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webp

Good or Bad, 三明治人的春晚记忆

4,947 views

整理/黄显、刘奕婷

 

春晚,可以说自三明治们童年起,就陪着他们一起长大。从当年一曲《难忘今宵》唱遍大江南北,万人空巷围观仅此一家的春晚,到如今各大卫视争奇斗艳,社交媒体上吐槽春晚也成了一种新乐趣,对于不同地域不同背景的三明治来说,春晚意味着什么,他们的春晚印象又是如何呢?请看他们的回答

春晚就像我们身上的胎记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春晚的出现,应该比我的出生稍早一些。那个年代,和春节时的气候一样,忽冷忽热,乍暖还寒。然后我们这群新时代的婴儿就像相声里的包袱一样一个一个的抖了出来。春晚,就像是信使一样,一遍遍地传达着新的一年的到来。在我年轻时候,它作为唯一一个老少咸宜的电视节目,被一次次地回味。它就像我们身上的胎记,逢年过节,总是要在长辈面前展示一下

许多年后,当我百无聊赖时,也会在这个特定的时刻被这场特定的盛宴所感动。坐在电视机前,虽然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但偏偏这个时候我很容易感动,仿佛荧幕里光彩夺目的明星成了我临时的亲人。

然而,如今春晚变得越来越富丽堂皇,老一辈相声演员搬一把折凳坐在人群中,用两三句话就可以把全国人民逗乐的那些哏,越来越生疏了。现在,春晚的观众有14亿,14亿人有14亿颗胎记,14亿人有14亿人的命运,无论酸甜苦辣,都盛在这一个大碗里囫囵喝下去,总觉得会闹肚子

全家人共享四小时美好时光

最美好的记忆,客厅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零食,胖娃娃一样的花生,披着黑白盔甲的瓜子,不知名的坚果,全家大人会踩着时间,吃饺子,放鞭炮,然后孩子们齐刷刷地等待在客厅,等着拿压岁钱。8点开始的春晚,长辈们开始笑着谈论各个主持人的装束,气场,主持词,孩子们开始满足味蕾的渴望;陆续会有孩子睡觉退场,我是那个赖在沙发上看到结束的主儿,自从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说跨年倒计时许愿灵验后,我就每年都坚持等着春晚倒计时的后十秒,跟着主持人倒数,心中默念着自己的愿望;最搞笑的是我爸爸,其他节目都睡觉,一听到各式各样的相声和小品就睁开眼,跟着观众哈哈大笑后,继续睡觉,好像相声和小品节目在老爸体内装了定时器一样。

春晚,可以说无论是谁担任导演,都做不出符合十几亿人口共同口味的菜;所以对于春晚,宽容点想,只不过是全家人坐在一起共享的四个小时美好时光;这四个小时,或吐槽穿帮镜头,或争论节目好坏,或喝彩经典台词,都是弥漫着团圆的幸福感

 

春晚依旧未能跳出俗套

从小时候催着爸妈快点吃年夜饭放烟花,不可以错过春晚的任一个节目,到现在吃年夜饭或者聊天的时候瞟两眼,春晚已经渐渐失去了独霸大年夜的地位。除非像前面自己的师友常静、张笛和雅尼同台演出,我们还是会凑到电视机前。

我们这代小时候春晚是最能烘托出过年氛围的,而如今我们说得最多的就是年味儿淡了。春晚要一直办下去很难,国人的娱乐方式增加品味提高,对春晚节目提出了越来越高的期待,可是近两年春晚依旧未能跳出俗套。今年会不会看春晚呢?或许会吧,心里还是会念叨今年是不是会有新花样,其实我们很希望春晚能回归真正的传统文化,把纯正的年味儿带回来

有了它,才有了一年中酸甜苦辣的完美收官

春节联欢晚会是看着我们80后长大的。在我们为了外面的世界寒窗苦读的岁月里,春节还没有那么多有实力的媒体做晚会。

对于我来说,春晚赋予我的,是freedom。

满桌的零食,随便吃!谁管!现在想来,吃货的身份是与生俱来的。吃完一大桌饭菜,直接滚到沙发上窝好,找到自己做坏的弹簧凹陷处,扭一扭坐稳,在春晚结束前就再不挪窝了。满茶几的零食,随!便!吃!必不可少的三件:果冻、开心果、辣条。

晚睡!不再是梦想!晚睡是成人的专利,是成熟的标记,是多愁善感的表现形式。从小立志做文艺青年的我怎么会放过如此良机。常常是老爸老妈都熬不住要去睡了的时候,我无比豪迈的油手一挥(拿着辣条),“走吧你们,我再看会”,那种成功的喜悦你!懂!吗!

