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40

李响:在艺术的感召下,她离开了法院的工作,她是怎么想的? | 小讲堂干货

974 views

三明治小讲堂是由三明治发起的同伴学习活动,以“闪课”的模式,由拥有独特技能的同行者为大家讲课,介绍自己的手艺或才能,旨在促进小伙伴之间相互学习,营造良好的交流氛围。

 

本文是上期小讲堂 在艺术的感召下,她离开了法院的工作,她是怎么想的? 的课堂整理。

 


我的个人履历大家也比较清楚了,没什么轰轰烈烈的业绩,但大家还是愿意听我分享,我想主要冲着两点:1、我怎么就敢下决心脱离体制;2、我打算怎么实践传统文化。

我在辞职前是权衡过优劣的。

体制内优点:1、我不会饿死,组织永远不会抛弃我

体制内优点:2、面子好看

体制内优点:3、朝九晚五,生活有规律

体制内缺点:

1、以我的直言不讳和身家背景,也干不出什么“事业”,最可能的结局就是平平庸庸的60岁大妈光荣退休

2、永远看别人脸色,陪笑,陪聊天,装傻

3、每次出境旅行一通申报盖章,台湾禁止去,上班不见当事人也必须穿制服(我认同这些规定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只是我个人不喜欢)。

 

首先,我是处女座,周末也不睡懒觉的那种,不追剧、不熬夜、不懒散、每天不有点收获就觉得这一天白过了的那种,所以应该不用担心生活不规律的问题。其次,以目前家庭状况来看,我庆幸自己至少不用担心饿死的问题。所以,体制内的优势只剩“面子好看”了。

640-40


而我列给自己的三条体制内工作的缺点,是我想尽办法也无法克服的。一度还经常把单位的负面情绪带回家里,每天早上起床之后就开始痛苦。

最早萌生辞职想法是在入职的那一天,很夸张。入职那天,我被告知分到了一个我并不想去的部门,也没人来至少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把我分到那个部门,我才隐约开始意识到所谓“组织安排你是不会跟你商量,听一听你的想法的”。

最终让我下定决心辞职,是工作一年半后(前半年是试用期),第一次有了参与考核评比的机会。那一年我特别努力工作,将当时部门领导的很多天马行空的idea都落实成现实了,很多方面让领导无比风光。但那年的“优秀”给了一个每天下午把脚搭在办公桌上抽烟打游戏看电影的人。领导找我谈话说:“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这些,年轻人要多历练。”

所以我在工作四年的时候提出了辞职,但是北京市公务员有满5年的服务期规定,所以并没有成功。

今年7月满了5年,8月办完全部手续,到今天其实也才2个月。据说跟我同一年入职的同事们,今年有20个辞职的

以上是为了证明辞职是必要的。下面主要来谈谈辞职的可行性问题。我个人觉得,辞职前必须做好三方面准备,缺一不可。

 

1、物质安全感:这个因人而异,有人月薪几万也没有安全感,有人2000块钱照样乐呵。近些年流行的辞职休学去旅行什么的,很多人跟风,我个人其实不太赞同。如果没有很好的物质保障,旅行回来大多依旧是一片茫然不知所措。

2、心理安全感:担心与社会脱节、无法给家庭带来经济收入的愧疚感、社会对于无业人士或自由职业者的隐性歧视(比如我辞职后到去办信用卡就被拒了)、担心夫妻内部丧失话语权……如果你暂时无法解决这些负面心理,最好暂缓。

3、配偶不反对,父母至少不强烈反对。我的价值观是,做任何决定,都不能以牺牲家庭和睦为代价。

我觉得这三点准备我都还差不多,可能心理安全感会欠缺一点,主要是无法给家庭带来经济收入的愧疚感。但跟群内大家我说一点老实话,照顾孩子和做自己认为更有意义的推广传统文化的使命会多少弥补这点亏空。

 

这也牵扯到第二个话题,就是我现在在做什么?如何实践传统文化的问题?

