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 Shot 2015-08-05 at 10.22.19

周末不爱逛街,爱跑茶城的女孩子,在巨鹿路开了一家茶室

4,713 views

「周末不爱逛街,爱跑茶城的女孩子,在巨鹿路开了一家茶室」 

Screen Shot 2015-08-05 at 10.22.19

文 | 严洁

黄诗雯曾经是语文老师,但她如今都不好意思讲。因为她口音里明显带着闽南腔。但她保证刚毕业时普通话说得可好了,即使目前的水平在老家还是能算一流的。约定采访的那天恰逢灿鸿过境,周五晚上便开始风雨大作,她在微信上表示80斤的人已经被风吹走了。

如此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却又魄力十足,只考虑了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决定租下巨鹿路上的一幢老洋房,连中介都弱弱地表示“胆子很大、要不要再去看一下别家?”她坚定地表示不用,因为进门那一刻看见院子角落里那棵参天梧桐时,便已经确定她的“奇兰馆”就是这里了。

走进黄诗雯的“奇兰馆”,漆黑的铁门之后,自有一方天地。小园之中,遍值花木。窗明几净,远俗雅意。墙上挂着唐卡,据说来自西藏的高僧;地上摆着蒲团;贴墙而立的柜子里,陈列着雕工精美的摆件:田黄、鸡血、翡翠、蜜蜡……室内点着沉香,烟气氤氲,缓缓飘散开来一盆兰花在屋角静静开放。

Screen Shot 2015-08-05 at 10.22.26

福建漳州走出了大师林语堂,黄诗雯有幸和大师同乡。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作为中国六大茶叶产区之一的福建省,地理位置、气候都得天独厚。那里家家户户、时时刻刻都在饮茶。从小喝茶长大的她,如今成了一名茶人倒也在情理之中。她现在主要推广的白芽奇兰正是家乡漳州平和的名茶,那是一种据说目前只有12%的中国人才喝过的好茶。

但和只满足于提高销量的茶叶经销商不同,黄诗雯的内心深处有一个更宏大的理想—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把饮茶这件事以最自然的方式带回更多中国人的日常生活之中。

中国是茶的发源地,饮茶的历史已有千年之久。相传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这“荼”就是茶。据史料记载早在秦汉,民间就已经开始饮茶。到了魏晋南北朝,门阀制度盛行,上层阶级彼此夸豪斗富、奢侈荒淫、世风日下。有识之士就提出了“以茶养廉”以此对抗奢靡之风。陆纳以茶待客、桓温以茶代酒宴都是流传至今的佳话。茶也从单纯的食材被赋予了清廉高洁的象征意义,成了贯彻儒家思想的一种具象表达,茶文化就此萌芽。而有趣的是,茶文化之后又兼容并蓄了道家和释家的思想,儒释道对茶的喜爱之情空前一致。

茶文化在唐宋两朝空前繁荣,元明清也有很重要的发展。到民国时期,茶馆更是民间重要的社交场所,俨然一个小社会。可令人遗憾的是,时至今日这开门七件事中的最后一件却早已日渐式微、在生活中变得可有可无起来或者说变得不是那么大众化了。许多人能对咖啡的产地、酸度、做法说的头头是道但是对自家门口的茶却未必知其一二。有一句玩笑话这样说到,中国质量好的产品都出口,唯独茶叶不然,碎茶才出口,好茶留下来自己享用。眼看自己坐宝山而空手回,着实可惜。而从小喝着父母手工制茶长大的黄诗雯,深谙茶的妙处。她希望这种健康的生活方式能有更多的人和她一样体会到。

Screen Shot 2015-08-05 at 10.22.33

童年的时候黄诗雯的父母工作之余会回到乡下搞搞小副业—上山采茶。用当地的话说叫“自给自足”。每次上山,必然会带上她。待到采茶归来,新鲜的茶叶铺满在水泥地上晒青。山里空气清新,溪水清澈,入夜后大人们继续忙着揉捻、烘焙加工茶叶,因为一旦开始制茶往往是要通宵完成的。制茶很幸苦,中途休息时也会吃些茶点垫垫饥。小孩子们则呆在一旁边看边玩,同时兴奋地等着和爸妈一起吃点心的那刻赶快到来。采茶做茶对于黄诗雯来说,是很美好的回忆。加上从小耳闻目染,她很小就能将制茶工序说得头头是道。

