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179

我和几位新加坡教育人聊了聊孩子教育 | 一个国际搬家者的专栏7

1,217 views

 

破茧学员童言是一位全职妈妈,同时也是一名摄影师,在新年搬家到新加坡,她是一个国际搬家者,她开一个小专栏记下搬到新国度的故事。

 

文 | 童言

 

每星期天, 我都要花大概30分钟和土豆一起做功课。 他需要练习写两个汉字, 从“一”“二”, 到“口”“牙”, 还有练习写字母, 数字,A,B,C, 1,2,3.  铅笔总在他的小指头里打滑。每次看到他笔下扭动的虫子,  我总会想起自己也曾经这样练字, 那时, 我7岁, 土豆现在4岁零5个月。在新加坡,学生从3-4岁开始就需要做作业, 不为成绩, 只为养成做作业这个习惯。

没有长长的waitinglist, 没有复杂的入学手续,在新加坡上幼儿园比我想象中简单很多。  从择校到决定, 只用了一个星期。 一个多月过去了, 土豆交了新朋友, 学会撅着嘴说“大嘴巴, 小嘴巴”。 当然, 还有每周一次的作业和亲子阅读。

我们眼中的新加坡, 总带着一丝乡愁, 就像那一层薄薄的奶皮,不经意, 轻轻地,撩起来。 我们可以长得像越南人, 日本人, 韩国人,蒙古人, 但和我们的心长得最像的, 只有新加坡人。 全世界196个国家, 除了中国,也只有小小的新加坡, 官方规定用华语作为母语教育之一。这个既有异国情调,又流淌着华人血液的国家, 总是令人向往。 对于很多华人父母, 更令人向往的,还有新加坡教育。

为什么这个国家的教育那么吸引人? 短短50多天下来, 我只看到上面开出的花:规范, 整洁, 高效率。 但我还想了解它的土壤, 它的成长。因此,  我决定深入土豆的学校, 与从几个教育人谈谈,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640-178

 

Donna  女士(新加坡人, 资深教育家, 上海星贝儿童馆创始人兼校长。)

 

我从小就喜欢和小朋友打交道,  也喜欢用不同方法教小朋友。 所以,我选择早期幼儿教育作为自己的专业,并师从Glenn  Doman(国际幼儿右脑开发创始人)博士和日本七田真教授学习早期儿童教育。

1998年, 我在新加坡创办了BabyJumper Gym早期教育学校。2006年, 我带着自己的团队和一家4口, 来到上海, 创办了星贝儿童馆。

在上海办学校做教育那么多年,接触过的中国家长大多会给我留下这样的印象:重视结果而忽略过程。他们希望孩子达到某个程度, 而忘记了和孩子们一起玩一起学习。 同时, 家长接触很多关于教育的广告, 却缺乏最重要的教育信息: 他们不知道孩子应该往哪方面发展,也不知道孩子应该怎么发展,  以至于六神无主地带着孩子从一个早教跳到另一个早教。他们总显得很焦虑,怕孩子犯错误, 怕孩子跑得不够快,学得不够多。所以我总会试着“教育”他们, 因为家长的情绪, 积极的, 消极的, 都会反映在孩子那里。

新加坡家长的心态则相对放松一点,他们明白孩子犯错误是学习过程之一,所以会放手孩子去尝试。 他们也很享受和孩子在一起的活动,总会和孩子一起唱歌一起跳舞。

要影响孩子, 首先要影响家长。但影响家长的, 就是一个国家的教育系统。

刚到上海, 我不理解“学区房”现象。 直到和不同家长聊天, 我才明白中国家长为了孩子上好的学校, 需要付出多少精力和财力。 在上海, 孩子需要面试, 答对问题才能进入小学。就是这个面试, 让无数家长从幼儿园开始, 就想着怎么让孩子变得更优秀, 更聪明。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也开始让星贝里大班小朋友开始学习拼音字母,就是为了面试而作准备。

