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治妈妈的为母之道.webp

话题 | Work-life Balance? 三明治妈妈的为母之道

5,749 views

三明治妈妈的为母之道.webp

 

编辑/Elle

 

1  艾米丽:“把握当下,睡觉也很重要”

做妈妈快十年了,孩子半岁的时候,我辞去全职工作,成为自由职业者,也开始了大多数妈妈都有的职业生涯的迷茫摸索。中间各种折腾,换工作、换城市、换行业、再去读个学位、Gap Year…….在孩子6岁之前,留在那几年的新年愿望列表上的第一条永远是:“希望可以更好地管理时间”。属于自己的时间太少,属于孩子的时间好像也不够多,孩子刚出生的时候,是这样;孩子上了幼儿园,是这样;孩子上了小学,还是如此。

后来开始创业,几乎没有周末,忙是更忙了,但是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在工作中修复自己,发现自己的价值和闪光点,变得比以前快乐,也慢慢学着把工作中领悟到的东西用在生活里。虽然少了很多家庭共处的时间,但是我觉得一个家庭的和谐指数和家庭里的女人的快乐指数是紧密相关的,整体算得失,还是值得。所以我觉得每个妈妈都可以从自己的内心出发,去做自己想做的自己,不管你想成为的自己是一个全职妈妈,还是事业型妈妈,孩子都可以很好地适应你。

最近两年,我慢慢接纳了那个“时间永远不够用”的自己和总是显得凌乱匆促状况百出的日程表,不再用绝对的work-life balance来要求自己和家人,因为那个看上去更完美的平衡状态存在于无法触手可及的努力范围内,还不如放下执念,用平衡的心态去追求相对的平衡,并落实在每一天里,做一些小事,营造一些小小的Moments,每天不再介怀于To do list还有多长,告诉自己来日方长,把握当下,睡觉也很重要。

如果问我有什么话想对十年前那个诚惶诚恐的新手妈妈说,我想说:其实做好你自己就好了,这就是你能给孩子最恰当的爱。

 

2  阿米:“找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生活模式”

这个话题我谈不好,因为本身就不是那种把生活和事业平衡的很好的人。只能说谈一些自己和周围的人的一些思想经历,给别的妈妈一些共鸣,吐一样的槽,解一样的结。

当年我辞去八年的律师工作,在家里看着韩剧刷着微博吃着冰淇淋怀孕,心里充满了一个念头:这人啊,就是要把最重要想时间留给家里人,不给老板,也不给客户。我当时把这话贴在微博上,引来的自然是各种赞同连同羡慕嫉妒恨。总之,那时候我想,再也没有比不上班更好的事情了。

孩子出生半岁,这半年我被浸润在吃喝拉撒睡当中,作为一个新妈妈对如何养娃充满了各种探究和思索,我几乎每天都在朋友圈里发表一些奇谈怪论,需求理念相近的同族的妈妈动物。每天早上看着孩子醒来时那能融化心灵的微笑,我觉得,我真是做一行爱一行啊,妈妈就是我现在最好的事业。

孩子一岁。孩子日渐活泼,对孩子的爱也更深,但对全职妈妈的生活开始厌倦了。更要命的是,当我抬起头,把视线从孩子那里移开吵着生活看往未来的方向,我开始变的迷茫。全职妈妈的生活苍白烦闷琐碎到爆,我开始羡慕那些能够有上下班,早上工作晚上做妈妈的人的那种节奏转换,我怀念我还没有孩子时候的那种自由,又总会想着:等到这无尽的全职日子过去后,我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下半辈子我还能做点什么呢?那时候,我简直成了一个创业妄想症患者,在深夜都会想做点什么创业的项目,办一个讲故事的托班还是亲子茶餐厅还是儿童派对策划。。。。。。所以现在听到有全职妈妈说我想创业我总是心有戚戚,我说,我懂那种感觉,迷茫中想闯出一条路的感觉。

但创业的想法一直没有新的动作,因为全职妈妈的最大问题其实就是:没!时!间!连自己喝一杯咖啡都是需要争取的奢侈品,创业也好,工作也好,只能想想,就这样,一年又过去了。

