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13

探访正宗“老炮儿”王小点:杀死“小混蛋”的那个人 | 破茧019

2,030 views

640-11

 

这是中国三明治破茧计划的第十九篇发表文章,学员作者是鼓山文化CEO林瑞,他以“铜雀叔叔”的ID在段子手界闻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杀死“小混蛋”的那个红卫兵——昔日的大院子弟王小点,现在他已经风烛残年。他才是正宗的“老炮儿”。

 

640-12
《阳光灿烂的日子》剧照

 

文 | 铜雀

药先生是个很有学问,也很喜欢讲故事吹牛皮的北京土著。动不动引经据典,被唬住100次才能偶尔识破一两个把柄。马伯庸有本书名叫《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这句话大概就是冲着药先生说的。

如往常一般,每场聚会都是他在讲一个又一个离奇的故事,当我们聊起黑社会的时候,药先生开始吹嘘起了他的舅舅。他讲当年从王府井到景山公园一带的地盘都是他舅舅的,所有的“佛爷”都得给他交保护费。

我们开始并不太相信这一点,药先生虽然喜欢吹牛,但是个十足的读书人。要是有那势力,何必还和我们坐在一起。

我们的质疑多了,药先生不乐意了:“你们知道小混蛋吧?”

“这个知道啊。”小混蛋是文革时期一个著名的小混混,专业称呼叫顽主。王朔笔下,还有《血色浪漫》《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都有提到过这人。称霸北京城一时。

“小混蛋就是我舅舅杀的!江湖人称王小点!”

人群散了以后,我硬拉着药先生继续聊这些细节。不久以后,我终于见到了王小点本人。如今刚过60的人,看起来已经远超70岁了。

他说话已经不是很利索了,根据他外甥和他亲笔写的回忆录的描述。才有了这他忐忑的一生。

 

 

1

 

王小点是大院里的孩子,第一批老红卫兵。

文革“砸烂公检法”,警察系统里太多的人都被清算,取而代之的都是军队里的人。而警察本身是个充满技术含量的活儿,怎么一眼过去看出来谁是贼,怎么审问,怎么堵路口抓捕,军队出身的人没有这个本领。警察瞬间在北京城里消失,给小偷和混混们了一个绝佳的施展机会

小混蛋就是这个机会下的产物。他联合起来了整个南城的混混们,打算和北城的红卫兵平起平坐——在他看来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

根据王小点的语气,他提起小混蛋完全没有圈外人说的那种神秘和恐怖感。在他的描述里,小混蛋一直就是死乞白赖要跟在他们后面一起玩的跟屁虫,而他根本没有融进他们圈子的资格。

当时穿一身绿军装是一种极大的光荣,大院里的孩子都是穿的父辈或者兄长的,而小混蛋穿的不知道从哪来的绿布改的,劣质且奇怪。红卫兵们经常在高端的莫斯科餐厅吃饭,小混蛋也要去那家餐厅,大呼小叫就像在吃炒肝和炸酱面。这种种的差异让他根本融不来,有些人会选择为了融进圈子而甘愿被欺负,但小混蛋肯定不会。

于是一场互相“看不爽”的斗争开始了。

老红卫兵和小混蛋之争,也不是一天两天就争下来的。期间也不乏小混蛋以少胜多的“光荣事迹“,最终在一场乱斗中,结束了小混蛋的性命。必须强调的是,那是一场乱斗,甚至乱斗的地点都有四五种说法。几十甚至几百刀子捅进了小混蛋的身体。

我多次尝试想和王小点确认这一点,但他始终不肯承认是他杀的小混蛋。或许他可能真的很”无辜“。不过基于他在外的名声,后来还是遭了罪。

 

 

2

 

