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36

他和他的爱情,从伦敦到上海 | 破茧026

1,690 views

640-11

 

这是中国三明治破茧计划的第二十六篇发表文章,童言在上海时认识了两个有趣的英国同志男士,并记录下了他们的爱情故事。

 

640-32

文 | 童言

 

Patric

 

9岁那年, 独自在家的Patric在父母床底下翻出一本黄色杂志。 里面的赤裸肉体并没有给他留下太多印象,但心底里闪过一种冲动, 一种和眼前女人无关的冲动。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怎么处理那股幽幽的力量。 他悄悄地把杂志放回原位, 任由那个念头像火花一样在心里燃尽。

也是9岁那一年, Patric第一次踏入属于男人的服装店。 是父亲带他去的。 L 号的毛衣软绵绵地挂在他身上, 有点不知所措的小拳头藏在长出一截的袖子里。 他记得自己仰着头, 似懂非懂地听父亲说:从今天起, 你每天都要像绅士一样好好打扮自己。

 

640-33

 

Patric的母亲是英国白人, 父亲是古巴和牙买加混血。他既继承了英式风度,也融和了加勒比热情,他有牛奶巧克力般的皮肤, 也有会迎着鼓点跳桑巴舞的高大身材。 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在他身上调配得恰到好处。 在Patric成长的过程, 父亲几乎是缺席的, 他有精神分裂症 。 Patric对父亲的印象除了他经常和母亲吵很凶的架, 剩下的便是父亲爱德华式的复古派头:礼帽,丝质围巾, 呢绒大衣, 高统靴, 从头到脚, 一丝不苟。 心底里, Patric不喜欢父亲, 但他的品位已经刻在Patric的基因里。

从小,Patric最喜欢把妈妈的床单披在自己身上, 捆上皮带, 再穿起妈妈的高跟鞋, 对着电视快乐地边唱边跳。 他朦胧地意识到, 其他男孩子只喜欢玩汽车, 所以他没敢去邀请他们来家里玩。

青春期的Patric也去泡吧。 他和朋友嘴里讨论着女生, 眼睛却是悄悄盯着来往的男生, 面孔, 身体, 衣服, 怎么看也看不够。  Patric知道,9岁那年的小火花已经变成了一团火, 他不想扑灭, 也不想蔓延。荷尔蒙和面具, 他愿意继续带着面具。

上世纪70年代的英国,“Homosexual”(同性恋), 那是一个多么生僻和罪恶的词汇啊。

24岁那年, Patric和一个他以为爱的女人结了婚。 第二年, 儿子出生。 妻子生产的时候, Patric一直站在旁边。 他知道自己可以成为一个好父亲, 却无法成为一个好丈夫。 婚后,他除了工作就去泡夜店, 浓烈的酒精和狂躁的音乐可以暂时让自己在柜子里面透透气。儿子每天长大,妻子一天天疏离, Patric心里的那团火却越烧越旺。

28岁那年的一个星期三, Patric坐在晚餐桌前面,平静地告诉坐在桌子那头的妻子:“我一直生活在谎言里面。我们分手吧” 妻子没说什么便同意了。 星期五一早, Patric把钥匙交给妻子,亲吻了儿子的额头。 走出大门的时候, 他狠狠地把心里的面具撕得粉碎。 那一刻,“如释重负”,Patric说。

 

640-34

 

“我是同性恋。 我喜欢的是男人。 ”在一个GBLT互助小组讨论会上,Patric终于可以直视9岁那年的自己。 他小心翼翼地从衣柜里迈出来了。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 他很快便习惯了。 像一头饥饿了很久的野兽,他疯狂地去泡同志吧, 和陌生人发生一夜情, 和男人约会。他忘情地撒着野, 全然不知道一个叫“艾滋病”的魔鬼在无声地靠近。

1980年代初, 男同性恋者接连因不知名病因死去, 恐慌从美国蔓延至英国的同性恋圈子。 专家们还弄不清病从何而来, 如何传播。只要感染了这个可怕的病, 只能束手投降, 等待死神的来临。 那时候 Patric正和一个牧师交往。一次,他们两个一起去医院检查身体, 化验结果出来, 牧师呈阳性, Patric呈阴性。半年后, 牧师去世。