在新加坡, 孩子无需面试便可以直接进入小学。 而且, 每间学校的教育水平不相上下,就算有一两家较好的, 家长也不必争得头破血流地挤进去。 其实新加坡家长有种kia su (怕输 福建话)的心态。他们也会急着送孩子去家教中心补习各门功课,但只有在孩子3-4年级的时候才开始,因为那时要为升初中而准备。

中国孩子多, 好的学校供不应求, 我可以理解中国家长的焦虑,他们只是根据大背景作出本能反应。 在新加坡读大学从来都不是难的事情, 这里大学文凭都是国际认证, 新加坡孩子只要基本符合条件, 都可以进入大学。 那些被送出国读书的孩子,大多都是上不了新加坡大学的。

我的一对子女, 一个今年17岁, 一个14岁。 幼儿园是在星贝上, 小学是在上海世界外国语学校上,现在已经回到新加坡上中学, 高中。那时, 世外小学每天都规定有整整两小时的作业时间, 我的孩子从来晚上八点多左右就可以完成作业, 而其他孩子的作业战争每天需要延续到11点多。 我总相信, 要培养孩子适应以后的学习, 功课, 考试, 最重要是在孩子0-6岁的时候,让他们接触生活中的点滴, 让他们觉得学习是一个好玩的东西。 如果你带着功利的心态去教育孩子, 用标准答案去考验他们, 那么他们便会失去对学习的追求和兴趣。

Believe in children!

 

640-179

 

Josephyne Ho, (马来西亚人, 伊顿幼儿园蒙巴登路223 分部校长)

 

1993年前, 我在新加坡航空做空乘。因为一直喜欢教育, 我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教育课程,从短期课程,到本科, 到硕士。正好非典那年, 航空业惨淡, 续了约的空姐可以选择6个月的不带薪假期。 趁着这个机会,我决定开始一直向往的教育事业。 6个月过去, 我辞了职, 做起了老师。

2003年, 我开始在一家蒙托梭利学校工作。蒙氏教育让我很失望。每天的课程都被规划成一个一个小格子,孩子被困在这些格子里面,不允许发挥, 创造, 交流。  现在的蒙氏学校已经加入很多玩乐元素, 但在90年代初,100%的蒙氏教育其实是非常条条框框, 那种思维就是“Children should be seen not heard”。在那里, 我觉得很压抑。

我一直认为幼儿教育是要调动孩子所有感官知觉, 让孩子去摸,去碰, 在一个安全的环境里面犯错误。 我也喜欢听孩子的笑声, 哭声,和吵闹声, 这才是孩子应有的环境。

蒙巴登路223这家伊顿幼儿园,每间教室都有一面“互动墙”—— 透过玻璃墙,  孩子看到外面小朋友在玩耍,喧闹, 他们则在自己的教室里上课,学习。我们都是社会整体的一部分, 而这面玻璃墙营造的就是个体与整体的融合。  作为新加坡学校, 我们需要根据教育局的幼儿教育大纲来制定课程。 每一个孩子上小学一年级时,必须会双语的读, 写, 数。我们的任务就是为他们入学做准备, 同时又让他们保持对学习的兴趣。正如小班开始学发音, 我们绝不会只是单纯的“a, a, b,b, k, k”, 而是把字母藏在有意义的对话里,有趣的阅读中, 让孩子在游戏中学习。 我们还鼓励孩子学会表达自己的感受, “我难过”“我感到受伤了”, “我开心”, 这些感觉都应该和他们的内心联系起来。 可以表达,可以沟通, 才可以解决问题。

新加坡教育优点在于, 政府愿意将大量资金投资在人力资源上,目的是让新加坡人成为有能力,有学历, 自食其力的公民, 只要愿意, 政府甚至还会补贴让你去学习新技能。新加坡是一个没有任何自然资源的国家, 人才, 便是这里最骄傲的资源。