孩子两岁,我把她送进了小托班。上午九点送去,晚上三点半去接。我自己得以从24小时带孩子的状态中解脱出来,有时喝一顿早茶或者安安静静和朋友吃一个午饭,都会觉得特别回归自我。那时候,我不再这么想去创业或者工作,有时候甚至想,要不,再生一个呗。这让我意识到,我应该计划一下我接下来的生活,而且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生活。作为选择焦虑的天秤,我发现其实放在面前的选项还蛮多,只是每一条都有利有弊。继续全职妈妈能更好的照顾家里,小孩需要的时候随叫随到,可以考虑再生一个过那种看起来很美的两宝的生活;继续找份工作上班,家里的经济可以更好一些,消费可以再上一个层次,我可以重新回复到我自己喜欢的和成人打交道的职业状态,和同事谈笑风生;创业,找一个项目和合作伙伴,全身心投入去做一个不知道成败的自己的事业,等到最艰苦的时候过去,我作为老板时间自由,貌似事业家庭可以兼顾,甚至可以带着娃去工作。

因此接下去的很长时间里,我一直纠结一直反复,真心不知道要选哪一条路。这时候,新房子需要装修,我在小孩去小托班的日子就去跑装修,妈妈被我从老家叫过来帮手,这个过程给了我新的思考。之前不想让父母来承担养娃的责任所以一直自己养,当然也不想过和父母住一起的生活也是一个原因。但在装修这段日子里,我发现孩子大了一点,父母帮忙带起来其实没有那么累了,而且孩子能和老人相处而不是整天和妈妈在一起其实丰富了孩子的世界。老人也因为能照顾孩子而变得充实快乐。

现在孩子已经上了幼儿园,我给妈妈在家附近租了一个舒服的房子(我们彼此都需要自己的空间,一碗汤的距离是最佳选择)妈妈白天打太极拳,遛狗,炒股,下午四点去接小孩,给她吃晚饭。我重新回到事务所上班,不过这次是自给自足,自己给自己发工资。收入上有限,但时间上自由。小孩生病了我可以照顾她而不去办公室。有时候,小孩看着我写文件打电话,会出奇懂事的不吵不闹,我也带她去参观我的办公室,让她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状态的我。小孩说:我妈妈是律师,好厉害呢!我在想,这些都是我做全职妈妈没有办法带给她的东西。

我现在的思路比之前那段日子要清楚了一些,找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生活模式,做妈妈也好,做员工也好,做老板也好,如果可以选,就选那个自己想要做的,而非因别人的意愿、或者为了逃避A而去选择B。孩子会适应你的状态,她需要一个快乐的享受自己生活的妈妈,而不是完全为自己牺牲的妈妈。

 

3  若辰:“有所为,有所不为,只是给孩子的爱决不缺席”

做了妈妈之后,孩子、家庭与事业、与自己的生活间究竟如何平衡才好,这应该是很多女人都思考过的话题。

有说法是:You can have everything,这个说法曾经很让我困惑,真的可以什么都拥有,什么都不失去吗?因为我发现我必须得放弃一些,我没有什么都拥有。后来发现,无论谁,一定是有选择、有放弃的。关键是选择对你真正重要的。想清楚什么是真正重要的,真正热爱的,也对自己真正有益的。确定生活中的优先次序。懂得取舍。有所为,有所不为。

这些,是做全职妈妈的这几年慢慢体会到的。做全职妈妈会有很多开心、幸福的时刻,但面对琐事的时刻更多,不容易有成就感,却很容易有挫折感。时不时会有些挣扎。想要工作,或者创业。这时候,要想清楚是真正想要工作,还是想逃避眼前的生活。就像旅行,可以是滋养,也可以是逃避。前者让你更愉快地生活,后者让你更想从生活中逃开。妈妈或主妇的身份,不太有社会地位,说起来也不光鲜,还要接受日复一日的琐碎、平凡。对于曾经在学业或事业上优秀的妈妈,其实是一个要面对的考验。如果是想逃避,要解决的是自己的心态。需要创建一些自己的空间,因为天天面对琐事和孩子,更需要爱和滋养。但未必是工作或创业。因人而异,可以是定时的放松,也可以是自己的爱好。做个快乐的妈妈很重要。如果一整天陪着孩子,付出很多,却是愁眉苦脸的妈妈,也未必对孩子成长有好处

如果是真心想做的工作或事业,那就要根据情况做出合理的安排,时间精力上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就像有篇文章里写,看到湖面上优雅美丽的天鹅,别忘了水面下它的两只脚一直不停地在划水。

安心在家的妈妈,追寻理想的妈妈,都可以是孩子的好榜样。但该给孩子的爱,是万万不能少的。因为亲子关系的建立,不过这么几年,且与孩子未来的心灵健康息息相关。家庭外的社会价值,很容易看出来,也很容易被认可。但家庭内的社会价值,其实更深远。因为是真正的育人。

 

4  小简:“全职妈咪的从容精彩”