“一定要安全性交!” 时至今日, Patric依然说到做到。

Patric曾经和一个男老师交往了8年,某天早上, 他撞见了男友在卧室里的欲盖弥彰。喜欢穿Vivienne Westwood 西服的Patric,保持一惯的绅士风度。 他道了别, 关上门, 转身离开。 心底里的伤口, 他会留到酒吧里, 在人群和音乐的掩饰下, 慢慢舔舐。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4年后的某天, 上天会安排他走进一家叫Royal Vauxhall Tavern的同志吧, 一个叫James的男人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

 

James

 

James是一个生长在曼城的英国白人。 他小时候长着一头红色的长头发, 同学整天会笑话他像女生。 除此之外, 他就是一个“正常”的男孩, 玩着汽车,看着足球,吃着炸鱼薯条。 没有人知道, 好看的男孩经过时,他会莫名悸动。

 

640-35

 

还没出柜前,James的生活就像英式伯爵茶, 平淡却是必需品。 和中学同学恋爱, 结婚, 在英国百货商店工作, 一直没有孩子。James宠着妻子,除了性, 他几乎满足她所有的物质要求。 妻子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他们的父母也觉得他们是幸福的—— 这些都是透支信用卡买来的。James心里爱着妻子, 脑袋想的是男人, 身体想碰的还是男人。  有时候,捧起妻子满足的面孔时, 心底里的James会问自己:“我就要这样和这个人过一辈子吗?” 他站在远处,看着妻子生活在他建起来的美丽水晶球里, 他不忍心去打碎那个童话世界。

偶尔, 他会背着她和网上认识的男人偷偷地约会。一切相安无事。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14年。直到一次出差。

他开车去外地开会。 开完会, 一个已经出柜的同事和他一起吃工作晚餐。席间,同事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 认真地对他说: James,我知道你是同性恋, 你为什么要骗自己?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这样十分无礼!”James 下意识地反驳道, 唐顿庄园式的标准英音掩饰了心底里的慌张。

James不记得晚餐如何结束。他只记得,回家的几百公里, 第一次, 脚底下的油门踩得异常坚决 。

家里,妻子一如往常地做了一大桌好吃的饭菜, 烛光配着精致的陶瓷餐具, 一切都像宜家广告上面那样美好。

“我决定离开你了, 亲爱的”James回家后说出的第一句话。

“为什么?!”妻子充满阳光的脸突然疑云密布。

“因为我是一个同性恋”

“什么?!”

说到这里, James哽咽了。 泪水刷刷地从这个快50岁的男人眼里流出来。 他亲手打碎了妻子坚信的幸福, 碎片扎在他心头, 15年后, 伤口依然隐隐作痛。

几个月后, James搬出了妻子的家。他说:这是他做过的最明智的选择。

正式出柜后的的James形容自己像一个掉进糖果店里的小孩一样开心。他忘记了以前那个循规蹈矩的James,张开双手拥抱他的新生活。  刚出柜的时候, 他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泡同志酒吧, 直到凌晨4,5点。 周一早上, 带着宿醉和半睁开的眼睛, 9点准时上班。 就算一个人在喧闹的同志酒吧里喝酒, 他依然享受。做自己, 还有比这个更快乐的事情吗?

1999年的某个晚上, James走进Royal Vauxhall Tavern同志酒吧  。 他一回头,看见一个高大性感的男人, 穿着他最喜欢的Vivienne Westwood衬衫走过来。 James朝他笑了笑。他听到自己藏在左胸腔里的心脏扑腾扑腾地在加速。紧张, 兴奋, 快乐, 全部混合起来像一剂毒品注入James的神经里。 他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他想要的。

Patric和James一起聊到酒吧关门。 深夜, 他们俩一起坐上汽车,往James的公寓开去。 路上,醉醺醺的他们撞倒了停在路边的摩托车,两个人在车上,像小孩子做了恶作剧一样笑得东歪西倒。 那天晚上, Patric留在James的公寓。

“然后他就赖着不走了!”两人相视而笑。

A Letter to Mama

 

James 喜欢 Patric的肤色, 觉得他特别性感迷人。 Patric则喜欢James的精灵古怪。 他说“ James喜欢我做的菜, 那挺好的。” Patric热衷艺术, 广交朋友,他总会慢条斯理地浏览古董店里的每一件物品。 James则负责家里的财务支出, 他不喜欢太热闹的地方, 每次去超市都像完成任务一样无趣。 两个男人,正极和负极, 却相处得像阴阳八卦那样和谐。

