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

你给自己接受的学校教育打几分?12个三明治的教育样本

2,468 views

12.15

整理/黄显 刘奕婷

 

听课、背书、补习、考试,似乎是大家对于学校教育的通常记忆。国内的教育往往被贴上“体制僵化”、“填鸭式”、“授课脱离实际”等等的骂名,社会舆论对于国内教育的评价普遍较低,有些家长也因此焦急地想把子女送往国外接受教育。尽管如此,大多人都是国内教育体制的亲历者,从小学到大学,学校教育给他们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还有一些人在成年之后在海外接受了教育。那么,作为三明治的一代,当他们步入工作后回望学校生涯,又会给出什么样的评价呢?我们让各地的三明治以满分5分制给他们接受过的各个年龄阶段的教育打分,并做点评。请看三明治们的回答。

1

“忘了教我们享受生活”

初中3分,高中1分,大学2分,不过大学自己折腾学到的我打4分。

毕业后就一直从事教育行业,看到了太多太多创新教育的产品,也看到了现在的孩子有比我们多得多的接触国外教育的机会。

要说自己的学校教育,在上学的时候一直是叛逆的,小时候在老师眼里是乖巧的好学生,那个时候对于学校教育是服从,从而获取家长和老师的喜欢,用成绩证明自己。高中考入重点高中后,我觉得老师比初中的更无聊,更无趣,除了学习那些书本知识,用分数证明一切,几乎关上了所有获取快乐的通道。高中,是噩梦是牢笼。在大学获取了梦寐以求的自由,知识是靠自己获得的,快乐也不是课堂赋予的,看不完的电影,看不完的课外书,各种各样的乐队演出,话剧演出,组织公益活动,让我拥有了最美好的时光。

知识,是学校教育想给我们的,可是他们却忘了尊重,忘了教我们享受生活,热爱生活。最后想说一句:Education is not what you learned but the way you process them how to learn.

 

2

“学习说到底还是自己的事情”

对于自己经历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一路走来,我大概都会打5分,觉得自己很幸运,遇到的都是很好的同学和老师。

小学老师很负责,会鼓励你去尝试不同东西,比如乐器手工,甚至奥数作文,但不会有很大压力,一定要拿名次或者考级。那个时候学奥数纯粹当兴趣课,老师不会逼你拿奖,其实现在想想,学的这些思维方式还真的是打下了好基础。到了初中,因为有升学压力,开始有竞争,但都是很积极,良性的竞争,学习好的一群人也会补习补累了集体翘课出去玩,那个时候不是学到多少知识,而是很多好同学一起渴望完成一个目标的共进退。到了高中,是在有名的苦逼重点高中,高手太多,反而学会了自我调节,知道如何面对“惨败”,如何缓解压力,很痛苦但也是很有益的让自己内心强大,当然良师益友更是深交至今。到大学就更自主自由,大学学的专业不是自己喜欢而常常不去上课,但学院比较宽松的氛围,和课外自己去联系做的一些课题都还是收获很大的。走到现在工作生活的这条路,其实都是过去点点滴滴积累下来的。

对于学校教育,必然有其利弊之处,比如说,觉得创新思维思辨能力都还不够,但如果仔细想想,是不是加强了创新思辨就一定会更好呢?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每个人经历的学校教育都是在当时时代背景下的,很难去简单评价教育好坏。我自己更多的体会是,教育有外在资源,但学习更多是内在意愿,自己去学习的意愿如果能被外部教育资源去满足就是满意的,学习说到底还是个自己的事情吧

3

“教人独立选择才是教育的核心价值”

小学5分、初中5分、高中4分、大学4分。

大学毕业之前,我的生活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无忧无虑,随心所欲。一方面我很感谢家人对我宽容和爱,另一方面也得益于学校自由快乐的氛围。

我的小学和初中(耀华中学)都是本地最好的,北大每年的毕业典礼都会邀请耀华校长出席,他告诉我们“让优秀成为一种习惯”。我们的初中从来不加课,放羊式的教学让大家有很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在学习上,耀华人也绝不肯放松。而高中又是一番景象,虽然也是市重点,但高一开始就有了晚自习,我尽量把所有作业在学校完成,回家就开始看我热爱的艺术电影和相关书籍,这也是放羊式教学教会我的自我管理,学会支配自己的自由是基础教育阶段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我的大学是财经类院校,管理不是很刻板,假期很多,于是我就踏上了背包客的人生,说来我也个比较放肆的人,很多课第一节不好,我基本就不会再去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制定各种旅游行程,就这样走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一毕业就直接去汶川做了志愿者,我觉得国内的教育并没有什么不好,或者说让人学会独立的选择生活才是教育的核心价值

