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webp (5)

Y:当好奇心爆棚的文科生遇上化石

3,713 views
 

第一次接触化石,是去年9月在台湾旅行的时候。在台北的倒数第二天晚上10点,我和王先森正准备离开诚品书店,突然看到一家叫做“石尚探索屋”的店,被门口的许多高仿手工毛绒玩具吸引了进去。

 


“石尚探索屋”里的毛绒玩具

往里面走时,发现有很多精美的矿物。再往里面走,居然还有化石。当时我们很惊讶,甚至不敢伸手去摸,因为印象里这些都是在博物馆才能看到的东西,平时都被放在玻璃柜子里展示,怎么能上手摸呢,怎么还能被买卖呢?!

店员鼓励我们去触摸展示的化石,比如马达加斯加的菊石(一种海洋生物),甚至还有恐龙骨项链、鲨鱼牙化石项链等等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店员跟我们解释说,在台湾和很多国家地区,化石矿物是允许被商业化买卖的。当时我还很土鳖地上网搜了好多法规资料,确认这确实在当地是合法的……我们一直逛到店关门才走,第二天又杀去了“石尚”的另一家分店,直到上飞机前的几个小时仍然在店里流连不愿离开。


从台北带回来的化石标本(长毛象象毛、直角石和印尼蛤)

 

王先森之前也没接触过化石,但是他一直很喜欢历史和考古,属于休假时能背着包逛一天博物馆或故宫的类型。他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当考古学家,大学也曾经想过学考古,种种原因最后没能如愿。在台北和化石的奇妙际遇,似乎是打开了王先森重拾童年梦想的大门,也给我这个文科生刨了另一个坑。

 

第一次挖化石,被冬天植物扎了满腿刺

 

化石很有意思,和瓷器、玉器不一样,化石是远古生命的痕迹,很多化石就是生物本身经过漫长的时间形成的。你触摸到的不是一块简单的石头,而是亿万年前和我们一样共享这个地球阳光水分的生命,这种感觉特别神奇。从台湾回来之后,王先森彻底爱上了这个领域。

于是他开始找各种资料,自己学相关知识,还做了一个微信订阅号“化石探索”,最开始用来记录自己的学习心得。周围的朋友知道他喜欢这个,纷纷介绍学古生物和考古的朋友给我们认识,结果发现世界好小,周围居然“潜伏”了那么多学这些偏门专业的朋友。而且他们研究的东西都好有意思,有从恐龙脚印研究恐龙体重和奔跑速度的,有研究古人类结果得先学怎么磨制石器的,各种脑洞大开,一种“奇葩专业那么多,我想去看看”之感油然而生。

王先森自学教材,我就负责“检验”他的学习成果。他结合实例,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给我讲清楚一些拗口难懂的概念,我从开始的两眼抹黑逐渐变得越发好奇。后来发现,我们这个组合还挺好,我代表好奇心重的待科普人群,如果他说的专业知识连我都听不懂,那其他人自然也听不懂,这时我就会和他探讨这个东西要怎么说才能让大家听得懂,还觉得有意思愿意听。

除了看理论,我们会去博物馆,周末还会带上专业的挖石工具去野外采集化石。第一次野外采集化石的时候,王先森上网查到北京周边最近的化石地点叫“灰峪地区”,但是不知道具体在哪。有一天我们俩就这么大胆地导航去了……郊区那么大,谁知道哪里出化石啊,那时他连什么岩层会出化石还没搞得很清楚,就雄赳赳拎着锤子砸去了。

那天上午,我们在一个垃圾厂旁边挖了好久,很臭而且什么都没挖到。正要放弃的时候,问了附近经过的村民,说经常看到老师带学生来附近的一个采石场上课,然后伸手指了一个方向。我们去了之后发现,果然就是传说中出产植物化石的地点,也收获了人生中第一块植物化石。

那次挖化石是在冬天,第一次出野外没经验,我穿了条非常容易粘刺的裤子,结果被荆棘扎了满腿刺,疼得走不了道,欲哭无泪。

 


