:那这会不会是他压力的来源?

小雪:会,他那几天特别地郁闷。我就不断地告诉自己:男人其实只负责把钱背回来,很多时候不能把所有重心、主意靠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不能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听。因为这一次有可能是我们家庭的转折,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我就一直坚持我的想法,我就告诉他:“怎么不可行了?”我们就有了争执,有不开心的事情,但没影响到家庭的其他事情,只存在于这个时间段。

后来他慢慢地就好,我对他说,虽然这话说得有点难听,好像我们是去搏一次,但我们又不是没有底子去搏。我们是有的,在中国我们手里有几套房子,钱不算多,但目前也够花,但你有没有想过,等女儿高中大学去求学的时候,这一笔无形的费用有没有算过?我说,你没算过吧?你有可能大略地算过,但是你怎样算都永远跟不上这个时代的脚步,而且你已经40,在走下坡路了,你还要怎么想。很多的时候我们是把现在的钱用在未来的事上,你才有优势凸显出来。你现在固守着这个压力不去做,等你以后再去做资金链就不够了。还有一点,两个女儿从小都是我自己带的,孩子要出国留学,我的条件是要全家一起,不然孩子学坏了怎么办。谁都不能保证孩子一定不会学坏。高中留学的年龄对女孩子来说特别危险,如果家庭能够有条件在一起的,我们有压力也是值得的。

他就跟我讲:“你想法也是对的,但你有没有考虑过,赚钱是我在赚,压力是我在背。你只管在家里说句话,睡个觉就好了!”但我心里就坚持,因为我在上海有次做投资。当时他说,算了,我们不要争了。我们从而错失了一次机会,这是我一直觉得遗憾的。我就觉得,其实机会是给过每一个人的,但是看大家怎么去把握。有一些人更喜欢安逸,有一些人更选择去突破、冒险。你看我们是8年前来上海的,8年前在中国任何人的冒险都能捞到一桶金。所以我就一直坚持,最终还是想去,我就说我一个人去。他说你一个人敢去吗?我说有什么不敢呢?

我的一个好朋友在瑞士生活好多年,后来又调回中国发展了。她对我说,其实出国不要怕,你去的国家很安全,虽然你会觉得不会英语是一个障碍,但是在国外,你只要简单的一点点英语,人家也愿意帮助你的。哪怕你做错了事,唯一也就是生活成本会比别人高一点。生活的每一个阶段,总会有一些良师益友给予心里上的鼓励,让我踏实的往前行走。后来我和我老公说要去拍房子。我老公说:“你真的要走?”我说:“你马上帮我订吧!”我就订了第二次一个人到澳洲的机票。

因为那时担心回来的时间不确定就没有订回程的票,只是订了去的票。去了之后我是住在我一个西区的朋友家,我还找了个留学生跟我一起去拍470平方那房子,因为我不会英语,我需要留学生陪我一起去。结果发现一开始就直接是160万喊价,然后就一万一万澳币地加价。和我竞争的一个中国人带了5个朋友过去。

 

三明治:他们什么背景你知道吗?

小雪:我没有问。然后屋里很多很多人,有七八十人,其实老外也很喜欢那套房子。但是一喊到这个价只有中国人喊,我是第一个,接下来是竞争的中国人喊。一开始我奇怪为什么没人喊价,其实老外他们是一直住在那些区,知根知底了,他们说了,喊价千万不要第一个喊。因为第一个喊了往往很被动,我觉得有时候命中注定吧。出发前我老公说了不能超170万,超170万他吃不消。但是我最终是叫到178万。

 

三明治:你有跟他电话联系吗?

小雪:没有,我自作主张的。那天,我把支票、购房申请都带过去了,所有的手续备好过去的。但最终没拍下来。

 

三明治:多少万成交的?

小雪:180万。那个中国人买下的。后来我又到了几个区看房,一个是Camberwell,是通火车、公交车的。我觉得这对上班族蛮好的,如果我放弃了学区房就改成那种上班族交通方便些也可以的,如果有一天我房子要卖就可以卖给上班族,我终究以在中国的这种角度考虑问题。

 

三明治:那小孩过去不是要读书吗,你不需要现在就用学区房吗?

小雪:那边房子买哪个区就进哪个区房子最近的学校。

 

三明治:你不挑学校吗?

