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5

青岛学苑书店关闭倒计时,我们拍了这些珍贵的视频

826 views

 

文 | 青岛电台李莎

9月21号,距离2015年的结束还有100天。盘算了下日子,张兵林觉得这可能是学苑书店以现有面貌存在的最后100天——按照规划,学苑书店所在的高密路将进行改造升级,书店在房屋征收的范围内。这家书店包括这条街在内,都会被重新规划。书店旧址将变成什么,张兵林还不清楚,但从这天开始,张兵林决定在微信朋友圈里每天写下一段文字,既是纪录,也是告别。 

 点击此处观看视频(视频制作:6678工作室)

 

640-6

 

书店的兴亡,一如生老病死般不可避免,每个生命就算再精彩,结局都是悲惨的,我们崇拜的人会去世,我们喜欢的东西会失去,但书却告诉我,未必如此,我依然是乐观理性的行动派,堂吉诃德会和风车决斗,简会和罗彻斯特结婚,只要有美好的书在那儿,我们还有希望。书店不仅仅是一家书店,而是一种坚持,我如此幸运的在21岁那年开办了自己的书店,因为书、书店让我和更多的朋友结缘,我们在此留下了太多的喜乐、美好的交集,书给我成就事业的希望,书店是我实现的梦想,期待书店会有更好的归宿。 ——FROM张兵林的朋友圈

 

在很多青岛人的记忆里,学苑书店是不可替代的文化记忆。这间坐落在高密路40号的小小书店,只有45平米,掩隐在周围众多嘈杂的杂货店、服装店、小吃店之中,颇有点大隐隐于市的味道,但是它却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青岛出现的第一批独立书店之一,浓郁的人文气息让它在众多书店中独树一帜,甚至成为青岛先锋文化的标志性符号。但可能并不为人所知的是,书店的立身之处是一间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宅,而这里也是张兵林一家三代出生成长的家。

 

张兵林和两个哥哥都出生在这里,并在这儿长大。21年前的冬天,这个家打开了一扇小小的店门,也给21岁的张兵林打开了人生的一扇大门。

 

生活在别处”,这句话在法国诗人兰波的笔下,是一句跃纸欲出的响亮口号,充满着生命活力。兰波以它作为诗句,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以其作为小说的书名,让这句诗传颂开来。对于阅读的热衷者而言,从书中感触得知的世界拓展了他们生活的边界。一家人为书店腾出小小空间带来的生活移轴,于是让全家人的精神有了更广阔的栖息地。这一年是1994年,辞职的大哥张亚林25岁,刚工作两年的张兵林21岁,加上23岁的二哥,在人生中最意气风发的年龄,三兄弟拥有了一家书店。“房子是父母的,书卖不出去的话就留着自己看。”可没想到的是,书店竟然没过多久就有了盈利。

 

走出去的张兵林开始感受到更强劲的文化思潮,这些思潮都体现在带回书店的书本上。凭借丰富的书源和先锋的风格,九十年代的后期,学苑书店在青岛的书友圈里慢慢被熟知。很多新锐的书籍、音乐让这里不仅仅是一个书店,更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聚集于此,成为青岛人文艺生活的一个角落,学苑书店由此逐渐成为青岛的文化地标。

 

自从张兵林发了学苑书店即将告别的文字后,不少媒体也发布了这一消息,这让不少人慕名而来,刚刚过去的黄金周假期,张兵林说每天的顾客恐怕翻了十倍还不止。像这样的顾客,来买一本书留一个念想的人并不少。

 

在《学苑书店最后的83天》中,张兵林写道——今天早上七点到高密路书店开门纳客,邻居八十多岁的大娘过来问我“老三,最近书店为啥这么热闹?”我回答说快拆了的原因吧。大娘说:“这些人真能凑热闹,天天来拍照,不影响你卖书?”我说:“他们都是来买书的,留个想头。”大娘说:“他们怎么知道要拆的?”我说:“手机微信告诉他们的。”大娘说:“什么信?”我说:“今天风大你别坐这儿了。”大娘说“我知道,不坐这儿”我说:“你这么早去哪儿?”大娘说:“要拆了,去串个门。”邻居大娘就喜欢坐在书店门口,也是我们附近年龄最大的老人家。

 

640-5

 

张兵林站在书店的收银台后,认真地结着帐,书店的门不时被打开,不少顾客进门的第一句都是问,真的要拆了吗?

 

这些年,为了能守住这个书店,张兵林一直就像大战风车的堂吉诃德一样,刚开始是努力,后来是对抗,当然,对抗的并不是拆迁,而是阅读人群的萎缩和网络市场的冲击。纸质书会不会被淘汰,张兵林并不清楚,但是来书店的人越来越少了,却是他能看到的现实。

 

640-7

 

说到书店业,台湾诚品书店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成立至今二十多年,虽然在理想的账簿上一路盈利,但也在金钱账簿上亏本了十多年,能有今日的诚品,多亏创办人吴清友在长期亏损下仍然没有放弃。诚品曾经尝试过多种经营模式,包括组织会员俱乐部,关注特定消费人群,也曾试过社区书店模式,在人口较为稠密的小区设立小型精品书店等,但一直到目前的“复合商场”模式实现,才成功盈利。实际上诚品在台湾的注册类目是百货零售,而不是单纯的书店业务,在独特的文化品位下实现的多元化经营模式让诚品走出了困境,这也是张兵林在学苑书店上的尝试。2006年,高密的学苑书店开始尝试增加一些零售,卖一些明信片、手工艺品等文化产品,经营的窘境有所缓解。2009年,张兵林又在开了一家“不是书店”,利用咖啡+阅读的这种方式来挽回书店的颓势,效果不错,学苑书店的亏空,也基本靠它扯平了。张兵林说,“我并不看好这种咖啡书店的模式,但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让大家再走进书店。”

 

张兵林今年42岁,人到中年的他并没在青岛买房,一家三口一直租房居住。妻子朱燕新也是个爱书的人,结婚后就一直帮丈夫打理书店,属于一家人的记忆,书店承载了最多,连已经12岁的女儿都是在这里学会了走路。因为进入倒计时,所以这段时间夫妻俩一直都让书店开到很晚才关门,书店的老客人、新读者,不断地涌入这狭小的空间。张兵林说,这些走进书店的朋友,已经和书店本身建立起了千丝万缕的关联,有的在寻找当年的记忆,有的在拍照留念,这就是书店情结。

 

9月21号,张兵林为学苑书店的告别,在朋友圈里写下的第一篇文字是这样的:“书店的兴亡,一如生老病死般不可避免,每个生命就算再精彩,结局都是悲惨的,我们崇拜的人会去世,我们喜欢的东西会失去,但书却告诉我,未必如此,我依然是乐观理性的行动派,堂吉诃德会和风车决斗,简会和罗彻斯特结婚,只要有美好的书在那儿,我们还有希望。书店不仅仅是一家书店,而是一种坚持,我如此幸运的在21岁那年开办了自己的书店,因为书、书店让我和更多的朋友结缘,我们在此留下了太多的喜乐、美好的交集,书给我成就事业的希望,书店是我实现的梦想,期待书店会有更好的归宿。”我们祝愿张兵林愿望成真。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