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恋爱导师”是怎样工作的

2,895 views

 

中国三明治微信号:china30s

这是中国三明治三年来访问的285人物档案 我们想报道的三明治人物包括:

·已经和正在做出创新改变的三明治

·在各种压力中,计划做出改变的三明治

·尝试失败,正在总结思考的三明治

·身处于大众媒体平时不常注意到的领域和行业的三明治

·地域不限、国籍不限,年龄通常在25-39岁之间

欢迎自荐和推荐受访者(邮箱:webmaster@china30s.com)

文/Effy Wang

 

Steve越来越笃信人要依靠感性做决定,然后依据理性执行决定。他在上海定西路开了一间工作室,专门教人谈恋爱。

每当有人问他为什么会选择做恋爱导师这个创业项目的时候,为了省去解释的麻烦,他会回答一系列方便理性去理解的原因,而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只是,他跟着感觉和直觉一步步走到了这里而已

Steve本科就开始学习心理学,然后到了加拿大继续读了心理学硕士,受他的导师的一些理念的启发,他回国后创办了“GC恋爱咨询”,从打cold call开始一步步积攒客户,现在已经拥有了令他满意的数量的学员和粉丝群。

要说Steve在“恋爱专家”这个行当里面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大概就是,他会实打实地给学员教授细到类似如何聆听对方的弦外之意、如何把握回复微信的时间这样的技术技巧,同时,他秉持人本主义的精神,对学员的任何价值观不予评判不予引导,不过,他也宣扬他本人的恋爱价值观,那就是,他认为恋爱也要感性选择、理性执行

“这才是最理性的恋爱法则。而平衡感情用事的最好工具是时间,给予自己足够的时间去思考,然后去坚持那些经得起光阴历练的抉择。情感是人性的一部分,违背内心去做的选择也许能够得到一时的肯定,但或许终究敌不过人性一世的挣扎。”

Steve也会关注像是婚恋适龄青年面临的中国时代特征、舆论环境、社会价值取向变化,以及个人成就目标的预期和设定等这些方面对婚恋选择的影响,不过他对此的态度同样是:“它们是很好的催化剂,去理解并尊重它们,或许让我在执行‘理性’决定的过程中轻松一些。然而,如果我作出的选择与这些世俗维度产生了矛盾,我也绝不会因此就轻易放弃。”

所以,他的信条就是,以长久思辨,提炼出那个最有感觉、最来电的。无论是职业,还是恋爱。

事实上,Steve近期更是对“叙事的多样性“产生了兴趣。”叙事的多样性“是说,更多的故事会打破单一价值观,让每个人都能找到为自己量身定制的理念。”比如现在的婚恋压力,普遍都是在这样一种叙事的影响下产生的:女人要早结婚,因为过了XX岁之前是最佳生育年龄,而且现在的男人都喜欢年轻的,你老了就没人要了。

这样一个叙事,要是放在比如美国,会被人笑掉大牙,可是为什么对很多国人来说就是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说法?我认为原因不是这说法很有道理,因为这个叙事是经不起跨文化比较的考验的。我们容易屈服于这样的声音,无非是因为我们环顾四周,能够听到的声音只有这样一种。所有人都带着类似的观点,因为所有的媒体都在传达同一个故事,所以我们久而久之就会认为这是真理。

想象一下,如果你身边1/4的人鼓吹生育年龄论,但还有1/4的人告诉你年纪大一点再结婚比较有利于家庭幸福,还有1/4的人告诉你母亲的心智成熟度对孩子的影响大于先天因素,剩下的1/4告诉你其实很多优秀男性更喜欢性格和心理成熟的女人,你还会感到婚恋的压力吗?你对感情的理解和期望会有所不同吗?多样化的叙事,带来的是多元的选择,和更人性化的社会氛围。

 

Q&A

 

三明治:你这个恋爱导师具体都做哪些业务?
Steve:我的职业头衔是情感心理导师。主要指我为单身人士们提供各类两性交往方面的指导,以专栏文章、讲座和长期系列课程的形式呈现。另外,我还会运用心理咨询师的方法来帮助人们处理在人际关系和情感交流里遇到的各种问题和阻碍。我主要关注单身和未婚人群,当然偶尔我也会遇到已婚甚至已育的求助者。因为我自己还没有走到这一步,而在我看来,生活阅历对于情感问题处理的影响是巨大的,所以我会更多地把我最熟悉最有发言权的关系形态作为工作重点。

