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洋.webp

肖洋:冯小刚“御用剪辑师”希望做个好导演

8,203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76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肖洋.webp

文/周钰璐

 

“我刚才在后台听那个VCR,我觉得你们剪得太吓人了,各种‘动次大次’。大家以为一定要出来一个007什么的,没有想到出来的是一个一米七。”

肖洋出现在这档叫做《青年中国说》的电视节目,一边以“自黑”来亮相,一边同时暗示了自己的职业身份。

虽然籍籍无名,肖洋的那些剪辑作品却是家喻户晓——《非诚勿扰》、 《风声》 、《1942》、 《中国合伙人》、 《后会无期》 ……他非科班出身,却凭着一股韧劲儿在行业里“野蛮生长”,从只有一腔热血,到逐步攀爬到金字塔顶端,成为冯小刚多部作品的“御用剪辑师”,且在短短几年内便三次入围金马奖最佳剪辑和最佳视觉效果指导奖。

不过在他心里,电影梦的轮廓刚刚清晰。

1979年出生的肖洋15岁考入西安交通大学少年班,本科学的是和艺术几乎不搭边的建筑学。进入大学后,他沦落成了“学渣”,只对电影情有独钟。后来到德国学媒体,没有毕业就回来了。本科同班同学毕业几年后,纷纷“买房买车,娶媳妇生孩子,各种开事务所”的时候,肖洋也开始天天在拍片子了。

而这些片子,就是当时盛行的“咆哮式”电视购物广告,“我们今天只要388,不是988也不是888”那种。这些广告养活了当时他工作室里的五个志同道合的少年。他们在中影集团的旁边租了个两居室,心里美滋滋地,“觉得电影的最高权利机关只有一墙之隔”。

当年的北漂生活,肖洋觉得很快乐,他说他们每天晚上收工之后都会聚在一起,在一个卤煮小摊上讨论“我们今天是不是把这个脚气膏广告用大卫芬奇的剪辑理念来剪一下?明天我们要拍一百个人的群架场面,拿三个群众演员拍得了不?”

做着行业底端事情,操着行业顶端的心,“五个卤煮少年”就这样朝电影梦一点点行进。

一次偶然机会,金牌监制陈国富发现了肖洋帮朋友剪的一支预告片,邀请他参加《李米的猜想》预告片剪辑比稿,和他建立了邮件上的联系。后来,陈国富找到肖洋,问了他三个问题。

“电影是什么?”

“陈导,我觉得,电影不是学出来的。”

“你以前剪过长片吗?不是预告片,是全片。”

“没有。”

“冯小刚的电影你愿意剪吗?”

“你敢让我剪吗?”

“你如果敢剪,我就敢让你剪。”

“我敢剪。怕什么。”

肖洋的长片剪辑处女作是冯小刚的《非诚勿扰》,冯导在第一版预告片发布会上当着全国记者的面夸了肖洋足足五分钟,说他是“上天赐给自己的礼物”。

不过,肖洋并不满足于做剪辑师。他想做导演。剪辑师是一部电影“后期阶段的导演”,他们会按照导演的意愿对一部影片进行再创作,虽然已经是行业翘楚,肖洋还是想拍自己的电影,讲自己的话。

“做剪辑师,虽然也参与到不同的主题里面,但你更多的可能是服务于别人的影片,虽然你也有创作成分,可是你在为别人的表达加一份力。所以导演是我一定要做的。”

2014年底,肖洋刚刚完成自己的导演处女作,由孙红雷、周冬雨主演,预计在2015年6月正式上映。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奢望,但如果我将来真能成为一个好导演,我希望我的片子能够影响其他人,这就是我要做电影最初始的原因。”

“因为在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我就找到了一个愿意做的事情,哪怕它不能给我带来金钱,带来名声,带来任何实际意义上的好处,我只是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单纯地感到非常的快乐,我找到了这么一件事,就决定这辈子就跟它待在一块,一直干下去。”

 

Q&A

三明治:15岁的时候怎么会去考西交少年班?

肖洋:那时候就是成绩很一般,有一年还得了倒数第三。但是高二的时候有一个喜欢的姑娘给自己写了一个贺年卡,我就觉得浑身充满力量,拼命学习,因为早上一年学,所以全校符合招生年龄条件的就我一个,少年班招了23个人,我入学考了第22名。我一想学校里面跟文艺最接近的就是建筑,学美术学画画、中西方美术史,于是无奈之下就选了这个。

 

三明治:大学学工科,后来怎么就去了德国学媒体呢?