来上海工作后,诗雯先在一家媒体公司上班。作为一个福建人,她发现这里的同事完全没有饮茶习惯。她内心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不厌其烦地像个传经布道的牧师,一有机会就向大家宣传喝茶的好处、还自己买来些茶具教大家使用。一来二去几次后,周围反响很不错。公司老板甚至让她去备齐整套茶具。

“其实那时也不是刻意要去推广,就是想这样做。想让大家喜欢上茶。这些老同事们,现在每个人都喝茶。”(笑) “我的同事还有当时的客户手上都有我送给他们的书。我很推荐林清玄老师的一本《平常茶、非常道》每篇都是独立的小散文,刚喝茶的人可能会接受或喜欢。里面讲述了生活的感觉。我就买来送给他们,这是我刚到上海就做的事情,当时并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创业做茶。”

在她看来,最好的传承就是把这件事当成生活中的一种习惯。而当自己的能力还达不到影响很多人的时候,可以先从影响身边的人开始做起。

2011年创业至今,除了茶这块,她还坚持推广传统文化。 她要把奇兰馆打造成一个文化平台,让更多对此有兴趣的成年人通过学习、接触传统文化找回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精神家园。

作为一个80后的创业者,黄诗雯坦言自己的知识储备、阅历修为都还很不够。而做文化又特别需要有一技之长。所以她搭建这样一个平台也是希望能有更多做文化的、有一技之长的人过来。她甚至愿意无偿提供这个环境给志同道合、愿意传播经典文化的老师做工作室。这样他们既可以不用辛苦寻找场地又不重复浪费社会资源。

Screen Shot 2015-08-05 at 10.22.39

 

采访结束的时候,桌子上正巧有只小蚂蚁爬过。“有时候为了保持干净,想把小虫捏死,但突然觉得自己就像这只小蚂蚁,突然就不敢碰它,让它按自己的路去走。万物都是平等的,它们也有灵魂,只是我们是同类我们可以交流。所以有时候人很狂妄,人的膨胀心大起来,就会目中无人。”黄诗雯悠悠地说道。

 

三明治:创业的契机是什么?

黄诗雯:创业前在一家杂志媒体方面的公司上班,当时应聘的是文职类的工作。入职后两三个月我转去做培训方面的销售,我的学习能力还算蛮强的,业绩竟然做了全公司第一。然后很快我就带团队,负责整个培训部。2011年年底,公司业务调整,培训这块不做了,希望我转去做公关,代理一个媒体版块的家居业务。我考虑下来觉得自己不适合做这块,所以就离开了。当时也没有重新去找新工作,因为很喜欢茶。就想说那就卖茶叶吧。说得好听点,叫创业或者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三明治:创业前做过什么准备工作?

黄诗雯:刚来上海时,没想过要创业。只是我不像其他女孩子周末去逛街,我喜欢跑茶城和古玩城。我记得一来上海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在51 JOB上面把所有和茶叶有关的公司、职位都搜索了一遍。国企也好、私企也好还有上海的大小茶城。所有的地址全抄在笔记本上。业余就自己开着11路去一家家的跑。那段时间,对上海在茶这一块的销售量、还有茶叶的口感、类型喜好有了很多认识。这些工作之余跑茶城的经历,不能说很专业但现在看来确实为后来创业奠定下了基础。

 

三明治:你一个人完成了创业前的市场调查?

黄诗雯:对。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我不会说轻易去和别人攀谈,我会去观察经营者的神韵、气质、店堂布置。如果他的陈列看起来很有美感,那首先说明他的品位不会太差。当年像我这样的小姑娘,也没怎么打扮,一看就是属于那种没什么消费能力的。但有些素养比较好的茶叶老板,并不会以貌取人。他会耐心地去和你讲解茶叶的知识。在这个过程中,能碰到了相当多做茶的人,而且也会结下许多的缘分。比如我目前认识的一些做武夷山岩茶的师傅,都是我好多年前认识但至今都有联系和合作。

 

三明治:为什么喝茶如今属于一种小众行为?

