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廖信忠:在大陆成名的台湾作家,自制巧克力的青年

3,986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83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937066242129779379

从台北到上海的七年,廖信忠已经渐渐成为一个上海人。廖信忠除了是《我们台湾这些年》畅销书的作者之外,他还研制自创的巧克力,在淘宝上开了一家“巧克力黑作坊”。今天我们来看看他的故事,还有他的访谈视频哦!

 

文/李梓新 整理/邱奕奕 视频拍摄制作/任一

从台北到上海的七年,廖信忠已经渐渐成为一个上海人。他住在静安寺的公寓里,潜心研制自创的巧克力——很少有人想到,这位以《我们台湾这些年》畅销书一度走红的作家,居然曾经是台北新光三越百货的Godiva巧克力专柜的售货员。而他自己或许也不能预料到,这门早年习得的手艺会在他客居上海期间,帮助他度过长达数年的“出版禁期”,还在淘宝店上开启了新的冒险,他的店叫“巧克力黑作坊”,不过目前暂时休店了。

在《我们台湾这些年》出版四年之后,早就写就的《我们台湾这些年2》在2014年底突然获准出版。这让廖信忠有些感慨。出版一本自己已经有些淡忘的书,是独特的体验。

7年之前,廖信忠因为一场恋爱迁居上海,虽然这场恋爱后来无疾而终,但他却再也没有离开上海。离开台湾对他来说,是离开当兵之后,在中正纪念堂当仪仗队踢正步的日子,离开哲学系毕业找不到工作而厮磨的Godiva专柜,离开那些获得校园文学奖荣耀的一场新开始。然后,当在上海从台资食品公司失业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自己在天涯社区上连载的“台湾人视角写台湾”的系列,会被读客图书相中,一跃成为畅销书,号称销售百万(廖信忠笑称打个七折吧),让他可以暂时过上一场衣食无忧的日子。

《我们台湾这些年》的走红,最大的原因是用台湾老百姓的视角,在两年前韩寒第一次去台湾,写下一系列赞美台湾的文章之后,廖信忠在网上回应,认为没必要过分赞美台湾。

然后命运开了个玩笑,正日以继夜写作新书的廖信忠在当年被告知,新书出版不了了,“期限不清楚”。

在“被禁”的日子里,他游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回到台湾也变得像一位游客。有一天他去了自己踢过正步的中正纪念堂,卖台式香肠的大叔一口咬定他是大陆游客,他努力争辩,这时大叔“使出大招”:“你不是大陆游客干嘛来中正纪念堂?!”

我们坐在上海湖南路11号的1984咖啡馆,喝着廖信忠前一天从朱家角带回来的桂花酒,讲他过去的这几年。他和这家咖啡馆很熟,店里有很多朋友,喝点自带的酒也没有问题。但他还是那样的腼腆,经常努着眼睛努力找一个恰当的词汇去描绘自己的想法。

▲ 点击观看廖信忠的采访视频

 

Q&A
三明治:在“解禁”遥遥无期的日子,你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廖信忠:还好第一本书卖得好,不然都不知道吃什么。(笑)去年底这个时候,我在想,干脆重操旧业,去卖巧克力。一个月卖300包是不成问题的。而且我在豆瓣里有个马甲,专门教10分钟的甜点,就是那种家常的甜点,在家里随时可以找到材料,10分钟就可以完成。还写了一本旅行书,居然写了30万字。

 

三明治:这些期间有朋友找你去公司做些事吗?
廖信忠:有,但是我回不去了。所以我就继续写啊,一直在写。因为第一本卖的挺好,我就想一年写一本,但是我想的简单了。我每天写作时间并不固定,但是会坚持写3000字。像九把刀说他每天写5000字,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写出来的,不过后来我看他的小说,我就觉得一万字我也写得出来。(笑)

 

三明治:怎样进入写作的状态呢?有什么习惯吗?
廖信忠:一开始我觉得很难。现在的微信啊网页啊,没写个几分钟就会去看一下,所以那时候我写个两千字还要写个半天,其实最快的时候我一个小时可以写1500字,不专心的话,2000字都要写四五个小时。

 

