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79

马拉维和它的中国商人 | 破茧017

1,422 views

640-61

这是中国三明治破茧计划的第十七篇发表文章,非洲创业的刘文的第三篇非洲故事的文章,这次他写了世界上GDP倒数第一的国家马拉维,以及在那做生意的中国商人。

 
文 | 刘文

 

在马拉维的乡镇开店的老王

 

我们卖手机的方式就是把手机批发给开商店的商家,从首都到乡镇,从中国人到印巴人,再到当地人。张有文和王旭峰跑遍了全马拉维大大小小的镇子。下面就说说在一个乡镇见到的老王的故事。

老王在离利隆圭有100多公里的一个小镇上开店,这个镇上只有他一个中国人,他在三年前关掉了在泉州的小餐馆,来到了非洲。福建人做生意的方式很简单,往往是一个村里先有一个人到非洲,然后再带来亲戚或者是同村人,先来者占得优势,会开多个商店,同时海运发货柜,货物主要是国内的鞋子和衣服,一手的廉价货和二手衣服。福建人扎堆做生意的方式有好处,人多了相互照应,互通有无。一个货柜发过来,亲戚朋友一分,货就分完了。他们不懂外语,教育水平较低,没有市场调研,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垄断马拉维的市场。

首都利隆圭中国人开的店够多了,吴老板就沿利隆圭周边的镇子走,碰到了这个人比较集中,又没有中国人开店的地方,就落了脚。

 

640-80
利隆圭的郊区

 

老王租住在一个当地人的房子里,盘下一个沿街店面,就开始做生意,三年下来,店子从一个开到最多里七个,2014年总统大选局势不太稳定,店子又变成了两个,一个卖衣服鞋子床上用品,另外一个代理中国来的摩托车。摩托车在东非的国家比较盛行,在马拉维刚刚开始,买得起摩托车的当地人在少数,这个市场有潜力。

以前马拉维人不穿鞋子,现在他们穿中国人制造的水晶鞋。水晶鞋并不是灰姑娘的,它是由聚乙烯混合各种颜色的颜料,在机器中一次成形,颜色花花绿绿并且是透明的,所以叫作水晶鞋。

以前马拉维人不用雨伞,中国人运来雨伞,以前,一把伞卖80多元人民币,净利就50多元,现在竞争也激烈了,一把伞赚不到10元钱。吴老板说。

老王不懂英语,他讲他的语言完全是跟店员一句一句学来了,三年下来,也能跟当地人交流了,听他跟店员谈话,实际上语言是当地的奇奇瓦语夹杂了英语,不过吴老板自己也分辨不清他到底讲的是什么话,能跟人交流就是了。

信任问题也是老王所面对的最严重的问题。“每一个黑人都会偷。”吴老板说,“只是偷多偷少的问题。”吴老板指着他现在的一个店员,跟我说:“这个女孩本来特别好,给我做了五年了,以前从来不偷,但是现在结婚了,我估计是受她老公的影响,最近也偷了我几十万克瓦查。”

找不到合适的店员就只有关店。吴老板很无奈。

为什么不找自己的孩子来做?吴老板直言自己的儿子没有教育好。

老王来非洲后,儿子留在国内成了留守儿童,成天去网吧没有人管,初中毕业后只能来到马拉维,他受不了乡镇的苦燥生活,就跑到在城里开工厂的中国人那里打工,老王的儿子喜欢打桌球,老王说他在利隆圭能打到第二名,其实他并不是正规比赛,都带有赌球的性质。这一代的中国人已经不能接受父辈在非洲只要赚钱没有娱乐的生活方式。

前几个月老王得了胰腺炎,回国治疗,留了200万克瓦查给儿子,告诉他雨季的时候要进一些薄膜,这个销量会好。老王回国后,没曾想到,儿子把店铺关掉,去利隆圭去赌桌球,一下子输掉了所有的钱,连老王的车也被抵押了,老王治好病回马拉维,一无所有了。

儿子实在管不了,老王说他不仅不挣钱,还花自己的血汗钱,他只好把儿子送回国了。

今年钱不好赚,老王说,前年旺季时一个月能赚7万人民币,淡季时也有2万,但是现在,不仅没有生意,税务还查得紧。前些日子被强行关店关了6天,最后塞了钱才又开了。

 

开工厂的王峰和他的翻译—-本法

 

贸易的利润越来越低,一些商人开始把工厂搬到马拉维。平老板是河北人,他在马拉维当地建造了第一个床垫厂,平老板的厂房是之前从一个台湾人那里租来的,三亩地一年的租金不过1000美金。

