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ebp

良渚肖像之二 | 方天园:撤离北京798的自由艺术家

4,666 views

1.webp

文/三明治杭州写作工坊学员 许亮

 

方天园是浙江温州人,中学时就到了北京就读于中央美院附中。但是上中央美院一年就选择了退学,他成了一名独立的画家,和北京的艺术圈也若即若离。2012年他选择撤离北京,搬到杭州良渚进行创作,并在最近刚刚开出自己的艺术空间——“琰玉艺文”。

2

我与方天园的一面之缘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当时对于他本人并没有太深的印象,只知道他是温州人,青年画家,从北京迁移到良渚文化村不久。倒是他的姐姐方惠玉让我印象深刻。姐姐是他的经纪人,温婉的笑容,从容的语调,与印象中的经纪人完全迥异。过了没多久就听说,姐弟俩开始在村里筹建工作室了。于是很好奇,会是画廊吗?还是会有各种艺术展览?总之各种期待。

今年9月,文化村的玉鸟流苏创意园区开始热闹起来。这是一片空置了5年多的地方,现在终于看到文创类的商业形态入驻,方天园的琰玉艺文工作室就在其中。双层的空间做了简单的功能划分,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小型阅览区,再往里是一个大大的展示厅,墙壁上挂的都是方天园的最新力作,色彩鲜明,质感丰富,给人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抽象艺术。但这不会是方天园满足的终点,他说有条件的话,想再盖一座具有艺术展示功能的当代园林。

3

三明治:你是什么时间来到文化村?

方天园:2012年5月我先到这里来看过一次,因为姐姐一家人在这里买了房子。觉得很不错,就决定搬过来了,离上海也近,去看展览和参加展览也方便。

 

三明治:琰玉艺文这里是什么时候开业的呢?

方天园:试营业是2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希望是把这里打造成类似村里的“艺术客厅”,也就是“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比如家里一般不会放这么多的艺术作品,那你的朋友来了有喜欢艺术的,就可以到这里来坐坐,像自家的客厅一样。

 

三明治:这里还有姐姐的书法作品,她也是艺术家吗?

方天园:是的。姐姐和我都是从小就练字,书法其实和抽象画是可以完全对接的,所以我并没有学习过抽象画。我曾经获得过全国书法银奖,所以家人会觉得我比较有天赋。于是小学三年级开始学画画,自己虽说当时没有特别喜欢,但也能静下心来练习。

4.webp

 

三明治:温州人重商,为什么在你的家里有这么浓厚的艺术氛围?

方天园:我妈妈算是商人,但是我父亲和爷爷在年轻时都学过画。父亲爱看书,对我和姐姐影响比较大。中国著名的篆刻家方介堪是我奶奶的表兄弟,从小就受到他耳濡目染的影响。

 

三明治:听说您最早是学的国画对吧?

方天园:我16岁考入中央美院附中,在4年时间里把基础技法都学习了一遍,然后就读中央美院国画系。但那时的教育是压抑创造性的,大学里还是在继续重复我中学已经学过的那些东西。于是才半年时间,我就选择退学。

 

三明治:退学是不是一件让家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方天园:当然,他们很不理解,一开始很反对。但后来看我那么痛苦,也只能先这样了。其实我考美院的时候就已经很痛苦,当时的教育可以夸张一点说,就是泯灭人性。我会觉得画画一点意思都没有。退学以后我就回温州了,准备学学设计。期间自己偶尔练字、乱画的时候,反而又重新真正喜欢上绘画了。于是我跟家里说,给我三年时间,让我自己去创作。然后时隔一年左右又回到了北京潜心创作。在2006年,我的岩彩作品获得了全国金奖。

 

三明治:您在北京度过了青春期,北京这座城市这对您后来的性格塑造、成长有什么影响吗?

方天园:当时的附中就在中国美术馆旁边,和三联书店挨着。我们附中的学生证可以免费去美术馆的,泡了四年的美术馆和书店对我的人生和创作当然会有很大的影响。身处在90年代的北京,我恰好赶上了摇滚热的末尾阶段,崔健、张楚……那时候都还挺火,也算是我的精神启蒙老师。

 

三明治:书画都是传统的东西,但是你在青春期的时候接收到这些叛逆的元素,会对你的成长产生影响吗?

