邴钟兴.webp

邴钟兴:一手持手术刀,一手握笔,医学新青年

4,891 views

邴钟兴.webp

人们逃避现实的方式有很多种,我的方式是躲进回忆里。上大学那会儿,我总喜欢往老图那儿跑。所谓老图就是清华的老图书馆,一到了夏天,满墙的爬山虎密密麻麻地蔓延开来,让老图看起来有一种古堡的味道。老图那里有一只不怕人的大猫,毛发浓密,摸起来有一种进口波斯地毯的感觉。入夜,当猫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她是你上辈子的情人。在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我们经历着如动物凶猛般的青春,那些所有疯狂的、莫名的、绝望的、炙热的,都依旧还在过去的时间里游荡。

 

橙子味道的医院爱情

认识橙子那一年是公元2012年,据说这一年地球要完蛋了。

橙子生病那个春天,我也病得不轻。喜欢强化并夸大“本我”与“超我”的对立关系,喜欢反复地看《搏击俱乐部》。五月的阳光撒下,她轻盈地走进病房,淡黄色连衣裙配米色帆布鞋,天使艾米莉的发型,配上《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米兰的一抹微笑,似乎与这个医院毫无关系。当时我与她隔了一个护士站的距离,谁也没想到后来变成了左手与右手一个戒指的距离,爱情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不分时间,不分地点。那段时间日照充足,晚上很少有人加班,所以偶尔一次的加班为爱情的邂逅创造了机缘

她走进医生办公室的时候,我背对着她在电脑上码字,都说相互吸引的异性之间隔着几米就能嗅到某种神秘的味道,那天我的确闻到了,不过与荷尔蒙此类性激素无关,是橙子,是橙子的味道,那种进口的脐橙的味道。医院里腻人的消毒水味道杀死了我鼻甲黏膜大量的嗅神经中枢突,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千分之一秒的瞬间嗅到了橙子的味道。

在这个春风沉醉的夜晚,一切就像安排好了一样,我未走,她走来,轻描淡写的寒暄,无人打扰的独处,彼此微妙的试探,仿佛这一切是在夜晚醒来的一朵睡莲,美好的就像一场春梦。 那个命中注定的夜晚,我被一个橙子搭讪了,她还问我有没有微博,我说,加微信行不?

 

不想当哲学家的医生不是好父亲

我父亲是一位哲学家,他给了我两件人生最珍贵的礼物——自由的灵魂和仰望星空的情怀。他教导我做人要有敬畏心,事业心,仁爱心,平常心。小时候我在家里随便捡起一本书都是关于哲学与社会学的书籍,耳濡目染的我也养成了思考的习惯。这种习惯潜伏在我意识的最深层,时常跑出来折磨我。

高中时代的我喜欢读王小波的书,他在《我的精神家园》自序里写道“在一个宽松的社会里,人们可以收获到优雅,收获到精雕细琢的浪漫;在一个呆板的社会里,人们可以收获到幽默——起码是黑色的幽默。看过但丁《神曲》的人就会知道,对人来说,刀山剑树火海油锅都不算严酷,最严酷的是寒冰地狱,把人冻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我们这代人还算比较幸运,可以相对自由地选择将来要走的路,当然这里有一部分人是“被选择的”。

这群选择要成为医生的或者是“被选择的”的青年们,或是怀着悬壶济世的心,或是肩负拯救地球的特殊使命,为了共同的理想聚在一起。爱琴海的科斯岛上有一颗巨大的法国梧桐树,它有幸成为游人特别是医务工作者景仰的“活着的历史文物”。传说在公元前5世纪末,希腊立志从医的年轻人都要在梧桐树下宣誓,那段誓词就是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去年春天,我和橙子的宝宝来到了这个世界,孩子的诞生让我感受到了一种觉醒的力量,开始真正懂得了“三十而立”的意义所在。关于当爹这件事,让我想起鲁迅在《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1919年)一文中说过的一段话——至今读起来,不仅没有过时感,反而更觉得耐人回味:觉醒的父母,要“自己背着因袭的重担,肩住了黑暗的闸门,放他们到宽阔光明的地方去;此后幸福的度日,合理的做人。这是一件极伟大的要紧的事,也是一件极困苦艰难的事。”

 

医学新青年,夜空中最亮的星

1915年9月15日《新青年》创刊,时至今日,当今的许多有为青年依然从中汲取营养,获得力量。百年以后,城市里的雾霾越来越重了,没有灯火指引的青年们,经常会迷失方向。我时常幻想这样一个画面:仰望星空,带着对生命无限的敬畏,一群青年站在梧桐树下宣誓。篝火点亮,火光照亮每个青年的脸庞,他们并肩围坐在篝火旁大声歌唱。“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请照亮我前行。”

2014年,我与伙伴们一起创立了“医学新青年”自媒体平台,同时在线下创办医学跨界公开课——MED TALKs。医学新青年,不是在记录西西弗斯的神话,它是在真实地讲述着每一个平凡的医学青年的故事,而那些千分之一秒的灵魂闪光点,就是我们一生在寻找的心灵解药。医学新青年,让我们换了一个方式看世界,看到了医学更多的可能,同时,也看到了内心中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我们不是观光客,我们是行走在路上的灵魂医者。

跨界思维是医学新青年的处世态度,论坛主题从移动医疗到医学自媒体联盟,从云计算到颠覆传统的大数据,从互联网时代的健康产业到可穿戴医疗设备的跨界合作。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一直推崇跨界思维,盛赞其为“普世智慧”。他将跨界思维誉为“锤子”,而将创新研究比作“钉子”,“对于一个拿着锤子的人来说,所有的问题看起来像一个钉子”。

 

不放弃的青春梦

当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们纷纷跳起《小苹果》的时候,我萌生了一个念头,希望能在医学与电影之间架一座桥。拍摄微电影《老男孩》的肖央,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大电影的梦,帮助他实现这个梦想的操盘手是一位从事金融投行的跨界黑马,他就是电影《致青春》《老男孩猛龙过江》以及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的制片人柯利明先生。我策划了一场协和史上最文艺的跨界沙龙,柯利明先生讲述了许多关于自己的故事,活动结束的时候,每一个人都收到了一张寄给未来自己的明信片——《不放弃的青春梦》,朋友告诉我,放映《老男孩》的40分钟里,很多人哭了,他们看到了自己。

医学新青年在创造着新的生活方式,我们读诗,写诗,创办“灵魂医生”喜马拉雅在线电台,我们在深夜里创作原创医学舞台剧《苹果树之恋》。我们无法创造生,也不能左右死;但是,我们却可以努力让人活得康健,走得安息。我们赞美生,也尊重死,生死原本同是生命的尊贵。我们的故事原型来自于真实的医院病例,其实讲述的就是我们自己的故事。苹果树象征着生命和希望,相遇在医院里的陌生人,用真心浇灌着这颗生命之树,不知道结出怎样的果实,但每一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梭罗)我步入丛林/因为我希望生活得有意义/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的精华/把非生命的一切都击溃/以免当我生命终结/发现自己从没有活过。“大多数人都生活在平静的绝望中”。别陷入这种境地,冲出来。别像老鼠逃跑似的,看看你的周围,要敢于开拓自己的天地。

每一次勇气可嘉的跨界尝试,让我们发掘到了医学更多的可能,也让医学变得更有温度。我们关心青年医生的成长,让他们feel like a human being,我们做的是让医生感到真正快乐的事情。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