 

640-81
王峰工厂的缝纫生产线

工厂从国内运来废旧布料,经过简单加工成为床垫,目前他有二百多个工人,床垫占了当地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王峰大学毕业后,成了平老板的女婿,王峰就来管理工厂。

马拉维的人工非常便宜,一个工人工资是二万克瓦查,合300多人民币。工厂每周都会有工人被解雇,是因为偷盗或者违反其它规章制度。要招新工人时,王峰就会打开工厂大门,面对工人企盼的眼神,王峰扫过人群,照他的话,就是看着比较顺眼的,“你,你,还有你,过来面试。”

同王峰是在当地一个中国人开的贵族餐馆吃饭,王峰说他不能喝多了,因为他一喝多酒,疟疾就会犯。每次疟疾都会忽冷忽热,发烧头晕,要打掉一整瓶奎宁。

疟疾的英文名字是malaria(马拉利),这个单词就是由Malawi(马拉维)而来,由此可见马拉维是疟疾多发的一个国家,用一个国家的名字命名了一种疾病。

王峰说他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员工管理。当地人缺少工作培训,三年前的一次火灾把他第一个工厂烧毁了,现在他加强管理,刚刚引进了一套面部识别考勤系统。

在谈到为什么不用指纹识别系统时,王峰说到,因为当地人的手灰尘比较多,识别不准确,所以才引进了这套新的系统,但是新的系统也存在问题,黑人因为肤色较深,很多人在开始录入系统时就不成功,看来这些系统也需要为非洲人定制了。

建工厂投资要比开个门店大的多,同时收益也慢,平老板是长期投资,他不懂英语,就请了一个翻译,翻译是马拉维人,叫本法。

本法是法号,他三十多岁,同当地有钱人一样,长得非常胖。他经常同平老板出入各种饭局,吃喝比当地人高很多倍,当地人每天的主食仅仅是西玛(一种玉米粉磨制的食物,是大多数非洲人的主食),但是,只要本法想吃,就能吃到肉,平老板给他一个月三千多人民币的薪水,这个数字是当地人薪水的10倍多。平老板还给本法在利隆圭盖了房子,本法特别满足,他说:这都是他的福报。

本法之前在马拉维的阿弥陀佛关怀中心工作,他在中心长大。

 

640-82
阿弥陀佛关怀中心的孩子们

 

在本法长大的阿弥陀佛关怀中心,见证了中国文化在马拉维的传播

 

阿弥陀佛关怀中心是由台湾的佛学家星云大师的弟子慧能创立,在非洲有十几所,像纳米比亚,南非等国家都有。关怀中心收养当地的孤儿,孤儿在这里长大,除学习小学初高中的基本知识外,还学习佛学。

从马拉维的第二大城市布兰太尔出发往东北,走三十多公里的柏油路,再走二十多公里的土路,在山间会看到一个比较雄伟的建筑,大门很大,有中国古寺庙的风格,进入大门的建筑上面书写:大雄宝殿,宝殿供奉着释伽牟尼,一些和尚在做着法事。这也许是马拉维唯一一座佛教建筑。

再进入宝殿的左侧门,是一个很大的礼堂,一些十七八岁的学生正在练习中国武术,礼堂中一个学生把刀舞得虎虎生风,身子随着大刀身影腾挪,另外一边一个在耍鞭子,清脆的鞭子声在礼堂里回荡。慧能大师会带领习武的学生在全球进行表演,也能够募集部分资金用于关怀中心的发展。

中心的大当家是台湾人,300多个孤儿在这里成长,管理大大小小的孩子,实在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晚上六点钟饭后,铃声响起,遵从寺庙的做法,学生们要去殿堂诵经做功课。孩子小到三岁,大到十八岁,全部在大雄宝殿集合,站成一排一排,服装各式各样,并不是佛家的僧服,有的孩子太小就坐在地上,生病的孩子也坐着。大殿显得拥挤,大一些的学生在队列间巡视,几个僧人在前面做引导,孩子们时而颂经,时而跪拜。

走进一间教室,一些汉语好的学生被选拔出来,他们正在朗诵汪国真的诗词。朗诵非常非常有感情,字正腔圆。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

 

这些黑人孩子朗诵中文诗句,没有一点点“老外腔”。他们要去参加全球举办的“汉语桥”比赛。这里的老师是大陆来的,他们在晚上的时间也加班教学生参加比赛。

 