4

“学校注重的更多是升学率”

看到这个问题时,我在想,龙应台在《大江大海》里描述在1948年时,山东八千个中学生,河南五千个中学生都追随老师、校长一路南下,一边赶路一边学习。诚然内战使家乡民不聊生、穷困潦倒,使得他们不得不这样做,但当时学校的凝聚力应该也不容小觑。那么,我们现在的教育体系,面对这样的抉择时,是否会有这样的鼓动力?历史背景不同,所以也许没法去比较和假设,甚至你都不能以此为参考,但是,反思总应该是有的。

以5分为满分制,如果从传授知识的角度,每个阶段我给我的学校打4分。如果从学校体系,氛围,师资,教学方法以及我自己的参与度,小学4.5分,初中3.5分,高中3.8分,大学4分。如果从学校对学生人生观、价值观培养方面,我觉得每个阶段都不超过3分。我的理解里,学校注重的更多是升学率,老师喜欢的是成绩优异听话的学生。我只希望未来的孩子,可以在他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遇到能够愿意同他们做盆友的老师,进一所愿意和他们共成长的校园。

5

“工匠之艺,赤子之心”

2009年,我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我的导师是一名看起来很犀利的“愤怒老太婆”(她自称的),她上课的时候总是告诉我们,“不用叫我教授,在中国真正做学术的人很少,我唯一的成就不过是教了几十年学,充其量不过是个教书匠罢了。”

数千年来,中国教育是一种崇尚精英的教育模式。学而优则仕,是中国式人才的惯常上升通道;而“工匠精神”则是传统观念比较鄙夷的。没有“工匠精神”的中国人盲目去追求速度与效率,甚至连制造一块儿精致的全手工瑞士手表的耐心都没有。我在求学的前16年都是在不断的竞争,与他人竞争,与自己竞争,要考个好成绩,要找个好工作。

而这个时候,我的导师告诉我,不要浮躁,要沉下心,要耐下性,不断地锤炼自己的技能,然后慢慢等待它生根发芽的那一天。导师的研究生教育神奇地让我产生了对专业的认同感,和对手艺的执着。但是这种教育,压根不是来自课堂上教授的内容,而是从她教课或者生活的点点滴滴,人格魅力的影响。那是一种不断锤炼手艺的“工匠之艺”,交融着一颗把手艺做就做到最好的“赤子之心”。

我学的是新闻专业,“工匠精神”让我把文字当做自己的手艺。无论我工作上是如何的状态,在生活上是什么状态,闲散或者积极,勤快或者懒惰。但是一旦对待文字,自己就无比的较真儿。最兴奋的是,完全忘我的“制造文字”;最恐慌的是,太久不操弄文字,总有一天把自己的手艺给废掉。我想,这大概就是求学18年来,教育之于我的最大收获。

6

“我的教育经历挺复杂的”

由于我从小搬家搬得比较频繁,所以每个阶段的教育都是在不同的学校完成的。再加上留学的因素,我的教育经历也是挺复杂的。

我所就读的初中,在当时是浙江省数一数二的学校。校友中有金庸、鲁迅、郁达夫等名家大卡。学校提倡的是开发学生的兴趣和创造力,管理也就相对宽松了。这其实在当时的重点中学来讲是非常少见的。另外,我当时的班主任年纪很轻,基本上和我们这些学生打成了一偏,我到现在还一直和她有联系。因此,我的初中阶段过的非常愉快。我现在很多挚友都是在那个时候踢球,打游戏结下的。所以我觉得应该可以打满分5分。

我的高中虽然也是省级重点,但是学校的风格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在杭州,我们学校被戏称为14监狱,管理的严格可想而知。再加上要出国的缘故,没有了高考的压力,学习上也就更不用心了。总体来讲只能给他打1分。

大学的前两年,和很多加拿大的本科生一样,派对和玩乐成为了主要目标。与国内的大学有所不同,加拿大的学校考核中,考试占到了总分的一部分,论文,功课,以及平时的参与占到了很大的成份。所以本科前两年,我虽然没有挂科,但是平均分很低。所幸的是我在大三突然觉悟,生活突然变成了教室,实验室,图书馆,家四点一线。成绩也大幅上升。不但以Honours毕业,还发表了我第一个在国际专业期刊的科研论文。总体来说4分。

读博的经历其实对我来说是很独特的。由于所在的学校属于英国的罗素联盟,学术的压力的确很大。但是我自我感觉的压力并不是很大,有可能是由于年龄的增长,学习的目的性更明确。同时我也在不断为将来事业作铺垫,发表科研文章,到学术会议上做报告,包括做一些合作培训项目,我都感觉挺享受这个过程的。我感觉总体来说也有4分吧。