平时, 他们喜欢在两人的小窝一起喝红酒, 看看书。 周末, 除了邀请朋友来做客, 他们也会到市中心泡吧, 吃饭。  他们和所有情侣一样彼此相爱着。 唯一不一样的是, 走在大街的时候, 他们尽量不牵手。因为,就算在开放的伦敦, 同性恋依然不为所有人接受。

 

640-36

 

随意谩骂同性恋者, 伦敦街头已经见怪不怪。 有些人甚至因为出柜, 受到家庭排斥,而沦为流浪汉。 他们是幸运的, Patric的家人欣然接受了他的出柜。 而James, 他走出来了, 他和父亲的关系也走出来了。

“咚咚咚”

门开了。

“这是Patric。 Patric, 这是我爸妈。 ”

“你好!”

“ 欢迎!”

Patric 把紧张得出汗了的手递过去, James妈妈却把脸靠过来行贴面礼。 几双手在空中短暂地忙乎一会儿。踏进房子前, James的妈妈在Patric的脸上吻了一下, 就像吻自己的儿子一样。

屋内的暖气融化了不少初次见面的尴尬。 4个人, 围着桌子, 一起喝下午茶。

“您这件衣服很适合您呢!”首先说话的是Patric。

“哦, 谢谢, 我还怕颜色会太亮呢。”James妈妈笑着,带点英国人的拘束。

“哪里会! 你看起来那么年轻, 衬着这个红色刚好!”

“谢谢! 听James说你是一个发型师。”

“是的。 他还和您说过我什么啊?肯定没有在我背后说好话。”说着, Patric向James俏皮地挤了挤眼。

James妈妈不自觉地就滑进了Patric迷人的酒窝里。

James爸爸慢慢泯着茶, 微笑地看着Patric眉飞色舞。 他还没试过那么近距离地面对一个同性恋者, 而且他不是白人。他努力搜刮了自己大半辈子的记忆, 好像只有街角杂货店的人是有颜色的, 他们是印度人还是巴基斯坦人?反正长得都一样。 James父亲心底里嘲笑了自己一下。他还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Patric。但他真切地感觉到儿子溢出来的幸福。

他想起一年多前的那天, 儿子坐在他和妻子面前, 一字一句地说“I am gay”。那个只有3个单词的句子狠狠地击中他,30多年堆砌起来的“严父”盔甲顿时分崩瓦解。他像孩子一样在儿子和妻子面前抽泣起来。自己拒人千里的形象, 让儿子一直不敢靠近。他竟然没有觉察到,儿子在他眼底下伪装了那么多年。那天, 儿子是那么勇敢。 是不是同性恋不重要。 他只想看到儿子快乐。

James爸爸突然觉得眼角凉丝丝的。  他抬头和James笑了笑。他看到了父亲笑纹里的泪珠。 他第一次为自己的父亲而自豪。

2005年, 英国正式合法同性恋婚姻。

2006年, Patric和James决定登记结婚。 婚礼是在一个可以眺望泰晤士河的小酒店举行。 现场满眼是粉红色。两个人穿了一样的粉色竖条衬衫, Patric为了纪念他的苏格兰外公, 还特意穿上了苏格兰传统格子裙。

在24位来宾的见证下, 户籍管理员 (同性恋结婚只能由地区户籍管理员主持)宣布Patric 和James正式成为civil partner。拥抱,接吻,那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第7个年头。  欢呼过后, Patric的伴郎, 一个演员, 念起他的嘉宾致辞:

 

A letter to mama, by Armistead Maupin (一个美国同性恋作家)

 

Dear Mama,

I’m sorry it’s taken me so long to write. Every time I try to write to you and Papa I realize I’m not saying the things that are in my heart. That would be O.K., if I loved you any less than I do, but you are still my parents and I am still your child.

Being gay has taught me tolerance, compassion and humility. It has shown me the limitless possibilities of living. It has given me people whose passion and kindness and sensitivity have provided a constant source of strength. It has brought me into the family of man, Mama, and I like it here. I like it.

There’s not much else I can say, except that I’m the same Michael you’ve always known. You just know me better now. I have never consciously done anything to hurt you. I never will.

 

Your loving son,

Michael

念毕, James落泪了。 James爸爸也落泪了。

 

上海

 

知道James要被调去上海工作的消息时, Patric的第一个反应是 Oh my god!