640-83
马拉维的孩子

 

利隆圭的一些学校,包括关怀中心,以前都是由台湾派驻汉语老师,跟大陆建交后,汉办(中国汉语推广办公室)每年都会派汉语老师。关怀中心的孩子从小就开始学中文,汉语水平很好,甚至好过英语,今年的汉语桥比赛,关怀中心的学生已经进入了全球的前五名。

 

马拉维前总统的儿媳—-马慕容

 

马拉维纵穿全国的只有一条道路,往北到姆祖祖,往南到布兰太尔,路上遍布警察和关卡。警察半路查车,查驾照,查保险,查是否带了灭火器,查完之后没有任何问题,他也会问一句:where is my Coca Cola?他的意思是,他要买可乐的钱。与对待白人不同,警察更喜欢拦中国人,主要是因为当地的很多中国人不懂外语,他们被警察拦下来后,往往给点小费就打发过去,这也促成了马拉维警察的这种习惯。

在马拉维,不仅警察要钱,人人都可以问你要钱,过海关时工作人要钱,园丁要钱,街上的乞丐要钱,年青人要你手里抽了半截的香烟,孩子要你咬了一半的水果。直到后来,我对一切无视,当警察问我要钱买水喝时,我会给他我喝过的半瓶水。

马拉维的总统皮特在最近的发言中讲到,马拉维人太懒。也许是马拉维的自然条件太好,也许是外国的援助太多。

马拉维每年都有来自欧洲和美国的几亿美金的援助,但是2013年爆发了现金门丑闻,几亿美元的援助现金被政府内阁贪污,2014开始,国际切断了很大部分现金援助,马拉维经济陷入倒退。

在马拉维USAID组织工作的琳娜来自英国,她已经在马拉维工作了十多年,在谈及马拉维的发展问题时,她直言,十多年来,马拉维没有任何改变,拿近三年来讲,2013年马拉维GDP全球倒数第三,经过了两年,现在变成了全球倒数第一。腐败问题是马拉维的最大根源。

2014年,马拉维举行了总统选举。同很多非洲一样,马拉维沿用了英国的民主体制,但是并不健全。这次总统选举也带来一些动荡。马拉维的总统选举投票结束后,结果并没有公布,原因是执政党PP党控告在野党DPP党选票造假,预先在选箱里放置了假的选票,导致一些选区最后统计的选票比有选举资格的选民还要多。因为是英联邦国家,英国也派出了核查人员对选举结果的公正性进行核查,最后结果公布了,DPP击败了之前的执政党PP党。前总统班达下台了,皮特成为新的总统。他是上上任总统的亲弟弟。

我第一次见到马慕容是在上海浦东机场。马慕容带着她的女儿回马拉维,女儿只有四岁,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聊天得知马慕容在华东理工大学学习,毕业后又留在中国,已经在上海待了十多年。我们保持了联系。

选举结束后,我要去马拉维,给马慕容发信息问她是否回去,她回我了一个图片,图片是刚刚被击败的前总统班达和她全家的合影,马慕容也在其中,这时我才知道,她是班达的儿媳妇。她告诉我,这个非常时期,她回马拉维不太方便。

再次见到马慕容,是在华东理工大学留学生院前的一个咖啡馆里,马慕容正在准备硕士论文,一年前她刚刚生下了第三个孩子,之后她来到华东理工大学继续研读法律硕士。一见面她就讲压力很大,虽然她的口语很流利,但这个硕士从一开始就很坎坷,曾经一个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老师告诉她,她是一定通过不这门考试的,好不容易修够了学分,面临写一篇毕业论文,这是更困难的事情。

马慕容说,她读完这个硕士后再也不读了,太痛苦,虽然不舍得离开中国,但是她还需要回非洲跟家庭在一起,丈夫想再要一个孩子。

她认为自己可以用对中国的了解和专业水平,办一个律师事务所,专门帮中国在非洲的公司解决法律问题。

我问了马慕容一个敏感问题,关于她婆婆班达在位时的“现金门”丑闻,这笔钱到底去哪里了?