一转眼, 我已经在全职家庭妇女的岗位上扎扎实实干了将近4年了。眼下, 两个孩子都长大了许多,不过我倒丝毫没有重返职场江湖的想法。

刚全职那会儿,朋友同学前同事见了我总差不了会扼腕叹息……可惜啊,白白读了那么多年的书。一开始是有些失落,特别是以前的同好们各种升官,IPO,媒体曝光;自己接送孩子,陪他们参加课外学习,运动,每周雷打不动去菜场,超市,跟着各种大妈大爷学习买菜经验……反差巨大。

因为先生工作很忙,父母也有自己喜欢的事情,不能长时间陪伴小朋友。我深知小朋友的成长再不能缺少我了,这一切都是心甘情愿的决定。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两个孩子的脾气性格完全不同, 一个上幼儿园,一个上小学, 一个在东,一个在西。 每天4点之后的时间完完全全就是他们两个的。功课,阅读,练琴,玩耍,陪他们聊天,时间真是不够用…..等他们睡了,便用日记记录下当日的点滴。这种没有promotion, 没有重大milestone的日子, 每天是需要记录点滴的。 不然远远地往回看,日日仿佛都差不多。

平日里的白天,除了家务事,我的时间主要用在两个方面:一是自己学习充电:因为有时间,对于从前一些会在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现在能有空做比较深入的研究:比方五维空间到底是哪五维,为什么牛顿会变成有神论者。二就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社交, 也因此认识了不少新的朋友, 各行各业,各种各样,挺好玩的,从他们身上真是学到很多。日子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我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还在不断形成和完善的过程中,自己的时间也不够用,要学习的东西开5张单子也干不完。

全职主妇的空虚,寂寞,好像在我身上的确没有过。所以,当还是有朋友为我这么个没出息的状态表示遗憾时,我也只能笑笑。我也爱功名,更爱利禄,但是自己的劲没有往那个上面使,就要承担平单生活的局面,也大大不必羡慕得到这一切,用尽全心去拼搏的同龄人们,相反,我真心为他们感到高兴。 当然,平淡不代表平庸, 这一生还有个梦想,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一个出色的匠人,靠手艺吃饭的那种,看看接下来能不能找个机会实现一下。

呵呵,就这点朴素的想法,就交待到这里先。

 

5  西巽:“在金钱至上之外,母亲可以教给你的”

我不太赞成work-life balance 的提法。这让我想起拿着平衡杠走钢丝绳的形象。当然会有一些钢丝绳走得很好的模范,但是作为放在所有妈妈头上的价值标准我认为是不合适的。很明显的一点是,我们很少听到男人们在谈work-life balance,社会也不以此要求他们。而很多女性在工作中承担丝毫不亚于男人的劳动量和工作压力,回到家还要全力投入育儿职责当中(与此同时,男人们可能在看电视、看书、玩电脑……),这基本上是对女性的双重剥削。

我当然不反对女性在家庭和育儿之外从事自己的事业,实现自我的理想。但是今天,这种work-life balance的主流意识形态,一方面要求女性在工作中要成为不输于男性的劳动力资源,另一方面又将太多育儿的压力倾泻到妈妈们头上,却毫不检讨妈妈们在职场中受到的歧视和不平等对待(这是普遍存在的事实)。

早期女权主义者呼吁女性走出家庭、争取工作权,甚至放弃母职,这在当时的语境下是可以理解和值得尊重的。但是今天,如果我们还是强调工作的价值高于育儿,无疑落入了另一个圈套。这造成不少高学历的中产妈妈在为宝宝调奶粉、换尿布的时候心理不平衡,潜意识觉得这是可以替代的低等工作,交给老人或保姆去完成即可。男人们通常也这样看。很多爸爸在小宝宝阶段不太参与育儿,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些生活琐事没有价值,他们更愿意进行思想启蒙、知识传授这样一些高大上的教育工作。我不这样认为。我在喂奶、换尿布、重复一些不需要太多智力投入的游戏,诸如此类的时刻,内心非常踏实。我明白这样的“琐事”有它情感上无可替代的价值。我不喜欢当我必须离家去工作的时刻,老人们劝孩子说“妈妈去上班,挣钱给你买玩具”,仿佛玩具是一个比妈妈更重要的事物。我想,孩子会宁可要妈妈的陪伴,而不是什么昂贵的玩具吧。如果孩子接受了玩具比妈妈更重要的逻辑,那才是需要操心的问题

这当然不是说全职妈妈就一定更好、更伟大。如果妈妈对全职在家照料孩子这件事缺乏真心的价值认同,而是充满牺牲感,那就宁可去寻求其它可能的安排。一个充满牺牲感的母亲,通常会演变成对孩子的情感绑架和无尽索取(不一定是物质层面的)。

