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1

陈妍&韦大力:将意大利家酿橄榄油带到中国

3,363 views
 

文/周钰璐

 

陈妍和韦大力(Vitali Ermanno)是一对同龄的跨国夫妻,一个天蝎一个金牛。陈妍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曾经北上谋职,做过何力的助理;而Vitali来自意大利的中世纪小镇蒙特如比亚诺市(Monterubbiano),祖孙三代人共同经营着两个家族企业。成长经历毫无重合、本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他们的相识经历却比电视剧里的巧合还要“离谱”。(具体故事见下面的Q&A)

认识八年,结婚六年,现在,除了拥有一份需要终身经营的“事业”——三个千金,他们还把创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家族橄榄油品牌“维塔丽”(OlioVitali )带到中国,同时也带来了意大利人上百年的饮食文化和慢生活态度。

 

 

 

 

陈妍:

我们的小镇Monterubbiano是意大利的橙色旗小镇。要知道,这种旗子只颁发给那些古老且热情好客的小镇。我们这地方一边是亚得里亚海岸,另一侧是亚平宁山脉,在这片柔和的丘陵地带坐落着马尔凯省(Marche)。在古代,马尔凯省的南部被称为皮切诺(Piceno),一直是最优质橄榄油的代名词,出产给贵族专用的特供橄榄油。

 

我们的小镇就位于这块具有魔力的土地,虽然时光变迁,但小镇却将时光停留了,人和大自然一年四季极为协调。生活在这里的人民长期保持着自我节制的习惯和灵魂深处的生活智慧,维护和保守着生活和自然的古老平衡。上百年的饮食文化和一些传统的工艺也沿用至今,并正在传递给下一代。

 


每年春季的赛马节

 

小镇虽说只有3000口人,1个瓜果店、1个杂货铺,1个书报亭,1个面包房,却有三家橄榄油油坊,是附近的橄榄油重镇。在这三家油坊中,我们家由爷爷路乙己(Luigi Vitali)打理的油坊远近闻名。

爷爷创建橄榄油坊的时候是上世纪50年代,除了橄榄油坊外,爷爷还经营着一个小的牧场,供应着全镇的牛奶。爷爷是个富有精力、令人尊敬的老人,直到90岁高龄,还每天去菜地耕地。

 

小镇上因为工作机会少,年轻人大都会到大城市去工作,但当休假或探望老人的时候,总会在返程前捎上我们家的橄榄油,因为从小就好这口。由于我们的橄榄油口味好,每年深秋季,就连百里外的农家都会拖着刚采摘下的青紫色橄榄果,第一时间送到我们的油坊来压榨橄榄油。有人喜欢用“continuo”机器离心分离法压榨,而更多人喜欢”tradizionale”的传统碾压法,这种对古法的喜好就像人们喜欢陈年老酿一样。

要问起我们家橄榄油的秘诀,爷爷就会说,其实坚守住祖辈的传统就可以做出好油,具体的做法其实也很简单:“直接选择最好的橄榄果;在24小时之内进行压榨处理、冷压榨,轻碾压;避开寒冷、高温、光线进行存储。”爷爷说的简单,但是细想之下,在逐利的商业世界,真能坚持这么做的,还真不多。

爷爷坚信皮切诺地区的橄榄果是世界上最好的橄榄果,即使这地方的橄榄果比其他地方的收价要高,但爷爷一直坚守着祖辈的传统,从这里挑选上好的橄榄果。除了承袭传统之外,爷爷还凭借他几十年的经验,将四种不同品种的橄榄果混合在一起,创新出了OlioVitali 橄榄油。Olio 是油的意思,而Vitali 是爷爷家族的姓。

 

维塔丽家族

 

这种橄榄油的口味既有有果香、甜香、清香,还有一丝丝苦辣味。凭借这种平易近人的特殊味道,OlioVitali 橄榄油获得意大利最著名的美食杂志《Il Golosario》的好评。

