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很多人在地震后想到灾区做志愿者,却很少像裴筱一样坚持了两年半

1,282 views

1

2

文 | 李依蔓

 

2016年1月1日下午,在壹基金雅安地震灾区项目组工作两年多的裴筱,和两位好友道别后,乘上了开往成都的大巴,她将在那里转搭飞往北京的航班回家。前一天晚上,她和雅安办公室的同事们吃了跨年饭,拒绝了大家第二天的送行,她不想让最后的离别变得悲悲切切。

 

汶川地震5年后,位于成都西南方向的雅安市芦山县发生了里氏7.0级强烈地震,这场地震导致196人失去生命,21人失踪,11470人受伤。地震发生在早上8点2分,突如其来的地震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那一天,裴筱正在进行一所中学入职前的封闭培训,同时在赶写研究生毕业论文。查找资料时,她才看到关于十几个小时前雅安地震的新闻。室友们早已入睡,黑暗的房间中面对着莹莹发光的屏幕,裴筱被一个无比清晰的念头击中,“我没法安心当老师,我想回公益”。对她而言,那也是一场级别非常的“地震”。

 

大巴缓缓驶出汽车站,裴筱想起了两年多前,这正是她第一次停靠雅安的地方。日期她依然记得确切,2013年7月15日,距离地震发生86天。天气有些闷热,一进入雅安便看到古香古色的“西蜀望月”门楼,颇有茶马古道的遗风。这座遭受重创的城市,正是两千多年前茶马古道川藏线的起点。

 

离开雅安,比她原计划晚了半年多,是正式的告别,归期未期。入川前,她曾向自己和家人许下两年回京的承诺。

 

如今,到了和这一切说再见的时候,在新年第一天。

 

3

 

差一点成为初中思想政治老师

 

2013年毕业季,裴筱通过了北京中学的严格面试,即将成为一名初中思想政治老师。虽然这并不是她的第一选择,但能够拿到北京户口,教学不会太累,还有寒暑假期,这份工作已经有足够多令旁人羡慕的理由。

 

把三方协议递交到北京中学后,她被学校送去参加双语教师训练营,参加培训的是来自朝阳区各所初中的老师。在那里,她感受到了和想象中不太一样的气氛。许多老师常聚在一起抱怨学生不好管、副科不受重视,看到他们对三尺讲台的倦怠,裴筱暗暗有些忐忑。

 

4

裴筱同屋的对床住着一个本科毕业没多久的姑娘,是来自朝阳区外国语学校的数学老师,从小就有成为初中数学老师的梦想。在她身上,裴筱看到了真正热爱这个职业的人该有的样子。“我也有热爱的工作,也可以有这样投入的状态,但好像不是在这里。”裴筱这么想着,却没有完全下定决心,直到看到雅安地震新闻的那天晚上。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工作经验,投给公益机构的求职信屡屡石沉大海,她原本并没有考虑别的工作。雅安地震的消息仿佛一枚楔子,又把她的心牢牢钉回公益圈。训练营还没结束,她便给家里打了电话,告知家人自己“不做老师,要做公益”的想法,虽然他们并不接受。

 

训练营结束后,她怀着歉意取回了还未签署的三方协议,北京中学的老师们出乎意料地对她的决定表示支持,“我年轻时特别想当记者,现在没机会了,年轻人追求自己想做的事,特别棒”。

 

从北京中学出来,她站在车来车往的三元桥路边,愣了很久。虽然觉得自己应该是做了对的决定,但迅猛的转变还是让她有点恍惚,有点心虚。教师生活有一眼能看到头的安稳,但凭着对公益的一腔热情,自己究竟会被带往何方?不清楚,只能往前走。

 

公益,是贯穿裴筱整个大学生活的关键词。从入学开始,她便加入了人民大学青年志愿者协会,帮助留守儿童、组织防艾同伴教育、献血、支教。遴选2008年北京奥运会大学生火炬手时,她还因为志愿服务经历突出,闯入全北京前十名。本科毕业后,她主动选择了到重庆支教一年作为gap year,再回到学校继续攻读研究生。

 

得知壹基金在雅安即将成立新团队后,裴筱再次发出求职申请,这次幸运地得到了壹基金的面试机会。几周后,她收到来自雅安团队的正式Offer。

 

“震区肯定很危险!”“这份工作这么累,当老师有什么不好?”“女孩子成家比事业更重要!”裴筱花了整整一个月,做通了家人的工作,从家乡银川登上飞往成都的班机,带着“一腔热情奔前线”的豪情。