未来的一段时间,我也希望帮助改善国人情感生活单一的舆论氛围和价值观念,倡导更多元的人际关系,引导大家对亲密关系有更深刻更灵活的理解

 

三明治:你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都选择了心理学,毕业后也选择了心理学相关的职业,能谈谈你为自己做专业选择时的心理过程吗?
Steve:我小时候看过一本神奇的小说,书名叫《炼金术士》,又译作《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书中讲述了一位牧羊少年做了个梦,梦里他发现了一笔财宝,为了探索是否现实中真会有这笔财宝的存在,他就踏上了一段奇幻的旅程,这段旅程似乎就象征着他的成长过程。如果你有一个想法,你会觉得自己应该去尝试下,就会发现到最后是否有财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中经历的很多事情特别有价值。于是这本书给我幼小的脑海中播下了一颗神奇的种子,伴随我一同成长,鼓励我对什么感兴趣,就应该去尝试下。

我大一的时候还没决定主修心理学,当时可以选很多选修课,直到大二再定方向。我大一时很懒,到了心理学期末考试时才通宵看了教科书却突然发现了书中知识的奥妙,激发了学习的兴趣,于是大二就选定了心理学,当然,也没有考虑以此为今后的职业。加拿大留学生中大部分人会现实地选择商科、工程、计算机专业。因为当时学了心理学,暑假时在成都老家的社区里对老人和留守儿童做了心理学的社会实践,08年汶川地震时我也回去做了志愿者,睡了3个月的帐篷。慢慢地个人的选择就和社会的大环境联系起来了。我发现我做的事情还有更广阔的社会意义,于是便决定在心理学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最开始我感兴趣的心理学方向是教育。青年人的情感成长和教育是一个很好的结合,因为在我国情感教育是极端缺失的东西,因为情感教育的缺失产生了很多人际关系、家庭和两性之间的社会问题,就越发觉得这个方向是我要走的方向。

在加拿大念心理学硕士的时候,我的导师有个学术框架体系,要以对人类的精神培养来解决社会问题。他当时面对的是自闭症儿童、精神分裂患者和老年痴呆症人群。后来偶然地他在深圳讲学的时候做了一次“约会训练营“,回加拿大后,我们聊起此事,竟然最后就不谋而合地决定就和我在多伦多用他的方法和体系尝试情感培训。这个也算是我一开始的一些从业经验吧。


Steve和反逼婚专家 @罗爱萍-Angela 一起举办了在线反逼婚讲座,和大家分享了作为反逼婚人士的心路历程

 

我的创业路子可能比较独特一些。身边很多创业的朋友,都是走到某个时间节点,突然有了一个选择,一个岔路口,然后他们选择了创业。他们在做选择的时候,有明确的原因和利弊得失的衡量。对我来说,如果用道路来比喻,我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心理学这样一条八车道的大路,路特别地宽,宽地甚至连我都不清楚自己的方向。可是随着我在这条路上渐行渐远,八车道变成了四车道、两车道,最后变成了一条羊肠小道,路子越来越窄,可能性越来越有限,但与此同时方向感却也越来越清晰,自己走得也越有信心。

我的创业过程并不是一个时间节点上的抉择,而是从大约中学或者大学时代开始的一系列有意无意的选择积累起来后,形成的一个必然结果。我很注重通过每一个选择来实现自己becoming的过程,就如存在主义所说,我们存在的意义,是由我们所有的选择组成。我一直追寻存在的意义,所以我从不给自己一个清晰的定义或者愿景,而是任由自己的天赋和能力在一个大方向上胡乱地奔跑,尝试,最终找到一些能擦出火花的事情。

这种心态其实蛮多人都不能理解。很多人听到我的职业时,第一反应都是你为什么要选择这个工作?我经常都会说“我不知道”,然后得到对方惊讶的神情。可能他们都觉得我能够走到这一步,是因为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按照常理,有勇气另辟蹊径的人都是靠着心里强烈的梦想和愿景。为了避免造成困惑或者让人觉得我虚伪,后来每次遇到这问题,我都会背诵出一堆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创造社会价值,事关大家的幸福与快乐,助人为乐的成就感,专业的匹配,话题的热门等等。

但是讲句大实话,我真的没有刻意地去做过太多衡量和考虑,我甚至不太相信自己的ego通过理性思考做出的判断。人的潜意识处理信息的能力比意识要强大很多,比如我们对一个人有好感,其实都是后知后觉的感受,在我们意识到好感的存在前,潜意识已经处理好了大量我们根本没注意到的信息(声音、气息、非语言表达等等),帮我们做出了判断了。只是人们很多时候会自以为是地下判断,去override潜意识的智慧。