7

“同学的关系变得弥足珍贵”

我对自己受过的学校教育打5分。打满分并不是从学校的角度认为已经做到最好,事实上我待过的学校也都在不同程度地持续变革和改进。打满分是觉得假如再来一次,我依然希望完成从基础到高等的学校教育,依然会选择在高等教育阶段去西方国家有优良传统的学校学习几年。学校里结识的人和一种与母校关联的群体感会伴随我很久的时间。毕业工作以后,同学的关系变得弥足珍贵。我身边的好朋友很多是同学及同学的朋友。因为有共同的校园经历,似乎就有一种自然的亲切感。陌生人之间也能很快破冰。

在欧洲的学习经历让我受益匪浅。在法国和英国的经历让我可以感受两种不同的高等教育传统,更让我有机会结识很多来自不同文化的年轻人。学校的学生组成可以比拟小小联合国。留学的几年比我在国内大学的经历更丰富,视野更开阔,得到的冲击及启发也更多。曾经有人问我,你觉得国外同学比在国内的大学同学“牛”吗?我觉得没法用“牛”来作比较,而是有更加多元化的学生,而对我个人成长影响最大的也是这种多元化。回到今天的问题,如果有人对学校教育有很不同的看法,我觉得非常正常,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

8

“女校放松的环境让女生迸发出非一般的创造力”

小学4分,感觉最大的特点就是:平等。以前的同学家庭背景很平均和普通,不觉得谁特别有钱或者有权势,同学的爸爸做老师的做大饼的都有,大家都一起玩。小朋友的世界应该简单一点,不应该带入太多成人世界的价值。现在的最基础阶段的教育有点阶层固化的影响,经济能力似乎决定了小朋友的学习环境。

初中4分,关键词可以说是认识自我。碰到了非常好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锻炼我们的能力,放手让我们自己去做班级管理,还帮我们分析自己的性格特点,在青春期的时候,这一点感觉很受用,就在这个阶段我学会了自我反思,也学会了怎么听取别人的意见。这是一所很普通的中学,但人格养成的阶段老师的关心起到了重要作用 。

高中4.8。特点是创造力。高中念的是女校。单一性别的坏处是在需要接触异性、了解异性的年龄段这方面有所欠缺,会在打交道的能力上有暂时的不足。好处是,特别放松的环境让女生迸发出非一般的创造力,比如那时候的社团招新海报都是手绘的,有粉笔画,有拼贴等等,都非常好看和有创意;每年的艺术节也是饕餮盛宴,大家都很有表现力,非常酷。

本科和硕士4.5。这个学校的特点是鼓励学生要有精英意识、大众情怀,非常希望学生在通识教育的体系下能保有理想主义的情怀,很多老师鼓励学生阅读经典,寻求精神上的自由,养成批判性思维。高等教育需要这些来作为主心骨,如一个老师所说,支持高等教育的应该是习俗。不足之处是,单位体制的暂时不可变限制了行政体系的发展,学生服务比较差。

博士4.8分。相较于大陆的高校,这所学校相对没有那么理想主义,功用的痕迹比较明显,但是在学业培养上、学生服务上非常专业化,对学生的学习提供了很好的保障。这点对于一所高校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9

“期望教育能够真正实现变革”

给自己经历的学校教育打分,我是唯一打负分的人。这不是对我经历的学校和老师的完全否定,其实我从小到大上的学校都还算好,只是期望教育能够真正实现变革,改变弊大于利的局面。

教育的本质是让一个人有批判性思维,认识自己与众不同之处,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建立信心和人生目标,具有在挫折中前行的勇气,实现自己的理想和价值。而学校教育的确没有做到上述任何一点。

首先,过程就不快乐,孩子更喜欢放假而不是上课。大环境依然试图抑制批判性思维。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老师以学生成绩作为唯一考核目标,其它一概视而不见。给学生灌输的思想是只要忍到考试(高考)结束,老师就不管了,学生就自由了。家长则一边看不惯社会不公,一边拼命试图把自己孩子塞入既得利益群体,深怕给孩子选错了路。

这样的状况虽然在过去更为严重,但现在也依然没有大范围的好转。可喜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跳出了这种思维的怪圈,能够摆脱学校教育的毒害,去伪存真,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认识到了自己的价值且具备了终身学习的能力。而这完全是开放互联网带来的结果,不是所谓的正轨的学校教育带来的。互联网的开放,在禁锢的思潮中开了一道口子,让大家接触到外界更先进的文化和思想,并且有了一定的讨论空间。信息的高速传播让人们不再迷信课本和老师,开阔了眼界,看到更多观点的碰撞,并在这之中逐渐形成自己独立的看法。