 

5
入职前一天,成都双流机场汽车站

去往雅安的大巴指示牌

 

 

“五年后,她终于能够站在地震灾区的土地上,真真切切地做点什么”

 

 

到达雅安的第一天,裴筱住进了壹基金雅安灾后援建办公室的临时宿舍,和几个大男人一起。她才发现,自己是整个团队唯一没有工作经验的新人,也是唯一的女生。

 

6 7
到达雅安的第一天,

出了西门车站就看到“西蜀望月楼”

和雅安最具标志性的风雨廊桥

 

那天夜里,领导很晚才从震中下乡回来,瞅了她一眼,搭了句话。

 

“来了啊?”

“恩今天刚到,还没什么事做。”

“没事?那明天跟我下乡吧。”

 

于是第二天一早,裴筱便屁颠屁颠地跟着领导下震中再去。经过办公桌时,裴筱发现两位伏案工作的同事,保持着和前一天晚上一模一样的姿势,一副鏖战通宵的样子,惊呆了。灾后重建项目事务太多,人手不够,“男人当牲口使,女人当汉子使,太正常了”。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裴筱大三,是学校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她发起了全校募捐,3天内筹集款项将近六万元;领着学弟学妹们顶着巨大压力,完成一场烛光祈福活动。这次活动有赞赏也有非议,看到校园论坛上的误解和谩骂,疲惫、愤怒、难过、感动全搅和在一起,裴筱失语了一整天。

 

五年后,她终于能够站在地震灾区的土地上,真真切切地做点什么。

 
8 9
入职第一天,看到的乡下学校

 

7月的雅安已结束一天几百次的余震期,实地抵达尚在恢复中的地震灾区,“和预料的差不多,没特别惊讶”。她跟随团队开始了最急迫的校园重建项目,对在地震中受损的学校进行选点评估,受损严重的,将作为援建备选学校。每天,她都跟着同事沿着崎岖山路在地震灾区和市区间几个小时往返,到各个学校踩点、记录、分析、评估,3个月内完成了5所重建学校的选定工作。

 

那一年冬天,裴筱负责了14800个“冬季温暖包”的发放工作。“温暖包”里装有棉衣等过冬用品和学习用品,需要发给受灾最严重的天全、芦山、宝兴三个县的96所学校的儿童。这项工作要在两周之内完成,因为大部分学校还未修复,学生们只能在阴冷的临时板房里上课。

 

102013年12月在雅安震中学校发放壹基金温暖包

 

裴筱和同事花了半天制定计划,一个周末招到志愿者,便开始每天的物资发放,一天能跑2-3所,一周跑十来所。统筹物资发放,给孩子们讲解防灾减灾知识,甚至要穿着袋鼠玩偶服陪孩子们做游戏,腾出手来照顾晕车生病的志愿者们,这些工作对她而言并不陌生,奔波的劳累,反而让她找到大学时做公益项目时愉悦的充实感。

 

裴筱记得,全雅安最后一个发放“温暖包”的学校,叫“幸福村小学”,她和那里的孩子们给壹基金新年晚宴录制了祝福视频。她想起电影《幸福终点站》中在纽约机场邂逅幸福的异乡人,这个奔波辛苦的冬天,在“幸福”里结束了。

11

 

虽然到雅安的头半年异常忙碌,但好在工作有领导带领,灾后重建工作也有前人经验可循,除了有点累,一切似乎都是符合她期待的样子,她对即将到来的挑战,毫无预期。

 

 

“都是在做帮助别人的事,为什么他们不理解?”

 

在雅安的第二年,裴筱从灾后重建团队转到了防灾减灾部门,独立负责全雅安的“减灾示范校园”项目。根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数据,每投入1美元到防灾减灾工作,在灾难发生时将可以减少7美元的损失。虽然在汶川地震后,每年5月12日被定为全国“防灾减灾日”,但比起灾时救援和灾后重建,灾前预防工作艰难且难以短期见效,并不能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

 

无论对她本人,还是对于整个团队,防灾减灾都是一个全新领域,没太多国内成熟经验可以借鉴,所有规范、模式、方法都需要从零开始,重新搭建。如何通过系统设计,让学校的安全管理制度更完善,让老师、学生具备较高的防灾减灾意识和技能?除了培训课程,还有哪些方式可以更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这时裴筱才发现,没什么项目管理经验,也没有专业技能的自己,面对如此庞大的项目时是何等焦虑。整个项目从整体设计到具体执行,甚至有些超出一个职场新人的承受能力。压力大得受不了时,她只能偷偷给家人打电话,哭着嚷嚷“好难啊我要做不动了……”,擦干眼泪,又接着工作。

