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70

一个华裔小姑娘如何在美国维持自己的朋友圈? | 小曼哈顿笔记之二

1,873 views

苏丽珊 | 文

 

在小曼哈顿这个白人占百分八十几,亚裔只占百分之五的大学城,一个华裔小姑娘如何维持自己的朋友圈?同学、邻居,这些都是备选朋友圈。周围的美国邻居和气善良,美国小朋友热情开朗,常常敲门邀请女儿拉拉一起玩。但是,友情缘份不是以距离远近和相处时间长短来论深浅。邻居小朋友终究还是气场不合,没能和拉拉成为好友,仅成了点头之交。同学圈成了拉拉好友的聚集地。

时间在孩子友情的不可控制的来来去去里流过了两年多,我这个旁观者,心疼着她在每一段同学情里的磕磕碰碰和全心付出,也欣喜地看到她在处理友情这件事上越来越淡定,越来越游刃有余,玻璃心慢慢变成了金刚心。

 

分班带来的社交低谷

 

每年秋季开学前的学校开放日,我和女儿拉拉都早早地等在学校门口。期盼的不是早点进去看教室,而是等待校务行政的老师快快把同学分班的名单贴上玻璃隔墙。妈妈期待的是,孩子到底分到哪个老师的班级;孩子期待则是,到底有没有和好朋友分到同一个班级。

不过三四百号学生的小学,每个年段也就六七十号人,可每个学期都要重新随机分班。也就是说,如果小朋友好不容易在一年里收获了一两个好友,到了下一年,大家就可能不在一个班里,只有课间休息的时候才能在操场上短暂叙旧。时间一久,浓浓的友情大约就淡了,随之而来的是新班级里的新好友。

我曾问过拉拉的老师,为什么美国的小学不像中国的小学那样,小朋友从一年级到五六年级,呆在同样的班集体里?这不是能帮助孩子学会如何建立和维护长期的情谊吗?四十来岁的老师告诉我,她小的时候,小学六年里是和同样的同学度过,那确实有利于培养长期的友谊,她和当日好友的友情一直保鲜到现在。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美国小学开始每年随机分班,其目的大约是为了让孩子适应不停变化的环境,如同在现实社会里一样,必须学会在变化的环境里建立健康的社会关系。

 

640-71

 

两种分班机制,各有优劣。起初,我是倾向孩子能够持续长期友谊。拉拉是个偏内向慢热型的孩子,如果每年开学都要花上不短的时间去寻找新朋友,在新集体里重新找到归属感认同感,那她怎么专心学习呢。这样的担心在拉拉二年级时,化成了每天各种不快乐的社交活动低谷。

之前的好朋友没有一个和拉拉分到同一个班。二年级开学伊始,她慢慢有了新玩伴,但是今天和格蕾丝要好,过两天阿拉蕾就取而代之。不固定的友情给她带来了烦恼,她常常一回家就抱怨:今天是最糟糕的一天,没有人和我玩。整个二年级上学期,我每天都盼着她放学回家的时候,能带着一张笑脸。但是,学校围墙里的不快乐,如影随形地弥漫到家中。班主任老师见面就提醒我,拉拉常常只和一个同学玩,体育课不愿参加集体运动,音乐课也拒绝和大家一起开嗓合唱。

小小年纪,就要面对学校小社会的挑战,我不禁心疼万分。我们父母所能做的就是无数次和她谈心,鼓励她多交朋友,督促她参加体育活动,融入音乐课。这样的低谷一直持续到二年级下学期,当拉拉又有了真正意义上的best friend(最要好的朋友)米亚,学校才重新成了她每日向往的目的地。

 

640-72

 

从play date到sleepover

 

小朋友们好到一定程度,校园围墙就不足以装下在友情里发酵膨胀的嬉笑玩闹了。于是,play date(a date and time set by parents for children to play together: 由双方父母为小朋友约定的一起玩的时间)就提上了爸爸妈妈们的议事日程。原本以为当妈的要绞尽脑汁为小朋友的玩约设计各种有趣的节目,没想到小朋友们通常都自己设计好了日程安排,妈妈的唯一功用便是准备好丰富的食物库存。