小雪:也挑的,但有时候是这样的,资金跟现实有出入的时候,只能转而求其次。Camberwell我看了,有一个学校是进入前50的,也是很好的。那边也是所谓的好区,只是Kew比Camberwell还更好一点,那我能在那个更好一点的就最好,不能的话我就去Camberwell。后来我去Camberwell看了一下,我是自己买了公交卡,买了地图,把线路图打好,想要去哪里就看指示牌、网上查。

 

三明治:你自己会开车吗?

小雪:我会。但这次我是自己一个人,去几天也不确定,觉得租车没必要。另外我觉得我不能以车子为出发点,应该以走为出发点,我是走着乘着看着,那样子我就更能感受这个城市:我是不是适应在这里生活,看看街边都是什么样的商业类型,看看我能不能在我将来生活的这个区附近做生意,那就两全齐美了。如果我以开车为主,那很多东西都会忽略掉,简单地说我公交车站下来离那个区还有多远都不知道。这次去,见了协助我买房的律师,是坐的士去的,但不是我打电话叫的。我就向路人求助,把我手机给他让他帮我叫出租车,我觉得其实你要是敢开口去请求别人,那边的人还是乐意帮助的,也比较淳朴善良的。

 

 

三明治:你跟他们交流有问题吗?

小雪:他们讲简单的一些,我有可能听懂。而我只会几个单词,不能整句讲。比如他们问我是从哪个国家过来的,我就集中只能听懂come from,我就说是China,Shanghai.然后他问我来干什么,我就说travel,然后他就说了一句祝你享受之类的,我只听到了enjoy。因为他们说的语速有点快,我记得我看过的一本书说如果你不能说英语就要把重心词抓出来,所以我能听到的词是come from、do、enjoy。

 

三明治:你最后还是回到你那个马来西亚华人朋友的家对吗?

小雪:对的。那天我去拍了不成功,然后我又继续转,继续转的目的是我想要了解一下:到底墨尔本现在在拍卖的房子是哪些人买走的,那么这一部分人大致是什么年龄的、是西人还是亚洲的人。就第二次我去的时候,在网上又搜索出看了6、7家房子,基本都在Camberwell。印像最深的是:一套地中海风格的房子,是760万平方的,它是在半山腰的房子,就是地势有点高度,这房子出门沿小道走下去,走到底是一个大草坪公园,这种位置有点像香港讲的在半山腰的,风景特别的好,房子是210万澳元被一个上海买家拍走的。在墨尔本,房产中介里中国员工占的比重越来越大了。

 

三明治:所以他们的中介都有能讲中文的跟你介绍?

小雪:对。所以说在海外,中国人现在的足迹真的特别多,而且中国买家的影子的需求也特别旺。我一开始去看一套白房子,是一个上海女的跟一个老外竞争,老外一开始叫价170万,但叫到190万的时候老外就摇头了,打个电话回家。但最终老外是报到195万,后来还是被中国买家210万拍下了。

 

三明治:所以当地人有没有点恨中国人把房价抬得这么高。

小雪:我觉得这个有两面性。最初我也觉得:真是的!我们中国人买房子这么不差钱的样子。就像我一开始跟那中国人竞争的时候,我心想他们做什么的?怎么那么有钱?后来我跟和我竞争的那个中国买家说:“恭喜你拍中这套房子!这套房子还是蛮不错的,我也很喜欢。不好意思一起竞价,我的两个孩子比较小,我们过来很需要一套房子。”我就这样说,她说:“没事的,我们也是因为孩子过来读书,需要一套房子。”所以大家都是刚需,对当地人来讲还是有利的。

 

三明治:你是怎么找到留学生做你的助手的?

小雪:一开始前面10天我们过去的时候,我们担心中介没有讲中文的。在超市看到中国学生打工,就和他谈了我们的情况。当时我先生说让我去和留学生说。我就说让他跟我一起问,我们一家人过去跟人讲比较有说服力,没有人做坏事是一家来做的吧。后来我就跟留学生说:“你好!我是来自上海的,我们做了移民来到墨尔本,但是我们现在最大的障碍是语言不通。你有没有这边的朋友或者你愿不愿意出来临时地赚个外快,我们可以付澳币。”然后他考虑了一下,说帮我联系一下。我就把我号码给他了,我说我可以给他看身份证和Hertz租车的信件,我们有全额保险。留学生出来也不容易,孩子也不是缺这点钱,有时他们出来打工是为了锻炼并不是缺钱。后来就认识了一对留学生情侣。到我第二次去看的时候,他们就没收我费用。在异乡,就特别让我感动。

 

三明治:那最后怎么决定去买马来西亚人那家?

