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13

你遇到的专车司机有多极品?| Humans of China

2,609 views

整理/黄显、刘奕婷

 

专车的营销做得风生水起,专车司机似乎都被默认为有故事的人。他们或许深藏不露,或许鱼龙混杂。小小的车厢是他们讲故事的窗口,他们也有自己独特的人生。三明治们在途中都遇到了哪些有趣的专车司机呢?来听听他们的讲述吧。

 

和陌生人共享一个封闭的空间,分享变得更加容易

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20

Your rid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

搭专车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时间和空间的集合,在这个时间段内,你和陌生人共享一个封闭的空间,可以封闭自己,也可以互相了解,这种陌生性反而带来了一些安全感。如果要类比的话,大概类似于日式小酒馆的吧台前,面对着料理的师傅和周围的人,你可以选择说话,也可以选择独处,因为稍纵即逝没有负担,分享也变得更加容易。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有很多机会在不同的空间了解不同的人,在车上偶尔发呆的时候也会看到路边走路的人们,这种无意识的表情,让我可以猜他们的感受和想法。自从有了各种专车软件,让我打发无聊的时光更加有趣。

『您是做什么的』通常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头。遇到过做婚庆20多年的司机,聊到他做过各式各样的婚礼,有高大上的,诸如将大树弄成金色,在其上三维投影,让来宾共享生命树下新人的牵手瞬间;有惊喜型的,告诉新娘要在小区门口拍摄结果没电,然后突然来个惊喜,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跳出来祝贺。最奇葩的是收到客户的要求:要大家都看不懂还要很震撼的婚礼。这种如果是我的客户,我大概会暗地在心里翻桌的要求。

『其实呐,贵不贵不重要,感动才重要』这位司机聊到兴头上突然有点感慨。有位新郎拿出自己的积蓄给新娘了一场雪,因为新娘说过「我希望在下雪的季节嫁给你」,而他们偏偏生活在基本不下雪的上海。『小两口虽然拮据,可是最重要的还是心意吧。』他笑着说『当时很感动,现在我想起来都有点想流泪。』这位胖胖的我已经记不起来他面孔的司机,可是我居然记得他的眼眶红了。

也遇到过一位老师傅,听他说『我驾驶技术还不错吧,以前有驾驶员的时候我都不让他开车,我自己开。』听到『驾驶员』这三个字,顿时觉得很有年代感,也猜的他估计是以前有过公职。从如何做盆景,聊到了怎么烧一碗肥而不腻的红烧肉。老先生一步一步教我,最后还说,反正有电话,你下次做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好了。这种交流的开心,是看到人和人的信任,在不经意的瞬间,开始挑战世俗防备的界限。

在我的工作中太多人问我,为什么所谓的设计研究可以让别人乐于分享自己的感受和需求,为什么他们不会隐瞒。我没有什么秘诀。这些和司机聊天的瞬间,无非证明了人是渴望分享和被理解的动物,我没有任何探究的意愿,也没有任何置评的欲望,开心就讲,懒了就听音乐玩手机,所谓的秘密,就是自然。

 

Nancy 坐标上海
人本设计研究员,好奇一切

 

 

 

分不清司机性别&被司机哥哥请喝饮料

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28

各种专车的使用者。我以前最爱人民优步,不过最近客户端加载得慢,用滴滴更多。

在帝都,Uber司机好爱聊天,各种搭讪,可能很多Uber司机是抱着交朋友的心态来接活吧~ 滴滴快车基本都是15万以上的车,车型比Uber稳定,司机话少安静些,不知道是否和第三方托管有关。

说个有意思的经历吧,有一次用Uber叫车,看头像感觉是个老司机,特别有礼貌,上车后发现司机是个戴着墨镜的小伙子,人很精神,车上还放了好多装饰品和淡淡的香水。因为他不太清楚我的目的地,非常温柔地和我再三明确了路名。终于,到了快下车的时候,我发现司机其实是个很帅的女生!(˶‾᷄ ⁻̫ ‾᷅˵)