第一次采集化石时被扎了满腿刺的悲惨场景

 

挖化石的过程其实很枯燥,特别能体会搞地质、考古的科学家野外工作有多辛苦。化石地点一般是裸露的岩面,乱石堆积,很少有植被覆盖。挖化石,其实更准确地说是敲化石,敲开一块石头之前你永远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所以当敲开后,发现里面有完整或者很漂亮的化石时,还挺惊喜的。这种时候我才会跑过去凑近看,然后惊呼,哈哈。

他们挖化石的时候,我主要在一旁负责看看风景拍拍照,逗逗村里的狗,自动承担起定时叫吃饭和拍照的功能。尽管不喜欢亲手挖,但我每次都还是会屁颠屁颠地跟着去,好奇心太盛,总想着万一挖到什么好东西我却没现场看到,多遗憾啊。

 

办分享会,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认可

 

前几次挖化石都只有我们俩,后来办了第一次分享会之后认识了更多新的小伙伴,同行的人便多了起来。

说起分享会,这种形式的活动一直是我很想做的,搭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让有趣的人相遇。正好王先森也想通过做活动认识更多的古生物爱好者,我们一拍即合就决定开始做化石探索Meetup。

第一次做分享会是在去年12月27日,当时加上王先森一共三个分享人,另外两位男生是朋友介绍的朋友,一位研究旧石器时代考古与人类演化,一位研究矿冶考古。后来活动完有人说,哇你们好厉害认识那么多业内的,其实当时那是我们唯一认识的两位“业内人士”,现在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


第一次分享会在鸿芷咖啡

 

活动大概只筹备了两个星期,时间很短。地点在鸿芷咖啡,这个场地我们都很喜欢,很有沙龙聚会的感觉。本来我们希望能有50人参加,虽然当时订阅号的关注量才一两百人,但最后实际报名的不到30人。看到报名情况不如预期,活动前我们很忐忑,担心没人来。但还是咬着牙说,就算只有10个人来,活动也要照常进行,自己办的活动含着泪也要办完。

因为要向咖啡厅支付场地费,我们按照预计人数计算了人均成本,最后实际到场的只有十来人,我们自己支付了大部分的场地费。不过现场认识了好多在这个圈子里很厉害的爱好者,聊得也很投机,现在也成为了好朋友,所以自己垫付场地费这件事就没那么重要了。

今年1月底和3月底,我们做了第二、第三次分享会,第三次分享会虽然场地出了一些状况,但到场人数达到了史无前例的80人。之前参加过的朋友都积极地帮宣传推广,报名人数不再是我们担心的问题,场地成本也终于能够收支平衡。虽然目前为止我们只做了三场活动,但看到每一场人数都比上一场多,越来越多人关注这个小众却有趣的事,心里还挺开心的。

微信公众号“化石探索”现在已经有接近1000个粉丝,关注我们的人有普通爱好者,有专业研究人员,甚至有在国土资源部门工作的政府官员,大家是因为真的喜欢或者认可我们做的事才关注这个公众号。作为一个公众号,完全没有任何商业推广,靠着做几个小众活动和分享文章,在三四个月的时间里有这样的关注度,这让我们非常感恩,也强迫症地想要每一次都做得更好。

 


第三次分享会在胡同里的圆恩空间

 

在这些活动里,我的角色是活动策划和执行,有时候也会客串一把主持。“工作状态”下我一点都不像一个随性的射手座,遇到不满意的文案会半夜三点爬起来重写到天亮,然后接着打鸡血去上班。作为一个活动策划人和传播人,我希望能够通过更有意思的活动设计,把看似枯燥的科学知识变得轻松有趣,把远古生命的故事讲述给更多人听。

 

国内首次化石探索市集,虽然累瘫但收获满满

 