王小点父母给取的名字就是叫小点,不过不姓王。他是少数民族,简化下来的姓在原语言里有不吉利的意思,他的父辈们也不敢太过奢望,希望他的不吉利小点,便取了这个名字。

但这个名字肯定被同龄人编过无数种顺口溜,实在拗不过,改了一个“正常”的名字。虽然一起长大的孩子们还是叫他小点,但他“不吉利”的一生却开始了。

刚刚开始文革的时候,王小点是十分兴奋的。

原因极其简单,当时他六年级马上毕业要期末考试,以他的成绩根本不可能过的了。可能就会面临补考和留级这样丢脸的事。就在期末考试前,文革开始了,摇身一变成了革命小将。高举着“造反有理”的大旗,冲出了校门。

王小点回忆这段时,满脸是对幼稚的嫌弃感。就像看着一个穿上超人套装就想从阳台跳下的小孩。

红卫兵第一个任务是破四旧。最初的时候,红卫兵们还十分有原则。涉及到生活必需品,是不会损坏的,只会砸坏那些“用于个人享受的奢侈品”。比如说,如果家里有口商周时期的青铜锅做饭,他们也不会管。但有个钧窑的花瓶用于装饰,他们就会砸烂。倘若里面藏着几百块钱,还会原封不动的还给主人。

慢慢的,一点点的试探底线,一旦没人敢管,也就肆无忌惮了。王小点就曾去抄家抄出来一双象牙筷子,拿着家主人的户口本去当铺当了钱,换酸奶冰激凌吃。

也不能说他们自己不知道对错,他们也不好意思大白天的就去抄家,总要选个夜黑风高的时候。只是同龄人们都在这么做,并且想起自己家被抄的时也没见来的人多么心慈手软。

北京的地方抄的差不多了,甚至还会去天津抄家。十几个人骑着自行车,七八个小时骑到天津。找到那些奢华的家就进去开始抄。但后来发现当地居民都被抄的有经验了,所获很少。回到北京后,发现某某某去天津抄家,抄出来很多值钱的玩意,就又心里懊恼,一群人又相约再去天津再抄家。

后来因为在当地斗殴被抓到。

当时天津的警察全都罢工了,由体育局的教练和体校学生兼管交通和治安。这群小孩子被国家队的运动员们关在屋子里一顿痛打,也让王小点们吃了很多亏。好不容易放出来回到北京,见到天津人就打一顿泄气。

这些故事听王小点讲,是十分有趣的。你会去想象那些莫名其妙被打的天津人,回家后又是怎么骂娘的。他做的出格的事越多,听起来却越觉得有趣。

可他突然脸色一正,说这些他回忆中的事,可以当之无愧的称为中国版的“水晶之夜”。

 

 

3

 

作为既得利益者,最风光无限时期的王小点,是绝对不会怀疑上头是否有问题。当林彪说毛主席可以活到150岁时,王小点感到幸福极了。一生若按80岁算,他的一生都可以在毛主席亲自带领下进行革命工作,是一种极其有安全感的幸福。

但其实,第一批老红卫兵很快就遭到打压。“大串联”之后,有很多消息流传了开来,知道了这个周总理亲自称之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旗手”的江青,在1930年代是一个旧社会的戏子。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神圣的毛主席竟同一个这样的坏女人,女流氓在一起。

一股子反江青的潮流涌起。即使后来被多次镇压,但也掩盖不住对江青的蔑视。

王小点也终于因为污蔑江青同志而被抓了进去。

这次关起来的时间倒也不长,不久就出来了。

旧的老红卫兵组织已经彻底打散了。北京老红卫兵不屑于与新红卫兵为伍,组成了各个小组织。把“首都”、“红卫兵”、“造反”、“联合”、“军团”、“司令部”等等名词排列组合取一个新名字。

王小点也重新纠集了一批老红卫兵,继续“革命”。

这次的主要抗争对象集中在了这群新红卫兵上。

王小点的组织,和“首都红卫兵第三司令部”的起了冲突。对方有1000多人,是江青的簇拥者。王小点们在标语上与他们相互作对,平时也用诸如石头扔玻璃的方式持续骚扰。

一次正面交锋后,王小点这边被对方俘虏了几个人。

王小点知道自己没得选,只能只身前去谈判,对方根本不顾“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传统,一群已经成大学生的成年人,对王小点就是一顿狠揍。