厌倦了伦敦的迷乱, 渴望新鲜环境。 这正是他们需要的。

5盒paracetamol(止痛药的一种), 6盒ibuprofen(止痛药的一种), 十几盒英国红茶, 5罐家庭装marmite(马麦酱, 英国产的涂面包酱),3张古董桌子, 20瓶香水,几十双鞋子, 无数衣服,家具, 厨具。 大大小小打包成一个大集装箱。 目的地上海!

华山路上的法国餐厅, James和Patric坐在我面前。 这是他们是在上海生活的第3年。他们描述的上海, 有点像街头涂鸦艺术,非主流,却又有格调。

James说, 上海是一个充满对立的城市, 贫与富, 新与旧, 开放与保守。 对立冲突, 让这个城市变得那么有张力, 他很喜欢。 中国人有很积极的精神, 他说, 几乎每个人都坚信, 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 而在欧洲, 停滞的社会已经造成了一大批只会吃社会福利的懒惰阶层。他们俩喜欢逛静安寺和豫园。 摩天大楼越起越多, 只有越来越少的老建筑才凝聚了上海的历史。 他和Patric还去了北京和成都。 连绵不断的长城, 异常壮观。  James淘出手机, 给我看他在成都拍的熊猫宝宝照片,“实在太可爱了!”

“微信你们喜欢吗?”

“爱死微信了!”Patric赞叹道。“它的翻译功能太棒了!”

两个英国人, 远离自己的祖国, 自己的家人朋友, 他们只有依靠彼此,才有勇气面对这个陌生国度。 手还是不能牵的, 但他们的心站得很近很近。以前在伦敦, 他们整天吵架, 现在, 他们一起去探险——上海的同志酒吧。

A酒吧位于上海图书馆旁边。白天, 很多人出入那幢宏伟的建筑物, 却没有人留意到,那个小小的酒吧, 是上海历史最长的同志酒吧。James和Patric是在网上找到这家酒吧的。 他们找了好久才找到那扇小小的门。 进去, 里面很黑。 等眼睛适应了黑暗, 他们看到, 里面只有两种客人: 年轻的亚洲男子, 和头发花白的欧洲男子。

他们再也没去那里了。

B酒吧是上海颇出名的同志酒吧。每个周五晚上,那里都会上演有所保留的脱衣舞秀。酒吧主人故意把地点隐藏在地下一层。过道设计得像迷宫般缠绕, 让人有点晕眩。 迷宫的出口, 是一片会扭动的音海,汗水, 香水,酒精, 在封闭的小空间里蒸发。

台上, 聚光灯打在一个金发男人身上,他穿着薄薄的皮衣皮裤, 随时要崩开的样子。他扭动的身体,处处散发着力量, 和女性阴柔的美截然不同。他每撕下一件衣服, 台下便尖叫一次。很快, 充满结实肌肉的身体暴露在一片饥渴的眼光中。台下的欢呼和强劲的音乐让人充满幻觉。他用力扯下了身上最后一块布—— 下体顿时暴露无遗。

“把音乐停了!”台下不知道谁呵斥了一声。

突然,一片漆黑。尖叫声四起。

B酒吧停业整顿3天。

“这个老板的另外一家酒吧也被迫停业3天了。”Patric有点惋惜,摇了摇手中快空的酒杯。

“ hi, Andy, 可以帮我再满上一杯红酒吗?谢谢!你最好了!”James像老朋友一样和一个个子不高的服务员说话。服务员害羞地笑了笑,酝酿了一会才吐出一个Ok, 边说还边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呀, 只要我不回来做饭, 就肯定会来这里吃晚饭!”Patric的语气像小朋友向老师告状。

“两位绅士, 最后一个问题, what does life mean to you?”

“Life has been fun, isn’t it? ”

“Oh yeah!”

两个人一起笑了, 他们的手一直握着。

 

 

 

 

(完)

 

 

640-37

 

童言
过了30岁之后我不再过生日, 因为我数学不好。

2006年之前, 我只在两个城市生活过, 其中一个是我出生长大的城市。 2006年到2015年, 我搬离过6个不同国家:瑞典,埃及,拉托维亚,英国,日本和中国。游历了很多个城市, 和一个蓝眼睛男人结了婚, 生了两个谁也不像的娃。

写作是我擅长并热爱的几件事情之一。

2015年夏末, 我参加了破茧计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