肖洋:大学没有好好学习,搞乐队搞话剧,纠集一帮人想拍大学生电视剧,最后也没有拍成还欠了一屁股债。后来一想就去德国继续念吧,便宜,在那里也可以从头开始。

 

 

三明治:入电影这行是你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想法?
肖洋:十八岁,上大学的头两年。那时候我看了很多好电影,比如《肖申克的救赎》啊,《阿甘正传》啊,《勇敢的心》啊……把我震撼了,深受感动,可以说我对世界、对人生的很多看法,都是从那几部电影里面得到的。正好那个时候我十六七岁,觉得即使我和他们素不相识,但是他们心里想的和我想的能产生共鸣……我甚至在想,如果我要做电影,目的就会是我要表达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三明治:国外电影事业发展似乎更好些,为什么毕业之后选择了回国北漂?

肖洋:去德国之后发现电影根本不是学出来的。我也没觉得国外电影发展更好。当时回来是因为家里的事情,后来发现回来是对的,因为你的根在这里,文化背景在,你讲的事情能够理解的人也在这里。

 

三明治:你是怎么说服别人辞职跟你一块儿干工作室的?

肖洋:我辞职之后就问他们其中的一个(他现在已经在中国最大民营电影后期公司),我问他想过十年之后是什么样的人吗,一问完他就开始不清醒了,使劲哭。他说没有,我说我想好了,我要做电影。他第二天就辞职了来找我说跟我干,其实当时我也什么都没有。

 

三明治:第一次剪长片就是冯小刚的电影,你觉得这当中有没有机遇的成分?

肖洋:人不可能一直在挣扎,5年了,一直在准备,而不是抱怨,机遇来了也可以抓的住。想当书记总得从村长做起的嘛。不过人总是不能满足于现状,要做好更高的准备,抓住机遇。

 

三明治:冯导曾在非诚勿扰预告片发布会上足足夸了你五分钟,这对当时一个新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他私下里当面评价过你么?
肖洋:我觉得很感动,因为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关系,只是彼此之间的相互欣赏。他私下没有和我沟通过,发布会直接就夸了。

 

三明治:他对剪辑一般有什么要求?

肖洋:基本没有要求,我们之间的合作已经形成一种默契,都是我先剪,丢给他看,然后我再根据他的意见他的角度去改。冯导是非常成熟的导演,拍出来的作品基本成型,没有过多需要修改调整的。

 

三明治:“御用剪辑师”这样的头衔给你带来了什么优势或负担?

肖洋:我觉得不要说“御用”吧,老把人家说得像皇帝一样。我们之间是非常好的合作关系,陈导、冯导都是我的恩师,他们对我就是老师带学生,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东西。

 

三明治:冯小刚的电影风格还是很突出的,与他合作对你自己的电影风格树立有什么影响?

肖洋:我自己现在还谈不上风格,没拍出来呢。他对我是一种观念上的潜移默化的影响,让我知道什么样的电影技法观众可以接受,到什么程度可以当导演,这不仅仅考虑技术和审美,还要有一定的积累。

 

三明治:可以举例说说一般剪一部长片需要做哪些准备吗?

肖洋:两个方面,浏览和技巧。技巧需要靠看电影和看书的积累,对于电影和人的认识以及你基于什么样的审美,决定了你会剪出什么样的片子。操作起来的技术很简单,但是先讲一句话和后讲一句话对观众来说区别还是很大的。

 

三明治:你剪辑一部完整电影的流程是什么?通常会花多久?
肖洋:看素材之后先粗剪,先把整个故事拼顺了;再精剪,每场戏中有趣的部分进行强调,多余的部分就去掉;之后再从整体调,看叙事的方法,是顺叙、倒叙还是穿插平行。

剪辑花费的时间不等,可能十天从200分钟素材减到30分钟,也可能需要几个月。

 

三明治:剪辑怎么训练?
肖洋:有个东西叫拉片,就是把一部别人剪完的电影,翻来覆去地看,然后我们从中分析,为什么这个镜头后面接这个,然后整个叙事的段落是怎样的。熟读唐诗三百首,积累多了就知道什么样的片子怎么剪辑了。

自己动手剪的时候就是把镜头全部列出来,看素材,反复看,反复尝试……

 

三明治:剪片子很耗时费心,你有特别辛苦不想干的时候么?
肖洋:有特别辛苦的时候,但是能干电影这行的事,心里还是开心的。年轻人做什么都要吃苦,现在不吃苦难道要等老了嘛?幸好我对生活的要求也没有很高,最烦恼的应该就是交房租(笑)。

 

三明治:我觉得剪辑最难的是舍弃,成百小时的素材最后要剪到放映时间,你筛选素材的标准是什么?

