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 (1)

甲米:我看见祖先们眼里的景色

2,298 views

 

文/李梓新

 

奈岛的夜,很早就陷入了安静,只看见夜空和海中间有一层层的暗蓝色在晕染。潮声一阵阵袭来,桌上躺着一只菠萝炒饭。远处沙滩上还有十几个模糊人影在踢着沙滩足球。让人不能回神过来,自己正处在安达曼海的边上。

奈岛是泰国甲米附近30多个离岛中不太热门的一个,在苹果手机自带的地图上甚至不能显示。也因为这样,游客更少。清晨起得早,一个人就可以独占整条沙滩。发呆,冥想,踌躇满志,或者暗自伤心都可以。

太阳终于跳出来,给那些横卧在沙滩上五颜六色的渔船加持,使它们更加色泽鲜艳。船舷有红有黄,还有当地人似乎特别偏爱的桃红色,配上绿色的栏杆,真正的桃红柳绿。

 

船夫们大多很沉默,他们身手矫健,一个人驾驭船尾发动机的“小钢炮”也自如娴熟,“突突突”地在大海中掀起波澜,划出前进的弧线,有时也可以带着自己的女朋友兜兜风。海是他们的战场。

我很难揣摩每日与大海搏斗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性格。面对地球高达70%的水域,人似乎非常渺小,但你如果发现自己能借助某些工具驾驭大海,那种感觉会很奇妙。就像我数天之后第一次划皮划艇一样。

很难想象,这些“南岛语族”的先人当年从福建和台湾沿海出发,用古早的船舶,迁徙占领了整个太平洋,而且远达马达加斯加。这是国际学界多年来公认的研究成果。

或许现在我眼前的这些船夫,也是数千年前中国华南居民的后代呢。

 

 

我是和《城市画报》的一群小伙伴一起来到奈岛的。我们约好在午夜的广州白云机场碰头,那时灯光已经昏暗。我们像怀揣着秘密任务的夜行军。亚航的飞机在凌晨2点20分起飞,载着100多个心怀大海的冲动旅行者。

其实我已经有八年没有坐亚航了。亚航覆盖到东南亚的众多城市,看着他们的城市列表好像可以给我的地理补课。这使我一上飞机,顾不上研究空姐性感的新装,便研究起航机杂志了。

 

这本叫做《3Sixty》的航机杂志很好看,我翻着东南亚各个神秘陌生的地名,阅读着风土人情,婆罗洲的达雅(Dayak)猎头族的故事,印度最东部的那格兰邦(Nagaland)的节日风俗。这些与高山和大海缠绵交织的地带,往往有最复杂而深奥的文化。

那么甲米呢?我其实也不甚熟悉。它位于泰国南部狭长的地带,通过陆路与马来西亚相接。这条长长的半岛把印度洋和太平洋两个大洋隔开,两大板块在这里交接。

和甲米对海相望的普吉岛,盛名在外。甲米则是在烈日和海水之中万物生长的岛群,还没有过度被商业开发。

 

抵达甲米,已是破晓。然后上车,看灰色的公路在稻田间延伸,一直到了码头。清晨的码头,夹杂着游客和运送食物到奈岛上的工人,仿佛两个世界的人群,只能用眼神相互对话。坐上近一小时的船,我们到了奈岛。

在奈岛,一切都要和海发生关系。到这里,就是要和最清澈的海水亲密接触。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登船出海,不出半小时已经来到海中的小山旁。船员让我们穿上救生衣下海,大家以为是去浮潜,原来是要从海底钻山洞到抵达小山另一侧的沙滩。

“列队!”船员喊了起来。

 

 

我们用手搭前面同伴的肩膀,组成像火车一样的队伍,一起向山下黑暗的洞穴进发。

浸着清爽的海水,“火车”往洞穴开去。几艘船带来的游客,让小小的洞穴也有点交通拥挤,好像“春运”一般热闹。

洞里有些绿光,像到了仙境。再往里去,绿光消失了,只剩漆黑一片,想象一下,当你全身浸在印度洋,什么也看不到,只有身边同伴的耳语,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们还和对面的游客在黑暗中打招呼。

穿过黑暗的洞穴,我们像完成了一次星际穿越,搁浅在某个遥远星球的沙滩上。逗留一会,又要再泅渡回去,拯救更多的人类

 

 

两天之后,离开奈岛,我们又一次在船夫的“摇摆舞”开船法回到陆地上。

我们来到离甲米镇20分钟车程的海滨小镇澳南。这里的热闹让人惊讶,朋友说比普吉岛还热闹。沿着海滩是一条热闹的小马路,两边都是餐厅和小酒吧,间杂泰式按摩店和旅游纪念品杂货店。

 

我们住的Krabi Resort是这里唯一拥有独立沙滩的酒店,也拥有非常清澈的淡水游泳池。酒店占地面积很大,建筑错落有致,有非常浓郁的热带度假气息。一出门就是各种酒吧食肆。

但比起吃吃喝喝,更刺激的当然是去亲近自然的户外运动了。这次的两项户外运动都是我第一次尝试的:划艇和骑大象。

 

先说说骑大象。在炎热的夏天,温顺的大象驮着我们和向导,一起往山林间走去。有些调皮的大象还专门挑难走的小路。走到后来,向导还让我们脱离了座椅,直接骑到大象的头上,双腿就放在大象的耳后,一边感受到大象热热的体温,一边担惊受怕会被它甩下来。

最后我们没有忘记用香蕉犒劳它。它们很灵活地用鼻孔吸住香蕉,轻轻送到自己的嘴里。

 

相比笨重的骑大象,划艇显然是一项自由和轻便得多的体验。

 

划艇是在离澳南半个小时车程的海湾进行的。这里水面风平浪静,两岸更有珍稀的红树林低垂于水面。我没有想到划艇这么容易上手。穿着救生衣,你就一点没有怕翻船掉进水里的心理负担,即使你不会游泳。拿着一根双头船桨,左右手均衡用力,小艇便自如地在海面上前进了。

 

一只轻轻的小艇,便可以让人感觉世界的进退随自己掌握。天地之间是如此自由,既可以划到树林隐蔽,曲径通幽的水域,又可以在宽阔的洋面不划一桨,任意东西。

我于是相信有一个福建渔民在海上迷失航向,顺流漂到了菲律宾的故事是真的。也相信我们的先人,可以用小小的舢板漂流到全世界,然后生根发芽。

 

Krabi根据当地人的发音翻译成甲米,其实和我们的方言非常接近。我甚至怀疑两者之间有些渊源,至少有深层的文化连接。我相信,我这次到的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我只是看到了祖先们眼里的景色。

这里暴雨说到就到,甲米镇的夜市摊主们富有经验,在乌云密布的时候就早早把塑料薄膜遮上。这里有全泰国最齐全的美食,比如最出名的芒果糯米饭更不在话下。吃了好几百泰铢的食物,人民币还花不到100块。

暴雨淋在街头,每个游人都很放松,这是一个吸拉着拖鞋就可以上街云游的国度,有形体上的完全放松,又有精神上的深入追寻,这也是我喜欢泰国的原因。而甲米,更是泰国众多地方里的不俗之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