 

640-73

 

一年级时,拉拉的best friend 是韩国小姑娘赛扬。乖巧的赛扬品学兼优,拉拉和她做朋友,我放心极了。她俩的play date不仅一块儿玩,还合作写故事编新剧。短短两个小时,俩人都用来推敲图文并茂的新“剧本”。一年里,从未听过她俩闹别扭。孩子交这样的好朋友,如入芝兰之室,各自都芬芳。可惜二年级的时候,赛扬随父母搬到了别州。

二年级的best friend米亚是个美越混血小美女。米亚的志向是当个超模,而拉拉正好喜欢画各种小美女时装,三观默契,一拍即合。她俩的play date是躲在房间里用废弃的手机“录制”电视节目,有模有样地播报天气预报。

 

640-74

640-75

640-76

 

 

慢慢地,play date也满足不了小小的心。隔壁邻居的小姑娘隔三岔五地就到好朋友家sleepover(an occasion of spending the night away from home, or of having a guest or guests spend the night in one’s home, especially as a party for children:简而言之,串门过夜,彻夜狂欢)。拉拉眼馋了,常常问什么时候自己也可以有sleepover。可是,学校里的好友,双方家庭彼此不熟悉,如何将孩子彻夜托付给对方?

面对孩子越来越多的要求,该如何平衡权衡,既不伤害小心灵,又能做到掌控局面呢?在多款家教类型(parenting style)里,我的理想型是介于权威型(organized effective,也称为Authoritative)和民主型(democratic)之间的张弛有度,既有规章制度,又温暖有爱。很多美国妈妈在这方面都堪称楷模。我跟米亚的妈妈学了一招。她规定,五个play date之后,才能升级到sleepover。 如果能攒满五个play date,家长也会加深对彼此家庭的了解。这样,既没有让孩子失望,也为孩子们未来的交往预留空间。

遗憾的是,到了三年级,还没攒满五个play date,米亚和拉拉就各自有了新的好友。和米亚虽然没有继续做best friend,她俩却也没有真正地“反目成仇”。她们依然常常互赠小礼物,有好事依然想着给对方留一份,但是友情的定义界限清晰:我们再也不是best friend。第一次听到拉拉这样处理远去的友情,我不禁暗暗惊叹,小朋友成熟了,不再是那个因为没有人一起玩,就沮丧忧郁封闭自我的小女生了。

 

友情的文化烙印

 

拉拉的新好友是中国小姑娘莎拉。她是拉拉在这个学校遇到的第一个来自中国的同班同学。俩人在学校玩得对味,周末还一起参加中文学校的各种活动。相同的文化背景,让俩人的友情飞速发酵,短短两三个月时间,play date无数,甚至还有sleepover。拉拉之前各段友情与之相较,都只能叫不愠不火了。

 

此时,我也开始有了一个新的思考:都说第二代移民会比较容易无障碍融入美国社会,但是,在他们的童年时期,父母带来的文化影响,依然那样清晰地烙在他们的行为上。小朋友双方父母彼此之间的文化距离,表面上若有似无,也没有任何直接的语言表达,却那般微妙地渗入小朋友的潜意识中。这样的烙印也许再过三五年或者十年会消失殆尽,也许会长长久久继续若有似无地影响孩子的将来。

 

640-77

 

一方面,我特别希望孩子在她出生的这个国度健康快乐地生活,和周围同龄人拥有同样的朋友圈,不在心里脸上刻着“我是外国人”;另一方面,我又希望孩子能牢牢记住自己是中国人,在她的文化脉络里,永远有一脉源自华夏。我常常自我反省,是否做父母的这个完美愿望,对孩子来说会是一个压力。或许,在美国这个多元文化的大村子里,一代又一代的移民和他们的子女,都是在这样的湍流里,挣扎游过。

 

(完)

 

 

640-78

 

 

 

苏丽珊

有数年国内媒体经验,之后在美国陆续研习大众传播学和市场营销学,现为大学老师。身为两个孩子的妈妈,她喜欢思考并用文字记录养育孩子的点滴,而在专业上,她正在关注儿童消费行为,因而希望借助这个专栏,记录,发声。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