橄榄油在每个意大利家庭是必不可少的食材,餐桌上是绝对少不了橄榄油的身影。它或是在浇在刚出炉的面包上,或是与各种鱼类、肉类、蔬菜类一起烹饪,还是是意大利面的最佳伴侣,即使什么配料都没有,橄榄油也会让无味的面条起死回生。橄榄油的品种有记载大约500个品种,而且每个品种都有特色味道,有坚果、朝鲜蓟、苦味、青草味、辣味、各种水果味等等,有些人好重口,有些人喜清淡,而爷爷却能将这些橄榄混合,创新出了大家都喜欢的口味,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我们的油坊已经有60多年历史,OlioVitali 如今已是三代传承。由于我的加入,OlioVitali 还有了个美丽的中文名字“维塔丽” 。在我看来,“维”是维系、传承;“塔”代表不断创新、勇于求进;“丽”意味美丽人生,也是对所有人的祝福。我们将继续爷爷的梦想,“为了一个更健康的世界,致力于生产最好的特级初榨橄榄油”。

 

Q&A
三明治:你们两人是怎么认识的?
陈妍:我大学毕业之后去了北京,在《经济观察报》待了六七年,之后因为想学艺术策展,就回老家南京复习英语准备考试。那段时间就在家看书别的什么也不干,到了07年春节的时候,爸妈想带我出去和亲戚一起唱歌,我跟他们去了。但是他们唱的歌年代跟我不太一样,我特别无聊,正好对面是喜来登酒店,我上学的时候在那里打过工,,就自己跑过去玩了,正好那天大力和他的一帮朋友也在那里,我们就认识了。然后互留了电话,之后因为学习太紧,也就没有再联系。
四五个月之后,有一次手机扔在书包里,因为当时的手机没有自动锁屏,就莫名其妙地给他打了很多个电话。他接起来听不到我说话,再打回给我、发短信问我怎么回事,就这样又联系上了。之后两个人开始相处,一年半、两年之后,双方见了家长,对对方家人和文化也很喜欢,09年我们就结婚了。我们在中国和意大利分别举办了一次婚礼,我随他信了天主教。之后相继生下了三个千金,迅速完成了我们要三个孩子的计划。

 

三明治:大力当时是在中国工作吗?
韦大力:对,我当时在江苏宜兴工作,我们在宜兴开了一家叉车电池厂,经营状况还不错,我为此搬来中国生活,在这待了六年。电池是我父亲1974年创建的事业,而橄榄油品牌是我祖父1950年创办的,今年初我才开始完全接管。我们家族都没有把这两个事业做得很大,反而就像是我们的兴趣爱好一样。
三明治:陈妍对意大利和大力家族的第一印象如何?
陈妍:因为以前在中国看多了高楼大厦,第一次去意大利就觉得“啊,我怎么到了乡下”。那边的商店一到下午或者周日就会关门,意大利人更注重和家人的相处,我开始就觉得他们生活节奏太慢了。有些朋友说你可以回中国,但是我现在一年比一年更爱我现在待的这片土地,很舒服,(开车)十分钟就可以来到海边,二十几分钟、三十几分钟就可以去滑雪。我觉得大力家人都有工作狂的倾向,特别勤奋,富有精力。我第一次去意大利见到他爷爷的时候他八十多岁,居然还去地里干活,一干就是半天,半夜还要去开叉车,这个要是在中国的话大家肯定都觉得儿女太不孝顺了。他爸爸也是,经常出差,去各个国家开拓市场,到了周六周日就在他自己盖的菜地、农场里干活,大力和他的哥哥也得去帮忙,不然就要付钱吃饭(当然,这是开玩笑了)。

 

三明治:你们在欧洲的生意怎么样?
韦大力:总体来说不是很好,主要是电池生意有些受创,因为叉车电池的需求量并不大,意大利失业率又很高,从20年前4-5%上升到现在15%左右;橄榄油生意还不错,食物毕竟是生活必需品,我们也开始在网上售卖,加上有不少老顾客,所以情况还是很喜人的。不过意大利有很多橄榄油作坊,我们要有竞争力就要不断创新。
三明治:进入中国市场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陈妍:对大家观念上的改变。不少中国人觉得橄榄油就是用来凉拌的,但在意大利它有很多种用途,也没有凉拌、做热菜的区分。我们都知道,油温超过它的烟点会产生对人体有害的物质,橄榄油的烟点在180~210度左右,但花生油、大豆油的烟点就比较低。我们的三个孩子从小就吃橄榄油,她们有一个很好玩的习惯,连吃米饭都要拌橄榄油,我们经常说我们自己家是做橄榄油的,才能养得起你们。 
我们希望和顾客成为像朋友、家人一样的关系,所以会经常在公众号分享一些健康知识、烹饪方法给大家。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