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183

中国农历新年,他们在纽约聊如何在纽约找到故乡感? | Huarty滑梯003

1,534 views

 

“滑梯Huarty”,是三明治发起的有别于传统模式的线下活动。它是话题(Huati)和派对(Party)的结合体。我们将每次邀请10-12个多元有趣的参与者,谈论新鲜热辣的生活和城市话题。在“滑梯Huarty”,对话将是开放而平等的,你将和一群兴趣相近,身份各异的三明治小伙伴一起交换思想。

 

我们还想把“滑梯Huarty”的形式打包,空降到全国各个城市。欢迎各地的小伙伴提供创意、场地和支持。请联系rachelhui@china30s.com

 

640-182

 

 

“滑梯 Huarty”的第三期,我们来到了纽约。

正值中国农历新年,大洋另一边故乡,是阖家团圆,一家人围坐在年夜饭、守岁。对于,纽约客们,这显然是奢侈的。但纽约自然有纽约的style。

在纽约,除夕的子时失去了它在时间坐标上的意义,“新年”的庆祝因而持续得绵长,并且以不同的形式嵌入在这座城市的肌理。博物馆、植物园、音乐会……都特设了中国主题,只要愿意,你一定选得出一种自己喜欢的方式过特别的一天。或许不隆重,没那么仪式感,但却足够多元和有趣。很大程度上,这就是纽约的气质。

 

640-183

(中国使馆在曼哈顿燃放了焰火照片by傅蓓梦)

 

640-184

(帝国大厦也亮起了中国红by张帆)

 

纽约以多语言、多族裔著称。《第一财经周刊》新一线城市研究所曾列举过17个可以证明生活在纽约比在这个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好的理由,其中两条就是:纽约是全世界语言最多样化的城市之一,以及可以不离开纽约就周游世界。作为多元文化的一份子,中国元素自然也是无处不在,说不定在哪里就能撞见。

此次滑梯采取流动的形式,十几位纽约客漫步纽约流行文化最盛行的威廉斯堡:在工业风十足的饺子店,吃最传统的饺子;给涂鸦遍布的hipster街区,加多一种色彩;喝布鲁克利本地啤酒,聊一聊在纽约感受到的、能聊解乡愁的故乡感。

 

 

640-185640-186 640-187 640-188

(照片by 傅蓓梦)

 

640-189
(照片by本嵘)

 

640-190

 

@杨楚-本期Huarty统筹

 

曾经是混迹帝都的新闻人,现于纽约留学,就读左翼名校。

 喜爱与新闻有关的一切,对国际事务、流行文化、社会创新之类的议题也很有热情。

在纽约的这个春节,虽然是离家在外,但真的是到目前为止大概有多的最好的记忆,和说着熟悉语言的人,吃着饺子和火锅,也可以算是把年给过了。关于除夕,有过的最糟糕的记忆是2011年,那一天甚至不是周末,还下了特别大的雪,我的课从早到傍晚,还有一门考试。等到可以回家吃“年夜饭”的时候,已经饿到要虚脱。我从中餐馆买了十二个生饺子,装在泡沫饭盒里带回家,和室友一人一半煮来吃,就算作过年。拎着饺子走回家的路上,大片大片的雪花簌簌地落下来,委屈得几乎蹲在路边嚎啕大哭。室友安慰说,“有热饺子吃,多好啊。”
彼时,出国时日尚短,又在“好山好水好无聊”的乡下,想家、想国内的灯红酒绿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而吃上一顿正宗的中餐、去中国超市买中国来的零食和中餐食材是我生活幸福感的主要来源。几年后,所有的那些似乎都不那么重要了。我很少怀乡,也不再那么热衷中餐和中国超市,在吃上的要求也降低到果腹和健康。毕竟,这里是纽约,每天有太多的故事发生,你可以轻易地找到一百种幸福感来源的替代。
每次回国,在家里吃饭,我总会说,菜太油、太咸;奶奶总觉得很诧异,“你口味怎么变了?”
认识到这一点,我心情复杂,但大抵人是会改变的吧,味觉这种最顽固的习惯有时也没那么牢靠。

 

640-191

 

@Louise-本期Huarty来宾

 

记忆中关于过年,有好几处地点。在银川我和父母的家中,在陕西父母的老家,或者在除夕前一天,匆匆离开的那些出差停留的小城市。
 
我妈妈不太擅长做家务,我爸爸很仔细。除夕白天就常常起争执,因为大扫除不能按时结束。一家人带着一点儿怨气和怒火,找路边一处宽敞僻静的地方,给去世的亲人烧纸。再回到家,春晚开始,那时候气也就消了。年年如此,几乎快成我家过年的一项传统。
 