 

12团队合影

 

经过小半年的背景分析、问题研究、措施制定,裴筱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份项目建议书,设计了持续三年的“减灾示范校园”项目,惠及100所学校。为了邀请项目专家,裴筱通过搜索权威国际机构、业内人士推荐、给专业书籍作者发邮件等方式,把专家们一个个死磕下来,在团队的努力下,甚至还把日本专家请到了雅安。

 

在项目执行的过程中,裴筱学着在“单纯奉献”之外,承担更多“看起来没那么有意思”事务性工作。有一次,她请来一家愿意支持慈善事业的商业机构,为学校老师做减灾技能培训。按照惯例,她在活动时拍照和录制视频存档,却遭到了对方的制止和强烈反对。

 

“不许拍!这是我们的核心商业价值!”

“为什么不能拍?我们不传播,只是想让老师复习时有个参照。”

“就是不许拍,你给我删了!”

 

裴筱当时很委屈,“都是在做帮助别人的事,为什么他们不理解?”作为公益人,即使耗尽数月心血研发的教学体系,团队都保持绝对开放,只要有合作伙伴需要,拿去直接用就好,版权的事,从来没想过。她以为,别人也应当理解自己。

 

13

裴筱想起了入职前,一位公益前辈的叮咛。他并不建议裴筱毕业后直接进入公益行业,希望她先到其他公司培养基本的职业技能和社会规则,否则一脚踏入充满“情怀”的公益圈,却对社会的认识过于简单,更容易产生挫败感。

 

现在再回想这件事,裴筱对那家商业机构多了许多理解,“很多东西我们不在乎,不代表别人不在乎”。她试着从更成熟的视角看待公益机构和外界的合作,学会更多地尊重他人,和不一样的立场选择。

 

14

原来很多事,急不来,情怀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临近2015年,距离给家人承诺的两年雅安生活不远了。彼时的裴筱有些急躁,加之年轻气盛,想在离开之前做出点看得见的成绩。但手头的防灾减灾工作是个见效慢的工作,需要年月积累,才能在老师和学生心里扎根,这让着急回到北京的裴筱愈发焦虑。于是她和自己的领导产生了严重冲突——她一心想着得到更多支持做出亮点和突破,领导却拉着她打好基础不许冲太快,两人甚至会因为分歧在办公室剧烈争执起来。

 

“要么辞职算了”,裴筱第一次产生了离开公益行业的想法,然后顺理成章地离开雅安,回到北京,回到家人身边。她打心眼里敬重自己的领导——雅安地震当天他便赶到震区,从此再没离开,妻子生产、家人手术这样的重要时刻都不得不缺席——这样的奉献值得钦佩,但这是自己想要的人生吗?何去何从,她有些迷茫。

 

15

得知裴筱的想法后,领导主动提出帮她推荐到其他团队,并且满足她回到北京工作的愿望,“虽然我俩配合有问题,但我不能因为这个逼得你辞职”。于是在2015年7月,裴筱转调至壹基金的儿童关怀与发展团队工作。

 

虽然换了部门,但接下来的半年,裴筱还在原来的办公区继续工作,一边交接原有项目,一边熟悉新岗位,等待回到北京的通知。看着曾经的同事们,在自己付出心血的项目上继续奋战,她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不舍,有纠结,但更多的是思考:满怀热情地投入最热烈的公益阵地,自己是否如前辈所言,被更容易打动人的“情怀”蒙蔽双眼,没能看到自己的问题?

 

16

她和原来的领导进行了几次长谈,解开了彼此的心结。也确实如他所言,直到雅安地震三周年,当初开展减灾示范校园项目的成效,才逐渐显露出来。生活在雅安校园里的老师和孩子们,需要几年的培训和积累,才能真正拥有面对自然灾害和意外伤害时的技能和信心。

 

她也真正看到,原来很多事,急不来,情怀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回到北京后,裴筱继续留在壹基金,负责帮助贫困和灾害多发地区的校园建设音乐和体育设施,给孩子更好的成长环境。和灾区项目相比,这份工作多了些喜乐的气氛,少了些英雄主义的豪情,但这并没有减少裴筱的兴趣。

 

“我是做公益的,但也是个平凡人,和其他人一样。”裴筱常常会面临朋友或陌生人对自己职业的疑问。现在的她,比三年前更理性,更踏实。

17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最被点赞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