新加坡有幼稚园 (kindergarten),每天只上两三小时课; 有国际幼儿园, 只保留给外籍人士; 还有幼儿园 (pre-school)。 60年代初,新加坡需要大量劳动力发展经济, 但到工厂里工作的大部分是男性, 女性都需要留在家里照顾孩子。 为了让更多女性从家庭事务中解放出来, 当时的政党机构PCF首创了child care centre(托管中心)。有了这样的托管中心,父母可以放心把孩子交给那些大妈阿姨, 而不用担心他们脖子上挂着钥匙没有看管了。 如今, 幼儿园依然早上七点开门,晚上七点关门, 但那里不再是单纯托管, 还加入了早期幼儿教育概念的学前教育,孩子不仅可以在这里吃饭, 玩耍, 还可以读书, 学习。

每一个孩子都有无限潜力, 我们,无论是教育者,还是家长,需要一层一层地把孩子的潜力挖掘出来。请相信孩子, 也相信自己

“Yes, we can!”

 

640-180

 

徐老师 (伊顿幼儿园蒙巴登路223分校, 华文老师)

 

我在国内读的是学前教育, 毕业后在老家的一间公立幼儿园做主班老师。 2011年, 因为先生工作关系, 我搬到新加坡。先在一家小型私人幼儿园工作,然后在现在的伊顿幼儿园担任华文老师。

在国内的幼儿园工作, 每天从早上11点到下午5点, 我需要带40-50个小朋友。没有保育员, 全部是我自己一个人给他们上语文, 数学, 音乐, 美术。那么多学生, 那么多任务, 我只能保证他们安全。 “坐好”“听话”, 在那样的现实条件下, 显得无比重要。

在新加坡开始工作的第一家学校, 因为很小型, 很多东西都不很正规。  国内的幼儿园有大纲, 有参考书, 还可以用多媒体。这家小幼儿园, 什么都没有, 每天我背着书包就可以去上班, 上什么, 怎么上, 都是我说了算。 那里的学生家长来了放下孩子, 没有打招呼就走了, 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帮忙带孩子的工人。因为做得不开心, 后来经朋友介绍, 我来到伊顿幼儿园。

伊顿幼儿园是一家集团企业, 运行和操作都很专业很系统。 每年初,我都会接到教育大纲, 但这个大纲只是一个概念, 还需要我用不同教育方法来启发孩子。 例如, 今年的大纲是讨论“价值观”。 我就需要先找生活中的例子,像怎么对待你的朋友, 做错事要说对不起, 要有诚信。 只要开了头, 小朋友都可以马上联想到他们世界里的事情。

说到“诚信”,小朋友对这个词的联想实在令我惊讶。 他们会想到我讲过的故事,例如“狼来了”, “匹诺曹的鼻子”, 就连华语不算好的印度小孩,也会一个一个字地表达出来。 就像我说“爱心”, 他们懂得要抱抱,要笑笑一样, 他们总可以感觉到词语含义里最微妙的东西。

这里的孩子思维比较活跃,有想法,  环境也容许他们去实践。例如一次课题是讨论“纸的来源”。 小朋友们需要回去收集资料, 网上的也好, 问爸爸妈妈也好,然后回到班上和其他小朋友分享。 我们还把纸撕碎, 放进搅拌机里打成糊状, 再由他们把纸糊放在滤布上体验重量。其实这个方法,是一个小朋友想出来的, 他看到妈妈用滤布过滤榨过的水果渣,便提出来用这个方法来实验。 自己操作得出的结论,更容易接受和记住。

我在这里工作, 还会很挂念以前在中国教的学生。 他们总是特别贴心,整天过来帮我忙。而新加坡小朋友,每次看到他们作业上,又稚嫩又认真的一笔一划时,我便很感动。

“在爱的天平上, 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我们要爱每一个孩子”。

 

 

(完)

 

 

640-181

 

 

童言
过了30岁之后我不再过生日, 因为我数学不好。

2006年之前, 我只在两个城市生活过, 其中一个是我出生长大的城市。 2006年到2015年, 我搬离过6个不同国家:瑞典,埃及,拉托维亚,英国,日本和中国。游历了很多个城市, 和一个蓝眼睛男人结了婚, 生了两个谁也不像的娃。

写作是我擅长并热爱的几件事情之一。

2015年夏末, 我参加了破茧计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