照顾孩子以外,我目前正在做的事情是给杂志写稿(主要是艺术类文章,但是机会不多)、马上要开始一本新书的写作、筹备花道课。

 

640-41

 

机缘的关系,我对传统文化的认识是从花道和茶道开始的,进而进阶到艺术史,再加上我个人比较喜欢写东西,所以目前的状态我还比较喜欢

 

但是从维持生计的角度,聪明的各位能明显看出是不够的……(为什么总是时不时冒出实话来……)

所以目前还是靠外援比较多,希望靠多写东西赚稿费,以及教授插花和艺术史可以慢慢好转,如果将这场辞职视为创业的话,目前正处于创业初期。但最关键的是这些是自己喜欢做的。

640-42

 

 

Q:你在法院上班的几年中的8小时之外是经常加班呢?还是在从事自己喜欢的事情?或者说这段辞职前的准备怎么进行的?

 

李响:关于法院工作,我是8小时之内如果有闲下来的时候,就会看书,这样一年能看三十多本书吧。我的工作每个月会有2天固定加班,怀孕8个多月的时候还加班到夜里12点多……

 

Q:辞职一点挣扎纠结也没有?

 

李响:辞职之前有过长久的挣扎,主要是那种安逸感、无压力感,你懂的,体制内真的很安全。后来一位朋友说:“我们在外面的活的不也是好好的么”

 

Q:当初选择了进法院而不是去律所的原因是什么呢?

 

李响:关于选择去法院的问题,现实的原因有2个:一是我先生没有北京户口,家里还是需要一个户口的;二是我先生是律师(非诉讼律师,不跟法院打交道),工作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忙,如果我也去作律师,谁来照顾家…… 但如果你不用考虑家庭问题并且想要在专业上有所建树的话,建议你去做律师。

 

很多人问到之前在北大法学院4年本科是不是浪费了。没有任何一段经历是被浪费的,你永远不知道它会在你未来生活的什么时候发挥作用,至少我是懂法公民了,呵呵。更何况我和我先生是北大法学院的同学,这段经历是多么不浪费啊[偷笑]

Q:把兴趣爱好当成职业,最好同时能带来经济受益在这方面你是怎么权衡的呢?有考虑过吗?

 

李响:在我看来,任何一个领域做到很高的水平,都不用担心吃饭问题~ 我现在需要担心吃饭问题,我觉得是因为我的水平还不够高。不过我还是建议转行要慎重,如果没有把它视为毕生事业那么热爱。

 

Q:很好奇是怎么说服家人的?

 

李响:开始父母强烈反对,他们无法理解多么风光的一个北京法官的职业居然要放弃。我无法说服他们这个职业其实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风光,那我只好向他们证明我在自己喜欢的领域一样可以达到同样的风光。

我觉得父母本质上都是为子女着想的,而我们的父母一般觉得“稳定不折腾”就是最好的,你只要能够证明换一个工作一样可以过得很好,父母就会放心了。

风光不体现在收入上,我做着自己喜欢的写作工作,有作品发表,也许未来还会教授花道(老师也是我喜欢的职业),一样是风光呀~~

Q:我是一个工作一年的非体制内企业职员。最近正值国考报名,家人又各种催考,在家人眼中女孩就是要找个稳定的工作度过一生,但是个人不喜欢当公务员,觉得现在公司各项都挺好的,不过有时候内心也不免会担忧,以后怎么办?公司终究是不稳定的,要不要进入体制内?

 

李响:其实有一个观点比较消极,一直没敢说,假设我们创造价值的年龄只到60岁,那么现在已经过去一半了,剩下的30年时间你要怎么过?

我至少不想一眼望穿到退休那一天,温水煮青蛙的,我想自己的生命更丰富一点,我想至少试一试。

哎,套用一句大俗话:“我想自己老的那天有故事给孙儿孙女讲……”

 

Q:你如何将你的理念传达给更多人?

 

李响:靠我的文字、我的生活方式

Q: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写作么?

 

李响:是的。译作《战地孤旅》(暂定名)明年会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译作西方艺术史会由后浪图书出版(时间未定),有艺术相关文章已经或即将发表在《新知》《罗博报告》,马上会开始一本花道的书的写作,嗯,这些是目前的情况。我自己的公众号“鸣凤在竹”也会推送一些我的原创文章,关于下厨、旅行、艺术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