带着对潜意识智慧的信念,我在很多重要的问题上慢慢学会了不去做太多纠结和思考,而是放下自己的自以为是,让我内心那种模糊的感受去帮我判断,而我自己需要做的无非是在做出选择后想尽办法去执行,去实现。七年心理学读过几千篇论文,接触过近百个有趣的课题,可是我发现很多的课题只是让我感到新鲜好玩,有一股去了解的冲动,但是慢慢地大多数冲动都会消解,大浪淘沙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内心一直都有“感觉”的那几个话题,会一直有感觉,不论怎么忽视或者为其他事物分心也都忘不掉(听上去真的很像找恋人是不是?)

现在我所做的事情,就是经过了长久筛选之后留下来的让我最有感觉,最来电的事情。当别人让我解释有感觉的原因时,我会很有负罪感,因为我会觉得自己不过是在用仅有的那点狭隘想法和知识来地阐释一些比自己的ego广大很多的东西。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选择这条路的了吧?

还有一个决定现在方向的因素,是我读研期间作为实习咨询师承接学校里各种学生个案的经历。在做咨询师期间,我和不少来访者建立起了非常深刻的关系,那种关系甚至超过了我当时与很多朋友的亲密。我发现两个人通过对话建立起来的理解,信任和默契是一种特别让人着迷的状态。

当时我立刻想到,既然可以和一个陌生人在心理健康的问题上能有如此深入的对话,那么和自己的恋人,岂不是可以达到更加亲密的状态?于是在后来的课程研发当中,我融入了很多咨询师会使用的建立和拉近关系的方法,并且事实证明这些方法不论是个人经验还是教学经验中,都发挥出了巨大的效用。

 

三明治:你的“ GC恋爱培训“和同行相比而言,属于你自己的思路和风格是什么?
Steve:最开始做恋爱培训时,我希望为大家提供情感教育启发和共鸣的机会,能帮助大家把亲密关系里缺失的那部分能力培养起来。因为这时候对于亲密关系中问题的理解源自于每一个个体,我更多地从个体的角度去理解问题。比如当时参加了很多单身聚会,速配活动,通过观察发现大家其实稍微换一些话题,换一些回应方式,整个互动过程就会有很大改善。

这种始于个体,专注能力细节的思路为我人气的积累带来了很大的帮助。我的学员和粉丝们普遍认可我“纯干货”式的风格和细致到了回复微信的间隔时间长短和初次约会的时间长度这样的细节。我在上海长期举办的约会私房课,也是以能力培养为主,包括聆听的时候怎么去识别画外音,聊天的时候怎么通过特定的回应来表达兴趣,要表达同理心和关爱的时候应该包含哪几个基本元素等等。我始终相信现在的年轻人们,情感上的大道理都懂得很多,但是怎么做到知行合一,把抽象的理念通过具体的行动表达出来,是很多人不清楚的方面。而我正是在做这样的一个努力。

 


Steve在企业培训现场

 

我始终相信每个人都是可爱的,内心美好善良的。只是我们在接触相处的过程中,往往因为交往能力有限,造成“打开方式”不对。有时候心里明明是好意,说出来的话却让人误解。这个就好比工作面试,本来自己能力很强,却因为不善言辞,听得面试官云里雾里的。经过培训,学员们反馈的效果还是比较明显的。我的学员微信群里经常听到有人汇报说和约会对象居然顺畅地聊了若干个小时,或者对方向我倾诉个事情,用了上课学的方法让对方特别舒服特别开心。

我还有一条一直坚持的规矩,就是不做价值判断。情感咨询和培训这个行业,大多数老师专家都带着一些特定的价值判断去看待问题。比如应该找经济适用男,应该以结婚为目的而谈恋爱,这里面都包含着很多假设。对我来说,我不会告诉自己的学员应该找什么样的人,因为最适合什么,最需要什么,我相信大家自己最清楚,或者说就算不清楚,也不应该是我给一个现成答案。我能做的是引导大家思考和反省,最终找到自己最认可的答案。