好在王小点也同时布置了一支游记的骚扰队伍持续在周围捣乱,让他们疑神疑鬼。整整几个小时的时间里,王小点丝毫都没松口,一直撑到惊动警察到来。搬出了不能武斗的“六六通令”,成功救回了兄弟们。

被打的有多惨,就有多光荣。

这标志着销声匿迹的王小点重回江湖。

学校里也不怎么上课,把一些出身不好的男男女女关在教室里,逼着他们交代自己的问题,和家庭划清界线,每天对着毛主席像请罪。

后来又开始“复课闹革命”。依然没多少人回来,复的课也都是用俄语喊“毛主席万岁”,念毛主席语录,跳忠字舞,做忠字操。

王小点这种性格的人怎么能忍得了这么无聊的生活。不过这个时期,没了中央的支持,已经没什么可做的了。一群小伙伴也就只能去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他们偷鸡还偷出了经验,最高纪录一晚上偷200多只。拿几个大麻袋,套住鸡窝的出口,拿着强光手电筒朝鸡头照去,鸡会特别乖不敢叫。手伸进鸡窝,无名指勾住鸡脖子,一使劲就断了。然后扔进麻袋里。

有一次偷完鸡,把麻袋里的战利品倒出来还有40多只活的。干脆直接在宿舍里养了起来,每天都有很多鸡蛋可以吃。是那个年代无以复加的奢侈。

他们也试过偷猪,猪聪明的很,没有偷成功。还会去偷负责派送牛奶,一车上有十几桶,他们总会在验货完后偷一桶搬回宿舍,直接用酒精炉把牛奶炼成炼乳,哥们几个分着吃。

 

640-13

 

4

 

小混蛋之死虽然在江湖内风声很大,但毕竟是个无恶不作的小混混,无论是警方还是百姓都没太多反应。大家的生活被更切肤的上山下乡转移了注意力。很快,王小点插队去了吉林,刚刚学会做农活不到两个月,就出事了。

那天或许王小点刚刚倒完马粪,突然通知所有知青集合,说是有北京的领导过来训话。刚刚点完名,领导就拿出一张纸,命令警察“将现行反革命分子、杀人犯王小点抓起来”!

王小点在毫无反应的情况,就被五花大绑起来,绑在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骡子拉的车上。绳子捆的他生疼,他一路反抗,抓着问凭什么抓他。

警察并不怎么想理他,最多就说了几句“你自己犯了什么事你自己清楚”。

实在拗不过王小点愤怒的质问,警察慢条斯理不容置疑的回答他说,“我看你长得像个杀人犯”。

王小点听到这个答案后,知道对方根本没打算讲理,终于沉默了。

即使回到北京派出所后,警察们依然不知道王小点究竟做了什么事,只在逼问让他快承认杀了谁。当王小点质问到谁死了,你们到底说我杀谁了时。警察们都答不出来。

动乱的年代,警察也是以自保为主,见惯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反革命案,也不敢提出什么质疑。不过一个小孩当着大庭广众这么直接的让他们没了面子,更是不敢轻易做决定。

就这样王小点就在北京监狱里待了两年。

甚至一直到1979年平反的时候,王小点的档案里只有一个盖有军管会大印的释放证明书,没有任何别的资料,甚至连个口供笔记都没有。

王小点在监狱里的两年,见识了太多名目繁杂的反革命分子。每天都有送进来的怪人。

让他印象尤其深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从抗日战争开始杀日本人,太能打被日本俘虏,日本人不舍得杀让他替日本人打;后来又被国民党俘虏,也舍不得杀替国民党打;被共产党俘虏后,继续替共产党打;建国后自告奋勇去朝鲜战场打;再后来真没战争了,也收不下心,最后还是打到了监狱里来,都已经60多岁的老头了。他会气功,狱头几次整他,都没成功。也就欺软怕硬,改欺负其他人去了。