方天园:当时可能没有,都被沉重的教育给压制下去了。我喜欢听摇滚,可能是潜意识上的叛逆,但现在活得倒越来越叛逆了。

 

三明治:可以简单介绍一你的作品风格吗?

方天园:抽象画可能国内大家接触的比较少,抽象画协会估计说是“只有大概千分之一的人能够理解”。这个就是我们与西方的差距。在国外抽象艺术相当于古典艺术或流行艺术,是他们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里形影相随的。所以他们理解起来很容易。到我这里来的,反而是孩子更能够看的懂,有些哪怕是字都还不认识。就像我们聆听音乐的节奏,不是用头脑,而是应该用身体去理解,这其实是我们的本能。但现在因为很多原因,可能有些人的本能已经被压抑掉了。欣赏这些艺术的本能需要再重新挖掘出来。

5

 

三明治:感觉你画的风格有点像米罗和毕加索?

方天园:米罗和毕加索都是我喜欢的艺术家,肯定会有影响。我的绘画主要分为两大类,一个是主题性的绘画,我是先有题目再创作的,比如《白眼看世界》,《哭之笑之》;另外一部分就是纯抽象的。其实到现在我还会保留这两部分,但是有时候用抽象的形式做技法实验会更好,当这种技法相对成熟了,我会再画主题性的作品。有主题会有一定局限性,就好比音乐,有了主题性就像是一首曲子有了歌词,但并不能单独评判曲子和歌哪种更好。就现在这阶段来说,抽象画的比例会多一些。

 

三明治:2006年之后你的艺术之路就更加平坦了吗?

方天园:主要是家里人更加支持理解了,2006年岩彩画得奖是因为这个领域还特别小众,如果是油画得金奖,没有强大的背景和关系是不可能的。因为利益太大了,得金奖的画至少值上百万。岩彩画获奖对市场是没有什么太大影响的,正因如此,才会比较单纯、公正地给出评判。岩彩画的材料是古老的,但我没用过,对我来说就是新的。所以现在我又运用新的材料、技法,让我有热情继续创作。

 

三明治:从开始独立创作到获奖这六年时间,会不会觉得苦?

方天园:在北京的时候会有孤独,特别是精神上。有时候一个人待着,一个月也说不上几句话,等朋友来的时候说话都不利索了。我没有住画家村,不喜欢混圈子,那些教授、院长我也不以为然,我看的是学术水平。我当时没有去798,就在当时一个小区里面搞创作,远离名利场,得罪过所谓的艺术权贵,我也不会跟随大众的市场。有些画廊会找听话的人直接画市场接受度高的作品,而我喜欢创新,画过的就不会再重复

6.webp

三明治:那现在就定居杭州了?

方天园:是的,2012年就算正式撤离北京了。现在这里虽然艺术圈很小,但我反而没有孤独感。可能是因为杭州这个地方,大家的幸福感指数都比较高吧。人的状态都比较慢,我喜欢慢生活,创作必须要慢下来。比如之前我在创作的三个半月就一直没出门会朋友,也不见得有多忙,但就是让自己远离干扰。最近的计划是把周边好玩的地方都走走,我特别喜欢园林。将来有条件,我最大的作品就会是一个有艺术展示功能的当代园林。

 

三明治:会是一座美术馆吗?

方天园:不是像美术馆那样神圣的,而是一种更好玩的艺术传达。园林就是游玩的,可能会有游乐场的元素。我总认为艺术首先是要有意思,要让人先玩的美美的!这可能也是源于对蔡元培先生说的——在当今还影响着艺术界的“以美育代宗教”这句话的反感或者反思。尽管以我对蔡先生有限的了解,对他很尊重。但这可能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吧!“美育代宗教”这句话就好比说以美代替真,结果搞的“假恶丑”。我想中国现在正处在很有希望的改革时代。中国的艺术家有极大的机会和责任,让“美回归到美,善归于善,真归为真”

7

学员介绍 

许亮:良渚村民,“拙良造”发起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