5月16、17日这个周末,我们办了谋划已久的化石探索市集。这次活动算是近期最大型的一次,也是最累的一次。之前国内有矿物珠宝展会,化石和矿物珠宝在一起展出,没有获得过单独地位,并且官方展会没有互动科普的内容。我们这次做的化石探索市集有化石展示,也有交流互动和科普体验,这在古生物科普领域我们还是第一家做,还是挺骄傲的。

这次市集活动是和北京一家非常有名的书店正阳书局合作,内容包括博物馆主题展示、化石交换和真人图书。中国古动物馆和国家古生物化石专家委员会给了很大的支持,现场搭设展台做展示和交流。现场还有从云南和内蒙千里迢迢赶来“赶集”的爱好者,带着自己的藏品来展示,王先森也把自己挖掘的好多化石都搬到了现场。

这次市集上还请到了几位嘉宾做真人图书活动。真人图书活动是我们一直想做的,深度的交流更能打破人和人之间的壁垒,建立更有效的沟通和了解。让我们很感动的是,业内的资深专家们给予我们很大的信任,赏脸出山参加我们的活动,比如年近古稀了的“中国龙王”董枝明老师、资深化石修理师李士杰老师、还有正阳书局的老板崔勇。

正阳书局是一家做老北京文化保护的书店,希望我们能和书还有传统文化做结合,所以我们设计了北京古植物主题明信片,还设置了化石拓印的互动区,把拓印这种传统技艺和化石结合起来,有意识地想把化石主题融入到古香古色的场地环境里去。


北京古植物主题明信片

 


三叶虫化石拓印

 

除了这些,我还做了海洋古生物主题T-shirt现场售卖。为了挑到最满意、性价比最高的布料,一趟趟地跑布料厂和供应商,在淘宝上一家家咨询比价,也非常幸运遇到了特别靠谱的设计师朋友,让一个个想法都能真实地落地实现。

那两天活动现场很热闹,小朋友们挤在互动区自己动手拓印化石、制作陶泥三叶虫。有一个老爷爷站在旁边笑眯眯地看了半天,拉了凳子过来表示自己也要动手拓印一个,后来交流才知道他是国内挺有名的画家,最后还送了我们他的小画册。

现场认识了好多在这个圈子里很有名的爱好者,有专门画恐龙复原图、做古生物模型的。之前只是久闻大名,或者在展览上见过他们的作品,没想到他们看到这活动不错,就也到现场来玩,然后我们就和他们勾搭认识了。


来自云南的爱好者带来自己的藏品展示

 


现场体验化石拓印

 

保持自我的独立,维系界限的平衡

 

为了这次市集活动,我连续好久一周七天连续工作。白天在公司工作很忙,晚上回家帮着做活动准备,周末连轴转,根本没有空暇的时间。有人问我说怎么平衡工作和爱好,我觉得在这件事里,更有挑战的是两个人之间界限的平衡。

说到底,经营“化石探索”主要还是王先森的爱好,是他想做的事。对于我来说,化石还算不上自己的爱好。我曾经想过如果没有他我会不会喜欢化石,答案是不会。我会和这个圈子里有意思的人一起玩,会因为好奇参与有趣的活动,但不会那么深的卷入,我更喜欢分享和交流,看不一样的世界。

刚开始因为事情很多,王先森的事常常也会变成我的事,慢慢就会觉得没有自己的空间和时间。比如我愿意写东西,但因为帮他忙各种活动好久都没动笔了,觉得很有缺憾。现在我们也在找一个平衡点,在他的事情里我只参与我喜欢的部分,不过分卷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维持两个人之间的界限

两个人相处,如果一方的事情占据两个人过多的时间精力,并不是很好的状态。所以当很多朋友和我说哇你好体贴帮他做那么多事,我都会立刻纠正说,我是因为自己喜欢做活动才参与进来,不是完全为了帮他,在这些事情里我是独立的。各自保持独立的自我,才能让关系更健康和持久,我是这么相信的。

那个,最后再打个小广告吧,最近闲不下来又谋划了新的活动,所以欢迎关注“化石探索”订阅号来和我们一起玩,就这样,哈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