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9)

每工作两年,她都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 Exper003

1,728 views

Exper
文|万千

歪歪的人生轨迹中好像有一个钟摆,每工作两年,就会休息一年。而每次从休息状态回归到工作节奏,她选择的又是一份和之前的经历完全不一样的行业。

她的工作经历特别丰富,做过汽车行业、会展行业、民营零售企业,现在在创业公司里推广有机卫生棉条,每一项工作似乎都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事情。而且在每次转换工作的Gap Year里,她又都会尝试不同的事情,比如说辞职去旅游,成为助学NGO组织成员,也做过无薪的厦门白鹭极限飞盘队联合队长工作……

0 (1)

2015年歪歪在飞盘比赛中

遇见歪歪的时候,她走进大门,把她的黑色滑板车靠在外边墙上,脸上挂着爽朗的笑容向我走近。她的脖子上挂着一副大耳机,两侧的头发剃得很短,额前的刘海撩到后面去可以扎成一个小辫,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利落而帅气的中性风。

0 (2)

在搜狐公司推广JO SAYS卫生棉条

定居在厦门的歪歪,今年新找到的一份公司在上海的工作。我见到她的那天,她刚从厦门飞到上海,会面结束后就要去公司上班。而她周末还要去一趟南京,代表厦门极限飞盘队参加比赛。

歪歪说起她过去的生活经历眼神里闪烁着兴奋的光,回忆对她来说是一件趣事,仿佛自己也在听着一个之前从未耳闻的故事一般。

每隔两年,就变成另外一个人,真的有可能吗?

我妈都有点担心我得抑郁症了

当时辞去第一份工作的时候,她的领导说她是公司第一个主动不和公司续签合同的员工。

2003年,由于非典,工作特别难找。刚好在那年大学毕业的歪歪抱着“只要有offer就好”的心态从武汉来到了上海。

歪歪一直很喜欢运动,她还很清楚地记得那时自己的简历上面,成绩单在第二页,第一页全都是各种运动会的得奖纪录。

公司的老板面试的时候提的第一个问题是:“你喜欢踢足球吗?”

歪歪听完就把袖子一撩,说“这个淤青就是上次踢球留下来的。”

就这么因缘巧合,她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工作,签订了两年的劳动合同。那两年正赶上汽车产业特别兴旺,工厂忙到订单都来不及做,所以市场部也就没太大压力,每天下班前一个小时就可以去公司自己的操场打篮球,时不时还有出差机会去各地参加展会。

0 (4)

2006年在一个展览会的工作现场

 

所以,当续约的合同放在她的面前的时候,除了她自己,所有人都觉得她肯定会签字。

那时候微博还没有诞生,歪歪觉得当时她的想法和去年在微博上红起来的流行语“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如出一辙。歪歪很害怕自己在稳定的环境中一直呆下去,呆到老,于是决定辞职出去旅行。很喜欢户外运动的她,在那一年走访了很多山川景点。

“我才刚毕业两年,还有很多都没有尝试过,生活怎么可以就这么被固定下来了呢?”

结束旅程回到上海的时候,她的妈妈从湖北专程杀来上海盯着她。歪歪说,那时候,她妈对待她的态度特别紧张,过来和她一起生活,是为了确保她之后是想要找工作的,而不是得了抑郁症或者厌世。

那时候,歪歪开始一家家给Google上搜索出来的世界十大会展公司投递简历,最后去了其中一家,工作了两年。08年汶川地震那一年,她辞职全身心投入到一家助学NGO工作。再之后又回到外企工作了两年多时间,做到挺高的工作级别之时,却辞职从上海搬到了北京,以“无业”状态过了近一年。

0

2008年NGO工作

13年得到一份去厦门工作的机会,在一家民营公司担任总经理助理。这次两年未到,她便又辞职,承担起无薪的厦门白鹭极限飞盘队联合队长工作,组织队伍的训练和比赛。直到去年底,她刚接了现在这份总部在上海的工作,和一群创业的小伙伴一起打造了一个以实现女性身心健康完满为目标的品牌——姾。

每次提辞职的时候,歪歪的同事们都很讶异。因为在工作状态中,歪歪一直都很尽职尽责,常常加班到很晚,也不抱怨。只要在同一份工作岗位上坚持做下去,一定可以一路顺利地晋升。但是她都很明确地不再续签劳动合同,就像当年一冲动就跑出去“看看世界”的那样,她每工作满两年之后,都给自己一年时间休息、透气、沉淀、再出发。

去年底,歪歪又开始了她新的工作年。新同事们在听说她的工作生物钟之后,问她:“所以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进入倒计时了?”

搬家如失火,她的人生着了好几次大火

“搬家如失火”,歪歪说这是一句她很早的时候就听来的话。因为每次搬家的时候都会扔掉很多东西,也要割裂与某一处住所的联结,就像着一次大火一样。

很多人往往是因为分手或者房东收房等外部原因才会搬家的,而对于歪歪来说,她的每次搬家都是由于自己每隔两年要经历一年Gap Year的工作节奏所自然牵扯出来的一次事件。这十几年来,她经历了好几次搬家,同城的,不同城的。

说起来,每一次搬家的这把火都是她自己亲自点燃起来的。

初来上海,当时只带了两蛇皮袋家当和三四百块钱的她,投奔了自己的一位师兄,然后花了两天时间在莘庄附近找房子。最后看中的那间房子特别小,还不是标准户型,是房屋夹层里重新设计开发出来的出租房。房租在当时是1200元每月,而那时候她一个月的工资才1440元,付三押一的钱也是找师兄借的。这算是她在上海的第一个住所。