其实我也有自己的价值观,那就是相信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做出最好的选择,充分尊重每个个体的需求,喜好和选择,尽最大努力去促进和支持他们成长。情感上的挫折和失败,我都认为是很宝贵的促进成长的经历,所以我始终都带着支持,鼓励而又开放的心态去面对每一个人。我的学员里有单身,有正在谈恋爱的,还有离异后需要重新找伴侣的,任何一个阶段的人,在我这里都能够得到我最大的支持,而不用担心我会对他们有什么看法。我的课程教的道与术,都是以个人成长为中心,而不是为满足社会期望和传统观念的服务。

 

三明治:你的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主要是说一些两性相处的技巧,恋爱培训的主要目的是让客户交到男女朋友就好还是说希望能有一段稳定的关系?培训课程和微信文章的关注点不同。
Steve:上课的内容主要是“术“,我的文章写的是”道“的问题。光是写文章讲道理,讲内心和情感是不够的,因为太多人讲这个东西了,大家都会讲,但没人知道怎么做。我想做到”知行合一“,把知与行的鸿沟填平,所以在培训课上我讲的是怎么去做。一个人做人要真诚、关爱他人,有诚意,聆听他人,技术层面上如何实现我就在上课的时候教。就像学英语的道是要多听、多练、要多读原著、多看美剧,但具体到发音,遣词造句需要有人在实践中给予指导。在我的课上,会有个摄像头把两个学员模拟聊天的场景拍下。接着我就会回放视频分析,让学员体会到他们说话方式存在的问题,并指导他们正确的方法。我不会告诉他们需要找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人由他们自己决定,我只提供工具和方法。很多人去约会相亲时还是冷场玩手机,因为在操作执行层面有巨大的障碍,不管他们想找什么样的都不会找到,所以课程会更关注具体执行层面的东西。

另一方面,课程做久了,又觉得从道的层面,例如价值观和社会氛围方面还有更多的问题。例如前段时间的真人秀《盛女为爱作战》。现代人因为情感而面对的压力和痛苦是源于现在的80后,90后刚好处于历史和时代的特殊时间点上。“剩女”这个概念往前,往后走10年都不会存在的,只会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存在。

在这个时间点上,这一波想要结婚生孩子的人,刚好在各个层面上,面对着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例如独生子女政策、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上一代人间隔了一个文革,又碰上了房价的问题,经济的发展和外来文化的入侵,刚好有这么多事件影响着我们,于是这一代人就处在一个非常特别的状态。越是自我的人越能看到大环境的矛盾。所以现在一方面我在做课程,另一方面还想去做更多的教育,让更多人理解这个社会问题。而不只是像《盛女为爱作战》那样去宣传女性应该打扮得更好看或者彻底改造内向的性格。虽然这也是一个因素,但是也有很多其他因素在影响着她们的家庭、朋友、主流媒体的舆论。所以我在这行做得越投入,就越发现这方面很有趣。婚恋虽然是一个很私人的事情,但又是一个和社会很多事情息息相关的事情。婚恋的功能也不仅仅是爱情,还有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功能。每个人都希望从婚恋里得到并实现些什么,每个人都想参与关于婚恋的讨论,最后最苦的就是当事人本身,他们需要面对很大的压力。所以我就希望能做些什么,不说是改变但至少是理解,并且提供一些多元化的思考维度。

上周我参加了一个独立的影展,主题是城市的新女性。通过女性的视角看待很多问题,同时找了一些学者来探讨这个问题。这个周末也有一个荷兰大使馆赞助的活动,全球各地的研究中国及亚洲女性的学者,探讨关于跨界的艺术表达形式,把艺术和学术交叉在一起。参加了这些活动后,我就觉得,光是教授恋爱课程太狭隘了。不能只是从纯心理的角度,还需要给现在的年轻人提供尽可能多的思路,让他们看看选择到底什么样的思路能解决问题。
三明治:你在培训上专注于“术“,那会不会有学员过于注重“术“而偏离”道“?
Steve:我自己就有过这样一段时间,当我发现我能够通过说话技巧去搞定很多女生的时候,一开始是一种狂喜的状态,自信和自我一下子膨胀。但慢慢会回归到平和的状态,会意识到那是虚幻的,你能让别人特别喜欢自己,但你自己没有特别喜欢别人。我教授的东西是方法和工具,可以去使用,但不一定适用于每个人。现在很多学员过来最大的变化不是他们学了哪些工具,而是他们进入了一个学习的状态。在上课时体验到了乐趣和收获。他们也会到其他地方报各种课程,读书。这其中更大的意义是我让他们知道学习可以改变生活。至于你能学到什么取决于个人的需要。我能给的感情问题只是很小的一块,还有很多其他东西需要去学。包括观念和内心,这些东西我关注不到,我也没办法直接帮你们。我会告诉你这东西很重要,你自己意识到重要性后就需要做点功课去学习。