黄诗雯:我觉得首先是茶性本身决定。中国的六大茶类每一个茶类里又细分了很多小品种。其次,茶的产区、制作还没有办法达到标准化。比如,祁门红茶,产量不管多少,制作工艺都是切碎。祁门红茶出口量就非常大。因为它有标准化的制作方法。但是如果说大红袍,最好的等级是手工、碳焙,这样制作出来的茶口味会很好。可是如果有两个人,一个懂茶一个不懂,对于不懂的那位无论给他品尝手工的还是机器化生产的,他会觉得口感没有差别。但另一个懂茶的,一定会觉得手工茶好,也愿意花更高的价格选择手工做法的茶。还有各种茶对水温的要求、泡法也不尽相同。人们会误解说茶道很文艺或者只有资深茶人、极有钱的豪奢之人才去喝茶。像广东、福建这里,哪怕一斤茶只要20块,大家也有习惯把它当工夫茶来喝。如果说全中国多几个省份、每个省份多些人将喝茶视作一种日常行为,那就已经很好了。但是我发现经过这几年市场的培育,上海人或者说生活在上海这个城市的人就茶叶的选择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刚来的那年(08年底),那时候铁观音很多人才刚开始接触,那时销量也非常的好。但今年,只要随便去问一个稍微喝点茶的人,他们会说出红茶、武夷山岩茶、普洱等等,品鉴水准已经和前面几年提高许多。这些体会是通过自己经常去接触相关的人士了解到的情况。

 

三明治:作为创业者,你现在的生活状态如何?

黄诗雯:早上7点起床,我一定坚持自己做早餐。因为那是我一天里仅有的最放松时光。之后就出门到这里(奇兰馆),路上需要花1个小时。手机里面隔天写好很多备忘录,然后一有空就马上逐一处理。以前习惯写在笔记本上,现在实在没有时间。中午吃饭也能稍微休息下,但一忙起来午饭也会忘记。为了确保客户的体验质量,我需要将许多课程区分开来。这里作为一个交流的场所,你一定要花时间和许多来的朋友、客人去深入交流,这样才能发现他们的精神世界。他们也会对你这里表达他们的感受、提出他们的建议。有可能在聊的过程中又有新的合作方式、创新的想法会出现。我希望他们在奇兰馆不仅学到了东西也能放松自己的精神。他们有了很好的感受后,回到家会回忆这里的美好。而美好的时候才会去行动,让自己的家人及身边的人过得更加美好。如果来这里,匆匆忙忙上完课,或者说看到我这里的主人或者员工都很忙乱时,一定不会觉得这里是美的。 我在他们面前,哪怕现在有非常多的事情等着处理、脑子里是各种现实的经营问题。我也要表现出很安静、很平和的样子。

 

三明治:什么时候最艰难?想过放弃吗?

黄诗雯:奇兰品牌刚刚开始,每天都很艰难,现在基本属于全年无休的状态。也并不知道未来是否会迎来更大的挑战,所以不能用”最”这个字。没有想过放弃,但是有想过说,如果我不做这件事,我也可以轻轻松松睡个好觉、和闺蜜去逛街、享受一份美食、出去旅行……会想到刹不住车。(笑)但是创业一旦启动,我要求自己做到极致。往极致里走,可以让这个微型小企业活得很久。而且活得很有自己的立场和影响力。当然企业赚钱也是必须的,一个不赚钱的企业如何给你的团队带来价值、也没有给社会创造价值,这样的创业就是失败的创业。创业价值包括为社会提供就业机会,每个员工还要养家糊口、孝敬爸妈等责任义务,这些都是通过创造价值来完成。我如果只是纯粹因为爱好,只要自己在家里布置个小茶室品品茶就够了,但这样品不出我们的社会价值。你想把美好的生后方式传递给别人,你是不是要做出行动来?我希望奇兰馆有这样的作用。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