肖洋:说起来复杂,其实也很简单……大而化之,一句话,精彩的留下,无聊的扔掉。比如男主角拍的时候从这里走到门口要十步,真正剪的时候就留最后一步的镜头;但男女主角拍的时候脉脉含情只看了一秒,剪辑的时候可能会留到四五秒。

 

三明治:印象中有没有哪部片子里的镜头你觉得剪掉很可惜的?

肖洋:没有。但是有可以剪掉的镜头,但是却留下了。

 

三明治:你提到过《风声》这部片子是你剪辑职业生涯的top3之一,这部片子最让你骄傲的是什么?

肖洋:骄傲在一气呵成,那种连贯的流畅感,让观众看的时候憋着尿,不敢上厕所。其实我觉得所有剪辑师最大的骄傲应该都是能把观众钉在座位上,全片无尿点。

 

三明治:能让你骄傲的剪辑手法和剪辑方式是什么?
肖洋:剪辑前要先判断类型,然后才能判断剪辑方式。电影类型有公路片、动作片、爱情片、怪兽片、文艺片等等,剪法不一,到底是要重点讲情节还是表现人物,是深入作者观众内心,还是用节奏或者画面来吸引观众是有区分的。长期以来的实践,电影界已经形成了一种美学系统,不管是镜头、演员的表现方式、剪辑的节奏,都要围绕着这个美学系统。

当然你也可以违反它,如果挑战成功,那是你牛逼,但大多数时候,这些都是经过电影人的摸索总结出来的电影语法,是不能随便推翻的。

 

三明治:你怎么定义“烂片”?
肖洋:不好看,浪费时间的。有的电影就算你觉得闷也不能算烂片,我可以看完,因为可以给你启发。

烂片就是看的时候好像还算那么回事,眼花缭乱的,但看完之后觉得整条街的智商都被拉低了。

 

三明治:剪辑了这么多片子,也合作过不少导演,如果想自己拍电影,在资源方面应该是充足的,为什么这么晚才动手?

肖洋:想当电影导演要先入电影的门,首先要看从哪个门进去。有的人从演员做起,但我的外形不行。所以从剪辑开始。拍电影是很复杂的事情,要准备好了,才能去导,不仅要学习名义上的规则,还要学习操作和制作上的规则,电影生产的规则,制度的规则,以及和人打交道。在还没有对这些都彻底了解的时候,就是没有做好准备,拍出来也会一塌糊涂。

 

三明治:中国很多人都想做导演,相比而言可能优质电影剪辑师更稀缺一些,这样的情况下你今后的长远打算是什么?

肖洋:不因为大家都想吃饭我就不能吃饭啊。我不跟别人比,就是自己拍,也不是要做导演界的第一名,就是想说个故事,想表达。我是想检验我的电影能不能把我想说的说清楚,如果没有就要继续努力。如果说清楚了,能不能感动人,能就会受到观众喜爱。以《推拿》为例,我很喜欢啊,但票房很少,这是没办法的,但是并不妨碍我觉得娄烨是很牛逼的导演,超过好多人,就算一部好电影最后没有赚到钱,东西也是在内心的。

 

三明治:处在三明治的年纪,对电影有什么二十几岁时没有的感悟吗?

肖洋:基本还是跟原来一样,觉得电影一直都是说自己想说的事情,创作一个现实生活中未必存在但是自己很喜欢的世界。

 

三明治:除了电影,还计划做些其他什么事吗?
肖洋:当歌手,出专辑。我录过很多小样。(笑)

希望作为导演,表达的东西能更加完整、全面。希望片如我所愿,让自己满意。

 

本文为中国三明治与《青年中国说》合作系列访谈之三

照片由青年中国说提供

青年中国说:北漂青年逆袭成为导演 冯小刚御用剪辑师肖洋揭《非诚》幕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