今年过年家里没我,没有观众,所以没有争执。
 
现在我住布鲁克林日落大道公园旁边,不远处是中国城。美东大年二十九,我起大早去中国超市买火锅食材。中国城的年味是南方的年味,和我曾经置身的西北风俗不同。这里的中国人买鱼虾扇贝,市场里是海鲜的腥味。我西北的老家,人们买肉蒸馍。直到长到很大,我才知道大妈三娘嘴里说的红肉,是牛肉;白肉,是猪肉。
 
那天中国城特别挤,车堵在路中间,路边是卸货的卡车,人行道上是卖灯笼对子的小商铺,像极了两年前临近春节,出差到福建的某个小县城。那天我站在银行门口等工作人员交接客户的询证函,马路上就是这种景象,人们说着我不懂的方言,拎着年货,街景是热闹而喜悦的。

 

640-192
(拍摄:Louise)

布鲁克林的中国城,彼时与那个福建县城有着同样光景。

并不是中国人住在中国城里,就能抓住一丝故乡感。这里的中国城是中国的南方,不是我所生长熟悉的家乡。纽约的中国城又是这些居民的故乡吗,不见得。他们的故乡在千里之外,几代移民聚在一起,在异国他乡建造起另一个南方。
 
最终死在这里,这里就成了故乡。
我其实很清楚,自己不需要故乡感。拥有故乡感不足以让我也拥有存在感。故乡感是集体式的,忧愁的,无法冲刷消解孤独感,是对旧日时光的念念不忘,对一个人确立自我位置没有什么帮助。
 
这和我一直努力达成的生活背道而驰,我一直努力地出走,走得很远,走得更远。终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堂堂正正地成为客人,客居于此,充当一座城市的外人。
 
依然想念远方的父母,希望他们年过的开心,不孤独。

 

 

640-193
@全晓驰-本期Huarty来宾

 

从中国餐馆到华人社团,从春节时候的庙会烟花到中国留学生小范围的聚餐,不是在纽约随处可见的中国元素。但要是仔细观察这些中国元素,又会觉得隔着一层什么东西,仿佛纸纱窗外看景色,总归不是那么真切。毕竟,纽约不是家呀。再多的中国元素累积起来也还是不能构成家的氛围,就好像再像样的中国餐馆,长久的开在美利坚的土地上,多多少少还是浸染了一些西方的味道。
 
所以假如不以中国元素来寻找对祖国的认同感,那么视野一下子就会开阔许多。我们拼命的寻找中国元素,无非是想摆脱外来者的感觉,不想当一个没头没尾的过客而已。主人的感觉更多的是来自于参与感,而非刻意寻找中国元素的意识。当我对自己干的事情有热情的时候,当我认同身处的这个环境的某些方面的时候,参与感自然而然就来了。无论是和三五好友去往中国城寻觅好吃的的路上,还是和外国同学一起参与小组讨论后回家的途中,这种参与感会让我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过客,就算身边没有显而易见的中国元素我也不会感到疏离和陌生。我想,假如参与感来了,那么中国元素随处可见,甚至我自己,都可以是这个小环境中独特的中国元。

 

640-194

@秦珂-本期Huarty来宾

 

故乡感之于我,大抵源于对故乡人与食物的执念。生性内向慢热,在纽约熬了半年,总算熬出一点点归属感。这里仿佛是一个不眠不休的造梦场,不管你遇到的是泡沫幻象还是真实机遇,你总能发现新的东西,交到新的朋友。时至岁杪,暂停做梦,在精神上回一次故乡。离家越远,愈重视传统节日,那久违的仪式感便应运而生。和室友约好dress code是China red,在唐人街买好了排骨和莲藕,想要炖一锅正宗的武汉藕汤,还置办了对联,分别写着:“学业进步“和”身体健康“,字少却饱含对自己最踏实的祝福。大年初一和室友姑娘们一起包饺子,吃火锅,看大裤衩没节操的综艺。年呀,就这么热热闹闹地被送走了,像模像样。喝着自己如法炮制的藕汤,心里却感觉有一丝苦涩。过去在家五指不沾阳春水,而这道汤是外婆的绝活,我童年的挚爱,当我初试便成功做出它的时候,成功的喜悦变成一种成长的苦涩。年迈的外婆也许还想着等我回国给我炖汤喝,可她不知道,其实我已经成长,可以独自生活了。突然觉得这汤虽味道喝外婆做的一样,但不能算是原汁原味,因为它之所以特别,是因为里面倾注了想要爱护和照顾他人的感觉。那才是家的感觉。只有家才可以给的感觉。而家与味觉的梦回,才构成了人在异乡的一些些温暖感伤吧。

 

640-195

欢迎提前嘉宾报名、提供创意、场地等支持,或者在新的城市开设“滑梯”,请联系 rachelhui@china30s.com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