一些妈妈在育儿过程中开始某种和育儿或者亲子有关的创业。我觉得是值得尝试的。虽然创业可能在时间上比朝九晚五的工作投入还要更多,但是比起一份假如是不尽满意的工作,从事自己认定有意义的事业,特别是和孩子有关,在情感上就没有那么割裂,更可能迈向work-life integration. 这样,当你需要离开孩子去做事情的时候,你就可以对TA说:我要暂时出去一下,XX人或XX事也很需要妈妈,就像你一样。这也是妈妈想做的。

我想,与把工作等同于挣钱,继而用玩具或者其它什么物质利益来收买孩子相比,从事自己真正觉得有价值感的事情,哪怕更忙,或者收入降低,都是值得的。因为它可以让孩子明白,在“金钱至上”的逻辑之外,还有其它的人生意义。

 

6  Elle:“奥特曼打小怪兽”

大概是我们这一代的独养姑娘从小被当作男孩子养,即使为人妻为人母在我生活中已经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除了偶尔开玩笑或者发牢骚时说说“大不了回家吃老公的”,我倒是从来没有确实萌发过离开职场而全身心投入家庭生活的念头。是继续奔波在职场还是全职照顾家庭,在不需要考虑经济和物质的前提下,私以为只是一个个人价值观选择不同,而我只是选择了前者。

我很早开始未雨绸缪。虽然双方老人都已退休且身体健康,但他们各有中年晚年生活且乐在其中,又见多了各种关于六个大人养一个娃不亚于六头龙治水最终常常治出个家庭不和鸡犬不宁来,我很早就开始通过各种途径寻找第三方协助——请阿姨。

带娃阿姨是本地人,离我们家住的不远,一天8小时工作制,兼之开朗活泼,积极能干,我们找到她时恰逢她退休不久闲极无聊,把带娃这件事当成增加生活乐趣来对待,把我家宝宝当成自家晚辈来疼爱,堪称我能够轻松养娃的最大助力。每次跟身边的同龄人妈妈们说起这个来众人无不称羡,纷纷打听如何请得如此帮手。这个说起来也颇富戏剧色彩,小囡的奶奶无聊时就会去附近的小公园里和一群大妈跳广场舞,一来二去大家聊得熟了,听其中一位阿姨吹嘘自己曾带过多少个小孩,于是被目光如炬的奶奶看中前去猎头猎来。

所以还是要会放手,无论是家中长辈,还是第三方帮手,托儿所幼儿园,妈妈是幼小孩子成长的最重要的角色之一,但并不是唯一。做妈妈本来应该是一个快乐的事情,不需要我们作牺牲或者作交换

说易行难,在产假结束后回到律师事务所再度投身轰轰烈烈的资本市场和企业并购事业后,即便有意识的调整,加班和出差仍是无法避免的。

受到的最大的打击是在宝宝11个月时,收到香港上司的指示,要因为开一个A1交表前董事会去香港出差两周整。此前我一直雄心勃勃计划母乳喂养至孩子一周岁整,因此试图和香港方面沟通,把这个漫长的两周调为一周,开会前期的主要准备工作由我在内地远程完成。如果仅是出差一周,通过随身带吸奶器,我自认自己还是能撑住不必断奶。

这个在我看来可以通情达理两全其美的计划,令人惊讶的遭到了拒绝。那位去年刚刚结婚看不出实际年龄时时把自己拾掇得美貌得体的香港资深女律师听完我的解释后毫不犹豫的说:“不行。你是professional,要有professional精神!”

我用多年工作早被磨平棱角的自我修养忍耐着没把“你professional你全家都professional”扔到她脸上去。

被迫断奶后,我觉得我可以开始准备跳槽了。

反正这本就符合我对自己职业生涯的规划,即积累到一定年资后把彻夜加班和经手巨额项目的虚荣留给年轻人去吧,从伺候无数位大爷转为专心伺候一位大爷,从专业律师转至公司做法律顾问。其实每天依然忙碌,但加班和出差大幅减少,更重要的是,置身于一家业务成熟的跨国公司,我可以基本控制自己的时间表,即使是加班也可以事先知晓并提前做出安排,而非强迫症般每5分钟翻看手机和黑莓以便24X7应召,不小心漏接一个电话也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后者才是有害于个人生活的工作,这本就与孩子无关。在拥有一个相对稳定可预期的时间表的前提下,我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加点自己对时间管理和辅助人员配置管理技能,当这些技能熟练度到达一定点数,自然无需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做非黑即白的取舍

大概生活本来就是一条不断打怪升级之路吧。笑~

 