再说个奇葩的。有一天下班叫了Uber,司机哥哥准备了一塑料袋的饮料,免费请饮,心情美美哒~ 后来司机问我工作年龄籍贯,这么晚出门是不是要去玩,下车后还悄悄加我微信(我没给他号码),心情怪怪滴~

 

Stephanie 坐标北京
国际NGOer,狂爱喵星人

 

 

 

“刚一上车他就向我证实了北京市政府要搬到通州的消息”

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33

从南到北,Uber仿佛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国家。自上次从广州到北京出差,不过半年时间。而这次,专车已经代替了出租车成为了我出行的基本工具。较之广州Uber更好的体验是,我喜欢和北京人聊天,尤其是同龄人。

第一个印象深刻的司机是个转业的军人,白天在北京地铁上班,晚上就出来接单。“你也可以注册个Uber司机玩玩啊,很省力的。”从南锣鼓巷到劲松的酒店,已经时至深夜1点。“要不一起吃个夜宵,一晚上只顾着接单,我还没吃饭。”他85年,比我大一岁。第二个印象深刻的司机是个公务员,供职于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刚一上车他就向我证实了北京市政府要搬到通州的消息。“以后上班就要费力了。不过下班可以搭顾客顺风车回市区。”他87年,比我小一岁。“做公务员那点死工资怎么够啊。”

白天在国企政府机关工作,晚上则做专车司机兼职。养家、赚钱。

我忽然就想起了在香港碰到的出租车司机,几乎全是白发苍苍的老年人。在上个世纪中叶,他们和我们这代同样年轻,早上做一个白领的工作,下班则选择开出租车,去便利店餐馆做服务生兼职。他们以自己的勤奋支撑起了香港作为亚洲四小龙的黄金年代。

而现在,这样的接力棒传递到了内地年轻人的手中。感谢这个共享服务经济的时代。

 

郝思远 坐标广州
国企员工,曾经的新闻系学生

 

 

 

 

破天荒地坐在了司机旁边..

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38

有一次艳阳天 ,搬家还有些收尾的东西没有拿。就想到要打车。专车搞促销,短途真是便宜的发指,就打开滴滴 :叫车!不到10秒就接单成功。

屏幕上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好多司机都长这样,没啥特别的。站在路边等 一个电话打过来,女声的:“我到啦,您在哪里?”“我在xxx没看到呀?”“ 滴~~~~听见没?“嗯?—”双闪模式开“哦 看到了”原来我吧荣威550看成了车号550,汗一个 。上车输入目的地,没啥特别,特别的是我把东西放后座,所以破天荒地坐在了司机旁边。于是不免的和司机嘎嘎塞胡(上海话闲聊的意思,别喷 是我少数懂得的上海话)

“怎么软件上边是男的呀 我没反应过来呢 ”“哦,那是的我老公,开车要开大半天到半夜,我心疼他 早上替他出来开会儿。”“啊,那是要好好休息。我小时候家里也开车 也是爸妈一起干。那这身上是啥呀?司机戴着帽子,胳膊上套着那种防晒手套。“哦,开车太晒了 一边胳膊都黑了,带一个别人都问,索性戴俩。”说完腼腆地笑笑,“正常呀,女人都是爱美的,我在家也是淘宝买东西”两个女人就这样在欢笑中像目的地行驶。

“您这家里有孩子吗?”我看了看年纪差不多问了一下“有,两个呢。一个要毕业了,另一个要考大学了,所以出来多干点活。”“呀,那负担可不小,要毕业的话可要早点努力找实习,要不然工作不好找呢。”“是呀,学电子商务的。”“这个好,去阿里巴巴,淘宝真是太方便了。(不是广告哈,搬家缺的东西好多 淘宝淘到手软)“对,快熬出头了。”说完又腼腆地笑笑。我心里真是觉得这个司机很可爱。就像很多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女性一样 ,努力工作,赚钱养家。

