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4

哈佛尼曼学者范文欣的2015:我把搁置了四年的一个故事写出来了

1,141 views

文 | 李梓新

 

范文欣来自杭州,却留着和这座城市气质不太相衬的络腮胡子。自2001年从斯坦福大学新闻硕士毕业之后,他的职业生涯便和外媒紧密结合。从2002年开始,他在纽约时报上海站当了六年的研究员,时间之长在外媒圈属于少见。然后他短暂地去普华永道做了一年的媒体关系经理,还是割舍不下新闻到了彭博社(Bloomberg),至今又有五年多时间了。

今年夏天,他拿到了哈佛尼曼学者奖学金,和太太一起到了波士顿的剑桥小镇生活,在那里他们将度过一年的时光。7月的时候,我们一起在上海唱歌,他喜欢达明一派,我用一首唱别离的《今天应该很高兴》送他。

 

几个月过去,我们来谈谈他的哈佛生活和他的2015。

这一年去了哈佛,脱离紧张的传媒工作,有什么感觉?

 

范文欣:重回校园啃书本,每周好几个deadlines,比工作更紧张。但是受到启发的机会也频繁多了。

 

生活在剑桥小镇,感觉是不是却比上海国际化一些?比如巴黎的恐怖袭击也波及到那里,有什么感觉?

 

范文欣:因为有哈佛、MIT、Tufts…(等大学)的国际学生,剑桥估计比大多数都市更国际化。但是我看到的最有意思的议题是美国国内的种族矛盾,从弗格森到密苏里大学的校园抗议,一线下来,让人思索美国的未来。还有就还是控枪问题。这些都更有意思,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回望国内,你远距离观察朋友们的生活,觉得大家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范文欣:真没啥变化,我看到大家都在忙着忧国忧民,也是过日子。要有变化也应该是大家看我有变化。

 

美国现在大选的议题,在国内看得到的很少,是不是连美国都在被(国内舆论)边缘化了?

 

范文欣:中国不太看得到美国大选,这算内事还是外事呢?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谷歌pin不出来可问坐过扎克伯格座椅上的人。但为什么川普会有支持率、美国人民对选举态度的转变还是值得关心的。话说回来,美国大选从来不是中国舆论关注的热点吧?

 

在哈佛,尼曼学者要上课吗,你现在在研究什么?

 

范文欣:上。日本近代战争史,网络安全的国际关系。只能浮光掠影地学,但求认个起点。最喜欢的是非虚构写作的workshop,我把搁置了四年的一个故事写出来了,很高兴。写的是上海的一个生活侧影,而每个侧影都可以是时代的写照。

 

日常生活、人际关系和在上海感受到什么不同?

 

范文欣:日常生活最大的不同就是看电视少了,亚马逊远比淘宝粘性差,这方面浪费的时间少了。但是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大增。最近在在波士顿市中心看街头杂耍表演,开练前先向围观群众打赏,成功率可跟国内微信上伪名人语录的转发率媲美。相对于上海,美国显然是一个陌生人之间初始信任度更高的地方,但不意味着深入交往下去有太多不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