小雪:那天我看了不少房子,都没有特别满意的,拍卖程序都一样的。晚上的时候,我就跟我老公说,我所有房子都看过了,没有一套满意的,怎么办?然后我老公说,那你不会去看马来西亚华人那家?你不是跟她说了你这套买不下就买她的吗?我说,我怎么糊涂了,把这事忘了!然后我说,好了,我们不用在房子上兜太大的圈子了,就那家了!我就联系了他们,他们还愿意卖给我。当晚就电话里谈好价位,约好在看一下要买的房子。

 

三明治:那这套房子不用经过拍卖的手续吗?

小雪:不用,就直接我的律师和她的律师做。我们私下成交,房东就不用交中介3万的澳币费用,他们可以省掉等于人民币有十几万吧。她的律师跟我的律师意见同意了,合同看了都没问题了,我就把20%的预付款打到她律师指定的账户,律师这边进行托管。等房子交付的那一天,我就把所有的款全部打给律师,律师就一次性把所有的钱给房东。总价是140万澳币,还要交一些州税,印花税之类。

 

三明治:澳洲贷款的利率高吗?

小雪:利率4.78,4.8左右,他们给我做了一个贷款结构,你可以贷80%,然后把多余的钱存到贷款账户上去平衡它。比如说,我贷倒100万,如果我有60万在账户上,那我只要付40万澳币的利息。而且那60万随时可以抽走调用,但按揭就会上去,叫对冲账户,挺灵活的。

 

三明治:那你老公对于明年离开中国,去澳洲做什么事情有什么设想吗?

小雪:其实我们都没有任何的设想。我们就觉得,吃一两年的老本我们是有的。老外一般也不储蓄,他们都能行,我们怎么不行?不能仅仅因为我们语言不通就说我们没办法,我觉得有可能我们语言不通得到或享受到的东西、或者资源信息是有问题的。

我看到一个墨尔本的朋友发回来一个80后的女孩带着自己2岁的小孩在那边通过四年拿下了PR,然后她当时就拍了一段VCR,说在国外怎么辛酸怎么苦。

很多人苦是因为在中国没有做过,有阿姨,都一直是娇生惯养,或者是独生子女,照顾的比较好。我跟我老公都不是这种类型,所以这一块障碍不会有。还有一种,是没创业过、也没营销这种经验,突然做生意就很难。那我们一直在这个氛围内,也就觉得最主要还是投资的东西要有需求,这个市场是老外的,我们也需要摸索,确实去做的话,心有没有放进去做。还有一种,是正的不缺钱的,随便买个生意,贴钱换身份的。但出去的移民,最后还是创造机会留下来了。

 

三明治:那小孩子现在要去新的国家生活,有什么想法?

小雪:我小女孩感觉比大的要强烈一点。我们对面邻居的孩子跟小女儿是同龄的,在外面不停地上课,有时候她过去找那小男孩玩,她说:“浩浩,你今天要跟我玩吗?”浩浩说:“我下午还有课。”她说:“你又有课啊?”“没办法,我很忙的!”然后她就会说:“妈妈我跟你说,我不用考试因为下半年我要去墨尔本了,看看我多好呀!”我就说:“那没办法,他要去学校必须要考。”她就会说:“还是去墨尔本好,不用学这么多东西。”而大的就会说想老师同学了怎么办?会说他们学校如何好,为什么要离开,有点好像我逼迫她选择一样。但我好朋友的孩子,在哪上了学,就不愿回来了。

 

三明治:那大的已经上小学了,她告别同学这些怎么想的?

小雪:大的放暑假前跟她同学已经告别一次了,我出去前会专门抽时间回学校一次,跟班级里的同学和老师再见一次面。小范围的妈妈们会聚一起告别一下的。在上海能认识这么多有爱心、对教育有追求的妈妈们特别好,孩子在上海的这个学校里也特别的好,我觉得大家都特别的好。我除了感谢老天的恩赐,也感谢所有朋友给的一些信息,是他们让我学习了,成长了。正因为这些不可缺的信息和交流,我们觉得离开是可行的。

 

后记
小雪自述

非常感谢三明治,让我有机会倾述曾经的点滴,也对8年多上海的生活有个美好的回忆。现在想想:人生就是个驿站,一切皆有可能。

我想,大家看到这的时候,最关心的还是我们过去了是否适应,很多想法是否和在国内当初想的一样呢?