另一个是个医学博士,狱头打死了一个人,也心里害怕,写了一份尸检证明说犯人自己心脏病发作死的,要有医学资格证书的博士签字。博士十分平静的拒绝签字。王小点也是在道上混过,多少觉得自己是个不怕死的。但这种气魄,他自认绝对做不来。后来那个医生被调离到别的监狱,只听闻很惨,具体如何也不得知了。

在这里经历和目睹的一切,让这个十几岁的少年,这个第一批老红卫兵,这个坚决拥护毛主席的斗士,这个曾经的既得利益者,对这场革命产生了一丝怀疑。

 

 

5

 

在王小点进进出出局子的时间里。林彪发布“一号命令”,战备疏散北京城内所有的未决犯。王小点从北京转移到河北一个小乡村里。

这里的警察,比起北京来,更是无法无天的多。随时举着手枪,不管你提什么要求,只会说一句你老实点,不老实就崩了你。面对枪口,更是没什么道理可讲。

大家的转移途中,有一个厕所是露天的,并且只有一个位置。所有人排成一队,不管男女,轮流上厕所。后面的人就在队伍里看着。

王小点当时就觉得全完了,人类仅有的最后一点的尊严荡然无存。

此时的未决犯,已经改名叫了劳改犯。一群十几岁最多二十岁的年轻人,穿着灰颜色统一的衣服,背上和前胸写着大大的“劳改”二字,衣服上尸体和粪便的恶臭味,王小点说这个时,鼻子紧张的肌肉让他显得至今记忆犹新。

所谓劳改,也就是做各种各样的农活。一些本需要买个驴子的活,现在全由这群免费的人力完成。

每天只有七两饭,经常两个人分半窝头。窝头硬的根本掰不开,就用尼龙袜勒成线慢慢把窝头割开。

有刚刚十岁的孩子,因为父母没钱不想让他上学,又想找个人管,去了毛主席思想培训班。十岁都没上过学的孩子总是忍不住的逃课。为了杀一儆百,把这个小孩也当反革命送进了劳教所。

还有,十一二岁的小乞丐,因为去上肥料偷懒,被管教把头按在粪水里喝了满腹。

一共十三个女劳改,其中七八个都去过县城做过流产。“做事”的时候,光王小点亲自“撞见”就有三次,完全没有避讳。

王小点坚信这是一个人间魔窟。这一个他曾经坚信的美好时代,现在看来是这样一个生活状态。食不果腹,衣不遮体,每日的挨打,连日的挨骂,没有人类的最后一点尊严。

什么大院子弟,什么革命小将,什么两三条街的地盘,什么偷鸡偷猪大闹京城,什么手刃小混蛋,什么只身谈判红三部。

如今只是在被一个根本没什么可讲的农村劳改管教,被欺辱的毫无还手之力。

当年也正是这样的他,将数不清也记不住的同胞,也送入了这样的境地。

这让他更加难受。

活下去的意义,就是考验人类要活下去究竟需要多坚强。

 

 

6

 

好在,王小点在之前江湖里混过,一嘴油滑,一身力气让他撑了下来。

关了整整七年,王小点终于放了出来。毫无脾气的按程序申请平反。

后来做了些小生意,小生意没成功。又找了个机关单位,现在已经退休了。

早年间吃得苦太多,身体一身的病。糖尿病晚期,一只眼已经看不见,一条腿也基本动弹不得。他聊不了多久,大部分时间也是和他外甥在聊一些细节,并给我了一份整整十六万字的回忆录。回忆录里,早期的时期几乎没怎么提及,大概是对于由于曾经幼稚的自己难以原谅,而对自己的惨状,和因为他造成的惨状的悔恨。

他被平反后才结婚生子,有了一个80后的孩子。他的儿子如今在做公务员,与众多爱国者一样,努力的表达着对国家的爱慕之情。而王小点心怀的怨恨似乎对这点十分不满,父子之间经常吵架。

有一次和儿子聊起80后。又因表达了长辈式的不满而吵了起来。

他儿子的一句话,却让他此生都平静不下来:

“我们这代人,手上可没沾过同胞的血。”

 

(完)

 

 

640-14

 

林瑞

鼓山文化CEO。就是签了好多好多段子手的那个公司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