三明治:那怎样杜绝这种不专心的状态?
廖信忠:看要写什么主题了。如果对于这个主题,你的知识储备很丰富的话,你可以一口气写下来。如果需要查一些资料,在查资料的时候就会看到其他的东西就会分心。现在能分心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我这几年学到最多的是,如果你要做一个职业作家,平时不仅写书是你的工作,看书也是你的工作,需要增加你的知识储备。新书宣传的时候,你要去大声吆喝,去卖书。有时候我会抵触去卖书,身为作家去做这种事情,但是后来我觉得,身为职业作家,去努力卖你的书也是你分内的事。

 

三明治:你怎么会对大陆的阅读习惯和网络文化这么熟悉?
廖信忠:我从1999年,2000年的时候来过大陆,从那时就访问过大陆的网站,像西祠胡同,水木清华,还有其他一些BBS。天涯是从2003年开始的。

 

三明治:参军的时候,你也有没有写文章?
廖信忠:有,部队里面也有报纸,《青年战士报》等,还有一些杂志,如果你的文章被登在上面,你的部队长官会给你一天放假。在部队里大家都想放假,所以都去投稿。

 

三明治:出版社是怎么看中你的?
廖信忠:2008年的时候,出版公司都很喜欢在网上找帖子,天涯2008年最火的两个帖子其中有一个就是我的。

 

三明治:你之前在台湾也籍籍无名,看到台湾媒体报道“无名小卒隔岸火了”这种标题你心里舒服吗?
廖信忠:虽然不舒服,但是他说的也是事实。

 

三明治:你什么时候意识到你的书火了?
廖信忠: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之间就火了,还有遇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那时候刚出书的第一周,一个金融时报的女记者来找我,我兴冲冲地去接受采访。当时没有跟媒体打交道的经验,跟她聊得很开心,什么都讲,该讲的不该讲的都讲了。她的报道出来以后,我一看,看到她的标题《教你如何推翻“一党专政”》,当时看的时候都吓死了,准备要买好明天机票逃跑了。

 

三明治:书火了之后,有没有一种中彩票的感觉?
廖信忠:一开始不太淡定,每天都会去刷豆瓣评论,看到好评当然很高兴,看到差评就非常沮丧。这几年进步比较大的地方,就是脸皮变得比较厚。别人讲什么就讲什么,我并不在意,我只要写给喜欢看的人就够了。

 

三明治:你下一本书的计划是?
廖信忠:我还有一本书的计划是写这三十年来经典的流行歌曲,两岸年轻人熟悉的经典歌曲,去讨论这些歌曲在那时候的台湾社会的产生过程。那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有这些经典歌曲的生产出来,也是从一些故事去堆砌出来。希望今年上半年能写出来。

 

三明治:我比较同意您之前回应韩寒的,没必要过分美化台湾,你到今天还是希望在这方面给大众一个真实的台湾?
廖信忠:台湾是在一个正常的发展阶段的,他该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台湾人也经常会羡慕文化程度更高的国家,比如欧美国家,但是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问题。

 

三明治:大陆经济也蓬勃发展,像是双十一啊,电子商务特别繁荣,台湾应该没有这种大规模的购物现象,台湾在这种电子商务方面好像有点薄弱?
廖信忠:因为台湾金融法的关系,所以台湾进步蛮慢的,网络金融的实施很难。因为很多公共事务在讨论,在纠缠,要找出一个即使不能使大家都满意但至少大家都能接受的措施比较困难。所以台湾在公共议题上吵的事情比较多。台湾有自己的发展方向。很多人说,台湾的民主导致台湾的经济发展迟缓,讨论没有效率。但是我觉得,台湾当然不能跟老牌的民主国家相比,像英国之类,人家毕竟都已经吵了几百年了,很多事情都很完善了,台湾民主化毕竟也才27年。从长远来看,还是放慢脚步比较好。

 

三明治:你觉得你会在上海长期地待下去吗?
廖信忠:我现在对上海还是有兴趣的,说不定以后又对其他城市感兴趣,或许也会去国外。我比较喜欢上海这边的气氛,这是一个比较商业的社会,比北方舒服一点。像北京就像一个圈子社会。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