我先说说孩子们:我们过来刚好是学校放假(School Holidays),热心的Sue阿姨(卖房子给我的房东,我们以后是邻居,刚来特别照顾我们)带着我们熟悉这区附近的公园,还去了孩子喜欢的动物园,郁金香公园,去了几次课文图书馆,孩子们很爱看书,这里是英语国家,所以能接触到好多排版、设计很棒的书。当然,这都是大女儿告诉我的。很多都是她准备要借阅的。小女儿也很喜欢绘本,也在那安静的翻阅。图书馆布置的很温馨。

 

 

现在我简单补充一下我的搬家情况:8月底,我和先生把衢州的新家搬好,我们把孩子留在老家和老人呆一段时间。虽然老人不常来,但孩子们和老人家感情还是很好的。国外房子买好了,我们为了经济实惠,还有是多年陪伴的物品割舍不下,把国内的旧家具和新添置的物品统统都海运到墨尔本。短短15天我不停的整理,最后海运走了180个箱子。工作量是非常巨大的,而且先生都要上班,有时出差,连搬家公司来打包那天,他还在杭州出差。这15天,我们还去了2天温州,还去了杭州过了3天,和我家人一起过中秋节。我实在是太累了,最后我把自己弄受伤了。在9月17日,我带着扭伤的腰,孩子,还有7件行李出发去墨尔本(还有我带着老公的歉意、不舍,父母们和上海这帮闺蜜们的祝福和对我身体的担忧出发的)。

9月18号早上9点到达墨尔本,是先生在澳洲中文网上找的接机服务人员,送我们去住的酒店。朋友们提过来接我,我都谢绝了。原先我以为没什么行李了,打算自己带着孩子坐这的Sky bus去酒店,我是希望孩子们记住这时刻,不要老是有这种概念,到哪都是车接车送。但最后有7件行李包,也只能接车服务了。出关的时候,孩子们非常照顾我,姐姐担心我的腰,帮我抬行李,妹妹看着手拎包,最后还是她们帮我推一辆行李车,我也推一辆行李车出闸口的。那时候觉得孩子好懂事,可成熟了。接机的车在马路的对面,遇到热心的中国姑娘帮我们推过去的。到达酒店,也有中国员工,后来了解,是一位中国老板买下这酒店不久。总算是安全的、感动的入住酒店了。(我的房子有租客,需要等到11月份交房给我)

School holidays,我总算是好好休息了,我们玩了好多地方。

10月6号,孩子们开始上学了,第一天来报道我是很忐忑的,英语全不会,只会说:I’m sorry. I just came here. I can speak a little English.但老师们都很友善,也很包容。很热心的带我去孩子的班级,用手势比划,希望我能懂,她们发现我女儿基本都能听懂,就慢慢和孩子说,让她解释给我听。很快报到就完成了。最后的总结是:永远都不要太悲观和担忧,有一些状况是一段时间没法改变的,那就坦然接受,只有接受了,才会激发人的本能去改变。我觉得我又做对了,没有退缩,也不寻求帮助。我和先生说:一个人,不管在哪里,有任何事,都应先尽自己所能去做。

孩子们上了三天的学,天天回来都很兴高采烈,还说老师表扬她们是棒女孩。而我也很适应,天天围着灶台给孩子们做喜欢吃的饭菜,不用假他人之手了,天天被孩子表扬我是棒妈妈。我更不用担心孩子的作业,她们放学根本没作业。先生天天和我们视频,也没觉得有距离感。现在刚来墨尔本,房子订下来了,小孩学校落实了,区域周边也大致熟悉些了,我和先生已知足!有些事,就让时间来决定吧!

谢谢生命中交集的亲人、朋友、闺蜜们,在你们的帮助下,圆了我们家的出国梦,我们在墨尔本等待和你们的再次相聚。也特别要感谢一路过来伸出热心之手的陌生人,我和先生、孩子们唯有效仿和学习他们,日常中学会伸出我们的手。让爱开花,温暖我们的身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