7  朵朵Angel:“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

最近在读乔布斯传,里面他说的一句话一直让我念念不忘:决定不做什么跟决定做什么同样重要。虽然他说的是做产品,但放在如何做妈妈这件事上也给予了我很多启迪。从开始怀孕成为一个准妈妈开始,我就一直践行着这句话。

怀孕之始,正当我的创业如日中天。我是个一心一意做一件事的人,我的精力有限,只允许自己Focus on一件事情上,创业就拿出百分百的热情和态度去创业,如果要做妈妈就一心一意做个好妈妈。可是决定一心一意做哪件事,意味着就要放弃其他事情。意味着就必须让自己思考好当下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并做出选择。思索良久,我意识到孩子已经成为我的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我愿意为她放弃一切,就算成为全职妈妈。全职妈妈可以说是我的自主选择。因为,我想参与到她小小生命成长的每一瞬间,带领她认识了解这个美丽世界,听她叫第一声妈妈,陪她看她的第一场雨,教她人生的道理伴她读每一本我精心为她挑选的书给她的摔跤鼓劲为她的一处小成功自豪鼓掌。在她长大一些后,我也有过彷徨,想做点其他事情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在经历人生起伏后,我明白内心坚强充实的妈妈也不一定需靠工作来达成,我对什么时候终结我不再做全职妈妈不再那么期待,看着怀中的宝贝睡着露出天使的笑容,我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我只想好好享受我们在一起的时光

 

8  北北:“因为孩子,我变成了更好的自己”

由于帮我一周带两天宝宝的亲戚,明年因为自身工作家庭原因不能继续,我又陷入找帮手的苦恼中。公司对我这个新妈妈很照顾,允许我一周不限时不定时到岗两天,这两天是我带宝宝的难得的喘息,也有一份不愿全职妈妈的执念。

安静的午夜,回望宝宝出生后的一年半,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围绕她的吃喝拉撒和家务,想到同事们正在热火朝天讨论新方案,我却连刷碗晒衣服都得见缝插针,又想到宝宝2岁能不能去上小托班?小托班才上半天我怎么好好工作?上了幼儿园5点就放学我怎么赶回家接?小学更过分,三点半就放学我咋弄?小学、初中要上各种补习班,我怎么和工作协调?这么一算10几年都过去了,我还有机会好好上班么?该加班的时候我能踏实加班么?我的10多年就要这么过去了么??我要的自我实现呢?

各种不安翻江倒海。80后这代人还没有90后的洒脱,也没有60后70后的牺牲精神,比如我,工作、家庭、孩子、自我都想要,但却各种不可能。我把问题提给微信上的妈妈们,她们的各种建议给了我不少启发,但接下来的几天让我有了更好的判断:爸爸借出差的机会,把宝宝带给了远方的奶奶家,我有了一年多来难得的5天喘息——我每天都去办公室补班,去和一年多没见的朋友聚会,自己去看了电影,全心全意忙自己的创业项目,难得坚持了健身私教课,去看望很久不见的家人,做了很多之前来不及忙活的事。然后,在一个个难得安静的夜晚,我只想做一只沙发土豆,享受难得的自由时光,拖延着本该忙活的工作和家务,一直发呆到午夜。

忽然,有种熟悉的无所事事的懒散感觉撞了我一下。有了宝宝之后,为了有更多自己的时间,我尝试做一个多任务处理器:踱着小碎步做家务,在办公室里争分夺秒,把做家务当做母女的游戏,把带她出去玩的机会当做郊游,刷牙的时候做深蹲,她玩玩具的时候我来几个臀桥,强迫自己在任务之间快速转换,以争取她午睡的2个小时尽可能处理更多工作,还锻炼了能“一拖二”带邻居宝宝一起吃饭和游戏的本领。不过,我一直把这些归结为“不得不”。我的潜意识为什么觉得宝宝是麻烦?没有宝宝我就能过让自己认可的生活么?就能为了自己所谓的自我实现么?究竟什么是我的自我实现?是在工作上更高的职位和责任?

实际上,她的出现改变了一个慵懒的单调的我啊:因为宝宝我认识了很多新的大小朋友,学会了蒸包子和烤面包,去了之前从没有去过的很多地方,变的多了些耐心和爱心,多读了很多书育儿更是育自己,还学会可以多核处理和不要犹豫迎难而上

因为宝宝我变成了更好的自己——这是时下多时髦的一种境界,说实话我之前真没觉得。没有宝宝的日子也会过,宝宝的到来是改变自己的外力,我还是想要很多,那我得先修炼自己才行啊?对不?

爸爸和宝宝晚上就要回家了,我又要做回多任务处理器了,我不那么郁闷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