马慕容说,目前这些正在走法律的程序,因此不好说。

马慕容的父母还生活在马拉维。父亲是外交官,退休前带马慕容跑过很多国家,因为跟前总统的关系,马慕容说他爸爸每天出门都要带枪。

听马慕容聊马拉维的政治,如同一个村妇跟朋友报怨邻居。政治好象不是关注一个国家的发展,不是关注一千多万人口的死生,政治如同家长里短。

马拉维,在这个世界上最穷的国家,它意味着什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案。

 

马拉维湖—–马拉维人的家园和外国人的旅游天堂

 

傍晚,落日照在静谧的马拉维湖面上,升起一团一团的灰色的云团,那是蚊子的幼虫,他们在湖面蠕动,形成如云朵的团状物。湖边的渔民驾着船,船头两盏明灯,他们开始捕鱼了,团状物随着船头的光线移动,引来湖面上的小鱼,船儿前行,小鱼也进入了渔民的网中。早晨,一艘艘船儿归来,渔仓里满满的湖鱼,船儿缓慢靠岸。

 

640-84

马拉维湖的渔民 王旭峰摄

 

伴随着升起的朝阳和归来的渔船,女人们走在沙滩上,她们头顶一个大盆,里面装满了碗和碟子,或者是衣服,她们去湖边洗刷,岸边的沙子很细腻,有些是透明的,还有五颜六色的石子,女人们用沙子洗刷饭盆外面的灰垢。孩子们在沙滩上追逐,欢迎捕鱼归来的大人们。

捕来的鱼儿放在木头架子晾晒,一片片银白色的鱼干在沙滩上漫延,景色很是壮观,晒干后,带到集市上售卖。BBC在一个记录片中说,马拉维湖提供了南部非洲国家三分之一的蛋白质供给。

马拉维还盛产一种特色鱼,叫作马拉维慈鲷,这种淡水鱼五彩班斓,非常漂亮。商人们对它进行人工繁殖,如今,马拉维慈鲷不仅生活在马拉维湖,它们在世界各地的水族箱的游弋,是非常普遍的观赏鱼。面对水族箱里的鱼,你可能不知道,或多或少的,你与这个世界上最偏远的角落,最穷的国家,正发生着或多或少的联系。

沿马拉维湖有很多沙滩,今年,我又去了Kenda 沙滩,这里地处马拉维湖的北部,是少开发的一片。一年前,这里只有一个白人开的宾馆,还有一个美国人,带着一个韩国人教潜水。现在,他们还在,仍然只有他们在。

 

640-79
马拉维湖和湖边的渔村 孙家宽摄

 

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就对这片沙滩情有独钟,一个瑞典的白人旅行团,坐着长途旅游巴士来这里旅行,我们在沙滩上喝着嘉士伯,女孩告诉我她们的巴士从肯尼亚的马塞马拉大草原开始,一路往南,经过马拉维湖,最后一站是南非,她将度过40天的假期,游历非洲。大巴上他们放置各种食物,还带着一个当地人,他们从沙滩上的马拉维湖渔民那里买来湖鱼,每条有30多斤,当地人给他们烤鱼。我仍然记得我们同白人打沙滩排球,也仍然记着那对沙滩上的假肢。一个四十多岁的白人,白天,他在湖水里游泳,假肢放到沙滩,太阳光照到上面,很刺眼;晚上,他同一群人畅饮啤酒,穿上假肢,跳到吧台上跳舞。后来,越来越多的人跳上吧台,一个女孩脱掉了上衣,人群开始起哄,更多的人也脱掉了衣服。

我们同一群当地人跳舞,一个马拉维女孩告诉我,她是姆祖祖的护士,去上海在第二军医大学学习过两年,她特别爱上海,现在在姆祖祖的军队工作。回来已经一年了,她忘记了大部分中文,很遗憾。

另外一个女孩拿出手机给我看照片,她保留着跟一个中国人的合影。我认出那个中国人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在马拉维待过两年,现在已经离开了马拉维。

朋友拿出手机,放出黄家驹的音乐《Amani》。Beyond乐队的黄家驹在游历非洲后,写下了这首歌,他把非洲语言写在其中。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这个黑人女孩告诉我, 这是东非的斯瓦希里语,Amani是和平的意思,Nakupenda是我爱你。

《Amani》的旋律回荡在夜晚的马拉维湖上空,我们齐声高唱,随旋律舞蹈。

世界真小。哪怕在世界的一个角落,也总能够碰到熟悉的东西。

 

(完)

 

 

640-86

 

刘文

应用数学学士,计算数学硕士; 曾在总参谋部军队高校任教;曾经自办GRE英语培训班;在阿里巴巴1号店等电商的职场打拼过;现在创立Big Five,在非洲多个国家拓展业务,成为一个创业者。喜欢科幻,加入破茧计划从非虚构开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