哦对了,至于春晚嘛……真的很重要,无论节目好坏,我一定会认真看完。有了它,才有了我一年中酸甜苦辣的完美收官

春晚就权当背景音乐了

从小就看春晚的人表示春晚是年夜饭后居家旅行必备良品呐。小时候,能看的综艺节目不多,春节时候还是很盼着看春晚的。

而现在,春晚是难得能全家一起看的节目。虽不能保证节目各个精彩,但家中男女老少总能在其中找到自己喜欢的节目:有小孩喜欢的儿歌,也有父母喜欢老歌新唱,有青年朋友喜欢的当红明星献艺,也有爷爷奶奶辈喜欢的京剧昆曲

如果不看春晚,一家人各干各的,那不是就没有过年的感觉了吗?我们家就是:即便不看,也要开着电视机,一家人坐在一起聊聊天,吃吃水果,春晚就权当背景音乐了!

自从微博盛行以后,看春晚就多了一个指定动作——刷微博。全国人民实时吐槽,不看春晚又怎么能看懂别人在吐槽什么呢?

听着春晚,刷着微博,偶尔遇到几个好笑的段子就大声念给全家听。对我来说,这就是年三十最好的享受方式。

广州人一般不会看春晚的

年三十的话,广州人一般不会看春晚的,都是看TVB播各种贺新春倒数活动。艺人会想方设法秀出精彩的表演,唱歌,跳舞,搞笑小品等。记得有次是王祖蓝阮兆祥他们再次以福禄寿造型恶搞了一次,戴假发穿旗袍抛媚眼什么的,笑足全场。还有必定会有堪舆学家来说来年各生肖运程的,虽然自己不会迷信,但听听提醒自己多注意点总归好的。

最重要的当然是倒数活动了。在这个时候全部人一起异口同声喊倒数,然后再互相道声新年祝福,感觉特别温暖。每年都是在家里看倒数的。妈妈会在节目声中忙碌准备拜神的东西,倒数完之后就会发给我们新年第一对红包。我会很珍惜地将红包放在枕头下,留到最后才拆,因为它们代表了父母最真挚的祝福

逛花市重要过看春晚

除夕,记忆中都是个早起晚睡的日子。从小就听老人说:“卖懒,卖到年卅晚,人懒我唔懒!(意思是别人懒惰我不懒惰)”,所以不能赖床,还要早早地洗头洗澡穿新衣出门,这样来年才能“有食神”(有口福),而且卖掉懒洋洋的习气,买得勤来好读书。

早起可以干嘛?逛花市(迎春花街)是Must行程。童年记忆中的花市,真的只卖花。因为广州人重“意头”(彩头),所以大部分人都会买猪笼入水(猪笼草)、五代同堂(不知道学名的黄果子)和大吉大利(年桔)。当然,应节的兰花、水仙和桃花也很受欢迎(我会告诉你们为了催桃花,我妈让我连续三年扛桃花回家的糗事吗?)。花农大妈大叔们为了最后冲刺,劝买花讲的吉利话都顺溜地有Rap的节奏。不过这几年的花市,归功于杀入战团的90后和00后主力,主题已经从花变成了创意饰品。大家头顶着各种卡通帽、发光饰品,手里拿着造型奇特的各种玩偶、风车,熙熙攘攘的花市俨然变成了一年一度的家庭狂欢节……无论花市形式怎么变,总觉得广州的年味,离不开这人头涌涌的热闹

挤完花市,还得赶着回家和老人家倒数。我家的传统是,除夕12点之前把全家的挥春都换上。这时通常都开着TVB,听各路风水堪舆大师指点来年迷津。家里东南西北中,处处都有学问,放在听大师的话摆弄便是。如此这般,直到电视机传来倒数声,同家人一起互相说上几句贺喜话以后,我才能疲惫而心安地睡下。第二天,又是全新的一年。

春晚也不用承载太多压力

小时候很喜欢春晚,全家人都看。我觉得价值体系多元,有选择是好的。春晚也不用承载太多压力。电影,综艺,各地晚会也可以来。小时候春节选择单一,也热闹,春晚在上面演,自己在家里蹦蹦跳跳地演,热闹、喜庆。喜欢春节一片祥和的样子。但家人在一起,也难免有“过度关怀”和平日不太处理的人情世故。太亲近的关系不容易平和。争执,包容,和平日朋友圈的远离也都是些春节很违和的因素。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