 

三明治: 你对陆琪为代表的一些所谓恋爱 “社会公知”在社交媒体发表的观点会对年轻人的交往产生什么影响?接下来如何走?
Steve:你会觉得陆琪是公知么?我觉得他没有提供什么知识,充其量就是个公众人物。因为本科和研究生念的都是心理学,我对西方科学研究的方法非常了解和尊重,其中一点就是思考问题应该有多元化思考的维度,永远不要从单一的角度去认识。由于这个行业没有任何的认证机制,大家都从通过各自的角度例如小说、编剧、心理学等去谈论婚恋的问题,至少推动了社会对于这个问题的思考和关注。但是消极的一面是,上述的情感专家中有很大一部分本身不具备思辨能力,他们只是在专职地维持和固化现有的社会舆论和价值观念。这样的结果是只能让人们更多地去相信现有的陈旧框架,而没有办法让他们跳出框架,从新的角度去理解问题,这或许是他们带来的负面影响。

我自己也关注了一批情感专家,一半是我喜欢的,另一半是我不喜欢的。我喜欢的情感专家例如女王C-cup,看得出她是有学术背景,很有思辨能力,同时也有文字驾驭能力。另外一位是申江一姐,是申江服务导报的情感专栏作家,她写的东西也有很多思辨性,而且笔触让读者觉得很舒服。像我比较讨厌的比如说某位情医,总是很非黑即白地看待问题,喜欢说女人就是要骚、要性感,可能对有些人也管用,但她只给出了具体的方法,没有教你去如何认识问题。有些就更加离谱了,在给出所谓情感建议的时候,没有人去问当事人的家庭发生了什么,没有问之前的生活是如何的,以前和父母的关系状况。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往往会忽略这些问题,也没有多角度地去关注婚恋问题,包括《非诚勿扰》这个节目也是这样,大家看了这个节目只是觉得找男人找女人就要这样找,但没人关注这个节目为什么会这样,嘉宾的形象为什么会这样,节目里的逻辑放在真实的生活中又会有什么影响。制作方和观众站的角度不一样,所以观众看到的东西未必是真实的。所以我是想提供多种思考的角度,告诉大家不要只相信一个人或者一帮人告诉你的东西,兼听则明。

 

三明治: 刚起步时你是如何找到客户的呢?
Steve:创业初期,由于在上海没有朋友亲戚,我找客户的方法就是去微博上找各种和情感培训相关的人,比如相亲交友活动的组织,他们做的单身男女活动不能只是交友,需要有点暖场的内容,我就去和他们讲约会聊天时的注意事项,讲完之后我就派发名片,大家聊聊我的微博内容。当时打了很多cold calls, 我特别不怕打cold calls。在加拿大时就养成了一个习惯。包括我攻读的硕士项目也是通过cold calls认识了后来的导师。Cold calls给我带来特别多的收获和意外的发现,所以我特别不怕cold calls. 因此,当时我就到处找人求转发,请相关组织负责人吃饭,一点点的转发和招生,最初一批学员就慢慢聚集起来了。后来我就开始更多地写文章,靠原创内容吸引用户。在执业的过程中,把看到的问题和思考过程写成微博/微信文章。一篇好文章会吸引来很多粉丝,像现在我的社交媒体平台都有数万粉丝,微信文章近百篇,现在生源就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

 

三明治: 你的客户有什么共同点吗?或者你对他们有什么细分吗?你会特别关注某个群体吗?不会细分。每一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没有办法分出类别。只能给他们工具,但现实还是需要他们自己去面对,这也是我做这个行业很常有的感觉,但有时候也许并非百分百能够得到最终答案。如果将来能给人以启发,希望能给大家更多的选择。
Steve:客户群的话,基本是25-33岁单身白领,收入,教育程度各方面都属于中等水平。现在的课程为12课时,一课时两小时收费1,500。相对于外面类似的课程而言是比较便宜的。男女生的比例大概为2:8,和上海大部分单身交友活动的比例相当。

 