目的地很快到了,司机姐姐下来帮我放行李,我说呆会上楼付,她连忙说没事没事,不用急,你慢慢来。

这只是我多次专车经历中的一次,虽然不是什么宝马别克,也不是什么帅哥美女让人印象深了,但一样的高质服务,让我对专车越来越爱。

 

hasakito 坐标广州
软件测试工程师

热爱公益和MOOC

 

遇上儒雅大叔:充满久别重逢的欣喜

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43

有一阵经常坐优步出行,虽然没有遇到网上流传的那些神司机,但也有几位让人印象深刻。

有一位看起来比较儒雅的大叔,目测四十出头,很健谈,上车就聊开了。他说,女儿并不是很支持他开Uber。“你女儿多大啊?”我猜他也就是初高中的年纪。“她啊,现在在读博士,快毕业了…”他带着些自豪的语气回答。“什么?你看起来也就四十出头啊,女儿都那么大啦!”他侧过头,看了一下写满惊讶的我,笑眯眯地说,“我今年都五十六啦,因为一直坚持在运动,所以看起来的确要年轻一些,嘿嘿…”

接着又自然聊到股票的话题,他说自己属于见好就收的类型,每次只要赚一点点就卖,当然如果亏了也是立即止损。“比如一支股票,也许连续三四个涨停,但我一般一个涨停之后就卖了。”他说,年初的时候,他的同事和朋友们并不认可他这样的炒股方式,认为太保守了,“他们都笑我,说这样根本赚不了多少钱。”前一阵的股市震荡,让他笑到了最后,“现在他们都说还是我这样好,都说要向我学习…嘿嘿”就这样东拉西扯聊了一路。

在心里觉得说,保持平常心,安安稳稳往前进,在浮躁焦虑的当下,是多么难能可贵的生活理念。喜欢这样的偶遇,充满久别重逢的欣喜。

 

周陌 坐标杭州
机关单位工作人员,骑行爱好者

 

 

碰到什么样的司机都是运气

 

我在上海的日子不多,有次回来朋友推荐我坐Uber的,因为一开始有部分代金券可以使用,她说我可以试试看。我家里离机场又是出租车20以内的距离,如果从机场想打车回家,一定会要看排了很久队的司机的脸色,所以Uber挺好的,愿意接单的知道我要去哪里,从出发层上车,不被警察叔叔看到就好了。

用了一次以后觉得很方便,回香港的时候也叫了车从家去机场。是个胖哥哥开车,一辆小小的马自达,我看到他腿完全在驾驶室顶住了,觉得很好笑,就问他,你那么大人开那么小的车子,他说这是他老婆的,就拿来跑跑Uber生意,他还有别的车,他说小车不耗油比较划算。我们就聊起来了。

他问起我去哪里,我说去香港上学,他说以前自己也在英国读硕士,在外面都不容易。车程实在太短,一会儿机场到了,他帮我把行李从后面拿了下来,一般司机其实看你一个小箱子也不会帮手的,我对他说,不好意思,太谢谢你了,他说,客气什么,大家都是留学生。我觉得亲切也有点逗。

碰到什么样的司机都是运气,有时也会根本不想聊天。但我个人觉得双向沟通的服务取代垄断的出租业务应该是个不可阻挡的趋势。

 

 

杜晓馨 坐标香港
博士在读

喜欢音乐剧

 

 

坐昔日大领导司机的车

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54Screen Shot 2015-08-04 at 16.31.47

记得有次出差到南京,打车时遇到了一个有故事的司机师傅—特别健谈又酷酷的安徽大叔,大叔年过半百,半小时的车程他谈了自己的大半生,真让人唏嘘感慨。

八十年代初,师傅在西藏当了几年汽车兵,后来复员进了国家安全局当一个大领导的司机。当时正逢国家改革开放,动荡的社会又处于很敏感的位置,师傅体验了很多常人触不到的生活。后来,因为自己跟的大领导犯了很严重的错误,自己也受到牵连坐了三年牢,出狱后便来到南京开起了出租至今。

师傅说:开车的日子特幸福,特自在,他很满足。我顺便瞅了他一眼,他笑的很开心很帅气。

 

 

舞风 坐标无锡
博士在读

喜欢音乐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