10

“瑞典的基础教育过多的放权,过度的自由,过于脆弱的玻璃心”

学生生涯中遇到了很多好老师,尽心负责,体恤学生。如果要打分的话各个阶段都是4分,但给我小学五六年级的班主任张老师打5分。

她接手我们班的那天指定我当班长,让我负责很多事情,我那时候很弱,遇到事情特容易哭鼻子,她会先说我几句然后再鼓励我,慢慢的,我发现我能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应付各种各样的压力。她帮我争取到很多机会去锻炼自己,又能让我感觉到她在身边支持我。从那以后,我一路担任班长到大学毕业,学习和工作一直都是两不误的。

我所在家庭的教育本身是比较宽松的,但还是觉得教育是需要加压的,倒不是非得取得怎么样的高分或者成就,起码的一些品格的塑造比如毅力,责任感,抗压力等等都是可以作为副产品被培养的,而且是越早培养越好。现在想来可能是家庭的宽松告诉了我什么是温暖,老师的严厉教会了我什么是努力,反过来的效果可能不一定好。

大三的时候,学院的杨老师通过自发的校际间互访活动,为我们争取到了和瑞典乌普萨拉大学交换的机会,让我看到了更大的世界。我现在在瑞典定居,两个儿子从一岁开始都上幼儿园了,非常欣赏瑞典幼儿园培养孩子的独立自主,有同情心,有公德心的基本品格,但主观上不太看好瑞典的基础教育(小学初中),过多的放权,过度的自由,过于脆弱的玻璃心,瑞典人也挺为下一代捉急的。随着大量移民的涌入,瑞典年轻人的失业率也是越来越高。“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未来必然是更扁平,竞争更激烈的世界,中国的国际地位也会越来越高。所以计划是到孩子上小学的年纪,全家回国。国内的基础教育虽然一直为人所诟病,但还是有很多不错的地方,我也相信我的孩子们会像我一样遇上挺好的老师。感谢每一位辛勤劳作的园丁,教书育人,国之根本。

11

“大学为我找回真正的自己”

小学5分;初中高中2分;大学5分。

从小学到高中,我都是父母老师眼中的乖孩子,学习认真、做事负责,那个时候生活也非常简单,以考上中国人心目中的好大学为目标。2006年12月我被保送到浙江大学,正因为如此,我提前了半年即高三下学期就到浙大开始了大学生活。

大一大二的我,也一直把成绩看做最重要的事情,而忽视了学习本身的价值和乐趣。直到我遇到李志文教授,他鼓励我们找到自己真正所爱的命业,不以职业和事业为人生目的。在他的鼓励下,以及在浙大开放包容的环境下,我开始寻找内心的热情所在。2010年,我作为第二批中国援外青年志愿者之一去非洲国家毛里求斯支教。这时,我放下了课本,支教之余我开始悉心阅读一切感兴趣的东西:哲学、宗教、历史、政治、艺术。同时,我也没有放弃自己本专业的学业,并于2011年赴美国留学。从大三开始,我的人生完全改变了。可能浙大本身的教育并没有让我改变,但它的开放,鼓励学生去探索发现,实际上为我找回真正的自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2

“教育的渐进改革,我们这一代需要做得更多”

我的小学由于父母工作的频繁调动,不得不经常转学,在不同的环境中转换着,经历着不同的孩童时期。我们父母大都是从过去动荡岁月中走过来的,他们渴求知识,尊师重教,相信知识就能改变命运。因此大人眼里的学校很单纯,对老师的认可和尊敬也是毋庸置疑的。一切都是以书本学习,考试分数为重。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被扼杀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接触了不同的孩童群体,小学六年间从一个羞怯的孩子变成一个爱打架闹事的孩子。

初中和高中基本就是一个天然的后花园,让我度过了愉快的六年。至于知识,基本是在花园中自学完成。

大学基本就象大锅饭,很多人一起上课,不停转战每间教室。四年下来,一个班没说过话的同学大有人在。辅导员和班主任形同虚设,每个学生都是在独立成长,有人径直朝前,有人迂回曲折。在大学,我们摸着石头过河,尝试着和社会开始建立初步的联系,企图用自己的能力去理解社会,大都数人都从这条河中走过来了,但也有不少人在河的对岸,迟迟不敢迈入,也有人跌倒在河水里,再也爬不起来

教育的渐进改革,我们这一代需要做得更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