第二年,搬到了桂林路附近的一间老公房,就十来平方米。再后来,在莘庄附近买了一套房。提及刚来上海的生活经历,歪歪总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歪歪是个特别好客的人,在那时候,他们家来来往往住了非常多人:来找工作的,出差的,出国中转的……几乎每周都有不同的人来住。歪歪说那时候有关于她的一个传奇故事是她家有一把钥匙一直都在别人那流传。

后来工作的那家外企在浦东,从莘庄的家到公司上班,路上就要花一个半小时,再加上她工作经常晚上加班,于是果断在公司附近租了个房子,就为了每天多睡一会。

歪歪说,工作就要有工作的状态,必须百分百地投入。所以加班到深夜是家常便饭,周末出差也不在话下,这样两年下来会觉得特别累,如果中间没有一个很好的休息的话,是没有办法继续保持那种工作状态的。

0 (6)

2012年在北京的四合院里

从会展公司辞职去北京的时候,随身的只有一个背包,一辆滑板车。去的时候,歪歪不确定自己会在北京呆多久,因为是她的休息年,并没有什么规划。住在和朋友们众筹租下的鼓楼旁的四合院,然后经历了北京7月份发大水以及15年以来最寒冷的,也是雾霾最严重的一个冬天。

一年后,她也是偶然得到一个去厦门工作的机会。在决定下来之后,只花了一天的时间打包了几个纸箱发了物流。而她自己,则和当初来北京一样,一个背包,一辆滑板车,就离开了。

听起来似乎挺酷,但是选择歪歪这样的生活方式所要面临的麻烦事儿也不小,至少就拿搬家这件事来说,她这些年的经历可能就要比一般人多上两到三倍。

不过,歪歪并不抗拒搬家。可能是因为歪歪之前做展览会的工作经历,所以她对于收纳、打包物品这一套流程特别熟悉,以至于可以在一天的时间内将所有自己的痕迹从一个空间中完全搬走。

现在她在厦门也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每个月大约有1/3的时间在上海,1/3的时间在厦门,1/3的时间在各地出差。

歪歪觉得厦门这个城市很宜居,其中最好的一点就是,在厦门一年四季都可以运动,可以玩飞盘。“但是厦门的人越来越多了,或许明后年又要搬家,也说不定。”

我是个特别没有选择恐惧症的人

前段时间,歪歪去杭州参加了一个高校的职场经验分享会。和她一同出席的另外三位嘉宾都是从大学开始努力创业,后来小有成绩的男生。歪歪不仅是唯一一名女性,而且她所代表的职场经验是和大学生们所理解的“成功案例”很不一样的,没有赚大钱,买豪车,也没有在某个行业做到很高的职位。

她的故事在讲给大学生听之后,得到了许多赞叹。但是歪歪心里知道,可能没有几个人能像她一样真的能够做到放弃稳定的看似优渥的职业生涯去选择这条波折了许多的发展道路。

0 (5)

歪歪在西雅图REI总部门口

“其实我是个没有什么职业规划的人,或者说,我的规划就是当我意识到自己不喜欢什么,就果断放弃。所以或许我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的是什么,但至少我可以不做我不喜欢的事情。”

对于歪歪来说,每次休息完Gap Year 之后重新回到工作领域,都要从头开始做起。上一份工作本来已经可以升到经理级别,收入几近过万,结果下一份工作又回到四千块月薪的初级岗位。

歪歪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考虑到时间成本,但是她觉得她自己是个特别没有选择恐惧症的人,所以每次她在做辞职决定的时候都没有太过纠结。

“任何事物都有明暗,但是即使是明亮的一面也有它的暗面。”

对于歪歪来说,工作了两年,放弃了开始熟门熟路的工作或许会有很多可惜,但是不放弃也并不一定就能快乐。说不定如果当初没有选择离开,现在就会卷入办公室政治漩涡,那她肯定每天都会比现在过得更加忧虑。

0 (7) 0 (8)

0 (9)

歪歪曾挑战过的项目:攀冰,瀑降,潜水

但是歪歪认为回头去看的时候,会发现虽然看似不相关,但是自己每段经历都为下一段做了特别好的铺垫。例如在做NGO的时候,她认识了环境保护和教育行业的有想法的年轻人,在之后她在做展览会相关工作的时候有很多都有建立合作机会。

其实“工作两年,休息一年”这一条规定并不是她刻意要维持的,而是因为前几份工作的劳动合同一开始签的就是两年。而两年下来,自己的积蓄也就刚好可以够自己休息一年时间的,所以到后来才形成了这么一个生物钟。

网络上曾经流行过一句特别文艺的话语,说“每隔七年我们体内的所有细胞都会经过新陈代谢一轮,所以每隔七年,我们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但是看起来,歪歪并不满意“七年”这个速度,而把它手动调成了两年。

歪歪回想到她当初来到上海工作的时候,每次到莘庄的地铁站都还可以坐得到座位,后来坐不到了,再后来每天早高峰,莘庄南广场上就多了用来限流的铁栏杆。她说她是看着上海的人口逐年增多的,而现在厦门也有同样的趋势。她刚来厦门的时候,BRT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开始挤不上车,后来慢慢变成四点半,现在慢慢变成四点。

城市如同一个陀螺一般,华丽外表,高速转动,同时在内部默默地在酝酿着变化。有很多人身处在城市旋转的中心,单纯地跟随着陀螺一起转动,不费什么劲地保持着既定生活轨迹前行。但是歪歪她是会停下来,探头张望,看看这个世界在怎样变化的那类人。

她想要让自己的人生比所居住的不断变化的城市更多变一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