三明治:除了鼓励大家多维度地思考婚恋问题,我注意到你还特别鼓励85后创业?
Steve:当时我看到三明治的网站特别兴奋,因为觉得三明治的精神与我的观念特别契合。在具备天赋和专长的前提下,年轻就应该创业。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创业。有些人追求稳定可能就不适合。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角本”。有些人喜欢当别人的协助者,但有些人就强烈地想要成为自己的主角。我自己就是后者。对于这样的人就是应该通过创业来实现自己的理想。但这样选择的前提是之前的校园生活需要有相应的积累和准备。现在有些大学生在学校里只是玩,然后毕业后就闹着要创业。创业和工作的能力应该是学校这样的教育系统提供给我们的,而我们的教育系统目前还不能完全满足这样的需求。部分人可以在工作之后具备自己充电的能力,在工作几年之后就创业,这样的做法就非常棒。对于我来说,创业带来的心态的提升非常大。最大的好处是会让你很自信。即使一开始没有赚很多钱,但是做的事情是我特别喜欢和认可的,所以能特别投入其中。

有人问我今后10年,20年如何规划?我回答不知道,但是我却感到非常淡定。我读本科的时候,有学生问到一位教授选专业的问题:“我的同学都选工程、计算机这样的专业,是不是我应该选择接地气的专业?”教授说:“假设你现在选择了热门专业,到了毕业的时候你要和另一个人竞争相关的职位。你们的资质、学历、能力都是一样的,但是他爱这个专业,而你只把它当成一个养活自己的工具。你觉得谁的胜算和发展潜力更大?听了这番话我就觉得,做任何事情都是投入,如果多了一份认可。我们这代人小时候一直被逼着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从心理学说对自我认知是很大的影响,你会一直很讨厌自己的某些部分。我有一个部分选择了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我就很讨厌这个部分。如果有一天,你能够喜欢你的所有部分,包括生活、工作等,那是多爽的一种感觉啊。我目前的心理状态就是非常认可自己、自信而又内心平静的。这个过程肯定会有挑战,有挑战就要学习和创新。

 

三明治:在你创业的过程中主要遇到的挑战是什么?
Steve:挑战就是如何从nobody变成somebody,如何获得别人的认同。很多人用炒作、瞎掰的方式得到关注,把自己说成根本不是的那个人。这样的问题如何克服?需要通过一点点的理解去克服。例如我曾经想过花钱为我的微博和微信买点粉丝,刷成一个几十万几百万的大号,后来想还是不要这样。我还无法承受那么多的关注度,包括有人问我要不要上个电视节目,我觉得自己积累和功力目前还不到那个程度,就不要自我膨胀成一个浮夸的形象。看上去好像赚了,但长远肯定是会有问题的。这个就是创业时候最大的挑战,会容易被虚幻的捷径诱惑。有人告诉你,如果这样做的话,可能就会突然实现五年之后才能实现的目标。这时你会怎么办?有些人可能就会选择走捷径。

 


恋爱讲座现场

 

三明治:你个人觉得恋爱咨询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怎么样的?
Steve:随着个案和培训课程经验的不断积累,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多地把视角放在个体以外的环境因素上面。比如很多案例中,我都发现来自父母和社会的婚恋压力是很多人在感情里做出错误判断的重要因素。我开始慢慢发现光是教大家能力技巧性的东西,会有一定的局限性。虽然大家获得了方法,可是面对环境的压力还是感到无力。这就好比,我这个教面试技巧的人,现在慢慢发现大家找工作难,不光是面试过程的问题了,和人才培养机制,行业人才需求,甚至更大的经济和政治环境都是有关联的。

情感与婚恋,其实一直都不是一个单纯的两人情投意合的事情。面对这个复杂的世界,人性的很多挣扎和渴望都在亲密关系里折射出来。我们并不生活在真空的社会中,我们的需求,喜好,情感和观念,很多都是被构建的,被培养的,被影响的。所以如果可以让大家更好地理解自己的情感是如何被各种因素影响的,我们对于自己和爱情的认识都会更加成熟和深刻。

我最近对“叙事的多样性“产生了很大的兴趣。故事是传承和教育的重要手段,但当我们听到的故事太单一,某一种论调太主导时,问题就来了。有些说法和故事,本来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却被有意无意地放大了很多,而淹没了其他的声音。为什么有这样的状况,又是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不过我一直是个实用主义者,所以未来我想要做的就是通过各种方式创造不同的声音,让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向往和认可的故事,从而有勇气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我发现中国三明治其实已经在职业规划的领域做这样的事情,我则是希望在关于情感和婚恋的话语体系里做类似的事情。我们都希望找到更多志同道合者一起同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